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滴滴冷汗自三十多个七阶强者额角留下,唐楚阳放出来的那三十多张王符,和足足八张五阶唤神图所散发出来的恐怖灵压。

    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他们,让这些平时横行惯了的强者汗毛倒数,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唐先生息怒啊!他们无意冒犯,只是这潮汐山危险的紧,以元神感知探测几乎成了本能,还请唐先生不要因此伤了和气……”

    令人窒息的气氛被终于回神的烛翎打破,他也被唐楚阳强横的元神反击给吓着了,虽然烛翎觉得他本就已经够高看唐楚阳了,但经历了方才的一幕之后,唐楚阳在他心里的地位再次直线拔升。

    能够抗住三十多个神使一起探测,并且还能直接震散所有元神感知,这得多强大的元神,才能做到这种令人震惊的反击啊?

    “哼!若不是因为你们都是来参加拍卖会的,今日可就不是亮出这些东西那么简单了!”

    唐楚阳再次冷哼一声,不过说话的语气却缓和了许多,他可不敢真的和这些人闹僵,不说打不打得过的问题,真要正面起了冲突的话,唐楚阳收购大量材料的计划怕是要彻底泡汤的。

    “多谢,多谢前辈宽恕……”

    这次不用烛翎多说,其他三十位修士急忙一连声地感谢,被几十张王符和八张五阶唤神图压着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这些看不透唐楚阳底细的修士。甚至都做好逃跑的准备了。

    “大家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哈哈!!”

    烛翎见唐楚阳语气缓和。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如果唐楚阳真的和在场所有修士起了冲突,他都不知道该帮哪边了。

    和解之后,众人这才齐齐松口气,烛翎直接将唐楚阳带到一边,抬手布了个禁制之后,这才惊疑不定地看了唐楚阳一眼。略微有些忐忑地问道:

    “唐老……,唐先生,东西可都准备齐全了?”

    “烛翎老哥。你不用这么客气吧?咱们两个什么时候需要如此见外了?叫我老弟就好,莫要弄得那么生分!”

    唐楚阳没有急着回答烛翎的问题,反而开口纠正烛翎的称呼,他知道方才那一下反击。不止吓住了那三十多个各色修士。同时连这个唐楚阳打算拉拢的鬼王也给吓着了。

    “这个,唐先生你……”

    烛翎面色更加忐忑,方才唐楚阳一下震散三十多个实力不逊于他的修士的元神感知,给与烛翎震撼实在太大了些,这是个实力至上的世界,唐楚阳表现的如此强大,烛翎哪里还敢乱叫?

    “嗯??”唐楚阳的眉头皱了起来。

    听到唐楚阳语气不悦,烛翎那张狰狞鬼脸顿时一僵。当下讪讪一笑,干笑着道:

    “嘿嘿。唐,唐老弟,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每次见你,都能给老哥带来惊喜啊……”

    唐楚阳闻言摇了摇头,在烛翎一脸迷惑的表情注视下,失笑道:

    “呵呵,老哥你也太看得起小弟了,方才那不过是一张王符的威能而已,若小弟拥有这般强悍的实力,哪里还需要借老哥你的名头来举办这场拍卖会?”

    这事儿是必须要编造个理由糊弄过去的,若是让烛翎误会他的实力如此强悍,怕是就不敢跟他合作了,毕竟在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烛翎岂敢不知死活地跟一个实力远超自己的修士合作?

    “哦?竟是这样的么?”

    烛翎一脸诧异地看了唐楚阳一眼,不过唐楚阳整张脸都被包裹在斗篷里,他也看不到唐楚阳的表情,不过烛翎心里也是有些怀疑的,毕竟他亲自和唐楚阳交过手。

    如果唐楚阳真有方才那么恐怖的实力,怕是他们当初起冲突的时候,烛翎就会被唐楚阳直接干掉,何必无聊地和他玩儿什么捉迷藏的游戏?

    七阶以上的顶尖修士可是很忙的。

    “哈哈,烛翎老哥啊,我将来还打算与你合作到外面打拼基业呢,岂能在这种事情上糊弄呢?若我真的实力如此强横,还怕找不到强者合作?”

    “呃,那倒是诶……”

    烛翎终于认可地点了点头,唐楚阳这话算是说到他的心坎上了,以唐楚阳方才那一下元神反击表现出来的实力,至少也得是八卦境以上的半神才能做到。

    半神级别的存在,即便单人独骑的在五行大陆上混,怕是都没人敢主动去招惹他,就像万鬼窟的那位鬼君一样,人家在万鬼窟呆上万年时间,也没见哪个势力敢找人家的麻烦。

    见烛翎终于正常了,唐楚阳这才将话题转到了拍卖会上,转头看了看不远处依然躬身而立的三十多个修士,唐楚阳有些疑惑地问道:

    “烛翎老哥,我这次准备的东西可不少,你怎地就叫了这么点儿人过来?他们能把我公布出去的那些东西全部买走么?”

    不怪唐楚阳疑惑,他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单单是王符就准备了快五十张,至于将符,唐楚阳分分钟就能炼制好几张,如今炼制了足有几十万张之多。

    这三十多个各色修士虽然实力强横,但唐楚阳对他们有没有足够的材料换走他手里的存货,可说半点信心都没有,毕竟并不是每个顶尖修士就一定是富翁的,尤其唐楚阳所需都是有要求的。

    “嘿嘿,这个老弟你就放心吧,我找来的这三十多个各族的修士,全都是一方势力的首领或者能够拿主意的,你那点儿东西,全卖给一个人或许算得上很多,但对于他们三十多个背后的势力而言,也就吃个半饱的事儿……”

    烛翎自信满满地拍了拍唐楚阳的肩膀,随后想起什么一样,又不着痕迹滴将大手收了回来,就算唐楚阳没有方才表现出来的那么强悍的实力,但那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强悍,依然让烛翎有些顾忌。

    “哦,那就好,这次小弟虽然耽搁了一天,但准备的东西也多了许多,如果不能全部卖出去的话,怕是又要耽搁不少时间,既然老哥如此说了,那咱们直接开始拍卖吧……”

    烛翎的话让唐楚阳悬着的心放了回去,只要这些人拥有足够买走他所有拍卖品的材料,唐楚阳也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将手里的灵符拍出去。

    话才说完,唐楚阳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只储物袋,抬手将之交给烛翎之后,有随手递给他一本灵笈,解释道:

    “储物袋里有十五万张将符,五张王符,这本灵笈上记载了我这次要出售的灵符种类,属性和功效的介绍,哦,对了,我再给你拿一张唤神图,小弟不太懂行,拍卖会就全靠老哥了……”

    说着话,唐楚阳手腕一番,一抹淡绿色的光华闪烁,一张被他刚收回去没多久的五阶唤神图再次被取出,几乎半丝犹豫都没有唐楚阳就将这张妖圣系五阶唤神图扔给了烛翎。

    烛翎见唐楚阳极为随意地将唤神图拍到他手上,还以为是要额外增加的拍卖品,双眼迅速地在巴掌大小的唤神图左右上角扫了一眼,右角储元阵深蓝色,右脚蓄元阵呈梦幻的紫色。

    看到这里,烛翎双手禁不住就是一抖,这尼玛竟然是一张六阶上品的唤神图!当下脸都吓得变形了,激动无比冲唐楚阳道:

    “唐老弟,你就不能小心一点么?这可是六阶唤神图啊!老哥哥我活了上千年,也就见过三张六阶唤神图而已,这么珍贵的宝贝你怎可如此随便?!”

    唐楚阳嘴角一抽,这其实只是一张五阶唤神图而已,不过储元阵和蓄元阵被他改了一下,才变成现在的品级。

    但这张唤神图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却是一只拥有天妖王实力的千臂猿王,严格一点来说的话,虽然唐楚阳搞假了,但这张唤神图的真实威力还是被他改低了的。

    “唤神图而已,今后老哥若是肯跟我一起出去的话,这玩意儿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唐楚阳语气随意,不失时机地趁此诱-惑烛翎,如果完成这次的材料收购之后,他都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再来万鬼窟,凌央泽如今就像个不定时炸弹一样,让唐楚阳一旦回到落月城,怕是就不敢再随意外出。

    如果能够趁着举行拍卖会的这几天搞定烛翎,那他在潮汐山所要做的事情就差不多完活了,接下来就只等着三年试炼期结束,唐楚阳就可以直接带人离开潮汐山了。

    “呃?……”

    烛翎闻言一呆,随即反应了过来,苦笑着看了唐楚阳一眼,无奈道:

    “我说老弟诶,你就别一直诱-惑哥哥了,咱们不是说好了么?先容哥哥我冷静几天,这事儿太大,哪能如此轻易就做出决定?”

    说着话,烛翎见唐楚阳又打算开口,当下急忙抬手打散了禁制,转身就向那三十多个修士走去,一边走,一边冲唐楚阳道:

    “唐先生,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您若是不愿意在此枯坐,不若先回去休息就好,若是有事的话,烛翎再叫人通知您可好?”

    虽然是问话,但烛翎根本就没打算听唐楚阳回话,话说完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三十多个修士前面的一张桌子边上,当下转身冲在场所有修士大声道:

    “东西我已经从唐先生那里拿到了,如果诸位没什么问题的话,这次拍卖会现在就开始,诸位以为如何?”(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302章、妖铜    但即便是如此,贾可道此时却已经在度过火劫时孕出了三昧真火中的肾之火,又称臣火,精火。

    有了这精火,自己炼制灵器却要多出很多手段来。

    至此,虽说尚未正式踏入炼气化神,正如贾可道之前自己所说,周身毛孔可自行张开吞吐灵气,至此便可以称为真人了。

    随后,贾可道起身,进了道德经,来到制器阁,随手卷起一块精铜,便将其送入龙虎赤炎鼎,之后又丢了几块银锭。

    待到一番提纯融化之后,那铜银便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团带着微微黄色的液体球。

    将其放在千年寒金锻台上,贾可道便将君臣两火喷出,悬浮在液体球旁来回旋转,将其保持在融化之态。

    说实话,有了那龙虎赤炎鼎,光是提纯融化材料,贾可道就省了不少功夫。

    这时,贾可道取出一个瓷瓶打开,将其往千年寒金锻台上一倒,一团墨绿色的血液便从瓶中落了出来,悬浮在锻台上,不时朝着外面散发出一股刺骨的气味。

    这便是贾可道花了两个萤石球从绿龙奥普斯西那里换来的龙血。

    贾可道研究了黄龙洞制器初解乃至于其它几本制器基础类书籍这么久,多少也有了一些心得。

    何况现在臣火已成,自然是要练练手了。

    毕竟贾可道之前从赤金儿小册子上学到的灵器锻造之法太过于粗鄙了一点。

    想来,那赤金儿在天庭制器监里也不是什么出名的仙匠,指不定就是一个烧火的童儿罢了。

    那些灵器在灵器之中恐怕都是些未入流的货色,放在凡人面前自然是一等一的高级货色,但现在的贾可道眼里却有些不太给力了。

    别的不说,光是那混元一气罩。奥迪斯那个混元一气罩在金三角差点被几把狙击枪给直接打穿,若是遇上几枚火箭弹或者被重炮直接轰击,那小命都未必能够保住。并且他那个混元一气罩在这一番折腾之后也快完全损坏了,贾可道虽说给他换了个新的。但也有些不太够用了。

    当然,贾可道第一次正规制器,也不会好高骛远,去炼制什么九龙神火罩这类神物。

    在那黄龙洞制器初解里,贾可道倒是找到了一件适合于练手的灵器。

    太阴神针!

    此物顾名思义,为针型。

    可单针使用,可三针一套,七针一套。乃至于十二,三十六,七十二,一百零八,三百六十五,最高可以一千针自成千针大阵。

    虽说此针,单独使用时,其威力不强,但成套之后,威力倍增。

    并且在成针之后。还可以自身灵气温养滋润,使之强化。

    当然,正规的灵器大多如此。否则也不会被称之为灵器了。

    就算是那山丘小印,携带身边,终日以灵气温养,时间一久,其威力自然大增。

    大象与老鼠是不同的,老鼠就算是吃得再多,也不可能超过大象。

    但太阴神针较之其它灵器而言,却多出了一个能够吸收月华的能力。

    而这太阴神针所需要的材料就只有一种,妖铜。

    这妖铜就不是天生地养出来的材料。而是用精铜白银提纯之后,融入强大妖怪之血而成的一种制器之料。

    并且这强大妖怪之血最好是阴或者水属性的妖怪出产之血。当然,如果真的有水龙之血是最好不过的。

    这些。贾可道都没有。

    但绿龙之血大概也可以了。

    绿龙虽说并不是华夏古时的神龙,不管怎么说也有个龙字,也足够强大,并且其属性应该偏向阴性,因而贾可道就准备试试,看能不能借用绿龙之血将妖铜给炼制出来。

    说实话,如果那青羽鸡妖足够强大的话,贾可道也不用费这样的事了。

    在君臣两火的炙烧下,那团由铜银混合而成的液体球在千年寒金锻台的寒气之下,不断凝固融化,反倒是将千年寒金锻台的寒气包裹进去不少。

    贾可道小心翼翼的用削金刀在龙血里一挑,一滴墨绿色的龙血便被挑出,好似一枚子弹钻入了那团液体球中。

    顿时那滴龙血便沸腾了起来,片刻之间便被高温缩水九成,仅仅只剩下一点精华融入到液体球中。

    这也是为什么需要强大妖怪之血的缘故了。

    若是提供血液的妖怪不够强大,那么就刚才那么一下,冲入液体球里的血液就会被彻底烧成灰烬,没有一点用处。

    但就算是如此,那滴龙血能够融入液体球里的精华也就只有整体的百分之一不到。

    不过,贾可道见到龙血有用,不由得轻轻松了一口气。

    虽说有些浪费,但却要比完全无用好多了。

    那么大一头绿龙的血可多着呢。

    贾可道心头如是想到,只不过在废墟旁酣睡的绿龙突然之间身体一抖,醒来之后朝着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动又缓缓睡了过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已经将自己身上所有的血液视为了上好材料。

    接下来,龙血一滴滴的冲入液体球中,不断被高温炼化,融入液体球中。

    待到贾可道手中的龙血消耗了五成左右的时候,那团铜银液体球已经化为一片墨绿色,并且向外散发出极其微弱的一丝龙威。

    这倒是让贾可道没有想到的意外。

    没想到在龙血被提纯融入这金属液体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到了这时,妖铜就算是制作好了。

    贾可道举起了锻金锤,开始捶打。

    开始渐渐凝固的妖铜在锻金锤下不断变幻着形体,时而圆形,时而方形,时而又被捶成一张薄饼。

    每次在将妖铜捶成一张薄饼的时候,贾可道就用削金刀在其上刻出几个符文,然后再行捶打。

    渐渐的,上千个符文被一个个刻入妖铜之中。

    这太阴神针光是所需要的符文量就较之山丘小印这些灵器高出十倍以上。

    要知道,实际上,这太阴神针在黄龙洞制器初解中仅仅只算得上低等灵器,当然,如果成套之后,假以时日温养滋润的话,其位阶又是不同。

    当最后一个符文被刻入妖铜之后,贾可道便加快了捶打的速度,并且将君臣两火放出,融入妖铜之中不断炙烧。(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