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事实证明,纷乱起来的落月城里的修士们或许不是为了唐楚阳,但神碑突然搞出这么大场面,确实是为了迎接唐楚阳这个未来城主。

    神碑爆发出去的明黄色光柱通天彻地,持续一刻钟之后突然凝聚成丈许大小的金色光团,随后逝若流星一般直奔城外,在唐楚阳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他整个人给罩了起来。

    这金光耀眼至极,威势无匹,距离唐楚阳最近的陆俊,方万雄等人来不及反应,就遮挡着双目被一副神奇的力量排斥开来,想要冲上去保护自家少爷,却怎么也使不上力。

    等到金光内敛,金阳,陆俊等人第一时间就望向了金光所在,唐楚阳呆立远处,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双目精光乱闪,也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对于周遭事物漠不关心。

    金色光团非但无害,反而对唐楚阳有莫大的好处,只是这神碑的力量太过玄奇,竟让唐楚阳感觉他的天神金身,因为这团丈许金光,在那一瞬间又了不小的长进。

    “难道这神碑之内蕴藏的,竟然是只有上四界才有的仙气?”

    唐楚阳心中震动,那丈许大小的光团原本是要覆盖他周身经脉的,但不知为什么,神台里的天神金身突然周身光华四射,几乎在瞬息间就把这团金光全部吸收,点滴不剩。

    吸收了金光之后,唐楚阳原本以为不知道要多少年之后,才能够再次有所进步的天神金身竟然以明显可以感觉到的程度。狠狠地往上涨了一大截,这突如其来的发现,让唐楚阳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了。

    “少爷。你没事吧?”

    陆俊,金阳和方万雄第一时间就围了上来,见自家少爷并没有受到什么外伤,但却呆愣在原地,还以为他受了内伤,当下表情便有些急切。

    “我没事……”

    唐楚阳摆摆手,将心理万千疑问全部压到了心底。方才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突然,而且持续时间也相当短暂,他甚至来不及回味。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若不是天神金身的实力明显上涨了一截,他都要怀疑刚才的一切是不是幻觉了,不过天神金身可是唐楚阳最大的两个秘密之一,唐楚阳也不想暴露。给了金阳三人一个放心的眼神。大手一挥道:

    “走!进城!”

    意气风发地大踏步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唐楚阳才发现陆俊等人竟然没有跟上,当下有些恼怒地转身,发现陆俊,方万雄等人依然留在原地,单单地望着他,唐楚阳嘴角一抽,咬牙道:

    “你们发什么呆?!走啊!!”

    “少。少爷,你。你头顶……”

    “什么头顶?”

    唐楚阳皱着没有看了说话的金阳一眼,原本想要呵斥他几声的,不过看到所有人都在望着他的头顶,当下心中一突,难道头顶有东西?

    唐楚阳双手一番,两把将符已经抓在手中,谨慎地抬头上望,等看到头顶的情景,双目猛然一瞪,惊讶地叫道:

    “这是什么东西?!”

    在唐楚阳头顶三尺处,凌空漂浮着金色的棱形物体,这棱形物体像极了试炼令牌,金光闪闪,极为耀目,唐楚阳估摸着以五行大陆上修士们的视力而言,隔着上百里怕也难以忽视这团金光。

    “这是城主金令,妙用无穷,也是身份的象征,但凡试炼令牌收集足够血气以致令牌晋级三阶(黄-级)的试炼者,只要接近初降聚居点百里以内,神碑便会主动生出感应,并赐予城主金令!”

    说话之人声音略微有些嘶哑,听来极为苍老,只凭借声音判定的话这出声之人应该是个年纪极大的老人,唐楚阳再次诧异转头,发现他身前不足三丈处,竟然多出三位身穿淡金长袍的白须老者。

    这个发现可把唐楚阳给吓了一大跳,他虽然修为境界不高,但元神之强大不能以常理来论,但这三位白须老者,竟然不声不响地就出现在了距离他这么近的地方,唐楚阳强大的元神竟然一点感应都没有。

    要是这三个神秘老头对他不利的话,唐楚阳甚至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便会被人给直接干掉!这三人的修为怕是至少也得是七星境中期以上的超级高手!

    “三位是?”

    唐楚阳不动声色地问出这句话时,心中已是惊涛骇浪,如果不是三个神秘老者并未出手,唐楚阳差点儿直接把天神金身给放出来。

    “老夫陌柏,乃落月城长老团执事长老,恭迎城主回城!”

    白须白发的陌柏一脸严肃,见唐楚阳问话,当下双手抱拳,面上带着没什么诚意的恭敬,向着落月城新诞生的城主行礼。

    “长老团……”

    唐楚阳瞬间恍悟,一十八座城池都有长老团驻扎,一来是为了协助守城,二来,在新的城主没有诞生之前,由本城驻扎的长老团暂时负责行使城主的部分权利,放置因为无人管理导致城中秩序混乱。

    陌柏主动出现在这里,并且自报家门,是因为他们长老团驻扎在聚居点的第三个原因,就是负责和新诞生的城主进行权利和财务上的交接。

    “呵呵,原来是陌长老,晚辈唐楚阳,见过三位长老……”

    按照唐楚阳从凌央泽那里得到的信息,长老团在潮汐山属于中立机构,只有仲裁,监管,发布任务,评选等间接管理权利,不具备直接从事城池管理的权利,属于纯辅助团体。

    长老团都是从历届潮汐山试炼的城主当中选取,虽然属于绝对中立的辅助机构,没有什么太过直接的权利,但他们可不是白干的,每座聚居点的税收等收入,也有他们一份。

    “城主客气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回到城主府再谈吧……”

    陌柏表情淡淡,没什么刻意巴结的意思,也没有介绍身边另外两位长老的意思,他们这些长老皆都隶属于长老团,和城主,副城主等直接在城池里任职的修士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

    即便是长老团里长老们的酬劳,也是由长老团直接从各城抽成,然后长老团自己关门分配。

    执事长老们唯一可以吃到甜头的地方,就是在新城主诞生之前的这段空白期,因为代理城主行使管理权的原因,执事长老有很多好处可以拿。

    所以对于任何一名执事长老来说,所在城池的城主诞生的越晚,他们获得的好处就越多。

    如今唐楚阳不过用了半年出头的时间,就已经积攒到能够直任城主之位的贡献,陌柏心里会高兴才怪,但他也不至于忘了自身职责,只想早早完成的交接以后,回长老团复命。

    “呵呵,一切单凭长老吩咐!”

    唐楚阳抬头四顾,发现落月城竟然许多修士都向这里飞过来,当下痛快地点点头,这里确实不是谈话的地方,尽管他已经听出了陌柏语气里的不友好,但唐楚阳依然笑脸以对。

    这是没有法子的事情,他对于就任城主之位一点经验都没有,其中有什么条条框框,晋级,需要注意什么的,都得从执事长老这里获得相应的信息,因此,哪怕膜拜的面色再臭,唐楚阳也要笑脸以对!

    “不敢,不敢,城主请!”

    陌柏嘴上说得客气,但动作上却半点儿犹豫都没有,单臂向着身前轻轻一划,周遭空间法则一阵波动之后,陌柏三人就已经消失不见,竟然就这么不客气地瞬移回城了。

    “该死的!竟然这么嚣张?少爷,您可是城主啊,他们竟然不管不顾就这么回城了?!”

    唐楚阳正看着眼前空地发呆,还没来得及感慨一下呢,后面的方万雄就直接骂了起来,唐楚阳在陆俊他们三人眼里,那是神一般的存在,尽管对方的实力强到了让方万雄敬畏的地步。

    但看到自家少爷竟然被人直接无视,方万雄心里依然愤怒无比,看那表情,似乎只要唐楚阳一句话,他就会不管不顾地杀过去一样。

    “那你去教训一下他们?”

    “呃,这个,少爷诶,我不是那三个老家伙的对手啊……”

    “原来你知道啊?”

    唐楚阳没好气的白了方万雄一眼,他自己也不是个喜欢受气的人,但形势不人强,唐楚阳在潮汐山人生地不熟的,连个可以交心的人都没有。

    若是现在得罪了陌柏,他们在交接的时候下个绊子什么的,倒霉的还不是唐楚阳自己?所以,唐楚阳虽然不想受气,但他也分得清楚什么时候该嚣张,什么时候该收敛。

    不过唐楚阳突然想到的一个问题,转头就向身后看了看,发现想找的人没了踪影时,禁不住就转头问金阳:

    “金阳,康山和力博呢?跑哪去了?!”

    康山和力博是唐楚阳从烛翎那里借来的两位鬼帅,如果这两位境的大高手方才守在这里的话,陌柏就算再不高兴,恐怕也不敢半点情面也不留地直接将他这个城主给扔在城外。

    “啊?他们啊,少爷您不是让他们抓妖兽去了么?”

    金阳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自家少爷说要物尽其用,花钱请来的保镖自然要往死了用,这一路上几乎就没让那些雇佣军闲下来过,怎么这会儿突然问起这个了?

    “啊?派出去了?!娘的,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315章、贾可道的血脉    只不过这一代代的血脉传承下来,那些异种血脉就渐渐被人类血脉所掩盖,但这并不是说这些血脉就在人类里消失了。

    任何一个华夏人类的血脉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异种血脉,只要懂得相应的修炼之法,那么就可以激活血脉。

    在激活了异种血脉之后,就可以修炼相关的神通了,当然,不少神通都要求相应的血脉浓度,血脉浓度不够,也是不能够修炼的。

    按照书里的介绍,贾可道将自己检查了一番,结果发现,自己拥有的血脉倒是不少,除了百分之九十九点八七的人族血脉之外,另外还有总计百分之零点一三的三十二种血脉,除掉比较低等妖怪血脉之外,较为高级的有白鸟,猇,巴蛇这三种,但这三种血脉的浓度就更低了。

    贾可道算了算,自己在短时间内压根就没可能将这三种血脉里的任何一种激活,因而就暂时熄了修炼神通的想法。

    且不提贾可道在藏经阁里研读书籍。

    这段时间,从外面又传来了不少消息。

    据说荒野教会,跛脚教会连同立米迪王室组成了一支联军,正朝着沦陷的兰纳城开去,至于在沙漠里阵亡的那支王军,却没有一个人提起他们,就好似大家得了失忆症一般。

    贾可道需要给自己增加一些手段了。

    不管是恶魔军队击败教会联军,还是联军击败恶魔军队,其最终都会影响到希望小镇和青木山谷。

    期盼了好几天,明阳真人总算是派人将宝贝送来了,听那个人类壮汉说,这是分水叉和鲸龙鳞。

    白大懂的东西不多。但看到这两件宝贝的时候,眼睛都快要瞪圆了,压根就没有犹豫。一把便将那片鲸龙鳞直接贴在了自己额头上,而分水叉则是抓在右手上。

    把玩了一会分水叉之后。白大就化出原形,变回了那条六米多长的白鲢鱼,一口将分水叉吞入到肚子里。

    将分水叉和鲸龙鳞温养几天之后,白大就开始在这条小河来回游动巡视了起来。

    对于妖怪来说,巩固自己的地盘是基本上就是一种天性。

    当然,这种巡视更多的时候则是报仇。

    小河的长度大概有一百多公里,上游尽头则是一个湖泊。

    前几日,白大将小河里的水箭鱼尽数吞掉之后。就将这条河巡视了一遍,但上游到湖泊的时候,白大就吃了个大亏。

    一群会喷火的小鸟偷袭了它,如果不是白大会水遁神通的话,还就真的栽在那个湖泊里了。

    那些小鸟喷出的火焰威力不算大,但只要招惹了一只,要不了多久就会从湖畔飞来数以百计的鸟儿。

    它们一起喷出的火焰甚至于能够在短时间内将一定深度的湖水给烧开。

    白大就差点被煮熟了。

    这次得了真人赐给的宝贝,一贯不愿意吃亏的白大就气势汹汹去报仇了。

    来到湖泊,白大就化为白鲢,游到湖畔边。高高跃出湖面,随后就猛力向下砸落。

    轰然一声巨响,被白大砸出的湖水就化为无数雨点朝着湖畔边的树林飞去。

    片刻之后。那片树林就好似被下了一场大雨,甚至于将不少的枝叶打落地面。

    白大这一下就好似捅了马蜂窝,数以百计的红色小鸟就从树林里飞了出来,在树林上盘旋一圈之后就发现了得意洋洋的罪魁祸首。

    上次白大在湖面上兴奋了,卷起的浪花大了点,将一只过路的红色小鸟差点打落湖面,然后那红色小鸟一声召唤,从树林里就飞出数百只同类,朝着白大扑来。

    当时白大还挺不在乎的。像这样的小鸟,自己一口就可以全部吞掉。谁想知,人家一上来就是喷火。烧得白大不得不水遁逃走。

    因而,这次白大得了宝贝,感觉有了依仗,就直奔对方的老巢去了。

    与上次一样,这些红色小鸟发现白大之后,飞到湖面上就临空向下喷火。

    要说这一招,白大上次是没法招架的,但现在不同了,随着那些火焰向下喷来,白大额间那片鲸龙鳞随即便被激活,转眼之间就化为一片巨大的鳞片挡在了白大头上。

    那些火焰随即便被巨大鳞片挡住,无法再伤害到白大半分。

    在确定了对方的火焰没法伤害到自己后,白大的劣根性就显露无疑,它浑身一晃,冒出灰雾,变成了人形之后便上了岸,朝着那片树林就冲了过去。

    那些小鸟见到白大冲向树林,变得更加愤怒,但有那片鲸龙鳞挡着,它们连半点伤害到对方的机会都没有。

    一些红色小鸟随即降低高度想要绕过鲸龙鳞,但随即便被高高跃起的白大用分水叉叉中,然后嘴巴一张,那些被串在叉尖上的小鸟就好似糖葫芦,一抹,就尽数被白大吞了下去。

    美味啊,白大不由得赞叹一声,反倒是站在原地开始对那些红色小鸟挑衅起来。

    但白大停步之后,那些红色小鸟也就不再俯冲,盘旋在鲸龙鳞上方。

    看来这些小鸟也不傻,白大只得故技重施,朝着树林冲去。

    结果,那些小鸟不得不再度俯冲,然后又是一串糖葫芦下了白大的肚子。

    就这样,白大没多久就将那些红色小鸟尽数吞下了肚子。

    之后,白大就进了树林,用分水叉将架设在树枝上的鸟巢一一捅翻,将掉落下来的鸟蛋用嘴巴接住,但却没有吞下去。

    白大倒是不傻,像这样会喷火的小鸟也算比较稀罕的东西了,它准备将蛋留着,下次见到明阳真人的时候献上去,指不定真人一高兴了,又打赏点什么宝贝下来。

    至于那些刚刚孵化出来的幼鸟就直接下了它的肚子。

    忙碌了一番之后,白大见再也没有什么收获了就回到湖边,跳入水中消失不见。

    至于那些遭了劫难的红色小鸟也就剩下两三只,完全不见最初的威风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来希望小镇的商队也开始变得稀少了起来,教会联军在最初的交战中,成功击溃了恶魔军队,光复了兰纳城。

    但在接下来的追击战中,组成联军的几支军队由于相互之间抢功,结果遭受另一支恶魔军队伏击,惨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