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像这样的法器制作起来极为简单,只要材质略硬的纸张均可,在其上画上必要的符文,再折叠为纸鹤即可。

    “你等现在已踏入修道之路,你们的资质虽说不错,但世事变化,难以预料,道为基,术为辅,你们可择一门专精,待深入之后才涉及其它。”

    看了看门下七位地址,贾可道一边说着,一边右手朝着空中一抓,手中便出现了数本书籍。

    这几本书籍乃是贾可道根据自己经验所撰写出来的,较之藏经阁内的书籍却要更适合门下弟子一些。

    “这几本书分别为《炼丹》,《制器》,《绘符》,《卦象》,《剑修》,《神通》你们可根据自己所想选择。”

    贾可道随后将这几本书略微介绍了一番,便将这几本书朝着半空一丢,书随即便悬浮在半空,散发出淡淡各色微光,在孟挺等人眼里煞是好看。

    贾可道直接丢给了门下弟子一个难题。

    以孟挺等人的见识,面对这六本书籍还真有点难以抉择。

    要说炼丹,绝对是一门有前途的道术,炼制出来的丹药可加快自己修道速度,可治伤,并且拿来送人也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而制器则能够炼制出各种法器,灵器,对于战斗的加成作用很大。

    至于绘符,这符箓说实话,有点综合了丹药和制器的优点,符箓可治伤,治病,呼风唤雨,战斗等等,就是其效果没有丹药加快修道速度的好处,比灵器的战斗作用也要小上不少。

    卦象乃是占卦观风水这类。看上去较之前面三种就比较弱了,不过将其精通了的话,可趋吉辟邪。至少保命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剑修则是专修一剑,若是修炼到极致。光是从战斗力上来看,恐怕堪称第一,不是有句话么,一剑破万法,但在其它方面就很差了。

    最后的神通反倒是吸引了最多的目光。

    嗯,这玩意在众人心里都是比较玄奇,绚丽的那种,又比较方便。唯一的问题恐怕就是修炼起来较之其它五本书要慢上很多了,这一点,贾可道也是明言过的。

    总之,这六本书上记载的东西,各有各的优点,各有各的不同。

    在贾可道说话之后,七名弟子就相互看了看,想要从师兄弟身上找到一点想法,但很快,他们发现这并不靠谱。于是便一个个盯着六本书,脑海里翻腾了起来。

    最终,在十多分钟后。孟挺率先站了出来,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禀报师尊,弟子愿精修绘符一道,请师尊赐书。”

    贾可道看着孟挺选定了绘符一道,不由得欣慰的点了点头。

    掌门大弟子不愧是掌门大弟子,看问题就是要比其他弟子快上几分,并且还看穿了问题的本质所在。

    要说炼丹,制器,绘符这三种道术里。绘符一道看上去很平庸,但实际上却是其它两门道术的根基。

    制器需要掌握大量的符文。而以后炼制高级丹药更是如此,这符文只有绘符的基础打好了。才可能熟练掌握大量的符文。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在炼丹和制器的过程里,也能够自行掌握那些符文,但较之绘符就要差一些了。

    另外孟挺或许考虑到自己对于炼丹已经开始入门,倒不如选择绘符,以后对于炼丹也是大有好处。

    在贾可道看来,这便是老君观的正宗传承,孟挺如此一选,贾可道就更坚定了孟挺的掌门大弟子地位。

    贾可道点头之后,便右手一指,那本《绘符》就朝着孟挺飘了过去,数秒之后便落在了孟挺手中。

    而贾可道随后又将一本《绘符》取出补了上去。

    得了书,孟挺原本就想要向师尊告辞,自己回去慢慢研读,可贾可道却阻止了他,让他留下,稍安勿躁。

    见到大师兄选了《绘符》一书,性格原本就有点急躁的张庆明也就没有更多考虑了,迫不及待的向贾可道表明自己愿意学习制器一道。

    对于三徒弟的请求,贾可道也不说什么,右手一指,《制器》朝着张庆明飘了过去,落在他手上。

    相对于孟挺的稳重来说,张庆明性格的确要毛躁得多,抓住书就翻阅了起来。

    有了孟挺与张庆明作代表,其余的弟子也纷纷上前表示了自己的选择。

    流青云选择了《炼丹》,至此,老君观里最为杰出的三位弟子各自选择了一门道术。

    接下来的老四赵天亮选择了《炼丹》,这倒没有出乎贾可道的意外,这做菜与炼丹实际上本质都一样,都需要控制好火候,否则不管是做菜还是炼丹都会失败。

    老五蒋和义倒是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卦象》一书,要知道在众人看来,这《卦象》虽说有众多好处,但偏偏战力却是最弱的,作为年轻的修道者,多少都有点看不上这有些平淡无奇的《卦象》,而同样不为众人瞩目的蒋和义选择了卦象,更是让众人有些奇怪。

    当然,在师尊面前,也没有人有胆子去问蒋和义为什么会选择卦象。

    老刘龙沂水跟大师兄孟挺一样选择了《绘符》,至于排在众师兄弟尾巴上的蔡银玲,她的选择比蒋和义更受人关注。

    她竟然选择了《剑修》。

    至于那神通一书,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去选的。

    到了这时,贾可道在心头略微松了一口气,除了蔡银玲选择剑修之外,其余的弟子选择在他看来都不错。

    若是有一两个选择神通的话,贾可道才真是要吐血了。

    在贾可道看来,这神通压根就不是正道,相对于绘符,制器,炼丹这些道术而言,更接近于术,当然,贾可道也承认,神通的确很方便,以后自己有时间了,也会修炼几门神通以作备用。

    随后,在土地神庙里,弟子们便开始研究起自己所选的书籍来。

    而贾可道则是难得的在一旁对弟子们的疑问进行解答。

    次日清晨,神庙里的夜明珠依然明亮着。

    这些夜明珠实际上就是贾可道利用萤石球制作出来的灵器灯具,能够利用四周的灵气一直明亮下去,被那些外门弟子视为贵重无比的魔法道具,每一次擦拭的时候,都极为小心。(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五章 嚣张的陌柏    长老团里的执事长老们来源很杂,分属不同的国家或者种族,这是为了避免驻扎城池的长老团串通一气,肆意弄权,架空城主和副城主的权利中饱私囊。

    这种事情不是没发生过,潮汐山开放了数千上万年时间,什么问题没遇到过?传承到如今为止,长老团的管理制度已经相当完善了,即便是再怎么聪慧的人,也很少能够找到漏洞去钻。

    所以在场的五位长老虽然实力远超唐楚阳,但却没有留下来算计唐楚阳的意思,他们虽然负责监管城主和副城主,但他们上面还有长老团的主事长老监管。

    而监管长老全都是无欲无求的千年老怪,大多都是打算在潮汐山一直修炼到死的修士,毕竟潮汐山不论是元气浓度,还是其他方面,都要比外界强出甚多。

    虽然面积上和资源丰富程度上比不上五行大陆,但那些对于那些真正追求仙道,终生只为飞升成神的修士来说,享受,权利,财富什么的反倒是其次了。

    完善的制度意味着所有人都必须按照规矩来,唐楚阳未曾就任城主之前的时间,就是长老团默认的,执事长老们捞好处的时间。

    当然,所谓的‘好处’,可不是打宝库和城池库存主意,那是留给城主和副城主等人的福利,比如店铺的经营权,人头税的定额等等,这些只能城主行使的权利,执事长老是不能碰的。

    但一座居住了数万修士的城池。能够捞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最直接的就是利用城主大印探测方圆万里的详细信息,哪里有灵矿。哪里有灵草,哪里有什么珍稀灵兽等等,都是巨量财富来源。

    这万里方圆所包含的资源,原本该属于持有城主大印的城主,但长老团也默认在城主未曾就任之前,驻扎在城池里的执事长老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和未来的城主争抢资源。

    当然,这种争夺也是有限度的。一旦城主到任之后,不论执事长老为某些资源付出多大的人力物力,又或者精力什么的。都要即刻停止,将所有权益交还给城主。

    在潮汐山这种时常变幻,并且法则诡异的神奇小世界里,万里方圆内能够找到的资源太多了。就拿矿藏来说。半年时间甚至连开矿都够呛。

    灵矿可不是普通矿藏,开采之前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且还得有专门的工具,阵法,甚至灵符等等,即便所有工具材料准备齐全了,还得准备专门的灵矿石或者妖兽负责采矿。

    开采灵矿也是一门技术活,不是说你修为高。就能把所有的矿藏给采出来的,搞不好破坏了矿脉精灵。整条矿脉都有可能废掉。

    城主大印是由五名执事长老共管的,因此即便动用城主大印,得到的利益也是五名执事长老平分,当然,这也要看个人意愿。

    比如有的执事长老喜欢采药,有的执事长老喜欢采矿,又有的执事长老喜欢寻找稀有灵兽,妖兽等等,这种情况下大家一般都是各玩各的,谁也不干扰或者眼红谁。

    就比如陌柏等五名执事长老,林景和东郭傲勇选择的是搜集高品阶灵草灵花,神御族的何步生天地奇物,黛丽丝偏爱各类珍禽异兽。

    这几样东西都是不需要太多人力物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收益的,唯独陌柏野心比较大,竟然准备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打算开采灵矿。

    其实陌柏也不是第一个这么干的,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如果按照往常的规律来说,新城主大多要到一年以后才有可能产生,长久一些的甚至需要三年以上的时间。

    因此一些野心较大的执事长老,都会打城池范围内灵矿的主意,就如陌柏,虽然打灵矿的主意看似贪心了一些,但只要准备的足够充足,并且能够及时行动的话。

    哪怕一年之后新城主上任,他所采掘出来的灵矿也足够回本,并且能够赚上不少了,但唐楚阳这个新城主实在太坑爹了,竟然在短短半年出头的时间里,就已经积攒够了不许考核便能直接就任城主的巨量贡献。

    最坑爹的就是陌柏组织的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花费了足足半年时间,才将灵矿打出来,今天正好是陌柏打算开采灵矿的第一天,而偏偏这个时候神碑突生异象,新城主就这么突然降临了。

    这就是陌柏不给唐楚阳好脸色的主要原因了,他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探矿,布阵,打矿洞,马上就要见到晶光闪闪的灵矿了,然后,就为别人做了嫁衣!

    换做任何人,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对抢了自己财富的人露出笑脸来,所以其他四名执事长老得了唐楚阳的好处之后,虽然想要报答一下这位新城主。

    但所有人都知道陌柏为那些凌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因此尽管陌柏给唐楚阳摆脸色,但林景等人也不好就此事对唐楚阳说什么,索性就把报答的方式转移到了自己负责的领域。

    唐楚阳不知道里面有这些弯弯道道,但陌柏的不友好他还是能够感觉出来的,仇敌大多都是因为利益冲突制造出来的,不清楚情况的唐楚阳认为他和陌柏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因此陌柏无缘无故地给他摆脸色,在唐楚阳看来,就是这老家伙有病,或者喜欢欺负新人。

    不多对于六阶以上的强者,唐楚阳摆着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心思,也没打算让陌柏继续难堪,但等到他客气地将王符送到陌柏的眼前,客客气气地请教的时候。

    却换来了陌柏更加难堪的脸色,和不屑的鄙夷。

    “嘿!王符虽然珍贵,但还不至于珍贵到了要让老夫低声下去的地步。我看城主修为不高,还是你留着保命吧!”

    这包含着不屑的话一出口,唐楚阳原本和气的俊脸立马就拉了下来。妈的,老子都低声下去了你还这么欺负人,真当老子是泥捏的啊?!

    唐楚阳不想得罪六阶以上的强者,那是因为不想再为唐家制造更多的敌人,因为他需要面对的敌人已经够多了,高家,古家。态度不明的摩云宗,背景强大到惊人的凌央泽等等。

    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唐楚阳就会忍辱偷生。愿意让人骑到他头上拉屎拉尿,真要撕破脸扔底牌,唐楚阳不见得就没有和七星镜强者硬撼的实力,只是那样代价太大。有些得不偿失而已。

    “哦?陌长老不愧是四极皇朝出来的修士。眼界果然不是常人能比,既如此,唐某就多谢陌长老关心了,陌长老位高权重,就请你先把职权交接一下,省得耽搁您老忙大事儿!”

    既然别人不给面子,唐楚阳索性也懒得再和陌柏虚伪客套,反正已经拿下了其他四位执事长老的情面。不论陌柏的职权是什么,到时候从其他四位执事长老那里也能问出来。

    唐楚阳这话说得明嘲暗讽。一点颜面也不给陌柏留,这让原本就对唐楚阳充满怨念的陌柏当即大怒,眯着眼睛盯了唐楚阳一眼之后,怒哼道:

    “哼!你说交接就能交接的?老夫负责的是整个落月城的统筹管理,每一样职权都要点算清楚,才能交接与你,近来落月城事情繁多,城主还是先等上几个月,等老夫把所有事情安排好了,再叫城主来交接就是了!”

    “我若不愿等呢?!”

    唐楚阳不算强者的身子一听,双目精光四射,一种叫做危险的光芒直射彻底拉下脸的陌柏,老家伙这话明显就是玩儿他了,唐楚阳要是在忍下去,那就懦弱了,可不是他的个性。

    “不愿等?年轻人,虽然你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积攒到足够就任城主的贡献让老夫很惊讶,但这可不是你嚣张的本钱,你自恃背景雄厚,便以为可以和执事长老叫板儿?呵呵……”

    陌柏充满讥讽地笑了一声,将近两米的壮硕身材让他以俯视的态度看着眼前这个俊美少年,抬手点了点唐楚阳的鼻子,不客气地高声道:

    “若你稍微有点儿见识,就应该知道紫薇皇朝唯一的异姓王爷就出自陌家,陌家人行走五行大陆,无人不给几分颜面!若老夫记忆没出问题,唐姓之人,在整个大陆上都没有像样的背景,想和老夫叫板儿,你!”

    说到‘你’字的时候,陌柏的手指几乎点到唐楚阳的鼻尖上,最后几位不客气地不屑道:

    “还嫩了点儿!!!”

    最后这句话,陌柏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出来的,嘴里每蹦出一个字,陌柏的面上鄙夷之色便更胜一分,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他看向唐楚阳的目光,犹若在看一直可以肆意蹂-躏的蝼蚁。

    “……”

    唐楚阳闻言,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陌柏,现场的气氛已经彻底僵硬了下来,其余四名执事长老欲言又止,一会儿看看唐楚阳,一伙儿又看看近乎失去理智的陌柏,最终却选择沉默不语。

    “陌长老……”

    许久之后,唐楚阳终于开口了,他的语气极为平静,平静的没有哪怕半丝波动。

    “少废话,老夫不想与你多说,让你等,你就乖乖地给我等着!!”

    撕破脸之后,陌柏根本就不打算再继续和唐楚阳交谈,虽然他最终依然要把城主权利移交给唐楚阳,并且交接时间也有明确规定的期限,但交接期限允许的时间内,依然还是执事长老说了算。

    唐楚阳似乎没有受到陌柏恶劣态度的影响,语气极为平静地继续说道:

    “我只想问个问题而已,很简单的一个问题!”

    见唐楚阳如此锲而不舍,陌柏眯了眯眼,语气轻蔑地道:

    “什么问题?”

    唐楚阳嘴角微微上翘,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石破天惊道:

    “你爹贵姓啊?”(未完待续。。)

    ps:(ps:第三更了,又赶上月底,诸位书友检查一下票仓,看有没有漏掉的月票?呵呵,投给小猪吧,当奖励一下……)

    …

    …R75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