0

    陌柏到底还是怀着一腔恨意离开了,他可以无视唐楚阳的任何意愿,但绝对不能无视其他四位七阶强者的警告,尤其是在和唐楚阳这个新任城主起了冲突之后,他即便回到长老团怕也不会好过。

    唐楚阳虽然在这场冲突当中成为了胜利的一方,但他实际上一点儿都不开心,任凭谁得罪了一名七阶强者之后,怕怎么也无法轻松起来。

    不过就像唐楚阳之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反正他得罪的人已经够多了,也不差陌柏一个,债多了不愁,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一切等事情发生之后再想办法应对就是。

    之所以没有安排什么长远的计划,皆因唐楚阳并不是个多么深谋远虑的人,不然,他上辈子也不至于混得那般落魄了。

    但多了一堆仇人也不至于让唐楚阳无所适从,不论是身属长生皇朝的凌央泽,还是紫薇皇朝的陌柏,这两个国家距离天威王朝至少十万八千里远。

    他们即便是想要唐楚阳的麻烦,单单是两国之间的距离,就是个相当让人无奈的阻隔了,况且,想要找唐楚阳,总得先找到唐家在什么地方吧?

    这些愁绪唐楚阳只是稍稍过过脑子,便不再多想,当务之急就是先把城主之位接下来,然后把整个落月城的情况彻底搞清楚。

    而且,唐楚阳提前至少半年时间就任城主,这可是他远超于其他四位副城主的巨大优势,若是能够提前布局的话。不但能够彻底坐稳了城主的位子。

    或许还能从其他副城主手里抢一些份额过来也不一定,利益嘛,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多多益善的。

    “城主府的府库是独立于城主府之外的。因为这其中涉及到了其他四位城主利益的原因,府库是必须共管的,因此,即便你现在接任了城主之位,也只是拥有挪用属于你的份额的权利,剩下的依然还要归我监管!”

    黛丽丝说着话缕了下额前的刘海,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般完美的身材在唐楚阳跟前晃来晃去。陌柏离开之后,黛丽丝等四人第一时间就开始和唐楚阳进行交接。

    第一个移交的就是黛丽丝负责的府库,也就是存放正牌货币‘元晶’的金库。在五行大陆上,低阶修士已经平民使用的货币以金元,银元为主,偶尔辅以少量的元晶来进行大宗交易。

    中阶以上的修士。或者说在完全都是修士的修行世界里。基本上都改以‘元晶’为主要交易货币了,元晶分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个品级,通用百进制。

    就唐楚阳所知,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虽然无法利用元晶来修炼。但却也可以拿元晶当做支票来使用的,哪怕是最低级的下品元晶。那也相当于一万枚金元!

    黛丽丝掌管府库,也就是掌握了整座落月城的财务大权,按理说这该是个油水极为充足的职务,可惜长老团对于这方面的限制实在太严格了,上一任城主卸任的时候必须要和长老团交接清楚。

    府库都有些什么东西,负责审查的长老团记录的分毫不差,之后黛丽丝接任这个职务的时候,落月城每一天的收入明细,她都必须清清楚楚地记录下来。

    在新城主上任之前,黛丽丝即便是想要用做假账的方式来损公肥私,也得看她能否躲得过其他四位执事长老共同监管。

    这种情况下,掌管府库不但没有什么油水可言,反而城里一份极为繁琐的记录工作。

    所以在交接开始之后,黛丽丝第一时间就抢到了唐楚阳面前,也不管唐楚阳什么想法,直接就将她早就准备好的灵笈全都交给了这位新上任的城主大人。

    “目前潮汐山已经开放了七个月零九天,府库总计收到上品元晶四十二枚,中品元晶一千一百五十六枚,下品元晶八万四千六百五十九枚……”

    “就这么点儿?”

    唐楚阳有些吃惊地打断了黛丽丝的陈述,虽然这只是他第一次担任城主,但就之前从落月城打探,以及从凌央泽那边得来的消息来看,潮汐山固有的十八座城池里的收入可是很高的。

    如今足足过去半年多时间,府库收到的元晶竟然只有几十枚上品元晶,一千出头的中品元晶,下品元晶虽然有八万多,但相比于落月城数万,乃至于十数万的修士而言,依然显得有些可怜。

    落月城的人头税可是按天算的,哪怕一天一人一枚元晶,半年下来也不该只有这么点儿元晶储存量!

    “当然!我的城主大人,潮汐山可是个极为缺少能够恢复元神精华这一类的灵药的特殊小世界,而元晶又是大陆上公认的能够最完美转换元神精华的等值货币,大多数修士可舍不得拿元晶来交税的……”

    话说到这里,黛丽丝给了唐楚阳一个俏丽的白眼儿,她自然知道唐楚阳为什么这么问,任何一位城主上任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查看府库的收入和库存。

    不过潮汐山这个地方比较特殊,元晶这种直接由元神精华凝结出来的结晶,大多数修士都会留着自用,毕竟所有修士的收入来源和方式,就是出城探宝过着猎杀妖兽。

    但不论是探宝,还是找妖兽死磕,必然是需要召唤守护神的,那可是一项非常消耗元神精华的活动,潮汐山里虽然拥有不少灵草灵花,但能够直接回复元神精华的少之又少。

    这等情况下,九成九的修士自然会把所有元晶留下自用,除非迫不得已,必然绝对不会有人拿元晶来交税。

    黛丽丝不是第一次担任执事长老的,她对潮汐山的情况自然非常清楚,不过想城主大人交代落月城关于财务的明细,也是她的主要任务之一,当下在唐楚阳不解的注视下,樱唇微启道:

    “城主大人,从潮汐山开放的第一天开始,每个聚居点的府库就从来不是利润的大头,真正的好东西全都在宝库那边呢,等会儿你问问掌管宝库的何长劳便知道了。”

    “这样的么?……”

    唐楚阳闻言一怔,随后恍悟,确实,元晶这种能够当做元神精华恢复剂使用的货币,在潮汐山这种一旦出城,就没有安全所在的地方,的确是每个修士必备的寻宝砍怪必需品。

    不说别人了,就拿唐楚阳自己来说,身为灵画师的他更是个元神精华消耗大户,他若是拥有元晶的话,绝对不会傻到直接拿去交税的。

    反正落月城又不是只收元晶,材料,妖兽精血,灵矿之类的也是可以抵税的。

    “呵呵,倒是我想多了,黛丽丝长老说得有礼,小子第一次担任城主,对于城中所有事务可说是两眼一抹黑,还请黛丽丝长老不吝赐教,多多指导……”

    问了个比较无知而且尴尬的问题,唐楚阳忍不住俊脸一红,一边说着话,一边歉意地冲黛丽丝点了点头,黛丽丝倒是坦然的很,反正她又没在府库上作假,当下笑嘻嘻地回道:

    “嘻嘻,不用那么客气,奴家拿了城主大人的好处,自然是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城主大人只要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来找奴家就是,反正等权责移交之后,何长劳和奴家还要留下来监管的。”

    “那就好,呃……,权责移交完毕之后,执事长老还要留在落月城监管的?”

    唐楚阳原本只是顺着黛丽丝的话点头而已,不过听到后面,他突然反应过来,交了权还不走?难道自己这个城主即便上任,依然没有对落月城的绝对控制权?

    黛丽丝不用看唐楚阳的表情,就能猜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身为一座城池的最高掌权者,除开关心财务之外,绝对的权力自然是每一位城主都不会放过的。

    抬头看到唐楚阳俊脸上的那没怎么掩饰的惊愕,黛丽丝只是轻轻一笑,解释道:

    “城主大人放心好了,何长劳和奴家只是负责监管府库和宝库这两个地方而已,而且,虽然我们拥有监管权,但只要城主大人未曾做出什么违反禁令的事情,我等是不会出面干涉的。”

    那意思就是监控财权呗?唐楚阳有些理解地点了点头,其实早在回来之前,他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若是一座城池的财权完全归城主掌握的话,那还有其他四位副城主什么事?

    那样对其他四位副城主显然是不公平的,现在听到黛丽丝的解释之后,唐楚阳就彻底明白了,感情何步生,黛丽丝留在落月城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分配利益!

    这么想的话,似乎一切都比较合理的,落月城的最大的来钱源头,府库和宝库是独立出去的,分由两名执事长老监管,即便唐楚阳这个城主,也只能挪用城主权限内的份额。

    想必只要唐楚阳挪用的资金和材料超过某个限度,就等于是违反了长老团的禁令,那时候何步生,黛丽丝两个监管长老就要出面干涉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人的主要职责,就是分配和维护各方面的利益不受侵犯。

    “这很公平!”

    唐楚阳违心地点了点头,无法完全掌控财权,这让他失去了一个勒迫后来人的筹码,不过也无所谓了,唐楚阳也没指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让人顾忌。(未完待续……)R12)

第318章 失败中的失败    现在,那些外门弟子都被贾可道驱了出去。

    此时神庙外面已经站着一队队佣兵,特伦斯则站在最前面,对于贾可道让自己挑选两百人过来,特伦斯大概也猜到了一些。

    没错,就是炼制道兵。

    随着商队不断朝着希望小镇汇聚,带来了大量的魔晶等等之类材料,其中不乏地行龙这个等级的魔晶,使得贾可道炼制道兵又有了材料。

    今天贾可道将弟子们留在这里,主要的目的就是开始传授道兵符箓,虽说已经让他们选择了专精的道路,但像炼制道兵这样的事情,也要学习的。

    有了弟子们打下手,贾可道这番算是轻松多了。

    孟挺率先出去将排在最前面的佣兵叫了一名进来。

    佣兵照例有些恐慌。

    不过贾可道哪里会考虑他的感受,一声令下,弟子们就上前将他拔了个精光,就算是蔡银玲也跟着动手了。

    那佣兵被吓得拼命挣扎,但贾可道直接就镇住了他的魂魄,将其丢到了方案上。

    之后,就是贾可道讲解那金刚护甲力士符的刻画过程,而真正第一个动手的则是孟挺。

    可怜的佣兵立即就成为了第一个试验品。

    要说孟挺绘制符箓的技巧还行,但用刀子在人身上刻画符箓,就不太靠谱了。

    第一刀就将那佣兵的皮肤割破,直接流出血来了。

    “尽量轻一点,明白没有,轻一点。”

    虽说那佣兵被割破皮肤流了血出来,但贾可道却没有让孟挺停手,让其继续刻画。

    在磕磕碰碰,跌跌摔摔之中。孟挺满头大汗终于将金刚护甲力士符给刻到了那佣兵身上。

    嗯,符箓刻好了,但佣兵却是浑身鲜血淋淋。上面的线条也有些扭扭歪歪,很显然。这一次刻画符箓失败了。

    “给他敷药。”

    贾可道丢了一瓶怀阳止血丹给孟挺,示意其将佣兵抬到另外一张方案去上药。

    待到孟挺将佣兵抬走,贾可道便让流青云出去叫人进来。

    等到第二名佣兵颇为兴奋的进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躺在方案上被人上药的佣兵,不由得后背汗毛竖立,站在原地就不愿意再向前一步了。

    “去,把他拔了,速度快点。”

    贾可道看到弟子们都站在原地不动弹。有些不太高兴。

    听得师尊不高兴了,流青云第一个就扑了上去,他没有师尊镇压魂魄的手段,不由手里倒是有一道催眠符,直接就贴在了佣兵额头上。

    随后过程不用多说,半分钟后,佣兵就全身赤裸躺在了方案上。

    接下来,流青云也出了一身热汗,将可怜的二号佣兵刻得浑身是血。

    贾可道照例给药,让流青云将佣兵抬到另外一张方案上去。

    到了这时。众弟子方才明白,为什么师尊一大清早就让人抬来几张方案过来,感情是用在这个地方啊。

    按照顺序接下来分别是张庆明。赵天亮,蒋和义,龙沂水,蔡银玲。

    轮到谁,谁就出去唤一个佣兵进来,然后用各种办法将对方整晕之后,脱衣解裤,放在方案上刻画符箓。

    而在一个弟子刻画符箓的时候,其余弟子便开始围观。向师尊探讨其中的窍门。

    半个上午过去了,神庙里躺了七个佣兵。每个弟子一个。

    待到蔡银玲满脸通红的将最后一个佣兵抬到其它方案上的时候,孟挺的那个佣兵身上伤口也在怀阳止血丹的作用下尽数恢复了。

    “继续!”

    孟挺向师尊请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贾可道则是挥手让他们继续。

    这就好似一个永不会停顿的循环。

    七个弟子轮流上阵,在佣兵身上练习技巧。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很快就到了中午,特伦斯见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唤人进去了,还以为里面出现了什么情况便进了神庙。

    虽说看见神庙内的一幕,特伦斯感觉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说只是请示明阳真人到中午了,怎么办。

    “让他们去吃饭吧,然后安排住宿,大概今天是没法继续下去了。”

    贾可道看了看孟挺几人的进展,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没有雕刻的功底,进展很是缓慢。

    这倒是让贾可道颇有一丝后悔,早知道就让他们刻画火焰甲兵符先练练手了。

    这一练习就足足耽误了一周时间。

    终于,在反复不断的练习和求教之下,孟挺算是第一个成功将金刚护甲力士符刻画了出来。

    虽说刻画的线条多少有一丝丝出血,但线条却是很完整,在贾可道眼里算是成功了。

    任何一个人连续一周时间不睡觉专注一件事情,都不成功的话,那可就资质太差了点。

    接下来,贾可道便开始给孟挺那个佣兵绘制符箓,魔晶朱砂等等材料早已准备好。

    贾可道按照线条绘制符箓速度很快,前后不到五分钟,一个金刚护甲力士就新鲜出炉。

    随着弟子们的合格率提升,炼制金刚护甲力士的速度也随之增加。

    当然,他们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时不时也会出现一些小纰漏,但最终的绘制符箓以及激活都需要贾可道经手才行,毕竟以孟挺等人的道行,压根就没可能将金刚护甲力士激活。

    又过了一周时间,两百名金刚护甲力士总算是完成了。

    这一次炼制如此数量的金刚护甲力士,将希望小镇送过来的高级魔晶用了九成以上,而随着商队的减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贾可道也没可能炼制更多的金刚护甲力士了。

    虽说那些佣兵在孟挺等人手下经历了不少磨难,但在自己激发金刚护甲力士符之后,一拳便能够将人头大小的石头砸成碎片,这种快感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贾可道分了五十名金刚护甲力士去雄狮城担任守军,另外又给希望小镇补充了五十名金刚护甲力士,使得希望小镇的金刚护甲力士到了百位之数,剩下的一百名金刚护甲力士则是留在了青木山谷里。

    相对于希望小镇与雄狮城这两个地方来说,青木山谷算是贾可道最为重要的地方,因而守护力量需要更强一点才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