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如今拍卖会都已经延迟了一天多时间,烛翎也就不废话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我就先说说拍卖会的规矩!”

    大殿中央的位置已经早就摆了几十把椅子,几十把椅子的最前面,放置了一张一丈方圆的圆桌,烛翎就站在圆桌的后面,一边说话,一边以元神阅读唐楚阳给他的灵笈。

    唐楚阳举办这次拍卖会,主要是为了出手大量的将符,毕竟相比王符和五阶以上的唤神图,将符简直太容易炼制了,至少对于唐楚阳而言,这是事实。

    不过唐楚阳也知道,有身份有实力的人一般都喜欢奔着好东西去,而在这些有实力的人眼里,能称得上好东西的,无非就是威力巨大的高阶灵符和唤神图。

    将符在潮汐山的威力虽然不差,但在这些最低都是七星境神使的修士眼里,王符和五阶以上的唤神图怕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将符他们会不会放在眼里,唐楚阳一点把握都没有。

    而这次拍卖会唐楚阳最大的依仗,其实是大量的以十万计的将符,为了保证能把所有将符卖出去,唐楚阳便想到了捆绑拍卖的方式,他还特意将这种方式放到了灵笈里提醒烛翎。

    “按照唐先生的意思,只有购买将符数量超过一万张,才拥有竞拍王符的资格,购买将符超过三万张,才具备竞拍六阶唤神图的资格,而且。因为时间上的原因,这次拍卖会将缩减为三十六个时辰!”

    烛翎这时候也不敢卖关子,拍卖会延迟一天多时间。已经搞得他非常狼狈了,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再犯众怒,毕竟这些人不敢找唐楚阳的麻烦,他烛翎可没有多少让这些人顾忌的实力。

    三十六个时辰也就是三天时间,把唐楚阳原本预定的五天时间给削减了两天,在场众修士听了之后也没多大的反应,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就已经将能够准备的资源全部收集了起来。

    即便再多出几天时间,他们也无法收集到足够多的材料,实力到了他们这些修士的程度之后。一天两天的时间和普通人的一两分钟也没多大区别了。

    不过这种捆绑销售的方式,依然还是引起一些人不满,毕竟并不是每个高手都拥有足够多的下属的,因为专注的方向不同。也导致了这些人发展的方向不同。

    有的专注于收集各色材料。经营店铺,甚至直接制造成名,有的则专注于天地奇物,从中赚取巨额差价,更有人纯属就是为了猎杀妖兽博取权位,或者就是为了增强实力。

    所以在场众修士虽然实力相差仿佛,但能够收集的资源量多少,就和他们发展的方向息息相关了。

    因此等下面的修士琢磨明白烛翎话里的意思之后。一些专门奔着王符和唤神图来的修士,便一脸不满地开口了。

    “我说烛翎。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些?我的那些下属都是用来让别人雇佣的,他们收到的报酬大多都是将符和三四阶的唤神图,根本就没有收集多少材料,要照你这么来,我岂不是连竞拍王符的资格都没有?”

    此人是一名黑魔族壮汉,人类虽然和黑魔族是仇敌,但鬼族和黑魔族却没有多大的恩怨,唐楚阳之所以借助烛翎的名头,其实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种族参与竞拍。

    毕竟人族虽然是五行大陆上数量最大的种族,但真要只面向人族的话,销售面无疑要狭隘了许多,五行大陆上的大部分的人类国家都比较强势,因此人族的异族盟友并不多。

    这一点唐楚阳是非常清楚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在五行大陆上的人族国家里,可是拥有着相当巨大的市场的。

    那黑魔族的壮汉说完之后,一名浑身鳞片,生了一双巨目的修士也紧跟着站了起来,挥舞了一下鱼鳍一样的手臂之后,不客气地冲烛翎道:

    “安布罗说的对!众所周知,我们飞鱼族肯定是要依海而存,虽然不能说无法收集材料,但相比于生活在资源更加丰富的陆地上的种族,这方面要逊色许多,你这么说,岂不是要让我们白跑一趟?!”

    烛翎看这名飞鱼族的修士一脸高傲的神色,面皮禁不住就是一僵,这厮是飞鱼族王子,每次潮汐山试炼必定会参加,烛翎已经和他打了不止一次的交到了,是个相当难缠的主儿。

    “阿木尔王子,我想你没有搞清楚一个问题,这次拍卖会本王也只是作为中间人的身份参与而已,东西是唐先生的,你若是有什么不满,直接找唐先生商量便可,找我也没用啊……”

    烛翎尽管是在解释,但他说话可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这里毕竟是鬼族的地盘,阿木尔虽为飞鱼族王子,但想要鬼族的地盘欺负他这个鬼王,其他九位鬼王绝对不会视而不见。

    “嘿嘿,烛翎,你少这些话来糊弄我,人都是你请来的,为此你耽搁了我们一整天的时间,今天你若是不给我个说法,本王子必然会让你知道,我们飞鱼族可不是好欺负的!”

    找哪位神秘而强大的灵画师的麻烦,在有了前面那恐怖的震慑之后,阿木尔是绝对不敢往铁板上撞的,不过烛翎就不同了,一个鬼王而已,就是他自己,都能和烛翎打个不相上下。

    而且,阿木尔可不是笨蛋,他之所以敢在鬼族的地盘找烛翎这个鬼王的麻烦,也是仗着这里三十多个修士里,至少有一半都是百族其他种族的高手,和飞鱼族关系不错的就有七八个。

    就算和其他鬼王吵吵起来,只要不动手,就算是十大鬼王也不敢真的在这里和他翻脸!

    再说了,因为拍卖会延迟了一天多时间,烛翎已经惹恼了在场不少修士,这时候说话难听点儿,阿木尔觉得也不会有多大麻烦,不过他显然是小看了烛翎如今在其他鬼王心里的地位了。

    “阿木尔,你这话什么意思?刚才烛翎不是已经说了么,这规矩都是那位唐先生订下的,你如此为难烛翎,难道当我们万鬼窟的鬼王好欺负么?”

    面目狰狞,一身暗红色的皮肤的暗灼站起来,周身火焰升腾,如同一座小型火山,他身周灼热的空气很好地向所有修士表明,老子现在的心情很不爽。

    暗灼话刚说完,身材曼妙,一脸妩媚的百灵鬼王也跟着站了起来,她风情万种地看了阿木尔一样,嘻嘻笑道:

    “哎呦呦,阿木尔对我家烛翎大哥这般不客气,莫不是把万鬼窟当做东海的地盘了?嘻嘻,这笑话可闹得太大了哦!!”

    话虽说得甜糯,但语气却冷冰冰的让人充满寒意,听得距离她不远的阿木尔禁不住就是心底一寒,百灵鬼王虽是女鬼,但却是十大鬼王里拍卖前三的高手,数百年前就已经闻名潮汐山了。

    “嘿!我不过是对事不对人,既然烛翎是中间人,我们这些参加拍卖会的感觉不公平,自然是要由他这个中间人去找那位灵画师商量的,总不能让我这个参加的竞拍的去说吧?”

    顾忌归顾忌,阿木尔身为族群庞大的飞鱼族王子,蛮横惯了的性子让他绝对不会轻易向人势弱,不过在鬼族的地盘和鬼王正面敌对也不是什么好事,阿木尔也不打算真的和烛翎他们起冲突。

    “我倒是想找啊……”

    站在圆桌后面的烛翎见气氛僵硬,急忙一句话插了进去,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被吸引过来之后,这才苦着脸道:

    “这位唐先生不但实力强横,而且脾气怪异,他之前就跟本王声明,若是对他的规矩不满,大可自行离去,反正他的灵符和唤神图不愁没人要,因此,阿木尔王子想要让我去调解的话,本王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众修士一听,感情那位神秘的灵画师早就订下规矩,看来那告示上规定的材料种类,怕都是硬性要求,想要得到那些王符和唤神图的话,恐怕只能按照那位神秘灵画师的规矩来了。

    “嘎嘎,原来如此,若是你早些说明,本王子岂会这般无理取闹?成,既然是哪位前辈定下的规矩,那咱们就按照规矩来好了……”

    阿木尔干笑了一声,自我辩解了几句便无奈地坐了回去,直接和鬼族开干是不可能的,而找哪位元神无比强大的神秘灵画师的麻烦,他也没那个勇气。

    算来算去,他不想就此离去的话,那就只能憋屈地留下来了,毕竟王符和六阶唤神图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呵呵,如此最好,那么大家还有没有其他意见,若是没有的话,本王就要开始拍卖了!”

    见阿木尔不再捣乱,烛翎只是微微一笑,将唐楚阳给他的储物袋往桌上一放,一边以征询的语气说话,一边从储物袋里往外拿东西。

    “咱们都等了一天了,可不就是等这拍卖会开始么?烛翎,你就别废话了,赶紧开始,我等早就迫不及待了!”

    “伽琶长老说得有理,烛翎,你也莫要多说其他,说起来老子为了这次拍卖会,可把近几十年搜集的好东西全部带来了,但愿那王符不要往老子失望……”

    “哈哈,别的东西我不在乎,但那六阶唤神图,这次我是势在必得,我的财力在场诸位怕是都很清楚的,可不要跟我争抢,伤了你们的元气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状态不佳,感觉写的有些不对头,今天就这一更吧,爆发暂缓一天……

第303章、太阴神针    ps: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月票,贫道现在正憋着呢,等到29号开始双倍月票时轰炸!详情请等29号凌晨!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每落下一锤,妖铜之中就会被震出一个虚幻的符文来,然后又被妖铜吸回去。

    渐渐的,在君臣两火的炙烧下,在锻金锤的捶打下,那团妖铜的体积却是越来越小。

    待到数千锤之后,那团妖铜的体积已经从人头大小变成了铅笔大小。

    贾可道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来,摸了摸额间冒出的汗水。

    以贾可道现在的道行,在数千锤后都是累得不清。

    还好,这太阴神针的粗胚已经捶打好了,即便是休息一下也没有什么大碍。

    对于贾可道来说,五味吞气丹对他已经没有多大效果了,若是在异界的话,还可以通过全身毛孔张开来直接吞吸灵气。

    而在这制器阁里,灵气是没有的。

    贾可道暗思,看来要炼制一些比较高级的丹药才行了。

    在打坐休息了半个多小时后,贾可道站了起来,用削金刀将粗胚直接分成三段,随后又用锻金锤不断捶打。

    在接下来一个多小时的捶打之后,三根墨绿色的细针就算彻底成型了。

    这便是太阴神针了?

    贾可道将锻金锤放下,右手一招,那三根太阴神针就飞到贾可道手心,悬浮其上。

    太阴神针算是彻底成型了,但还不算完。

    贾可道随即将三个太阴神针轻轻一捏,针尖刺入手掌,鲜血将针尖浸湿,一丝丝鲜血随即便被吸入针内,让太阴神针之上显出一丝丝血丝来。

    之后,贾可道双眼一闭,阴神一步跨出肉身,张口便将这三根太阴神针吞入腹中,随后返回肉身。

    待到魂魄彻底归位,贾可道方才内视肉身,此时那三根太阴神针正悬浮于心脏之中,大量的铅白被太阴神针吸收。

    这便是对灵器的温养滋润了,不过最初之时需要消耗大量血肉能量。

    这使得,贾可道感觉有些气虚体弱了。

    这种感觉,贾可道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辛苦了这么久,方才打造出三根太阴神针,由此可见,这正规的灵器也不是那么容易打造出来的。

    入夜,贾可道盘坐在后山悬崖边,头顶上一轮明月悬挂。

    现在已经入夏了,白昼太阳带来的热量迅速被山风驱散。

    贾可道张口就将那三根太阴神针喷了出来。

    这太阴神针刚打造好不久,须得温养滋润,而相对于贾可道肉身来说,这明月泄落下来的月华却要比肉身更好一些。

    三根太阴神针悬浮在贾可道头顶上,沐浴在月光之下,在它们周围形成了一片狭小的黑暗,凡是进入这一小片黑暗的月光就会凭空消失,吸入太阴神针之中。

    一夜过去,在太阳升出的那一瞬之前,贾可道便将那太阴神针收回了体内。

    这尚未温养好的太阴神针并不适合暴露在阳光之下,免得平白损了灵气。

    过得两日,太阴神针吸收贾可道体内的铅白速度减慢了很多。

    贾可道便再度打造了四根太阴神针,与之前的太阴神针并成了一套。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手中的绿龙血也用尽了。

    当然,对于贾可道来说,这绿龙血是取之不尽的。

    找到了正在酣睡的绿龙,贾可道就将几颗萤石球丢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天赋,就在萤石球扑通扑通的滚到绿龙面前时,原本连打雷都不会醒来的绿龙奥普斯西竟然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的萤石球,爪子一伸,就将这些萤石球小心翼翼的刨入到自己的宝石堆里。

    至于贾可道此时正站在龙尾旁,奋力掀开一片龙鳞,用特大号注射器抽取它的龙血,这绿龙是压根就没有注意到。

    正如之前所说,抽这么点血算什么,只要有足够发光的宝石吸引住绿龙的注意力就行了。

    贾可道将注射器从龙皮上抽出,将里面的龙血注入到瓷瓶后,不由得摸了一把汗。

    这注射器和针头都是贾可道亲手特制的,用的乃是数种金属融合捶打而成。

    如果用外面买来的注射器,就算是给大象用的,都没法插穿龙皮,就别提绿龙那具有腐蚀性的龙血了,一经沾上,普通的针头立马就被腐蚀得无法使用。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每次打造三到四根太阴神针,入夜之后,则是将太阴神针放置在月光之下温养滋润。

    待到凑齐了三十六根太阴神针的时候,贾可道就没有再继续这种好似苦力的炼制。

    贾可道自己明白,自己现在所能够承受的太阴神针最多也就是三十六根了,如果再多的话,光是每日太阴神针抽取的铅白血液,就足以将自己抽成骷髅了。

    但这也是月光太不给力的缘故。

    现在的月光完全不如古时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庭消失的缘故,月光里蕴含的月华是越来越少。

    实际上,这一点从越靠近现代,妖物出现得越少就可以判断出来。

    虽说灵气也在不断减少,但对于妖怪来说,就算是灵气全无,只要月光将月华洒落下来,那么妖怪就可以继续修炼。

    若是月光里的月华越来越少的话,那么那些妖怪也没法继续修炼下去,如同那些修道者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阳寿耗尽化为枯骨。

    如此一来,贾可道这段时间用月光温养太阴神针的效果都很差,最多也就是比肉身温养要好上一点罢了。

    筹足了三十六根太阴神针之后,贾可道又用铜,银,金加上一些绿龙血炼制了一件金缕八卦衣。

    这是那个黄龙洞入门弟子的初级装备。

    用来抵挡外界伤害之用,唯一的问题就是绿龙血有些不太合用,这件灵器如果有至刚至阳的妖血加入的话,其防御效果才能够达到最大化。

    可惜,贾可道手里可没有这样的妖血,要说从古代妖怪里找的话,那就只有毕方,朱雀等等之类的神兽之血了。

    那个什么流苏火兔,火豹等等之类的魔兽血液太次了点,还不如绿龙之血。

    但即便是如此,贾可道在试了试那金缕八卦衣的效果后也是喜色满面。

    这金缕八卦衣由于材料问题,固然只算得上是次等货,但其防御效果可要比混元一气罩强多了。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