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爹贵姓啊?”

    唐楚阳语气平静,表情淡淡,可话里的意思却是石破天惊,在知道陌柏名字的情况下,又处于针锋相对的时刻,唐楚阳问出‘你爹贵姓’这样的话,其中态度不言自明!

    “什么?”

    陌柏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种骂人不带脏字的行为,或许是陌柏生平第一次遇到,稍稍呆愣了一下,本能地反问了一句之后又反应过来,当即怒目圆睁,一张老脸气得发青!

    “你找死!!”

    ‘轰!’无形却让人不容忽视的狂猛其实猛然爆发开来,以陌柏周身为中心,一股肉眼可见的透明气波如同被砸了巨石的水面一样,剧烈地向四周辐射了出去。

    嘭嘭嘭!

    但凡被这无形气势波及到的家具,如同凭空被人捏爆了一样,突然四散爆裂,木屑横飞,劲气四射。

    唐楚阳早有准备,只是抬手一挥,那枚原本要送给陌柏的王符就被启发,一抹璀璨至极的光华上过之后,唐楚阳周身光华闪耀,瞬息被足足九面巨盾护了起来。

    唐楚阳一点都不了解陌柏的脾气,因此他根本不知道等触怒了陌柏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在话出口的时候他就在防备了,如今看到陌柏暴怒之后的气势竟然无比可怖。

    唐楚阳心惊的同时,也禁不住暗暗庆幸,幸好他没有脑残到得罪人时一点防备都没有,不然此时他可能和周围的桌椅一样。直接被震成飞灰了。

    “陌长老!你这是要冲我动手么?”

    唐楚阳的俊脸冷漠的如同在看一块石头,早在方才的话说出口时,他就已经做好了和陌柏撕破脸的准备。七星境的神使确实非常强大,但还没到了让唐楚阳绝望的地步。

    往深了说,事情走到了这个地步之后,唐楚阳已经打算拿陌柏来杀鸡儆猴了,毕竟他摆在明面上的修为只是四相境的大修士,即便就任城主,怕也很难让其他人畏惧。

    修士的世界就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想要让别人畏惧你,最好的办法就有事拥有让人恐惧的实力!

    “动手?就凭你?!老夫一只手都能捏死你!!”

    陌柏面色狰狞,心中之愤怒已经积攒到了极致。他修行至今数百年时间,经历的事情怕是比唐楚阳吃的饭还多,一直到见到唐楚阳的那一刻起,还从未有人敢当面这般侮辱他!

    唐楚阳是第一个!

    七阶强者的威严是不容侵犯了。这一刻。陌柏已经顾不得想其他事情,只想在第一时间将这个敢于冒犯自己的嚣张小子,以最残忍的手段给虐杀掉!

    呼!!!

    议事大厅里的天地元气开始疯狂地汇聚,陌柏单手虚空缓缓握拳,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威压,逐渐自他虚握的手心处四散开来。

    唐楚阳面色一变,几乎想都没想地双手一分一合,唰唰唰!数百上千张将符狂飙而出。瞬息间铺满他身前三四丈的空间,青红黄绿各色光华闪烁。一大片更加恐怖的灵压直接反击了过去。

    数百上千张将符铺展开来极为壮观,壮观到了让怒气勃发的陌柏都直接僵在原地,一脸震惊地看着遮住了唐楚阳的满大厅将符。

    陌柏虽然是七星境的神使,将符什么对他而言几乎没有威胁,但那也是指一两张,三五张,如果是成百上千张一起攻击,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唐楚阳都能凭借过万张的将符,直接打得实力强于八阶鬼君的掩日蜃蛟龟没脾气,更何况是陌柏这个七星境的神使?

    “城主大人不可!”

    唐楚阳和陌柏还没有开口说话,原本呆在一边看戏的林景等人已经惊呼出声了,上千张将符一出,便是他们这些看戏的也被波及了进去。

    唐楚阳真要一口气全部引爆,虽不至于重创他们,但林景等人也绝对好受不了,况且,这里可是城主府,不论是谁,破掉的话可是要负责人的。

    唐楚阳见林景出声阻止了,也不好不给人家面子,毕竟他不惧得罪陌柏一人,但不代表他能够承受一口气得罪两名以上的七阶强者,尤其是,在场可不止两个七星境的强大修士。

    “林长老,你们可都看到了,先动手的可不是我,我只是在自卫而已……”

    唐楚阳虽然说得客气,但却没有把满大厅将符收回去的意思,说着话的时候,他甚至还在不断地往外扔将符,这几句话说完的时候,又是上千张将符被他扔了出来。

    林景等人见状,禁不住面皮一抽,上千张的将符往外丢,有你这么防御的么?这是要往死了打的节奏啊!

    不过林景等人看唐楚阳的将符仿似无穷尽一样,随手一摆就是上百张的往外拿,只能齐齐转头怒视罪魁祸首陌柏,近乎齐声道:

    “陌长老!不要忘了你的身份!擅自向新任城主动手,这件事情我们必然会向长老团汇报的!”

    “我!……”

    陌柏闻言开口就像反驳,不过‘我’了一句之后,猛然醒悟自己现在的身份,当即浑身又是一僵,潮汐山虽然混乱无比,那也只是针对聚居点之外而已。

    在十八座聚居地之内,其规矩之严苛,细致的让人发指,长老团里的长老们个个都是名闻大陆的强者,若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威慑力量,他们怎么可能任劳任怨地从事这种为他人服务的事情?

    想到长老团那八位实力恐怖的议事长老,陌柏的老脸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看,方才一时怒气上涌,竟然让他忘了这里不是五行大陆,而是乱来就会出人命的潮汐山!

    “是这小王八蛋主动招惹我,我只是想给他个教训而已!”

    尽管怒气勃发的气势被林景等人一句话给泄了下去,但陌柏可没打算向唐楚阳低头,一个四相境的大修士而已,换做往常,陌柏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看林景等人的意思,明显已经偏向了唐楚阳,陌柏虽然知道自己犯了忌讳,但也不打算主动向唐楚阳妥协。

    “老杂毛,会说人话吗你?谁招惹谁你心里清楚的很,别他妈仗着年龄大就可以随便欺负年轻人,几百年的时间活狗身上了你?!”

    见陌柏出口成脏,唐楚阳自然不客气地以牙还牙,这都已经彻底撕破脸了,还跟他客气个屁啊!

    “你!小崽子!老夫杀了你!!!”

    唐楚阳这张嘴实在太毒了,一句话就让刚冷静下去的陌柏再次发毛,松开的手掌忍不住再次握了起来,不过他还未曾出手,边上的林景等人就再次开口了。

    “陌长老且住!”

    唰唰唰!

    四道人影一闪,已经占到了唐楚阳和陌柏之间,不过唐楚阳那边的空间已经被几千张将符挤满,林景等人只能抽着嘴角,站到了陌柏的面前,毕竟相比于唐楚阳那边,陌柏跟前还是比较安全的。

    挡在了两人中间之后,黛丽丝转身俏目一瞪,狠狠地盯着唐楚阳猛看,而神御族的何步生却转向陌柏,上前一步之后,面无表情地冲陌柏道:

    “陌长老!现在我们四名执事长老认为你违反了长老团禁律,现在我们四人将合力接管你的职权,请你不要再作出对任何人不利的事情,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你们!你们竟然为一外人合力夺我职权?!”

    陌柏不可置信地瞪大的老眼,似乎怎么也想不到何步生等人连最基本的议事步骤都直接省略,马上就要夺他的权。

    “陌长老,你现在的情绪很激动,为免你继续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我们只能行此下策,还请见谅!”

    说着话的是东郭傲勇,他们毕竟和陌柏是一个团体,也不想因为这事和陌柏生了嫌隙,说完这话之后,东郭傲勇转向唐楚阳,没好气道:

    “城主大人,你若是不想还未就任,便被我们剥夺城主之位的话,最好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起来,喂!城主,没听到老夫说什么吗?还往外拿?!”

    “哦哦哦,不好意思,刚才太投入了……”

    唐楚阳见东郭傲勇的老脸开始发青,急忙一脸歉意地点着头,一边将放出去的将符往储物戒指里收,既然何步生等人都直接出面干涉了,唐楚阳估摸着也打不起来了,只能无奈回收将符。

    太投入了?

    一直狠盯着唐楚阳的黛丽丝禁不住嘴角一抽,即便林景等人也是嘴巴一抿,差点儿失声笑出来,这小子,还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对于想法,唐楚阳的想法还是非常土豪的,这玩意儿就是大白菜一样的玩意儿,打起来不用个几千张,在唐楚阳看来都不叫打架,因此尽管和陌柏对峙没多长时间,唐楚阳却已经扔出两三千张各色将符了。

    这也是何步生等人迫不及待地站出来阻止的原因,照唐楚阳这么个扔法,等几千张将符一起爆发的时候,别说首当其冲的陌柏要悲剧,就连他们这些看戏的都得倒霉。

    呼……

    见唐楚阳花费了十数息时间,才将几千张将符完全收了起来,林景等四名执事长老禁不住暗松口气,几千张将符在场众人当然都是见过的。

    但一口气拿出几千张将符拿出来单挑的,林景等人还真就从未见识过,这种行为实在太败家,太土豪了。(未完待续

    ps:(ps:这是今天的第一更,下一更大约要晚上了,因为有活要干……)

    …–+15320935–>

第317章 各选一门    像这样的法器制作起来极为简单,只要材质略硬的纸张均可,在其上画上必要的符文,再折叠为纸鹤即可。

    “你等现在已踏入修道之路,你们的资质虽说不错,但世事变化,难以预料,道为基,术为辅,你们可择一门专精,待深入之后才涉及其它。”

    看了看门下七位地址,贾可道一边说着,一边右手朝着空中一抓,手中便出现了数本书籍。

    这几本书籍乃是贾可道根据自己经验所撰写出来的,较之藏经阁内的书籍却要更适合门下弟子一些。

    “这几本书分别为《炼丹》,《制器》,《绘符》,《卦象》,《剑修》,《神通》你们可根据自己所想选择。”

    贾可道随后将这几本书略微介绍了一番,便将这几本书朝着半空一丢,书随即便悬浮在半空,散发出淡淡各色微光,在孟挺等人眼里煞是好看。

    贾可道直接丢给了门下弟子一个难题。

    以孟挺等人的见识,面对这六本书籍还真有点难以抉择。

    要说炼丹,绝对是一门有前途的道术,炼制出来的丹药可加快自己修道速度,可治伤,并且拿来送人也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而制器则能够炼制出各种法器,灵器,对于战斗的加成作用很大。

    至于绘符,这符箓说实话,有点综合了丹药和制器的优点,符箓可治伤,治病,呼风唤雨,战斗等等,就是其效果没有丹药加快修道速度的好处,比灵器的战斗作用也要小上不少。

    卦象乃是占卦观风水这类。看上去较之前面三种就比较弱了,不过将其精通了的话,可趋吉辟邪。至少保命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剑修则是专修一剑,若是修炼到极致。光是从战斗力上来看,恐怕堪称第一,不是有句话么,一剑破万法,但在其它方面就很差了。

    最后的神通反倒是吸引了最多的目光。

    嗯,这玩意在众人心里都是比较玄奇,绚丽的那种,又比较方便。唯一的问题恐怕就是修炼起来较之其它五本书要慢上很多了,这一点,贾可道也是明言过的。

    总之,这六本书上记载的东西,各有各的优点,各有各的不同。

    在贾可道说话之后,七名弟子就相互看了看,想要从师兄弟身上找到一点想法,但很快,他们发现这并不靠谱。于是便一个个盯着六本书,脑海里翻腾了起来。

    最终,在十多分钟后。孟挺率先站了出来,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禀报师尊,弟子愿精修绘符一道,请师尊赐书。”

    贾可道看着孟挺选定了绘符一道,不由得欣慰的点了点头。

    掌门大弟子不愧是掌门大弟子,看问题就是要比其他弟子快上几分,并且还看穿了问题的本质所在。

    要说炼丹,制器,绘符这三种道术里。绘符一道看上去很平庸,但实际上却是其它两门道术的根基。

    制器需要掌握大量的符文。而以后炼制高级丹药更是如此,这符文只有绘符的基础打好了。才可能熟练掌握大量的符文。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在炼丹和制器的过程里,也能够自行掌握那些符文,但较之绘符就要差一些了。

    另外孟挺或许考虑到自己对于炼丹已经开始入门,倒不如选择绘符,以后对于炼丹也是大有好处。

    在贾可道看来,这便是老君观的正宗传承,孟挺如此一选,贾可道就更坚定了孟挺的掌门大弟子地位。

    贾可道点头之后,便右手一指,那本《绘符》就朝着孟挺飘了过去,数秒之后便落在了孟挺手中。

    而贾可道随后又将一本《绘符》取出补了上去。

    得了书,孟挺原本就想要向师尊告辞,自己回去慢慢研读,可贾可道却阻止了他,让他留下,稍安勿躁。

    见到大师兄选了《绘符》一书,性格原本就有点急躁的张庆明也就没有更多考虑了,迫不及待的向贾可道表明自己愿意学习制器一道。

    对于三徒弟的请求,贾可道也不说什么,右手一指,《制器》朝着张庆明飘了过去,落在他手上。

    相对于孟挺的稳重来说,张庆明性格的确要毛躁得多,抓住书就翻阅了起来。

    有了孟挺与张庆明作代表,其余的弟子也纷纷上前表示了自己的选择。

    流青云选择了《炼丹》,至此,老君观里最为杰出的三位弟子各自选择了一门道术。

    接下来的老四赵天亮选择了《炼丹》,这倒没有出乎贾可道的意外,这做菜与炼丹实际上本质都一样,都需要控制好火候,否则不管是做菜还是炼丹都会失败。

    老五蒋和义倒是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卦象》一书,要知道在众人看来,这《卦象》虽说有众多好处,但偏偏战力却是最弱的,作为年轻的修道者,多少都有点看不上这有些平淡无奇的《卦象》,而同样不为众人瞩目的蒋和义选择了卦象,更是让众人有些奇怪。

    当然,在师尊面前,也没有人有胆子去问蒋和义为什么会选择卦象。

    老刘龙沂水跟大师兄孟挺一样选择了《绘符》,至于排在众师兄弟尾巴上的蔡银玲,她的选择比蒋和义更受人关注。

    她竟然选择了《剑修》。

    至于那神通一书,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去选的。

    到了这时,贾可道在心头略微松了一口气,除了蔡银玲选择剑修之外,其余的弟子选择在他看来都不错。

    若是有一两个选择神通的话,贾可道才真是要吐血了。

    在贾可道看来,这神通压根就不是正道,相对于绘符,制器,炼丹这些道术而言,更接近于术,当然,贾可道也承认,神通的确很方便,以后自己有时间了,也会修炼几门神通以作备用。

    随后,在土地神庙里,弟子们便开始研究起自己所选的书籍来。

    而贾可道则是难得的在一旁对弟子们的疑问进行解答。

    次日清晨,神庙里的夜明珠依然明亮着。

    这些夜明珠实际上就是贾可道利用萤石球制作出来的灵器灯具,能够利用四周的灵气一直明亮下去,被那些外门弟子视为贵重无比的魔法道具,每一次擦拭的时候,都极为小心。(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