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一直想求推荐票,但贫道记性不太好,就忘记了,实在让人惭愧啊,现在,贫道向各位兄弟姐妹,诸位道友厚颜求取几张推荐票,谢谢了啊!

    到了这时,孟挺方才明白师尊阻止自己的意思,那白鲢鱼在岸上所表现出来的统统都是一种假象,如果自己刚才靠近了的话,虽说有混元一气罩保护,但下场未必就会很好。

    “孽畜!还意图伤人!”

    贾可道见到这白鲢鱼的企图,不由得一丝怒火生出,一道五雷符就飞了出去,随后自行燃烧,片刻之后招来一道闪电落在了那白鲢鱼头上。

    雷电乃是刚阳之力,对于大部分的妖怪来说都称得上是天敌了。

    因而仅仅这么一道五雷符招来的雷电落在那白鲢鱼头上,白鲢鱼就被打得浑身抽搐,一缕青烟从身上冒出。

    到了这时,这头白鲢怪不得不老老实实的趴下了。

    而贾可道又给了它两道雷电之后,才记得这初生的妖怪似乎没有说话的能力,原由其喉中横骨尚未化开。

    如此一来,贾可道想要与对方交流的话,就能让其能够说话才行。

    “罢了罢了,便宜你了。”

    贾可道也没有将土地公召来点化此妖,嗯,土地公也没有能够让妖怪化去喉中横骨的能力,祂的点化不过是让临近化妖的半妖直接越过最后一关,变成妖怪罢了。

    伸手从袖中取出一道符箓,其上线条五颜六色,看上去煞是好看。

    这符箓便是贾可道花费了一天多时间,用最后一块较为高级的魔晶混合上品朱砂,乃至于龙血绘制的一道化妖符。

    这化妖符。贾可道在炼精化气上层之后便能够自由绘制了,但这化妖符贾可道现在也就只有这一道。

    化妖符原本应该用大妖的内丹混合朱砂,异兽之血绘制。

    贾可道手中并没有大妖内丹。也没有异兽之血,但高级魔晶和绿龙血倒是勉强可以替用。只不过绘制出来的化妖符效果要差上一些,毕竟材料只是替用品。

    贾可道几步走到了那白鲢鱼面前,见到贾可道过来,那白鲢鱼并没有挣扎,老老实实趴在地上。

    贾可道一伸手,便将化妖符贴在了白鲢鱼额头上,白鲢鱼身体一震,看得出来有些惊慌。但被它自己强行压制了下来。

    由此倒是可以看出,其完全化妖,开启灵智后,智慧不低,知道贾可道在给自己好处,否则的话,以它之前的狂暴,恐怕早就对贾可道发动攻击。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包罗天地。养育群生,洞慧交彻,五炁腾腾。勾陈天皇,统御万妖,呔!”

    贾可道一边结着手印,一边口中念念有词,随后朝着那化妖符一指,顿时化妖符轰然一声燃烧了起来。

    这化妖符生成的火焰为青色,朝着白鲢鱼全身就蔓延了出去。

    白鲢鱼顿时剧烈挣扎了起来,这种痛苦别说一头初通智慧的鱼妖,就算是一个正常人都难以承受。

    嘭!

    一声巨响传来。白鲢鱼竟然在痛极之下,将石块铺成的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来。溅射出来的石头好似炮弹一样朝着前方冲去。

    贾可道与孟挺正巧处于这些碎石溅射的线路上,孟挺还要站得前面一点。浮现出来的混元一气罩被打得砰砰作响,但最终还是撑住了。

    渐渐的,白鲢鱼身上的火光转化为一股灰色的浓烟,将白鲢鱼全身上下笼罩在里面。

    很快,浓烟里面就发出了古怪的惨叫声。

    孟挺对于眼前这一幕有些猜测,但忍不住还是询问了师尊。

    听得大弟子询问,贾可道不由得哈哈一笑,随即便解释道,这是那鱼妖开始化去喉中横骨的缘故,如果不是如此的话,鱼妖的喉管是不可能发出任何声音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浓烟里发出的惨叫声变得低沉了起来,渐渐的,里面没有了声响。

    过了数分钟,一阵水浪从浓烟里涌出,啪嗒一声便将浓烟尽数驱散,显出一个看上去极为丑陋的人形来。

    嗯,以孟挺的眼光,面前这个鱼妖真的只能被称为人形,而不是人。

    长着一个鱼头,身体是人形,还长着手脚,可身体身上还残留着不少的鱼鳞,屁股后面还带着一条鱼尾巴。

    就这种造型,连西游记里那位大王叫我来巡山呢的那个小妖都不如。

    但对于贾可道而言,却是意外的惊喜了。

    没想到这头鱼妖的资质还不低,竟然能够借助化妖符之力一举成功化形,虽说由于化妖符的效力有些残次使得这头鱼妖化形并不完整,看上去就是个半人半妖的怪物,但这也足够了。

    只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潜心苦修,这鱼妖彻底化为人形倒没有多大的困难。

    光这一点,这鱼妖的资质似乎都要比那青羽鸡妖强多了。

    “谢过明阳大人!”

    在水塘里的时候,这鱼妖倒是听过那些人类对眼前这个道士的称呼,此时心头激动便跟着学了起来,只不过那声音很含糊,说话中带着呜呜的声音,让人有些听不太清楚。

    贾可道随即就将这鱼妖对自己的称呼给纠正了回来:“本尊号明阳,你称呼本尊为真人即可。”

    有了真人的位格之后,贾可道就可以自称本尊了,当然多数时候是用在这些妖怪面前。

    作为一个受传统道门教育出来的道士,贾可道虽说没有太看不起这些妖怪,但心头自有一股傲气,因而在这些妖怪面前显得更加威严一些。

    “是。”

    见贾可道似乎有些不太高兴,那鱼妖也不敢多话,双手一束就站在原地不动,等候吩咐。

    “嗯,本尊赐你一个名字,你可要记清楚了,你乃是白鲢鱼出身,那么就叫白大吧。”

    贾可道想了想随即便给这白鲢鱼妖取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让站在一旁的孟挺不由得嘴角一阵抽动,师尊取名也太没创意了吧,自己叫孟挺,道号就取了个孟元,这鱼妖是白鲢鱼就取了个白大。

    不过孟挺转念一想,这名字较之自己的孟元更加不堪,心头顿时舒服了很多。

    这倒不是贾可道不会取名字,道门讲究凡事顺其自然,至少小事是这样。

    这取名字就是小事。

    并且按照惯例,这些妖怪取名多数都是按照自己出身来取的。(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章 大家都得有    都想要?!

    烛翎一双鬼眼瞪得要掉出来一样,抖着嘴角看了唐楚阳好一会儿,才无奈地摇头没好气道:

    “我也都想要,关键是你没那么多六丁六甲符啊!”

    谁说没有?我这里还七八张呢!唐楚阳差点儿就将大实话给说出来,不过这话显然不能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哪怕他将来打算和烛翎合作,也没打算彻底和烛翎交底儿。

    唐楚阳没有急着给烛翎答案,反而突然问道:

    “烛翎老哥,你说这六丁六甲符强大么?”

    “废话!何止是强大,简直就是逆天!说起来因为当初老哥哥质疑你,而浪费的那一枚六丁六甲符,到现在我都后悔的痛不欲生啊!若是妥善利用,必然能得到十倍之上的回报啊!”

    烛翎几乎想都没想就本能地回答了唐楚阳的话,每每想起他糟蹋掉的那枚王符,烛翎都后悔的想吐血,那可相当于他平白糟蹋了一件古灵宝,一万张吞云鲸皮啊!

    这么巨量的财富,烛翎就是攒个几百年都不见得能攒下来!

    “这就对了!这么逆天的好东西,你认为老弟我能不留点儿存货自己用么?!”

    唐楚阳终于将问题拉到了重点,他之所以问那么一句,就是引导烛翎,这也是为了避免烛翎怀疑他不信任,毕竟当初唐楚阳可说说了只拍卖一枚六丁六甲符。

    但万志秋等人拿出来的东西实在太惊人,太让人难以抗拒了。唐楚阳想要拿出足够多的六丁六甲符交换,首先得顾虑一下烛翎的感受,毕竟这拍卖会是依靠烛翎才搞起来的。

    “对啊!那么逆天的王符。老弟你怎么可能不留几张自己用?!哈哈,那就好,只要有足够的王符,那万志秋他们手里的好东西怕是一件都没跑!”

    被唐楚阳诱导之后,烛翎果然一脸兴奋地跳了起来,至于怀疑什么的,烛翎也不是没有过。但就像唐楚阳说的那样,六丁六甲符这么逆天的宝贝,唐楚阳怎么可能不留几张自己用?

    “不过。老弟啊,他们足有五个人呢,你手里留下的六丁六甲符,能把那些东西全部换回来么?”

    见烛翎对他的解释没有任何怀疑。唐楚阳安松口气的同时。也佯作皱眉犹豫状,沉思一会儿,这才艰难开口道:

    “有是有,不过若是全部用来交易他们手里的东西,我手里的存货怕是得全部搭进去啊,那样的话,小弟在潮汐山的安危可就没什么保障了……”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老弟啊,机会难得。这次万志秋他们怕是要打幻魔湖的主意,才让你得了这个便宜。老哥哥敢保证,过了这个村绝对再没这个店了!”

    见唐楚阳一脸犹豫之色,烛翎当下可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单单是那一尊五阶幻神像,其真正的价值都不止一枚王符了。

    烛翎觉得,如果不是六丁六甲符的效果太过特殊,正好能对那些人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怕是绝对不会愿意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的。

    而且,若是唐楚阳拥有了万志秋等五人拿出来的所有东西,只要将这些东西一成的潜力发挥出来,唐楚阳的总体实力怕也能提升好几倍,这对烛翎来说好处也是极大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拍卖会举行的过程中,切身见识到了灵符和唤神图能够创造的财富之后,烛翎已经决定和唐楚阳合作了!

    在决定和唐楚阳合作的情况下,唐楚阳的实力越是雄厚,烛翎将来跟着唐楚阳到了五行大陆,自然也就越安全,这不只是为唐楚阳着想,烛翎也是为了自己考虑。

    想到这里,烛翎干脆甩了甩脑袋,坦言冲唐楚阳道:

    “至于安全什么的,你直接交给老哥就是了,在外面咱不敢说什么,但在这潮汐山,老哥哥经营上千年的名头,还是能够保你安全无忧的!”

    说到这里时,烛翎突然就变得无比自信,龇牙咧嘴地无声一笑,嚣张无比地道:

    “嘿嘿,谁若敢无故招惹你,老哥便是搭上老本也要让他付出绝对难以承受的代价!!”

    烛翎话里话外虽然没有说合作的事情,但他连千年经营的老本都敢搭上了,话说到这个地步唐楚阳要是还不明白的话,那他就不配做专门揣摩人心的神棍了。

    “哈哈!这么说,老哥哥是已经决定和小弟合作了么?哇呀呀,这可是小弟到潮汐山以来最大的收获了!成!既然老哥哥你都这么说了,那一切都俺烛翎老哥说的办!”

    打蛇随棍上乃是神棍的基本素质,唐楚阳几乎想都没想都顺着烛翎的话说了下去,如果在潮汐山有烛翎罩着,虽然不至于能够横行潮汐山,但也绝对没有人敢随便招惹他了。

    最重要的是,找了这么个强力打手之后,即便是离开潮汐山的时候,他也不用再为古家,高家,以及凌央泽的半路狙击而充满担忧了。

    尤其是黑魔族拿出来的那柄绝天长生戟,听了烛翎的介绍之后,唐楚阳恨不得马上就去实验一下那件古灵宝的威力,神力这玩意儿对于别人来说只能被动吸收,但对他来说可就不算难事儿了。

    决定了有杀错没放过的策略之后,烛翎和唐楚阳就开始商量怎么让万志秋等人将东西全部留下,他们之所以出价那么凶狠,无非就是物以稀为贵而已。

    如果让万志秋等人知道烛翎这边足有五六张六丁六甲符,他们要是不压价那就真傻了,不过幸好那五位出身不同种族,根本不可能一条心。

    别人有,而自己没有这种事情。怕是任何一名强者都不会接受,烛翎和唐楚阳紧急商量了一下之后,便决定由烛翎来挑起万志秋等人的竞争。攀比之心。

    这本就是拍卖行的特点,在如今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尤其是在万志秋等人有所谋求的情况下,想要做到这一点不算太难。

    商量完之后,烛翎便带着唐楚阳的拿出来的另外四张王符,离开画室这边前往宫殿,万志秋等人正在翘首以盼。烛翎也不能给他们太多思考的时间,直接瞬移回到的宫殿当中。

    “烛翎,你和那位前辈商量的如何了?!”

    看到烛翎回来的第一时间。万志秋等人就急忙围了上去,其实冷静思考什么的,他们这时候哪里顾得上?如今留在这里的全都是强力的竞争对手,六丁六甲符出现的又太是时候了。

    所以万志秋等人想得最多的不是怎么压价。而是如何将烛翎手里的六丁六甲符拿到手!

    见到万志秋等人一脸急切的表情。烛翎心里暗松口气,看表情就知道,这些人想的最多的不是压价,而是怎么抢到他手里的那唯一一枚六丁六甲符。

    “诸位请看!”

    烛翎没有回答万志秋等人的问题,而是抬手‘唰唰唰’地一口气甩出了五张六丁六甲符,七阶强者的元神感知无比强悍,要记住某种灵符散发的元气波动实在太容易了。

    尤其是足够强大的灵符,基本上对于任何修士而言。都能做到过目不忘,五枚六丁六甲符一出。万志秋等人只稍稍感应,便齐齐倒抽一口气冷气!

    “嘶!!!这,这,你竟有五,五枚这种王符?!”

    看到万志秋等人震惊的同时,却目光急闪,也不知道打得什么主意,烛翎心下暗笑,早知道你们会这样的,当下一脸诚恳之色地冲万志秋等人点点头,严肃道:

    “诸位说错了,不是我有,而是那位唐先生有,不过这也是那位唐先生所有的存货了,这原本是唐先生留下自己用的,不过诸位拿出来的诚意实在很足,本王也不忍让诸位失望而归,

    所以才费尽唇舌,鼓动了许久,才终于让唐先生忍痛将所有存货拿了出来,这六丁六甲符炼制极为困难,唐先生也是从外面带来的存货,本王敢保证,除此之外,绝对不会再有第六张了!”

    这话鬼才信你!万志秋等人心中齐齐鄙视一番,不过想想烛翎貌似就是鬼族,当下齐齐翻了个白眼儿,你这才去了多久时间?立马就带了五张同样的王符回来,要说没有存货,傻子才信!

    烛翎也没指望万志秋他们相信,因为连他自己都不信,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烛翎见万志秋等人果然开始沉思,当下忙开口扰乱他们的思绪道:

    “本王知道诸位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有句话本王不得不事先声明,这五枚六丁六甲符就摆在这里了,而且必须要你们方才拿出来的东西交换!”

    说到这里的时候,逐渐见万志秋等人皆是一脸不悦,知道他们这是怪他以物迫人,不过烛翎现在可顾不上这些了,马上不客气地接着道:

    “诸位肯付出如此昂贵的代价,自然是因为这六丁六甲符,能够在你们的计划当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关于这一点,本王不说想必你们自己也清楚,俗话说得好,买卖讲究的就是你情我愿,

    勒迫什么的全都是扯淡!所以换,还是不换,全在诸位怎么想了,我只能说,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因为唐先生说了,不换,他就再也不会拿出这五枚六丁六甲符了!”

    妈的!这厮实在逼我们啊!安布罗等人是看出来了,烛翎是看到了他们对这枚王符的迫切,才敢摆出这种你爱买不买的姿态,但万志秋他们心下也是郁闷无比。

    因为事实正如烛翎所言,这六丁六甲符的功效,对于在场任何人而言,都能在他们的重大计划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五人沉默良久,最终却是付出代价最大的惊涯第一个站了出来,他盯着那五枚王符看了又看,在烛翎无比紧张的注视下,充满无奈地叹气道:

    “成交!”

    “哈哈!惊涯,没想到从来都不声不响的你,如今竟然是魄力最大的那个,烛翎佩服!佩服啊!”

    “……”

    惊涯闻言,没好气地送了烛翎一个鄙视的眼神,任凭谁在明知道吃亏的情况下,依然还要进行这种不公平交易,恐怕都开心不起来,不过惊涯真的需要六丁六甲符强悍的加持,只能认栽。

    如果在场五人没有人开口的话,今天这笔恐怖的交易是铁定要黄的,因为没有人愿意主动去当冤大头,但惊涯开了这个头之后,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因为六丁六甲符到底有多强悍,这些人可都是有切身体会的,大家都是奔着幻魔湖去的,若是幻魔族有六丁六甲符帮助,而其他人却没有,这其中影响可实在太大了。

    这就像实力相当的几个国家进行的军事竞赛一样,别人没有的你得有,别人有的,你就更得有了,所以不管安布罗,万志秋等人感觉多么憋屈,此时也不得不愤愤地瞪着烛翎,点头咬牙道:

    “成交!”

    没法子,在这种比较特殊的情况下,能够直接影响胜负的东西,大家都得有啊……(未完待续……)r129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