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呵呵,不怕诸位笑话,当初唐先生将这张王符的功效说与本王听的时候,本王甚至比诸位的表现还要夸张得多,但最后,本王却不得不对唐先生高深莫测的实力五体投地!”

    烛翎一脸的坦然诚恳之色,这个他是必须要做出解释的,连他这个负责拍卖的主人,当初都忍不住要怀疑,更何况是这些要将王符买回去使用的强者们?

    “这么说来,方才你所言一切,皆是句句属实了?”

    冷漠女子第一次露出的冰寒之外的惊讶表情,不只是他惊讶,旁边的万志秋,阿木尔,胡长老,安布罗,已经那位面目普通的中年人也都是一脸惊诧之色。

    若这枚王符的功效真如烛翎说得那般全面,那这枚王符的威力也太强悍了,就其价值而言,恐怕绝对不会逊于最顶尖的攻击类王符了!

    烛翎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非但没有解释,反而石破天惊地继续开口道:

    “呵呵,诸位,即便你们相信了本王的话,本王依然还是要说,你们还是大大低估了这枚王符的价值,本王给这枚王符的低价,乃是一百枚天石!”

    “什么?!!”

    烛翎后面这话一出口,在场五人齐齐一脸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全都失态地站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天石就算是最便宜的时候,也至少价值三百张以上的将符。

    一百枚天石,这岂不是说这张王符起价就要三万张将符?!

    若是天石出产比较少的时候。这一百枚天石的价格就是足足十万张以上的将符!这么恐怖的数字,看烛翎的意思,竟然还只是这枚六丁六甲符的底价而已。

    照这么来看。这枚王符恐怕还不止功效全面那么简单,在场五位强者对于这枚王符全面到让人无法置信的功效,就已经充满怀疑了,这时候烛翎居然还敢说出这样的底价。

    那么这枚王符的功效恐怕还要更加恐怖,只是这么想一想,万志秋等人看向烛翎的眼神就有些变了,变得有些生气。这尼玛是逗我们玩儿呢吧?天底下真有这么逆天的王符?!

    烛翎似乎非常理解这些人的心态,因为唐楚阳当初二话不说,直接他和他的属下们切身体验了一下六丁六甲符的功效之后。烛翎一直到现在为止,依然心疼的想哭。

    他看了看五人逐渐变得不对味儿的眼神,自然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当下笑着摇了摇头。叹气道:

    “你们是不是觉得本王在耍你们?”

    万志秋意味莫名地看了烛翎一眼。见烛翎一点儿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心里也有些诧异,但却依然绷着脸道:

    “这要看你烛翎鬼王怎么想的了!咱们可都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幼儿痴童,希望你莫要跟大家开这种玩笑……”

    “烛翎,咱们都是奔着你上千年的信誉来的,你可莫要被些许利益眯了眼,这对你而言可谓得不偿失!”

    “我就知道会这样……”

    烛翎继续摇头叹气,不过这里毕竟是在举行拍卖。烛翎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聊天上,他调整了一下状态之后。一张鬼脸顿时变得郑重无比,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冲在场所有强者道:

    “我烛翎以千年信誉作保,上述所言句句属实,如实有哪怕丁点儿瑕疵,诸位尽管带人到万鬼窟来找本王麻烦就是,我若是存心戏弄,坏了万鬼窟的规矩,鬼君殿下都不会轻饶了我!”

    说完这话,烛翎不待下面已经面色震惊的万志秋等人接话,便接着说道:

    “这枚王符不但具备我方才所言的所有功效,并且更可怕的是它还是群体释放,最大施加人数为七十二人!!!”

    “不可能!!!”

    “放屁!这天底下可能存在这么逆天的东西?!”

    “烛翎,你还请自重!”

    “烛翎鬼王,这话你自己信么?!”

    “烛翎,你疯了吧?……”

    烛翎的话才刚说完,在场其余五人当即全部失态,形势比较冲动嚣张的安布罗,直接就开口骂人了。

    就连万志秋,看向烛翎的眼神都变得充满讥讽,具备至少四种以上相互冲突的天神技的王符,本就足够让人难以置信了,以万志秋丰富的阅历,别说见了,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如果在具备如此全面的功效之后,还要附加一个更加恐怖的群体加持,这种王符真的是凡间能存在的东西?

    这根本就尼玛是个以最不屑的态度编造出来的耍人笑话!

    尽管在场五人看向烛翎的目光全部变得不友好起来,烛翎却一脸平淡地任凭他们发信心中的震惊之情,直到所有人都彻底安静下来,开始冷冷地看向他时,烛翎这才施施然道:

    “我知道诸位不会相信,甚至即便本王拿出千年信誉,诸位也不会相信天底下会有这么逆天的神物,所以本王就准备了一个让你们彻底信服的办法!”

    “哦?是么?本王子可真要见识一下,烛翎鬼王如何让我们相信这等荒谬绝伦的事情?!”

    阿木尔眼神冷漠,语气嚣张,话说得极为不客气,在鬼族的地盘上他却是比较顾忌烛翎这个鬼王。

    但若是烛翎存心戏耍他们的话,得罪的可不只是阿木尔背后的飞鱼族,如今能力留下来的五个人,可没有一个简单的存在!

    其余四人连话都懒得说,只是一脸冷漠地看着烛翎,似乎是在等他给出合理的解释,毕竟若烛翎真的是戏耍他们的话,这种大伤颜面的事情,可是所有强者最忌讳的逆鳞了。

    “办法很简单。那就是让在场诸位切身体会一下这枚王符的威力,但正如我前面所说,若这枚王符真的具备这么逆天的功效。他的价值足以比得上十张攻击类王符!

    所以,若是诸位决定接受本王的办法,亲身来实验六丁六甲符的威力,那么第二张六丁六甲符的底价将会翻上一番,并且若是无人竞价的话,你们五人必须合力将第二张王符以底价五倍材料,将之买走!”

    “这……”

    阿木尔闻言当即惊愕无比。任凭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烛翎竟然敢用这么直接到粗暴的方式,来证明他方才所言的真实性!

    “……”

    万志秋四位七星强者也是满脸震惊之色。无可置信地看着一脸淡定的烛翎,心里几乎转动的同一个念头,天啊!难道烛翎方才所言句句属实?!这有怎么可能呢?!

    在胡长老五人依然处于震惊状态的时候,烛翎已经将那枚六丁六甲符抓到了手中。心里滴着血看了眼手中银光璀璨的王符。尽管明知道这东西不是他自己的,依然肉疼的暗骂。

    尼玛,这世上怕是没有比老子更败家的鬼王了,这么逆天的王符,老子居然要连续玩儿一样的使用两枚!

    就这么糟蹋了这么强大的王符,也不知道会不会遭天谴?尽管已经因为自己的怀疑使用了一枚了,烛翎捏着这枚六丁六甲符的时候,双手依然有些激动的颤抖。

    第二枚了……

    这尼玛都败家到天上去了啊!

    而且唐楚阳已经说了。这种功效全面,而且群体施放的六丁六甲符。就只有三张的存货,也就是说,加上直白败掉的那枚,再算上马上就要糟蹋掉的这一枚,拍卖的那一枚算是最后一枚六丁六甲符了!

    至于阿木尔,万志秋等人拒绝亲身体验这个可能,烛翎连想都没想,哪怕他将低价翻了一倍,烛翎都敢不客气地喊上一句,谁他妈拒绝的话,绝对是个脑瘫级的存在!

    “若是烛翎鬼王所言功效句句属实,即便低价翻上一倍,我万志秋也认了!”

    万志秋本就是天下少有的巨富豪赏,各种巨额交易的大场面他也见了不少,因此万志秋也是在场第一个冷静下来的,如果这枚王符的威力真有烛翎说的那么恐怖。

    别说是低价翻一倍了,就是翻两倍三倍,万志秋对这种功效堪称逆天的王符,也是势在必得!

    “同意!”

    “同意!”

    “万老板说的有理!”

    “若真有那般强悍,付出几倍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万志秋话才说完,其他四位也跟着冷静了下来,几乎想都没想就接受了烛翎的要求,如果这枚王符真有烛翎说的那么逆天,两百枚天石虽然珍贵,但比起这枚王符还是要差了太多!

    不敢试的都是脑瘫!

    在场五位七阶强者,全都是这么想的!

    “呵呵,既如此,为了最大限度地表现这枚王符的功效,本王建议你们将这七十二个人先凑够了再说,免得浪费了王符的效力,你们埋怨本王没有提醒……”

    这话烛翎是必须要说了,因为当初他对唐楚阳的质疑,只是找来了三大鬼帅和十二名鬼将,结果在知道了六丁六甲符的全部功效之后,烛翎郁闷的差点儿吐血。

    “好!咱们就陪烛翎鬼王疯一次!”

    万志秋说完,转身就去外面叫人去了,因为只有参加拍卖的修士才能进入大厅,这些人的下属全部被留在宫殿之外了。

    不过万志秋才刚转身,烛翎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开口补充道:

    “七十二个名额,你们五位是做不到平均分配的,你们每位只有十四个名额,剩下的两个名额就给本王了,就当是你们质疑本王付出的代价好了!”

    “依你便是!”

    万志秋等五位七阶强者相当干脆,不过烛翎说得这般认真,这让万志秋等人也禁不住有些期待,心里禁不住纷纷暗想,那枚六丁六甲符,不会真的那么逆天吧?(未完待续。。)

    ps:要睡的时候才发现,小猪的那只‘熊掌’在打字的时候,竟然没有休息的时候疼,亲自试验一下发现真的是这样,所以这第三章就光荣地诞生了,不过也到此为止了,连续敲敲打打的,整只手又胖了一圈,这次真没有更新了,晚安吧,诸位书友……

第307章 挂掉    箭矢防御这是一个三级神术,但却能够让所有箭矢这等远程物理类伤害减弱到之前的一成以下,也就是说,即便是有箭矢射在他们身上,被神术加持之后的祭司体质,所造成的伤害也会削弱到近乎于没有。

    但就在那三十六根太阴神针穿过神术光辉之后,两个主祭不由得同时心头一惊,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就要激发用来保命的一件魔法卷轴,随机跳跃。

    这个魔法可以让受术者随机出现在直径一千米范围内的任何一个地点,从而逃脱必死的命运。

    毕竟主祭这样的祭司在任何一个教会里都算得上稀少了,就算主祭自己不注意安全,教会高层也会强迫他们在出任务的时候带上这种魔法卷轴。

    太阴神针转眼之间便穿过了两位主祭的身体,并没有造成什么肉体上的伤害,但一丝轻微的龙吼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响起,震得他们的举动停顿了一下。

    就这么一下,让他俩彻底丧失了逃走的可能。

    一丝丝寒意从太阴神针穿过的地方朝着身体四周散发开来,让主祭的身体变得僵硬了一些。

    但下一刻,数十根太阴神针又一次穿过他们的身体,给他们的身体增添了一丝寒意。

    就这样,两个主祭就好似正在被缝制的布娃娃一般,被三十六根太阴神针来回穿梭着。

    没多久时间,两个主祭就全身僵硬,朝着四周散发出冷厉的寒气,而两人的身体此时已经完全被冻成了冰块,随后被风一吹,两个人形冰块就骤然崩裂。塌落下来变成满地碎冰。

    这便是太阴神针的攻击方式,以不断穿过敌人身体将对方冻僵,最终杀死敌人。

    这种方式相对于山丘小印这些招数更加让人难以防御。就算是什么防御箭矢的神术都没有作用,原因就是太阴神针并不对肉身直接造成任何伤害。

    太阴神针飞了回去。贾可道嘴巴一张便将这些太阴神针吞了进去,继续在心脏里温养。

    说实话,贾可道对这太阴神针的威力感觉不算满意。

    唉,毕竟只是入门级别的灵器,威力的确差了一些,那太阴神针来回穿梭的时间,若是换成一个体质强悍的大剑士,恐怕早就杀过来了。

    当然。这玩意用来对付祭司,法师这样的施法职业倒是不错,等到他们发现问题的时候,自己连法术,神术都释放不出来了。

    当然,这仅仅只是三十六根太阴神针罢了。

    若是能够同时温养七十二根太阴神针,威力就会翻上一倍不止,按照这样计算的话,汇聚一千根太阴神针,布下神针大阵的话。就算是绿龙恐怕都会在瞬间被冻僵毙命。

    但一千根太阴神针?

    贾可道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若是完全踏入炼气化神之后,这太阴神针就显得有些鸡肋了。炼气化神所能够锻造使用的灵器,可要比这太阴神针强太多了。

    并且,这太阴神针也有一个缺陷,若对方佩戴有防御寒气的魔法道具之类的东西,恐怕这太阴神针未必就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不管怎么说,两个主祭的毙命顿时让剩下的那些教会武士暴怒了起来。

    他们认为自己没有尽到保护主祭的任务,因而朝着奥迪斯和绿龙疯狂的扑击。

    至于那剩下的两头狂暴熊,在主祭挂掉之后便自行消散在空气之中了,就连尸体也是一样。倒是与贾可道所遇到小怯魔有几分相似。

    在失去了狂暴熊的拼死纠缠之后,绿龙就准备大发神威。结果奥迪斯此时已经将最后一个教会武士斩成了两半,让绿龙不由得感觉极度没有面子。

    当然。这并不是说绿龙还没有奥迪斯厉害,但作为天空强者的巨龙落在地面上跟人玩陆地战,又是加持了十多种神术的狂暴熊,如何不让绿龙悲催。

    当然,如果再给绿龙几分钟的话,那两头狂暴熊也得被拍死。

    不管怎么说,绿龙在吨位和力量上还是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即便进行陆地战的时候。

    在奥迪斯收刀之后,贾可道也没有过多停留,只是放出蜈蜂小袋,用虫子将这些尸体啃食一空,也算是伪装一下现场,至于那两个主祭乃至于教会武士的灵魂,贾可道却没有去动。

    贾可道知道,这玩意可是那个什么荒野之神的蛋糕,自己现在杀几个荒野教会的人,最多也就是荒野教会的高层跑来找自己的麻烦,但若是动了这些灵魂,恐怕还真就有大麻烦了。

    想想看吧,如果一条看家狗,你一个陌生人动了它的食盘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请千度:“某小偷潜入富豪别墅,企图偷走獒犬的纯银食盘,惨遭分尸。”

    好吧,上面仅仅只是一个玩笑。

    贾可道因而也没有等那些家伙的灵魂浮现出来,就准备返回希望小镇了。

    但就在奥迪斯跟着贾可道准备上绿龙后背的时候,绿龙很不满意的抗议了,禁止奥迪斯踏上自己的后背。

    按照奥普斯西的解释,每一头巨龙的后背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除了主人以及母龙之外,严禁任何雄性生物爬上自己的后背。

    关于这一点,就算是贾可道用萤石球诱惑都没有成功让绿龙改变主意。

    这倒让贾可道有些无奈,没想到看上去似乎毫无原则的绿龙竟然还会有这样固执的一面,倒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最终,奥迪斯只能用一根绳索将自己吊在了绿龙的爪子上,方才能够与贾可道一并返回。

    绿龙的速度很快,仅仅半个小时左右,沙漠边缘就出现在视线边缘范围。

    这一次,绿龙飞行很老实,脚下就吊着一个家伙,而绿龙也知道如果自己玩得过火的话,恐怕主人也不会高兴,而主人不高兴,自己存放在主人那里的财宝就很不安全啊。

    当然最关键的应该是绿龙担心后面可能会出现莫名其妙的追兵。

    要知道,有两个主祭挂掉了,就算是绿龙这样不关心人类社会,只知道勒索抢劫的家伙,也知道,主祭对于一个教会的重要性。(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