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胡长老是个黑发白眉童颜的瘦高老者,在五行大陆上不能以样貌来判断年龄是常识,至少对于唐楚阳来说是这样的。

    就拿唐家的老太君来说,看着也就五六十岁的样子,真实年龄却和外貌有很大的出入。

    这位摩云宗的胡长老看着只有五十出头的样子,其实少说也有三百多岁了,而这等高龄,在五行大陆也不过勉强能够归类到中老年阶段而已。

    摩云宗这三个字对于唐楚阳而言,绝对是个莫大的忌讳,可惜为了让自己更加神秘一些,唐楚阳根本就没有留在大殿之内,和烛翎交代完拍卖会的事情,他就直接回画室了。

    对于别的灵画师而言,一天的灵符产量再多也是有限,但对于元神强度暴增的唐楚阳来说,如果只炼制将符,一天炼制个几百张还是很轻松的。

    这个数量对于拍卖会不算什么,但若是留着自己用的话,能够起到的作用还是不少的。

    胡长老报价之后,算是彻底引爆了现场原本僵硬的气氛,刚才阿布儿和安布罗等人之所以捣乱,倒不是说他们的真很穷,毕竟能够达到七星境这个境界的修士,无一不是大陆上声名赫赫的强者。

    十几张王符他们或许无法包圆,但像将符这一级别的灵符,买个几万张,所需的资源他们还是拿得出来的。

    之前烛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必须要买足一万张以上的将符才有资格参与王符的拍卖。而这次拍卖将符的总量也就十几二十万张的样子,但在场的七阶强者却足有三十多位。

    这就意味着,在场众人之主动要走掉大半儿的。并且,为了尽量多的赶走竞争者,那些财雄势大的人肯定是要争抢将符的,这也是万志秋之前提价那么狠的主要原因。

    如果所有的将符真的全被万志秋包圆,那么后面的王符和六阶唤神图根本无人跟他竞争了,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尤其是现在。在烛翎开始不耐烦的时候,没有人再敢继续深沉下去,因为不买足了一万张将符。等会儿他们可就没有留下的竞拍王符的机会了。

    接下来来的竞拍,可说是群情汹涌,明争暗夺,各种高阶材料如同大白菜一样。被在场的七阶强者们成堆的报了出来。前后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足足十五万张将符就被拍的一干二净。

    这十五万张将符若是均分下去,今天本应该留下十五个人的,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单单是万志秋这个土豪,一个人就竞拍了足足五万张将符,竞拍名额生生地被他抢走了三分之一!

    等到竞拍数量不足的修士离开之后,原本坐满了大半儿的五十张椅子。如今就只稀稀落落地剩下小猫三两只。

    财大气粗的万志秋毫无疑问地留了下来,除他之外。还有黑魔族的安布罗,飞鱼族的王子阿木尔,摩云宗胡长老,一名面目普通,一身布衣的中年人,以及一名带着面纱,周身散发冰寒气息的冷漠女子。

    十五个竞拍名额,生生地被这几个人争抢的只余下在场五人,虽然竞争者少了大半儿,但剩下的人反而实力更加雄厚,下面对于王符的竞拍反而更加紧张。

    等到场面再次安静下来之后,烛翎的面色越发的严肃了,接下来就是拍卖更加珍贵的王符了,这玩意儿就连他自己都不嫌多,拍卖起来自然更加慎重。

    “好了,经过一轮竞拍之后,留下的五位就是有资格竞拍王符和六阶唤神图的强者了,本王知道大家心切,也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这第一张王符叫做‘六丁六甲符’!”

    烛翎说着话,抬手一挥,一抹璀璨银光倏然闪现,等到银两光华内敛之后,一枚用奇特手法折叠起来的银色王符静静漂浮在烛翎身前,他抬手指了指王符,开口解释道:

    “这枚六丁六甲符严格来说,属于辅助类灵符,但它的功效实在太强,不但具备大幅增加防御,攻击,速度,回复能力等功效,更神奇的是,它还兼具不俗的惑敌效果,因此虽是辅助类王符,但其价值却要比大部分攻击来王符还要珍贵!”

    这枚六丁六甲符可是唐楚阳花费了不少精力,用了不少高阶材料炼制出来的完整版六丁六甲符,以前他只是单独借用六丁神将,或者六甲神将之力。

    如今将六丁六甲的能力全部融合之后,功效方面就得到的全方位的提升,直接晋级到了王符级别,并且品级还不低。

    烛翎大体将六丁六甲符的功效介绍完之后,就打算直接开始竞拍了,王符不同于将符,这玩意儿是绝对不用演示的,随便一张扔出去,不说唐楚阳这个主人,就连烛翎都会肉疼无比。

    在场修士也没有因此多说什么,王符这个级别的灵符,演示什么的纯属就是扯淡了,因为太珍贵了,拍卖这种级别的灵符,只能靠信誉。

    烛翎若不想毁掉他花费前年时间才建立起来的信誉,他是绝对不会在王符上面弄虚作假的,这也是唐楚阳之所以借用烛翎名头的原因之一。

    因为他自己搞的话,哪怕唐楚阳说出花来,他拿出来的将符也很难拍出真正的高价,无他,只因唐楚阳没有与王符价值相匹配的声誉而已。

    不过烛翎还没来得及开始竞拍,那名除了竞拍,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冷漠女子,突然就站起来出声道:

    “烛翎鬼王,本宫没有质疑你声誉的意思,但这‘六丁六甲符’的功效真有你说的那般强大么?

    要知道,若事实真是如此的话。这枚王符的价值比之大多数攻击类王符还要珍贵,其中牵涉的价值何等巨大,我等不得不慎重对待!”

    这冷漠女子刚说完话。一直表现得很土豪的万志秋也紧跟着站了起来,客气地冷漠女子点了点头之后,也跟着说道:

    “烛翎,宇文宫主说的,也是万某所担心的,若说是别的东西也就罢了,要说起这灵符。怕是没有人比我们神御族更加了解了,就万某这几百年的经历而言,

    还从未见过功效如此全面的王符。咱们暂且不说它的增幅效果如何,单单是兼具攻击,防御,加速。甚至还有回复和迷幻作用的包含其中。这枚王符的功效也未免太过强悍了些?”

    “是啊,烛翎,在场都是见过世面的强者了,你这张王符的灵压虽然很强,但这功效说得未免有夸大之嫌,我没别的意思,就像宇文宫主说的那样,这其中的牵涉的利益太大。你必须得给我们个相信的理由……”

    说着话的是老实了很久的安布罗,后面这话他还是怕烛翎以为他又要捣乱特意补上的。事实上,他是真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全面的王符,在场的强者虽然都不是灵画师。

    但对于灵符方面的知识还是有所了解的,纯粹单功能的灵符炼制起来是最容易的,功效越多的灵符,就意味着你要借用的天神技就越多。

    但就他们这些人的认知里,上界除开仙君仙帝之外,恐怕就算是仙王,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全面的天神技,这样兼具防御,攻击,速度和恢复,甚至惑敌能力的天神,根本就是bug一样的存在。

    如果是上界天神下凡,对于任何修士而言,或许都算作是无所不能的天神,因为就算他们某一方面的天神技再弱,那也要比凡间修士强出数万倍!

    在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这种比较自然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但灵符就不同了,灵符只是借用天神之力而已,上界天神显然不可能把天神技的全部威力都借给你,那样天神的消耗太大了。

    这就意味着,这张王符真要具备烛翎说的那么全面的功能,那就是分别借用数位天神的天神技组合而成。

    可对于灵画师来说,炼制灵符的过程中,难度最大的就是融合不同天神的天神技,让这些天神技之间不产生任何冲突,并且完美地通过王符具象化出来。

    打个比方说,仙界的天神虽然都是一个系别的,但不代表所有天神都能够融洽的相处,你让一尊水神和一尊火神紧密结合,显然是扯蛋到不能再扯蛋的事情。

    因此,灵画师炼制王符的时候,最难的还不是收集材料,联系守护神,而是协调这些守护神的天神技,让他们相互之间不产生任何冲突。

    比如说增幅回复能力的天神技,必然是出自水系和木系,而增幅攻击的自然也火系最强,增幅防御的也已土系为尊。

    这种情况下想要这四种相互冲突的属性融合,除非借用的是低阶天神的能力,灵画师可以凭借强横的元神,清醒将品阶低于自身最高守护神的威势,将这些冲突的属性组合。

    但王符必然是借用仙王之力,而仙王是只有七星境神使才能契约的存在,对于任何灵画师而言,融合属性相互冲突的仙王天神技,这都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这个道理烛翎也明白,所以他并没有对几人的质疑而生气,因为唐楚阳当初将六丁六甲符功效说出来的时候,连烛翎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但却相信了唐楚阳。

    无他,因为唐楚阳让烛翎亲自试验了一张,并且亲口告诉他,这不是借用的仙王之力,而是借用了足足十二位神将的能力,才将这张完整版的六丁六甲符,拔升到了王符的级别!(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二更奉上,手背开始疼了,今天就两更吧,等明天浮肿完全消下去之后,小猪在加更补偿前几天少更新的章节吧,抱歉……

第306章 太阴神针出    “神能!中和毒性!反制邪恶!正气如虹!法术抗力!”

    进入战斗状态的主祭所biǎoxiàn出来的实力的确让人叹为观止,在短短的十多息时间里,两位主祭联手shifàng出十多个神术,不断闪现出来的神术光辉将那些教会武士包裹得好似一位位领取神谕而来的英雄。<-》

    “嗷,我讨厌祭司!”

    就在那两位主祭shifàng神术破解了绿龙的龙威影响之后,奥普斯西就不由得怒吼一声,在它的记忆里,祭司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好似像一块块又臭又硬的石头。

    每次遇上有祭司参战的话,那些人类就会好似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战斗力也就增强到让自己产生痛苦的地步。

    而眼前那些教会武士正是如此。

    他们的体型由此膨胀了不少,奔跑的速度加快了数倍,好似一个个被抛掷出来的铅球,一头就撞在绿龙身上。

    “去死!”

    绿龙奥普斯西直接jiushi一口龙息横扫了出去,虽说那些教会武士的身手已经变得很敏捷,但依然有不低于八个教会武士被龙息喷中,倒在了地上。

    让绿龙奥普斯西很不满的是,那些教会武士即便被龙息喷中,其身体也没有出现迅速腐烂的迹象,虽说被喷中的地方一片绿色,还在蔓延之中,距离死亡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

    “重伤术!”

    “召唤六级怪物!”

    两个主祭各自shifàng了不同的六级神术。

    这是主祭所能够shifàng的最高级神术了,想要shifàng七级神术,那么需要更多的神眷,让自己晋升为大主祭才行。

    一道灰色的光芒从库鲁姆手中飞出,重重的撞在绿龙身上,随后便直接消失在龙鳞之上,但就这一下,让绿龙发出了痛苦嚎叫。

    那个神术直接作用于绿龙体内。给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而罗伯特主祭身前很快就出现了三头熊,在yizhèn咆哮之后,这三头熊就好似吹气一样膨胀起来,体型膨胀到六米多之后便双眼赤红,嘴边留着白色泡沫朝着绿龙扑去。

    “狂暴熊?”

    绿龙转眼就认出了被召唤出来的熊,但让绿龙感到恶心的是,两位主祭又很快给那扑来的三头巨熊身上加上了十多个神术。

    这狂暴熊在绿龙眼里并算不了什么,几巴掌就能拍死一只,duifu三头狂暴熊的难度并不会比一头地行龙更高。

    但在附加了神术之后,狂暴熊不管是肉身强度还是力量都较之以前增强了太多。以至于绿龙被三头狂暴熊冲到面前差点就闹了个手忙脚乱。

    那些教会武士知道自己就算是加持再多的神术也没法对抗绿龙,索性就转移了目标,朝着贾可道就扑了过去。

    贾可道之前一直没有参战jiushi想要看看那两位主祭的实力。

    现在看了之后,倒是感觉在战场里,主祭的作用的确要比大剑士这些战职者大多了。

    那些扑过来的教会武士直接就被奥迪斯被接了过去,大关刀带着耀眼的斗气一扫,就将几名教会武士的长剑斩断,惊得那些教会武士连连后退。

    奥迪斯现在的大关刀已经不是当初那把大关刀了,而是一把jingguo贾可道之手炼制出来的法器。

    这也是wunài的选择。若是给奥迪斯炼制一把灵器大刀的话,奥迪斯压根就没法使用,倒不如炼制一把法器。

    这把大关刀之上铭刻了增强坚韧,硬度。变化重量等等之类的符文,因而无比锐利,并且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变轻变重,让敌人防不胜防。

    就那些教会武士的普通长剑。就算是一百把都未必能够挡住大关刀的劈砍。

    “死!”

    奥迪斯大关刀一横,就杀入到教会武士群里,说实话。别看绿龙块头大,但在duifu这些身手变得无比敏捷的教会武士时,就有些笨拙了,除非是不断的吐龙息,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但这种事情放在奥迪斯身上就不同了。

    那些教会武士的速度再快,再灵活,只要被奥迪斯圈进了大关刀的攻击范围,那么jiushi一个死字。

    唰唰两刀下去,就有三名教会武士倒在了地上,腰间被斩成两段。

    zhègè时候,jiushi奥迪斯让这些教会武士恶心的时候了。

    由于混元一气罩的保护,奥迪斯完全可以不顾对方的围攻,强行冲过去,用一种堪称无赖的打法将这些教会武士一一干掉。

    “诱惑徽记!”

    狂暴熊就算是加持了神术,但时间一长也没法真的与绿龙对抗,在被绿龙抓住机会一巴掌彻底了结一头狂暴熊后。

    一个主祭就将zhunbèi好的神术shifàng了出来。

    一个巨大的眼睛随即悬浮在绿龙头顶之上,将绿龙盯住,原本神勇无比的绿龙顿时显得有些萎顿。

    就连奥迪斯体外贴着的太上宁心护身符也开始燃烧了起来。

    而贾可道则能够察觉到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正在与惑梦摄心符争夺对绿龙的控制权。

    真的是找死不可活啊。

    贾可道原本没dǎsuàn这时出手的,毕竟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压制局面太容易了点,以至于在两个主祭biǎoxiàn出足够的威胁之前,他都没有出手的兴趣,尽量让奥迪斯多锻炼一下。

    对方将主意打到了绿龙,奥迪斯头上,贾可道就没法容忍了。

    那所谓的诱惑徽记,贾可道也能够cāicè出应该是一种控制神术,但贾可道也不敢去赌这种诱惑徽记的威力会有多强。

    毕竟来自于神明的东西都有些稀奇古怪,很难说不会出现yiwài。

    “太阴神针出!”

    贾可道嘴巴微微张开,便喷出数十点寒芒来,这些寒芒转眼之间便化为三十六根寒光闪烁的细针,朝着那两个主祭就射了过去。

    那两个主祭虽说战斗经验丰富,但压根就没有对抗过道士这种存在,哪里知道那飞来的数十细针jiushi夺命利器。

    当然,作为祭司,他们对于危险拥有对其它职业更敏锐的察觉。

    不管对方喷出来的是什么,两个主祭都在同时给自己加持了一个箭矢防御,之后又给自己加持了一连串的辅助神术。

    什么神能,体质加强等等之类的神术。(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