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七十二个人对于万志秋等五人中的任何人来说,都不算是多大的事情,尤其是这五个人里根本就没有独行侠存在,包括那位面目普通的中年大叔,来的时候也带了四五十人。

    约莫一刻钟时间,万志秋,阿木尔,安布罗,那位一身冰寒之气的宇文宫主,以及中年大叔便分别带着十四个下属重新回到了大殿当中。

    等人全部到齐之后,烛翎也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他还打算赶紧结束今天的拍卖会,好趁着六丁六甲符的效果未消散前,去做一件他一直想做,但因实力不足一直未曾成行的事情呢。

    “人都到齐了,本王也就不废话了,噢,对了,补充一句,这枚王符的持续时间是十八个时辰,希望各位诸位妥善利用,第二次拍卖会我已经推迟到后天了……”

    说罢,烛翎也不待万志秋等人回话,念动激发六丁六甲符的咒语,单手掐诀不断变幻,数息之后,猛地抬手将王符往空中一甩,嘭!的一声王符炸裂,一片浩瀚的银光挥洒而下。

    银光璀璨闪耀,刹那间转变成整整七十二个银色光环,光环形成之后一刻不停直扑而下,瞬间将在场七十二人齐齐笼罩起来。

    灵符具象化成某种效果的时候,有种标志性的表现方式,攻击类~长~风~的灵符都会在激发之后转变成三角形的稳定能量结构,而防御来灵符则是正方形的小方框。

    至于像六丁六甲符这样的辅助类灵符,这是在修士的头顶汇聚成一个银色的光环。因此,原本满脸戒备的万志秋等人在看到那七十二个银色光环之后,便放松了戒备。坦然承受来自王符的加持。

    唰唰唰!

    七十二个银色的光环转瞬悬停于七十二人头顶,距离天灵盖大约一尺处稳稳地悬浮不动,仿似生根一般。

    “这……,我,我的元神感知竟然被增强足足三倍?!!”

    万志秋一脸震惊,双手颤抖地随意掐了几个法诀,一柄绿莹莹的巨剑瞬息凝聚成型。随后便一脸痴呆地望着漂浮在身前的巨剑,不可置信地喃喃道:

    “施法速度惊叹提升了一倍有余,怎么可能呢?……”

    轰!!

    一声爆响自万志秋身后传来。出身黑魔族的安布罗此生头生双角,身周环绕一直造型狰狞,显得厚重无比的丈许长巨斧,他一脸激动又有些犹豫地抬手抓住巨斧。

    “啊呀!!”

    一声叱喝自安布罗口中爆出。随后那柄巨斧如同没有重量一样。轻松地被安布罗抓在手中,他一脸激动的挥舞了一下手中巨斧,震惊得眼珠子都快要鼓出来,惊呼道:

    “不可能啊!我的力量竟然至少被提升了五倍?!这,这天魔斧,我原本是拿不动的……”

    嗖嗖嗖!

    一阵阵破空声不断自大殿之中传来,一道褐色残影不断在偌大的大殿里来回乱窜,许久之后。褐色残影停下,竟是已经幻出背后双翼的飞鱼族王子阿木尔。

    “速度。这才叫速度,我的速度足足被提升了三倍,飞行速度被提升了七倍!天啊!这是神通级的天神技么?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铮铮!!

    一阵奇异的嗡鸣振荡,万志秋等人诧异回头,只见那位一身冰寒之气的宇文宫主的身前,不知何时多出了十三条细密的蓝线,这蓝线散发着晶莹剔透的深蓝光芒,丝丝寒气不断喷涌。

    看到这十三条蓝色晶莹丝线,万志秋和安布罗等人顿时面色巨变,一脸震惊地脱口惊呼:

    “十三弦天琴?!不,不可能!宇文宫主,你,你已经七星境圆满了?!!”

    不过这惊呼才出口,万志秋,安布罗和阿木尔便齐齐摇头,一脸难以置信地摇头自语:

    “不可能啊,宇文宫主六十五年前才晋入七星境,短短六十五年时间,就算是一千年前的那位空前绝后的‘圣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七星境天枢期直接突破到七星境圆满!”

    “对!那可是足足七个小境界,即便是元神最为强大的天瞳族,也不可能在六十五年内连续突破七个小境界!”

    万志秋和阿木尔几人议论纷纷,宇文宫主却不闻不问,缓缓伸出葱白玉指,轻轻在那如水晶一样的琴弦上一拉一放。

    铮!

    一声巨大但又不舍悦耳的奇异声音陡然响起,随着琴弦震动,一轮蓝色的月牙状水蓝色波刃瞬息凝聚成型,这波刃少说也有丈许方圆,其内仿似蕴含了无尽的冰寒之意。

    巨大的蓝色波刃即将离弦而去时,烛翎面色一变,急忙惊声大喝道:

    “宇文宫主手下留情,这里可是本王的内宫大殿!”

    蓝色波刃看着美丽,但其中所隐含的破坏力更加可怕,烛翎活了一千多年,对于这位宇文宫主还是颇为熟悉的,这蓝色波刃名曰‘天弦月刃’,乃是天琴宫镇宫四大禁术之一。

    原本‘天弦月刃’只有召唤了天琴宫专属的守护神之后,才能够成功释放出来,因为这个禁术所需元神强度极高,寻常七星境修士根本达不到施放要求。

    “元神强度增强三倍!元神消耗减少一倍!元气调动速度增强六倍!元气恢复速度提升五倍!这……”

    宇文宫主清冷的语音虽依然冷漠,但她唇齿间每吐出一句话,凹凸有致的娇躯便紧跟着微微一颤,可见她的情绪,并不如语气那般冷漠淡定。

    “你们还漏掉了一些东西……”

    一直沉默寡言的中年大叔终于开口,他那张没什么特色的扑克脸,此时已经激动得抽成了包子状,他双手结印,只是随意地想着两边一分,一队三百余周身血红的骑士倏然而现。

    轰轰轰!

    夸下火红色的神骏怪兽四蹄踏动,犹若万千天兵降临一般,携着神威无双的骑士狂猛地席卷而去,一往无前,威势惊人!

    “这已经不是幻术那么简单了,而是具备了真正杀伤力的‘离梦神通’!这,这根本就是为我们幻魔族而生的王符!!”

    原本其余四人还在为中年大叔的幻术惊叹,但听了扑克脸大叔的话之后,不喜欢隐藏情绪的安布罗就不乐意了,他几乎想都没想便嗤笑道:

    “嗤!我说惊涯啊,你这话说得也太自以为是了吧?这枚王符对于力量和防御力的增幅才是最强的,应该说是为我们天魔族准备的才是!”

    “哈哈,你们都别争了,就凭这枚王符对飞行速度惊人的加持,这枚王符本王子势在必得!!”

    飞鱼族王子阿木尔也不甘示弱,这么强大的王符如果能够买回去的话,一旦将之交给飞鱼族国王,他在飞鱼族的地位一定暴增不少,这种功效强大到逆天的王符,他已经打算不惜代价地竞拍!

    “呵呵,三位说着话是不是有些早了?莫要忘了,王符还在烛翎鬼王手里呢,到底属于谁,咱们还是凭手里的东西说话吧!”

    万志秋的心里也很激动,但身为商人的他,至少在表面上依然不露声色,这枚王符,在万志秋看来已经是完全属于他的东西,因为在场几人,就属他准备的最为充足!

    不过相比于万志秋四人,天琴宫的宇文宫主表现的就更加直接了,只见她素手轻挥,一只看似普普通通的蓝色水珠倏然而现,蓝色水珠看似普通。

    但才一出现,空气中的水属性元气便疯狂汇聚,只刹那间的功夫,整个大殿的水属性元气好似被全部抽干了一样,全部汇聚到了那普通的蓝色水滴上。

    而这时候,普通的蓝色水滴也不再普通,而是变成了一颗拳头大小,晶光闪烁,瑰丽无比的淡蓝色宝珠!

    万志秋和烛翎见多识广,看到这蓝色宝珠的瞬间,近乎齐齐地双目大睁,惊呼道:

    “这,这是一件完整的古宝?!”

    “不错!”宇文宫主清冷的声音响起,她肯定地点了点头,随后冲一脸震惊的烛翎道:

    “烛翎,此古宝名曰‘定海珠’!乃是我我们天琴宫此行最大的收获,这是一件传承自荒古时期的古宝,具体威力暂且不说,单凭他是水属性的古宝,对于所有人类修士而言,都是无价之宝!”

    说完这话,宇文宫主面纱下的嘴角弯起一个俏丽的弧度,略带一丝得意地继续道:

    “虽然我们之前的元神探测被那位前辈打散,但却也让本宫确定了一件事,那位灵画师前辈必然是一位人类灵画师,我想这件古宝,那位前辈一定不会拒绝的,烛翎,将那枚王符给我,这件古宝便属于那位前辈了!”

    烛翎此时已经目瞪口呆,任凭他之前再怎么想象,也从未想过会有人拿一件完整的古宝,来兑换一枚只是消耗品的王符!

    古宝这种人间极致的存在,哪怕是强大一些的古宝碎片,都足以换到一枚王符了,更何况宇文宫主拿出来的,还是一件对人类而言可说受用不尽的完整水属性古宝!

    “不可!!”

    烛翎还处在震惊当中,一旁的万志秋已经胖脸大变地惊呼出声了,他同样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宇文宫主一眼,摇头道:

    “宇文宫主,这里可是拍卖会,你可别忘了拍卖会的宗旨是价高者得!”(未完待续……)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效果太好也是罪    “呵呵,不怕诸位笑话,当初唐先生将这张王符的功效说与本王听的时候,本王甚至比诸位的表现还要夸张得多,但最后,本王却不得不对唐先生高深莫测的实力五体投地!”

    烛翎一脸的坦然诚恳之色,这个他是必须要做出解释的,连他这个负责拍卖的主人,当初都忍不住要怀疑,更何况是这些要将王符买回去使用的强者们?

    “这么说来,方才你所言一切,皆是句句属实了?”

    冷漠女子第一次露出的冰寒之外的惊讶表情,不只是他惊讶,旁边的万志秋,阿木尔,胡长老,安布罗,已经那位面目普通的中年人也都是一脸惊诧之色。

    若这枚王符的功效真如烛翎说得那般全面,那这枚王符的威力也太强悍了,就其价值而言,恐怕绝对不会逊于最顶尖的攻击类王符了!

    烛翎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非但没有解释,反而石破天惊地继续开口道:

    “呵呵,诸位,即便你们相信了本王的话,本王依然还是要说,你们还是大大低估了这枚王符的价值,本王给这枚王符的低价,乃是一百枚天石!”

    “什么?!!”

    烛翎后面这话一出口,在场五人齐齐一脸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全都失态地站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天石就算是最便宜的时候,也至少价值三百张以上的将符。

    一百枚天石,这岂不是说这张王符起价就要三万张将符?!

    若是天石出产比较少的时候。这一百枚天石的价格就是足足十万张以上的将符!这么恐怖的数字,看烛翎的意思,竟然还只是这枚六丁六甲符的底价而已。

    照这么来看。这枚王符恐怕还不止功效全面那么简单,在场五位强者对于这枚王符全面到让人无法置信的功效,就已经充满怀疑了,这时候烛翎居然还敢说出这样的底价。

    那么这枚王符的功效恐怕还要更加恐怖,只是这么想一想,万志秋等人看向烛翎的眼神就有些变了,变得有些生气。这尼玛是逗我们玩儿呢吧?天底下真有这么逆天的王符?!

    烛翎似乎非常理解这些人的心态,因为唐楚阳当初二话不说,直接他和他的属下们切身体验了一下六丁六甲符的功效之后。烛翎一直到现在为止,依然心疼的想哭。

    他看了看五人逐渐变得不对味儿的眼神,自然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当下笑着摇了摇头。叹气道:

    “你们是不是觉得本王在耍你们?”

    万志秋意味莫名地看了烛翎一眼。见烛翎一点儿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心里也有些诧异,但却依然绷着脸道:

    “这要看你烛翎鬼王怎么想的了!咱们可都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幼儿痴童,希望你莫要跟大家开这种玩笑……”

    “烛翎,咱们都是奔着你上千年的信誉来的,你可莫要被些许利益眯了眼,这对你而言可谓得不偿失!”

    “我就知道会这样……”

    烛翎继续摇头叹气,不过这里毕竟是在举行拍卖。烛翎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聊天上,他调整了一下状态之后。一张鬼脸顿时变得郑重无比,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冲在场所有强者道:

    “我烛翎以千年信誉作保,上述所言句句属实,如实有哪怕丁点儿瑕疵,诸位尽管带人到万鬼窟来找本王麻烦就是,我若是存心戏弄,坏了万鬼窟的规矩,鬼君殿下都不会轻饶了我!”

    说完这话,烛翎不待下面已经面色震惊的万志秋等人接话,便接着说道:

    “这枚王符不但具备我方才所言的所有功效,并且更可怕的是它还是群体释放,最大施加人数为七十二人!!!”

    “不可能!!!”

    “放屁!这天底下可能存在这么逆天的东西?!”

    “烛翎,你还请自重!”

    “烛翎鬼王,这话你自己信么?!”

    “烛翎,你疯了吧?……”

    烛翎的话才刚说完,在场其余五人当即全部失态,形势比较冲动嚣张的安布罗,直接就开口骂人了。

    就连万志秋,看向烛翎的眼神都变得充满讥讽,具备至少四种以上相互冲突的天神技的王符,本就足够让人难以置信了,以万志秋丰富的阅历,别说见了,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如果在具备如此全面的功效之后,还要附加一个更加恐怖的群体加持,这种王符真的是凡间能存在的东西?

    这根本就尼玛是个以最不屑的态度编造出来的耍人笑话!

    尽管在场五人看向烛翎的目光全部变得不友好起来,烛翎却一脸平淡地任凭他们发信心中的震惊之情,直到所有人都彻底安静下来,开始冷冷地看向他时,烛翎这才施施然道:

    “我知道诸位不会相信,甚至即便本王拿出千年信誉,诸位也不会相信天底下会有这么逆天的神物,所以本王就准备了一个让你们彻底信服的办法!”

    “哦?是么?本王子可真要见识一下,烛翎鬼王如何让我们相信这等荒谬绝伦的事情?!”

    阿木尔眼神冷漠,语气嚣张,话说得极为不客气,在鬼族的地盘上他却是比较顾忌烛翎这个鬼王。

    但若是烛翎存心戏耍他们的话,得罪的可不只是阿木尔背后的飞鱼族,如今能力留下来的五个人,可没有一个简单的存在!

    其余四人连话都懒得说,只是一脸冷漠地看着烛翎,似乎是在等他给出合理的解释,毕竟若烛翎真的是戏耍他们的话,这种大伤颜面的事情,可是所有强者最忌讳的逆鳞了。

    “办法很简单。那就是让在场诸位切身体会一下这枚王符的威力,但正如我前面所说,若这枚王符真的具备这么逆天的功效。他的价值足以比得上十张攻击类王符!

    所以,若是诸位决定接受本王的办法,亲身来实验六丁六甲符的威力,那么第二张六丁六甲符的底价将会翻上一番,并且若是无人竞价的话,你们五人必须合力将第二张王符以底价五倍材料,将之买走!”

    “这……”

    阿木尔闻言当即惊愕无比。任凭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烛翎竟然敢用这么直接到粗暴的方式,来证明他方才所言的真实性!

    “……”

    万志秋四位七星强者也是满脸震惊之色。无可置信地看着一脸淡定的烛翎,心里几乎转动的同一个念头,天啊!难道烛翎方才所言句句属实?!这有怎么可能呢?!

    在胡长老五人依然处于震惊状态的时候,烛翎已经将那枚六丁六甲符抓到了手中。心里滴着血看了眼手中银光璀璨的王符。尽管明知道这东西不是他自己的,依然肉疼的暗骂。

    尼玛,这世上怕是没有比老子更败家的鬼王了,这么逆天的王符,老子居然要连续玩儿一样的使用两枚!

    就这么糟蹋了这么强大的王符,也不知道会不会遭天谴?尽管已经因为自己的怀疑使用了一枚了,烛翎捏着这枚六丁六甲符的时候,双手依然有些激动的颤抖。

    第二枚了……

    这尼玛都败家到天上去了啊!

    而且唐楚阳已经说了。这种功效全面,而且群体施放的六丁六甲符。就只有三张的存货,也就是说,加上直白败掉的那枚,再算上马上就要糟蹋掉的这一枚,拍卖的那一枚算是最后一枚六丁六甲符了!

    至于阿木尔,万志秋等人拒绝亲身体验这个可能,烛翎连想都没想,哪怕他将低价翻了一倍,烛翎都敢不客气地喊上一句,谁他妈拒绝的话,绝对是个脑瘫级的存在!

    “若是烛翎鬼王所言功效句句属实,即便低价翻上一倍,我万志秋也认了!”

    万志秋本就是天下少有的巨富豪赏,各种巨额交易的大场面他也见了不少,因此万志秋也是在场第一个冷静下来的,如果这枚王符的威力真有烛翎说的那么恐怖。

    别说是低价翻一倍了,就是翻两倍三倍,万志秋对这种功效堪称逆天的王符,也是势在必得!

    “同意!”

    “同意!”

    “万老板说的有理!”

    “若真有那般强悍,付出几倍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万志秋话才说完,其他四位也跟着冷静了下来,几乎想都没想就接受了烛翎的要求,如果这枚王符真有烛翎说的那么逆天,两百枚天石虽然珍贵,但比起这枚王符还是要差了太多!

    不敢试的都是脑瘫!

    在场五位七阶强者,全都是这么想的!

    “呵呵,既如此,为了最大限度地表现这枚王符的功效,本王建议你们将这七十二个人先凑够了再说,免得浪费了王符的效力,你们埋怨本王没有提醒……”

    这话烛翎是必须要说了,因为当初他对唐楚阳的质疑,只是找来了三大鬼帅和十二名鬼将,结果在知道了六丁六甲符的全部功效之后,烛翎郁闷的差点儿吐血。

    “好!咱们就陪烛翎鬼王疯一次!”

    万志秋说完,转身就去外面叫人去了,因为只有参加拍卖的修士才能进入大厅,这些人的下属全部被留在宫殿之外了。

    不过万志秋才刚转身,烛翎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开口补充道:

    “七十二个名额,你们五位是做不到平均分配的,你们每位只有十四个名额,剩下的两个名额就给本王了,就当是你们质疑本王付出的代价好了!”

    “依你便是!”

    万志秋等五位七阶强者相当干脆,不过烛翎说得这般认真,这让万志秋等人也禁不住有些期待,心里禁不住纷纷暗想,那枚六丁六甲符,不会真的那么逆天吧?(未完待续。。)

    ps:要睡的时候才发现,小猪的那只‘熊掌’在打字的时候,竟然没有休息的时候疼,亲自试验一下发现真的是这样,所以这第三章就光荣地诞生了,不过也到此为止了,连续敲敲打打的,整只手又胖了一圈,这次真没有更新了,晚安吧,诸位书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