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但即便是如此,贾可道此时却已经在度过火劫时孕出了三昧真火中的肾之火,又称臣火,精火。

    有了这精火,自己炼制灵器却要多出很多手段来。

    至此,虽说尚未正式踏入炼气化神,正如贾可道之前自己所说,周身毛孔可自行张开吞吐灵气,至此便可以称为真人了。

    随后,贾可道起身,进了道德经,来到制器阁,随手卷起一块精铜,便将其送入龙虎赤炎鼎,之后又丢了几块银锭。

    待到一番提纯融化之后,那铜银便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团带着微微黄色的液体球。

    将其放在千年寒金锻台上,贾可道便将君臣两火喷出,悬浮在液体球旁来回旋转,将其保持在融化之态。

    说实话,有了那龙虎赤炎鼎,光是提纯融化材料,贾可道就省了不少功夫。

    这时,贾可道取出一个瓷瓶打开,将其往千年寒金锻台上一倒,一团墨绿色的血液便从瓶中落了出来,悬浮在锻台上,不时朝着外面散发出一股刺骨的气味。

    这便是贾可道花了两个萤石球从绿龙奥普斯西那里换来的龙血。

    贾可道研究了黄龙洞制器初解乃至于其它几本制器基础类书籍这么久,多少也有了一些心得。

    何况现在臣火已成,自然是要练练手了。

    毕竟贾可道之前从赤金儿小册子上学到的灵器锻造之法太过于粗鄙了一点。

    想来,那赤金儿在天庭制器监里也不是什么出名的仙匠,指不定就是一个烧火的童儿罢了。

    那些灵器在灵器之中恐怕都是些未入流的货色,放在凡人面前自然是一等一的高级货色,但现在的贾可道眼里却有些不太给力了。

    别的不说,光是那混元一气罩。奥迪斯那个混元一气罩在金三角差点被几把狙击枪给直接打穿,若是遇上几枚火箭弹或者被重炮直接轰击,那小命都未必能够保住。并且他那个混元一气罩在这一番折腾之后也快完全损坏了,贾可道虽说给他换了个新的。但也有些不太够用了。

    当然,贾可道第一次正规制器,也不会好高骛远,去炼制什么九龙神火罩这类神物。

    在那黄龙洞制器初解里,贾可道倒是找到了一件适合于练手的灵器。

    太阴神针!

    此物顾名思义,为针型。

    可单针使用,可三针一套,七针一套。乃至于十二,三十六,七十二,一百零八,三百六十五,最高可以一千针自成千针大阵。

    虽说此针,单独使用时,其威力不强,但成套之后,威力倍增。

    并且在成针之后。还可以自身灵气温养滋润,使之强化。

    当然,正规的灵器大多如此。否则也不会被称之为灵器了。

    就算是那山丘小印,携带身边,终日以灵气温养,时间一久,其威力自然大增。

    大象与老鼠是不同的,老鼠就算是吃得再多,也不可能超过大象。

    但太阴神针较之其它灵器而言,却多出了一个能够吸收月华的能力。

    而这太阴神针所需要的材料就只有一种,妖铜。

    这妖铜就不是天生地养出来的材料。而是用精铜白银提纯之后,融入强大妖怪之血而成的一种制器之料。

    并且这强大妖怪之血最好是阴或者水属性的妖怪出产之血。当然,如果真的有水龙之血是最好不过的。

    这些。贾可道都没有。

    但绿龙之血大概也可以了。

    绿龙虽说并不是华夏古时的神龙,不管怎么说也有个龙字,也足够强大,并且其属性应该偏向阴性,因而贾可道就准备试试,看能不能借用绿龙之血将妖铜给炼制出来。

    说实话,如果那青羽鸡妖足够强大的话,贾可道也不用费这样的事了。

    在君臣两火的炙烧下,那团由铜银混合而成的液体球在千年寒金锻台的寒气之下,不断凝固融化,反倒是将千年寒金锻台的寒气包裹进去不少。

    贾可道小心翼翼的用削金刀在龙血里一挑,一滴墨绿色的龙血便被挑出,好似一枚子弹钻入了那团液体球中。

    顿时那滴龙血便沸腾了起来,片刻之间便被高温缩水九成,仅仅只剩下一点精华融入到液体球中。

    这也是为什么需要强大妖怪之血的缘故了。

    若是提供血液的妖怪不够强大,那么就刚才那么一下,冲入液体球里的血液就会被彻底烧成灰烬,没有一点用处。

    但就算是如此,那滴龙血能够融入液体球里的精华也就只有整体的百分之一不到。

    不过,贾可道见到龙血有用,不由得轻轻松了一口气。

    虽说有些浪费,但却要比完全无用好多了。

    那么大一头绿龙的血可多着呢。

    贾可道心头如是想到,只不过在废墟旁酣睡的绿龙突然之间身体一抖,醒来之后朝着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动又缓缓睡了过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已经将自己身上所有的血液视为了上好材料。

    接下来,龙血一滴滴的冲入液体球中,不断被高温炼化,融入液体球中。

    待到贾可道手中的龙血消耗了五成左右的时候,那团铜银液体球已经化为一片墨绿色,并且向外散发出极其微弱的一丝龙威。

    这倒是让贾可道没有想到的意外。

    没想到在龙血被提纯融入这金属液体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到了这时,妖铜就算是制作好了。

    贾可道举起了锻金锤,开始捶打。

    开始渐渐凝固的妖铜在锻金锤下不断变幻着形体,时而圆形,时而方形,时而又被捶成一张薄饼。

    每次在将妖铜捶成一张薄饼的时候,贾可道就用削金刀在其上刻出几个符文,然后再行捶打。

    渐渐的,上千个符文被一个个刻入妖铜之中。

    这太阴神针光是所需要的符文量就较之山丘小印这些灵器高出十倍以上。

    要知道,实际上,这太阴神针在黄龙洞制器初解中仅仅只算得上低等灵器,当然,如果成套之后,假以时日温养滋润的话,其位阶又是不同。

    当最后一个符文被刻入妖铜之后,贾可道便加快了捶打的速度,并且将君臣两火放出,融入妖铜之中不断炙烧。(未完待续)

第二百六十章 震慑    有金池从旁协助,唐楚阳构建天神金身的速度呈几何倍级上升,前后用时不到一炷香时间,一尊身着金甲,手持手持青色长枪的天神金身便彻底凝聚完成。《

    金池的左肩的灵兽是一只粉红色的鸾凤,据传说这只鸾凤本是金池的妻子,不过唐楚阳也不敢肯定。

    最让唐楚阳看中的,除非金池的飞行能力之外,便是他身后漂浮着的灵宝了,那是一柄纯银色,周身不断有七颗星辰闪烁的银色小剑。

    若是唐楚阳没记错的话,那就是真武大帝的看见神兵,真武七星剑!

    而且,金池身后漂浮的灵宝可不止有一件,而是足足有三件之多,其中其中两个都是剑形灵宝,一个是金池负责保管的真武七星剑,一个是他自己炼制的灵宝,真武七截剑。

    最后一件灵宝就比较特殊了,那是一直洁白如玉的贝壳,通体晶莹,神光内蕴,似有无上神威隐藏其中。

    金池在帮助唐楚阳完成天神金身之后,便化作一缕金光一闪而逝回上界去了,而完成了三阶守护神契约,自然而然地进入四相境的唐楚阳,也从入定中清醒了过来。

    尽管他现在已经可以马上契约四阶守护神了,但唐楚阳心里早已决定,除非万不得已,他不打算再将剩下的六个契约机会,继续用在天帝系了。

    唐楚阳的木属性神印早就已经激活,如果他愿意的话。在潮汐山这种天神无法主动探查的小世界里,无疑是趁机契约妖圣系守护神的好机会。

    但除非唐楚阳打算一辈子留在万鬼窟混,不然他可不敢冒着得罪天帝系的危险。贸然契约妖圣系的守护神。

    “还是等有机会得到诸如神魔印一类的宝物之后,在想着其他系别的守护神吧,虽然不知道要等多久,但胜在安全……”

    唐楚阳喃喃自语,禁不住想到了当初在落日山脉时的遭遇,他不过是刚刚激活木属性神印而已,竟然直接都惊动了黄本。若不是唐楚阳威逼利诱,这位御龙天兵首领都差点儿和他翻脸。

    因为有金池这个守护神相助,唐楚阳这次构建守护神金身时。心神上的消耗并不大,此时虽然说不上神完气足,但也算精神饱满,毫无疲累之感。

    将画室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之后。唐楚阳便开门出了画室。不过他才一出现,就被画室外的一大群人鬼掺杂的场面给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这是?”

    “我的少爷诶!你可终于出来了,您这要是再不出来的话,外面那些人可就要打进鬼王府邸了!”

    看到唐楚阳终于出了画室,一脸焦急之色的金阳一个虎扑就冲了过来,幸好他的声音唐楚阳太过熟悉,不然唐楚阳非得将这个凌空而来的不明物体给一脚踹飞不可。

    不过即便如此,唐楚阳依然抬手按住金阳的脑袋。将他稳稳地放了下来,看着一张脸皱成包子状的金阳。没好气地开口道:

    “跟你说多少遍了,淡定点,天大的事情还不得靠人去解决?有事慢点儿说……”

    金阳稍稍愣了下,还没来得及回话,他身后便有一尊巨大的身影紧跟着扑了过来,阴惨惨的声音不但没有阴森之意,反而透着毫不掩饰的惶恐,急切道:

    “可不敢慢了啊唐先生,我家大王都快被人给绑起来了!”

    “啊?!”

    唐楚阳嘴巴一张,惊愕地转头看着冲到身前的一尊面目狰狞的鬼将,这名獠牙暴突,却长了一张大饼脸的鬼将唐楚阳还有些印象,正是烛翎手下的三十六高级鬼将之一。

    “发生什么事情了?什么人这么厉害,竟然敢在万鬼窟这样的地方绑架一名鬼王?!”

    万鬼窟可是鬼族的地盘,身为管理万鬼窟的十大鬼王之一,唐楚阳实在想象不到,有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在鬼族的地盘上绑架烛翎?

    “二十三名七星境的神使,再加上其他九位鬼王,您觉得我家大王有反抗的能力么?”

    “呃,没这么夸张吧?”

    唐楚阳被吓到了,真要有三是一尊不逊于七星境的神使围攻的话,烛翎别说是反抗了,怕是想逃跑都难。

    “您如果还不赶紧出现的话,他们会用更夸张的方式招待我家大王的!唐先生,您还是赶紧跟我去一趟吧……”

    大饼脸鬼将无奈地揉了下脸,二话不说,拉着唐楚阳就鬼王懂点那边走,他家大王虽让实力强横,但在面对三十一个实力不逊于自己的强者时,就只能赔笑脸了。

    “该死,我明白了,那些人应该是为了拍卖回来的吧?”

    唐楚阳这个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在潮汐山这样的抵港,能把三十多个七星境神使级别的强者聚到一起,也就只有王符和五阶以上唤神图这一类的宝贝了。

    “您还知道要举行拍卖会啊?那都是昨天的事情了,那些人正向我家大王要个说法呢!”

    这名鬼将的实力可不逊于小天位圆满的修士,按理说,他根本就不用对唐楚阳这个四相境的修士客气,但就连烛翎这个鬼王和唐楚阳相交的时候,都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

    更何况他只是烛翎手下的三十六鬼将之一而已。

    一人一鬼心里都比较急,全力往宫殿那边狂奔的情况下,不是很远的距离只用了他们不到三十息时间,就冲到了宫殿门口。

    这时候唐楚阳已经能够听到宫殿里不断传出的大喝声,似乎男女老幼无所不包,并且每个人的语气都充满了质疑,不是很友好的样子。

    唐楚阳心急之下,当即就打算冲进去为烛翎解围。不过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里面可全都是神使级的七阶强者,以他现在的修为。若是让人见到了,怕是会起了歹意。

    当下闭目凝神,不一刻眉心神台一震,闪出一点金光,金光出现的瞬间便倏然爆开,化作一层薄薄的金色光膜,将唐楚阳整个包裹了起来。

    带着储物戒指的手腕轻轻一翻。一件黑色的斗篷便出现在唐楚阳手中,以最快的速度将斗篷披上,把自身全部笼罩起来后。唐楚阳这才施施然地走近宫殿当中。

    “诸位道友请了,鄙人因为炼制灵符一时入迷,竟耽搁了拍卖会开始的时间,诸位道友见谅。见谅……”

    刚踏进宫殿大门。唐楚阳一边语带歉意地解释,一边抬眼望向了宫殿里面,偌大的宫殿中央位置,几十个高矮胖瘦,面目善恶美丑无所不包的修士正把烛翎围在中央。

    此时的烛翎正一脸无奈,低声下气地解释着什么,听到唐楚阳熟悉的声音,当下一脸的惊喜之色。没好气地转过头去,正打算开口埋怨几句。却看到唐楚阳被一身黑色斗篷裹了个严实。

    面上的惊喜转瞬变成惊愕,烛翎呆了一瞬之后,立马就反应过来,语气急切地道:

    “唐先生,您可总算是到了,若是再晚来几日的话,烛翎怕是要被这些道友们给生吞了……”

    围住烛翎的那些人闻言,几乎齐齐转头望向了门口,铺天盖地的元神感知如同汪洋大海一般,席卷向正走近大殿的唐楚阳。

    不过唐楚阳周身已经被一丝天神之力包裹,这些七星境的修士虽然实力强悍,但想要突破这层神力所化禁制,显然是不可能的。

    啪啪啪!

    一声声轻微的元神感知爆裂声不断传出,三十多个各色修士近乎齐齐闷哼一声,皆都是一脸震惊之色地看向了一身黑色斗篷,正缓步接近的唐楚阳。

    天神之力岂是凡人能够窥探?这些人肆无忌惮的以感知侵犯,皆都被唐楚阳周身那层天神神力给震散,虽然不至于让这些人受伤,但只凭这一点便足以震慑他们了。

    “好强横的元神!!!”

    能够对元神感知反击的,只有元神感知,他们三十多个七星境的修士的元神感知放到一起,便是八卦境的半神,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将这么多元神感知给震散。

    妈的,这帮老混蛋,竟然一点都不尊重别人的**!唐楚阳心里暗骂一声,感受这身上那层差点崩溃的神力禁制,额角禁不住泌出一丝冷汗,太惊险了!

    幸好神力本就比凡间力量高了一个层次,本能地做出了反击给了这些人一个教训,不然唐楚阳还真就没什么手段反击他们。

    “哼!没人教你尊重他人的**么?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

    既然已经给了这些人自己的实力很强的假象,唐楚阳自然得适时地表达一下自身的愤怒,抬手一挥,唰唰唰!三十余张银光璀璨的王符瞬息出现,恐怖的灵压刹那席卷整个宫殿!

    嘶嘶嘶!!……

    三十余张王符一出,肯定了唐楚阳拍卖会主人身份的同时,惊得那三十多个修士齐齐倒抽冷气,在场修为最差的都是七星境的神使,个人储藏不可谓不丰厚。

    但要说能不眨眼地甩出二十几张王符的存在,这里却一个人都没有,最主要的是,这三十多张王符若全部砸过来,在场每个修士都得挨上一张,死倒不至于,但绝对得受伤!

    三十多个实力强大的神使还没有从三十多张王符的震慑中缓过气,唐楚阳再次抬手一挥,唰唰唰!足足八张五阶唤神图再次一一闪现,一股更加可怖的灵压直接压得所有修士面色巨变。

    “前辈还请息怒!我等无意冒犯……”

    三十多个在外面强横惯了的修士,几乎毫不犹豫地抱拳低头,一脸诚惶诚恐地出声道歉。

    不服软不行,八张五阶唤神图要是同时砸过来的话,就算全由一人才操控,也足以将他们三十个神使干掉十个八个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