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金池从旁协助,唐楚阳构建天神金身的速度呈几何倍级上升,前后用时不到一炷香时间,一尊身着金甲,手持手持青色长枪的天神金身便彻底凝聚完成。《

    金池的左肩的灵兽是一只粉红色的鸾凤,据传说这只鸾凤本是金池的妻子,不过唐楚阳也不敢肯定。

    最让唐楚阳看中的,除非金池的飞行能力之外,便是他身后漂浮着的灵宝了,那是一柄纯银色,周身不断有七颗星辰闪烁的银色小剑。

    若是唐楚阳没记错的话,那就是真武大帝的看见神兵,真武七星剑!

    而且,金池身后漂浮的灵宝可不止有一件,而是足足有三件之多,其中其中两个都是剑形灵宝,一个是金池负责保管的真武七星剑,一个是他自己炼制的灵宝,真武七截剑。

    最后一件灵宝就比较特殊了,那是一直洁白如玉的贝壳,通体晶莹,神光内蕴,似有无上神威隐藏其中。

    金池在帮助唐楚阳完成天神金身之后,便化作一缕金光一闪而逝回上界去了,而完成了三阶守护神契约,自然而然地进入四相境的唐楚阳,也从入定中清醒了过来。

    尽管他现在已经可以马上契约四阶守护神了,但唐楚阳心里早已决定,除非万不得已,他不打算再将剩下的六个契约机会,继续用在天帝系了。

    唐楚阳的木属性神印早就已经激活,如果他愿意的话。在潮汐山这种天神无法主动探查的小世界里,无疑是趁机契约妖圣系守护神的好机会。

    但除非唐楚阳打算一辈子留在万鬼窟混,不然他可不敢冒着得罪天帝系的危险。贸然契约妖圣系的守护神。

    “还是等有机会得到诸如神魔印一类的宝物之后,在想着其他系别的守护神吧,虽然不知道要等多久,但胜在安全……”

    唐楚阳喃喃自语,禁不住想到了当初在落日山脉时的遭遇,他不过是刚刚激活木属性神印而已,竟然直接都惊动了黄本。若不是唐楚阳威逼利诱,这位御龙天兵首领都差点儿和他翻脸。

    因为有金池这个守护神相助,唐楚阳这次构建守护神金身时。心神上的消耗并不大,此时虽然说不上神完气足,但也算精神饱满,毫无疲累之感。

    将画室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之后。唐楚阳便开门出了画室。不过他才一出现,就被画室外的一大群人鬼掺杂的场面给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这是?”

    “我的少爷诶!你可终于出来了,您这要是再不出来的话,外面那些人可就要打进鬼王府邸了!”

    看到唐楚阳终于出了画室,一脸焦急之色的金阳一个虎扑就冲了过来,幸好他的声音唐楚阳太过熟悉,不然唐楚阳非得将这个凌空而来的不明物体给一脚踹飞不可。

    不过即便如此,唐楚阳依然抬手按住金阳的脑袋。将他稳稳地放了下来,看着一张脸皱成包子状的金阳。没好气地开口道:

    “跟你说多少遍了,淡定点,天大的事情还不得靠人去解决?有事慢点儿说……”

    金阳稍稍愣了下,还没来得及回话,他身后便有一尊巨大的身影紧跟着扑了过来,阴惨惨的声音不但没有阴森之意,反而透着毫不掩饰的惶恐,急切道:

    “可不敢慢了啊唐先生,我家大王都快被人给绑起来了!”

    “啊?!”

    唐楚阳嘴巴一张,惊愕地转头看着冲到身前的一尊面目狰狞的鬼将,这名獠牙暴突,却长了一张大饼脸的鬼将唐楚阳还有些印象,正是烛翎手下的三十六高级鬼将之一。

    “发生什么事情了?什么人这么厉害,竟然敢在万鬼窟这样的地方绑架一名鬼王?!”

    万鬼窟可是鬼族的地盘,身为管理万鬼窟的十大鬼王之一,唐楚阳实在想象不到,有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在鬼族的地盘上绑架烛翎?

    “二十三名七星境的神使,再加上其他九位鬼王,您觉得我家大王有反抗的能力么?”

    “呃,没这么夸张吧?”

    唐楚阳被吓到了,真要有三是一尊不逊于七星境的神使围攻的话,烛翎别说是反抗了,怕是想逃跑都难。

    “您如果还不赶紧出现的话,他们会用更夸张的方式招待我家大王的!唐先生,您还是赶紧跟我去一趟吧……”

    大饼脸鬼将无奈地揉了下脸,二话不说,拉着唐楚阳就鬼王懂点那边走,他家大王虽让实力强横,但在面对三十一个实力不逊于自己的强者时,就只能赔笑脸了。

    “该死,我明白了,那些人应该是为了拍卖回来的吧?”

    唐楚阳这个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在潮汐山这样的抵港,能把三十多个七星境神使级别的强者聚到一起,也就只有王符和五阶以上唤神图这一类的宝贝了。

    “您还知道要举行拍卖会啊?那都是昨天的事情了,那些人正向我家大王要个说法呢!”

    这名鬼将的实力可不逊于小天位圆满的修士,按理说,他根本就不用对唐楚阳这个四相境的修士客气,但就连烛翎这个鬼王和唐楚阳相交的时候,都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

    更何况他只是烛翎手下的三十六鬼将之一而已。

    一人一鬼心里都比较急,全力往宫殿那边狂奔的情况下,不是很远的距离只用了他们不到三十息时间,就冲到了宫殿门口。

    这时候唐楚阳已经能够听到宫殿里不断传出的大喝声,似乎男女老幼无所不包,并且每个人的语气都充满了质疑,不是很友好的样子。

    唐楚阳心急之下,当即就打算冲进去为烛翎解围。不过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里面可全都是神使级的七阶强者,以他现在的修为。若是让人见到了,怕是会起了歹意。

    当下闭目凝神,不一刻眉心神台一震,闪出一点金光,金光出现的瞬间便倏然爆开,化作一层薄薄的金色光膜,将唐楚阳整个包裹了起来。

    带着储物戒指的手腕轻轻一翻。一件黑色的斗篷便出现在唐楚阳手中,以最快的速度将斗篷披上,把自身全部笼罩起来后。唐楚阳这才施施然地走近宫殿当中。

    “诸位道友请了,鄙人因为炼制灵符一时入迷,竟耽搁了拍卖会开始的时间,诸位道友见谅。见谅……”

    刚踏进宫殿大门。唐楚阳一边语带歉意地解释,一边抬眼望向了宫殿里面,偌大的宫殿中央位置,几十个高矮胖瘦,面目善恶美丑无所不包的修士正把烛翎围在中央。

    此时的烛翎正一脸无奈,低声下气地解释着什么,听到唐楚阳熟悉的声音,当下一脸的惊喜之色。没好气地转过头去,正打算开口埋怨几句。却看到唐楚阳被一身黑色斗篷裹了个严实。

    面上的惊喜转瞬变成惊愕,烛翎呆了一瞬之后,立马就反应过来,语气急切地道:

    “唐先生,您可总算是到了,若是再晚来几日的话,烛翎怕是要被这些道友们给生吞了……”

    围住烛翎的那些人闻言,几乎齐齐转头望向了门口,铺天盖地的元神感知如同汪洋大海一般,席卷向正走近大殿的唐楚阳。

    不过唐楚阳周身已经被一丝天神之力包裹,这些七星境的修士虽然实力强悍,但想要突破这层神力所化禁制,显然是不可能的。

    啪啪啪!

    一声声轻微的元神感知爆裂声不断传出,三十多个各色修士近乎齐齐闷哼一声,皆都是一脸震惊之色地看向了一身黑色斗篷,正缓步接近的唐楚阳。

    天神之力岂是凡人能够窥探?这些人肆无忌惮的以感知侵犯,皆都被唐楚阳周身那层天神神力给震散,虽然不至于让这些人受伤,但只凭这一点便足以震慑他们了。

    “好强横的元神!!!”

    能够对元神感知反击的,只有元神感知,他们三十多个七星境的修士的元神感知放到一起,便是八卦境的半神,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将这么多元神感知给震散。

    妈的,这帮老混蛋,竟然一点都不尊重别人的**!唐楚阳心里暗骂一声,感受这身上那层差点崩溃的神力禁制,额角禁不住泌出一丝冷汗,太惊险了!

    幸好神力本就比凡间力量高了一个层次,本能地做出了反击给了这些人一个教训,不然唐楚阳还真就没什么手段反击他们。

    “哼!没人教你尊重他人的**么?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

    既然已经给了这些人自己的实力很强的假象,唐楚阳自然得适时地表达一下自身的愤怒,抬手一挥,唰唰唰!三十余张银光璀璨的王符瞬息出现,恐怖的灵压刹那席卷整个宫殿!

    嘶嘶嘶!!……

    三十余张王符一出,肯定了唐楚阳拍卖会主人身份的同时,惊得那三十多个修士齐齐倒抽冷气,在场修为最差的都是七星境的神使,个人储藏不可谓不丰厚。

    但要说能不眨眼地甩出二十几张王符的存在,这里却一个人都没有,最主要的是,这三十多张王符若全部砸过来,在场每个修士都得挨上一张,死倒不至于,但绝对得受伤!

    三十多个实力强大的神使还没有从三十多张王符的震慑中缓过气,唐楚阳再次抬手一挥,唰唰唰!足足八张五阶唤神图再次一一闪现,一股更加可怖的灵压直接压得所有修士面色巨变。

    “前辈还请息怒!我等无意冒犯……”

    三十多个在外面强横惯了的修士,几乎毫不犹豫地抱拳低头,一脸诚惶诚恐地出声道歉。

    不服软不行,八张五阶唤神图要是同时砸过来的话,就算全由一人才操控,也足以将他们三十个神使干掉十个八个了。(未完待续。。)

第301章、这两人给你当点心了    老郑头倒是有些愕然,在受了枪伤之后,他在不知不觉间,力气增长了很多,这次一出手方才发现,不过收手不及,那年轻人已经挂在了墙上。

    受此一击,那年轻人从墙上掉落下来之后,墙上骇然印出了一个人形凹痕,虽说很浅,但对于普通人而言,却是很恐怖了。

    年轻人口吐鲜血躺在地上,就那么一下,他的肋骨被尽数打断,甚至于有两根直接插在心脏上。

    好吧,如此,这年轻人很快就没有了气息。

    “你,你,你杀人了。”

    老麻雀两人不由得后背发凉惊声叫到。

    “杀人?总不会比你叫人来杀我更干净吧?”

    老郑头此时已经大概猜出了那老外是谁,不由得恨声说道。

    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就算是白痴大概也能够猜出问题所在了。

    而接下来,老郑头最终将老外的嘴巴给撬开了。

    毕竟奥迪斯所表现出来的仅仅只是暴力罢了,但老郑头在审讯老外的时候,指头点火等等之类的手段直接被那老外视为了黑巫术。

    由于害怕被抽走灵魂,老外最后不得不将事情合盘托出。

    原来,老郑头的孙子并不是酒后驾车而亡,而是被这老外找人害死的。

    而这里面最终的原因却是起源于老郑头孙子掌握了这家外企的一个秘密。

    这家外企乃是做互联网安全乃至于信息数据的,其利用业务往来之机,大肆窃取客户商业机密。

    老郑头的孙子虽说不是什么见义勇为的好青年,但也知道这种事情见不得光,为了自保便偷录了相关数据,不过此事很快就被其老板。也就是这个老外发现。

    为了保住这个秘密,老外就将老郑头孙子送上了西天。

    但在搜寻老郑头孙子的住所时却没有发现那个偷录了数据的u盘,因而老外就怀疑是不是其将u盘寄回了家里。

    最后才引出这一番事情来。

    让人好笑的是。由于老郑头赔了钱之后,可谓是倾家荡产。跑去当了乞丐,方才躲过这一劫,但之后还是被这老外无意之间给发现,最终派来杀手想要斩草除根。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反倒让他阴沟里翻了船。

    这正可谓是害人者终受惩!

    如果不是这老外想要斩草除根的话,恐怕他还真逃过这一劫了,因为他在之前就准备将公司转手出售,回国去当个足谷翁了。

    在明白了这一切后。老郑头不由得顿首跺足,嚎啕大哭,将赵天亮等人引来。

    听闻老郑头哭诉之后,几人便将不善的目光转向了那个老外,不过如何处理这个老外还得看老郑头这个苦主的意思。

    “是杀还是剁?”

    赵天亮毕竟之前当墩子手当惯了的人,出口就带着一股剁排骨的味道。

    老郑头看了那老外一会,似乎想要将对方的样貌给记在心里,良久之后方才叹了声气:“不要杀他,平白了损了阴德。”

    这句话一出,众人感叹。不愧是当过老师的老郑头,就是心慈手软啊。

    但下一刻众人却被老郑头的话给镇住了:“还是送给那个什么奥普斯西当点心吧,免得浪费了。”

    好狠!

    原本在厢房外酣睡的绿龙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说自己的名字。就迷迷糊糊的将头伸了进来,便见到老郑头指着那两个陌生人笑道:“这两个人给你当点心了。”

    尚未等绿龙想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那老外和老麻雀就被吓得晕死过去,最终被绿龙奥普斯西一口一个吞食了下去。

    在了结了此事之后,老郑头又恢复到以前的日子里,每天见人笑呵呵的,就算是被赵天亮等人开玩笑也不生气。

    用他的话来说,自己现在剩下的时间都是托观主他老人家的福捡回来的,自然要更好的过下去。

    这些琐事不再多提。只说贾可道已经在后山昏睡了快三个月了。

    此时已是深秋时节,后山的树木都有不少开始掉落树叶。一丝丝寒意已经浮现。

    奥迪斯守在贾可道旁边,赵天亮将早饭送了上来。看了看昏睡在地上的贾可道不由得有些忧虑:“我说奥迪斯,师尊这样躺在地上没事吧?我看这时节,都快下雪了。”

    奥迪斯呼啦啦的将稀饭馒头包子盐蛋尽数吞下去之后,打了个饱嗝,冲得赵天亮皱眉不已之后方才回道:“应该没事吧?明阳大人的身体比我还好。”

    赵天亮不由得一阵气结,自己和这个浑人有点不太说得通,师尊的身体好,自己还不知道,可那是正常的事情。

    师尊一口气都睡了三个月,这正常么?

    看来应该找人将这里盖间房子,拉上电,装上空调什么的,免得将师尊给病着了。

    就在赵天亮呆坐在地上,脑海里寻思着如何将师尊安排好的时候,一直躺在蒲团上昏睡不醒的贾可道却缓缓睁开了眼睛。

    “大梦谁先觉,生平我自知!”

    贾可道昏睡三月之后,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诸葛孔明的起床吟。

    倒是将正在想事的赵天亮惊了一跳,不过见到师尊竟然醒来,不由得欢喜的叫道:“师尊,您醒了?”

    贾可道这一次醒来,却感觉自己与之前是完全不同了。

    身体呼吸之间与外界自然和谐交融,在一瞬间,贾可道几乎有种自己就是天地的错觉。

    但很快,贾可道就从这种错觉里苏醒了过来,朝着赵天亮笑道:“为师已为真人,此后万事无忧。”

    赵天亮虽说没怎么明白师尊这话的意思,但也顺势笑道:“恭喜师尊!”

    “行了,这里不用你们侍候了,先行退下吧。”

    贾可道挥手让两人离开之后,便重新盘腿坐下,闭上眼睛。

    片刻之后,一个与贾可道一模一样的人形便从肉身之中迈步而出,回首看了看自己的肉身,贾可道不由得笑了,随后又重新回了肉身。

    待到重新睁开眼睛,贾可道已经明白,自己在度过火劫之后,魂魄强壮凝练程度已经接近于极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只需要慢慢滋养,待到魂魄凝练到极致之时便可度过雷劫,生出一点真阳,由阴神化为阳神。

    不过这个时间就不知道需要多久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