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箭矢防御这是一个三级神术,但却能够让所有箭矢这等远程物理类伤害减弱到之前的一成以下,也就是说,即便是有箭矢射在他们身上,被神术加持之后的祭司体质,所造成的伤害也会削弱到近乎于没有。

    但就在那三十六根太阴神针穿过神术光辉之后,两个主祭不由得同时心头一惊,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就要激发用来保命的一件魔法卷轴,随机跳跃。

    这个魔法可以让受术者随机出现在直径一千米范围内的任何一个地点,从而逃脱必死的命运。

    毕竟主祭这样的祭司在任何一个教会里都算得上稀少了,就算主祭自己不注意安全,教会高层也会强迫他们在出任务的时候带上这种魔法卷轴。

    太阴神针转眼之间便穿过了两位主祭的身体,并没有造成什么肉体上的伤害,但一丝轻微的龙吼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响起,震得他们的举动停顿了一下。

    就这么一下,让他俩彻底丧失了逃走的可能。

    一丝丝寒意从太阴神针穿过的地方朝着身体四周散发开来,让主祭的身体变得僵硬了一些。

    但下一刻,数十根太阴神针又一次穿过他们的身体,给他们的身体增添了一丝寒意。

    就这样,两个主祭就好似正在被缝制的布娃娃一般,被三十六根太阴神针来回穿梭着。

    没多久时间,两个主祭就全身僵硬,朝着四周散发出冷厉的寒气,而两人的身体此时已经完全被冻成了冰块,随后被风一吹,两个人形冰块就骤然崩裂。塌落下来变成满地碎冰。

    这便是太阴神针的攻击方式,以不断穿过敌人身体将对方冻僵,最终杀死敌人。

    这种方式相对于山丘小印这些招数更加让人难以防御。就算是什么防御箭矢的神术都没有作用,原因就是太阴神针并不对肉身直接造成任何伤害。

    太阴神针飞了回去。贾可道嘴巴一张便将这些太阴神针吞了进去,继续在心脏里温养。

    说实话,贾可道对这太阴神针的威力感觉不算满意。

    唉,毕竟只是入门级别的灵器,威力的确差了一些,那太阴神针来回穿梭的时间,若是换成一个体质强悍的大剑士,恐怕早就杀过来了。

    当然。这玩意用来对付祭司,法师这样的施法职业倒是不错,等到他们发现问题的时候,自己连法术,神术都释放不出来了。

    当然,这仅仅只是三十六根太阴神针罢了。

    若是能够同时温养七十二根太阴神针,威力就会翻上一倍不止,按照这样计算的话,汇聚一千根太阴神针,布下神针大阵的话。就算是绿龙恐怕都会在瞬间被冻僵毙命。

    但一千根太阴神针?

    贾可道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若是完全踏入炼气化神之后,这太阴神针就显得有些鸡肋了。炼气化神所能够锻造使用的灵器,可要比这太阴神针强太多了。

    并且,这太阴神针也有一个缺陷,若对方佩戴有防御寒气的魔法道具之类的东西,恐怕这太阴神针未必就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不管怎么说,两个主祭的毙命顿时让剩下的那些教会武士暴怒了起来。

    他们认为自己没有尽到保护主祭的任务,因而朝着奥迪斯和绿龙疯狂的扑击。

    至于那剩下的两头狂暴熊,在主祭挂掉之后便自行消散在空气之中了,就连尸体也是一样。倒是与贾可道所遇到小怯魔有几分相似。

    在失去了狂暴熊的拼死纠缠之后,绿龙就准备大发神威。结果奥迪斯此时已经将最后一个教会武士斩成了两半,让绿龙不由得感觉极度没有面子。

    当然。这并不是说绿龙还没有奥迪斯厉害,但作为天空强者的巨龙落在地面上跟人玩陆地战,又是加持了十多种神术的狂暴熊,如何不让绿龙悲催。

    当然,如果再给绿龙几分钟的话,那两头狂暴熊也得被拍死。

    不管怎么说,绿龙在吨位和力量上还是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即便进行陆地战的时候。

    在奥迪斯收刀之后,贾可道也没有过多停留,只是放出蜈蜂小袋,用虫子将这些尸体啃食一空,也算是伪装一下现场,至于那两个主祭乃至于教会武士的灵魂,贾可道却没有去动。

    贾可道知道,这玩意可是那个什么荒野之神的蛋糕,自己现在杀几个荒野教会的人,最多也就是荒野教会的高层跑来找自己的麻烦,但若是动了这些灵魂,恐怕还真就有大麻烦了。

    想想看吧,如果一条看家狗,你一个陌生人动了它的食盘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请千度:“某小偷潜入富豪别墅,企图偷走獒犬的纯银食盘,惨遭分尸。”

    好吧,上面仅仅只是一个玩笑。

    贾可道因而也没有等那些家伙的灵魂浮现出来,就准备返回希望小镇了。

    但就在奥迪斯跟着贾可道准备上绿龙后背的时候,绿龙很不满意的抗议了,禁止奥迪斯踏上自己的后背。

    按照奥普斯西的解释,每一头巨龙的后背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除了主人以及母龙之外,严禁任何雄性生物爬上自己的后背。

    关于这一点,就算是贾可道用萤石球诱惑都没有成功让绿龙改变主意。

    这倒让贾可道有些无奈,没想到看上去似乎毫无原则的绿龙竟然还会有这样固执的一面,倒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最终,奥迪斯只能用一根绳索将自己吊在了绿龙的爪子上,方才能够与贾可道一并返回。

    绿龙的速度很快,仅仅半个小时左右,沙漠边缘就出现在视线边缘范围。

    这一次,绿龙飞行很老实,脚下就吊着一个家伙,而绿龙也知道如果自己玩得过火的话,恐怕主人也不会高兴,而主人不高兴,自己存放在主人那里的财宝就很不安全啊。

    当然最关键的应该是绿龙担心后面可能会出现莫名其妙的追兵。

    要知道,有两个主祭挂掉了,就算是绿龙这样不关心人类社会,只知道勒索抢劫的家伙,也知道,主祭对于一个教会的重要性。(未完待续)

第二百五十六章 完整版六丁六甲符    胡长老是个黑发白眉童颜的瘦高老者,在五行大陆上不能以样貌来判断年龄是常识,至少对于唐楚阳来说是这样的。

    就拿唐家的老太君来说,看着也就五六十岁的样子,真实年龄却和外貌有很大的出入。

    这位摩云宗的胡长老看着只有五十出头的样子,其实少说也有三百多岁了,而这等高龄,在五行大陆也不过勉强能够归类到中老年阶段而已。

    摩云宗这三个字对于唐楚阳而言,绝对是个莫大的忌讳,可惜为了让自己更加神秘一些,唐楚阳根本就没有留在大殿之内,和烛翎交代完拍卖会的事情,他就直接回画室了。

    对于别的灵画师而言,一天的灵符产量再多也是有限,但对于元神强度暴增的唐楚阳来说,如果只炼制将符,一天炼制个几百张还是很轻松的。

    这个数量对于拍卖会不算什么,但若是留着自己用的话,能够起到的作用还是不少的。

    胡长老报价之后,算是彻底引爆了现场原本僵硬的气氛,刚才阿布儿和安布罗等人之所以捣乱,倒不是说他们的真很穷,毕竟能够达到七星境这个境界的修士,无一不是大陆上声名赫赫的强者。

    十几张王符他们或许无法包圆,但像将符这一级别的灵符,买个几万张,所需的资源他们还是拿得出来的。

    之前烛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必须要买足一万张以上的将符才有资格参与王符的拍卖。而这次拍卖将符的总量也就十几二十万张的样子,但在场的七阶强者却足有三十多位。

    这就意味着,在场众人之主动要走掉大半儿的。并且,为了尽量多的赶走竞争者,那些财雄势大的人肯定是要争抢将符的,这也是万志秋之前提价那么狠的主要原因。

    如果所有的将符真的全被万志秋包圆,那么后面的王符和六阶唤神图根本无人跟他竞争了,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尤其是现在。在烛翎开始不耐烦的时候,没有人再敢继续深沉下去,因为不买足了一万张将符。等会儿他们可就没有留下的竞拍王符的机会了。

    接下来来的竞拍,可说是群情汹涌,明争暗夺,各种高阶材料如同大白菜一样。被在场的七阶强者们成堆的报了出来。前后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足足十五万张将符就被拍的一干二净。

    这十五万张将符若是均分下去,今天本应该留下十五个人的,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单单是万志秋这个土豪,一个人就竞拍了足足五万张将符,竞拍名额生生地被他抢走了三分之一!

    等到竞拍数量不足的修士离开之后,原本坐满了大半儿的五十张椅子。如今就只稀稀落落地剩下小猫三两只。

    财大气粗的万志秋毫无疑问地留了下来,除他之外。还有黑魔族的安布罗,飞鱼族的王子阿木尔,摩云宗胡长老,一名面目普通,一身布衣的中年人,以及一名带着面纱,周身散发冰寒气息的冷漠女子。

    十五个竞拍名额,生生地被这几个人争抢的只余下在场五人,虽然竞争者少了大半儿,但剩下的人反而实力更加雄厚,下面对于王符的竞拍反而更加紧张。

    等到场面再次安静下来之后,烛翎的面色越发的严肃了,接下来就是拍卖更加珍贵的王符了,这玩意儿就连他自己都不嫌多,拍卖起来自然更加慎重。

    “好了,经过一轮竞拍之后,留下的五位就是有资格竞拍王符和六阶唤神图的强者了,本王知道大家心切,也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这第一张王符叫做‘六丁六甲符’!”

    烛翎说着话,抬手一挥,一抹璀璨银光倏然闪现,等到银两光华内敛之后,一枚用奇特手法折叠起来的银色王符静静漂浮在烛翎身前,他抬手指了指王符,开口解释道:

    “这枚六丁六甲符严格来说,属于辅助类灵符,但它的功效实在太强,不但具备大幅增加防御,攻击,速度,回复能力等功效,更神奇的是,它还兼具不俗的惑敌效果,因此虽是辅助类王符,但其价值却要比大部分攻击来王符还要珍贵!”

    这枚六丁六甲符可是唐楚阳花费了不少精力,用了不少高阶材料炼制出来的完整版六丁六甲符,以前他只是单独借用六丁神将,或者六甲神将之力。

    如今将六丁六甲的能力全部融合之后,功效方面就得到的全方位的提升,直接晋级到了王符级别,并且品级还不低。

    烛翎大体将六丁六甲符的功效介绍完之后,就打算直接开始竞拍了,王符不同于将符,这玩意儿是绝对不用演示的,随便一张扔出去,不说唐楚阳这个主人,就连烛翎都会肉疼无比。

    在场修士也没有因此多说什么,王符这个级别的灵符,演示什么的纯属就是扯淡了,因为太珍贵了,拍卖这种级别的灵符,只能靠信誉。

    烛翎若不想毁掉他花费前年时间才建立起来的信誉,他是绝对不会在王符上面弄虚作假的,这也是唐楚阳之所以借用烛翎名头的原因之一。

    因为他自己搞的话,哪怕唐楚阳说出花来,他拿出来的将符也很难拍出真正的高价,无他,只因唐楚阳没有与王符价值相匹配的声誉而已。

    不过烛翎还没来得及开始竞拍,那名除了竞拍,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冷漠女子,突然就站起来出声道:

    “烛翎鬼王,本宫没有质疑你声誉的意思,但这‘六丁六甲符’的功效真有你说的那般强大么?

    要知道,若事实真是如此的话。这枚王符的价值比之大多数攻击类王符还要珍贵,其中牵涉的价值何等巨大,我等不得不慎重对待!”

    这冷漠女子刚说完话。一直表现得很土豪的万志秋也紧跟着站了起来,客气地冷漠女子点了点头之后,也跟着说道:

    “烛翎,宇文宫主说的,也是万某所担心的,若说是别的东西也就罢了,要说起这灵符。怕是没有人比我们神御族更加了解了,就万某这几百年的经历而言,

    还从未见过功效如此全面的王符。咱们暂且不说它的增幅效果如何,单单是兼具攻击,防御,加速。甚至还有回复和迷幻作用的包含其中。这枚王符的功效也未免太过强悍了些?”

    “是啊,烛翎,在场都是见过世面的强者了,你这张王符的灵压虽然很强,但这功效说得未免有夸大之嫌,我没别的意思,就像宇文宫主说的那样,这其中的牵涉的利益太大。你必须得给我们个相信的理由……”

    说着话的是老实了很久的安布罗,后面这话他还是怕烛翎以为他又要捣乱特意补上的。事实上,他是真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全面的王符,在场的强者虽然都不是灵画师。

    但对于灵符方面的知识还是有所了解的,纯粹单功能的灵符炼制起来是最容易的,功效越多的灵符,就意味着你要借用的天神技就越多。

    但就他们这些人的认知里,上界除开仙君仙帝之外,恐怕就算是仙王,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全面的天神技,这样兼具防御,攻击,速度和恢复,甚至惑敌能力的天神,根本就是bug一样的存在。

    如果是上界天神下凡,对于任何修士而言,或许都算作是无所不能的天神,因为就算他们某一方面的天神技再弱,那也要比凡间修士强出数万倍!

    在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这种比较自然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但灵符就不同了,灵符只是借用天神之力而已,上界天神显然不可能把天神技的全部威力都借给你,那样天神的消耗太大了。

    这就意味着,这张王符真要具备烛翎说的那么全面的功能,那就是分别借用数位天神的天神技组合而成。

    可对于灵画师来说,炼制灵符的过程中,难度最大的就是融合不同天神的天神技,让这些天神技之间不产生任何冲突,并且完美地通过王符具象化出来。

    打个比方说,仙界的天神虽然都是一个系别的,但不代表所有天神都能够融洽的相处,你让一尊水神和一尊火神紧密结合,显然是扯蛋到不能再扯蛋的事情。

    因此,灵画师炼制王符的时候,最难的还不是收集材料,联系守护神,而是协调这些守护神的天神技,让他们相互之间不产生任何冲突。

    比如说增幅回复能力的天神技,必然是出自水系和木系,而增幅攻击的自然也火系最强,增幅防御的也已土系为尊。

    这种情况下想要这四种相互冲突的属性融合,除非借用的是低阶天神的能力,灵画师可以凭借强横的元神,清醒将品阶低于自身最高守护神的威势,将这些冲突的属性组合。

    但王符必然是借用仙王之力,而仙王是只有七星境神使才能契约的存在,对于任何灵画师而言,融合属性相互冲突的仙王天神技,这都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这个道理烛翎也明白,所以他并没有对几人的质疑而生气,因为唐楚阳当初将六丁六甲符功效说出来的时候,连烛翎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但却相信了唐楚阳。

    无他,因为唐楚阳让烛翎亲自试验了一张,并且亲口告诉他,这不是借用的仙王之力,而是借用了足足十二位神将的能力,才将这张完整版的六丁六甲符,拔升到了王符的级别!(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二更奉上,手背开始疼了,今天就两更吧,等明天浮肿完全消下去之后,小猪在加更补偿前几天少更新的章节吧,抱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