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贾可道坐在了后山的遮雨棚下,默念了一段太上清静经后便闭上了双眼。

    片刻之后,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就从贾可道身上脱离出来,悬浮在半空。

    看了看遮雨棚外更显猛烈的火柱,贾可道没有丝毫犹豫,朝着火柱冲了进去。

    轰!

    贾可道此时只感觉全身如同浸泡在岩浆之中,刺骨的痛苦迅速蔓延全身,几乎让贾可道都无法控制魂魄的形体。

    若是有人此时同样魂魄出体的话,就能够看见一个火人沐浴在火柱之中,不断的痛苦挣扎。

    贾可道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没有乌云掩盖的阳光威力。

    仅仅数息时间,魂魄的形体就被火柱融为了一团,再也分不出头颅四肢,就好似一个皮球在火柱中燃烧。

    贾可道咬牙坚持着,用自己最顽强的意志来抵抗这种从未体验过的痛苦。

    渐渐的,贾可道都以为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突然之间,贾可道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虽说自己被融成了一团,但渐渐的,火柱侵入的速度在迅速变慢。

    并且自己魂魄在火柱的炙烧下,一丝丝不知道由来的黑气被烘烤出来,然后被火柱烧成虚无。

    到了这时,贾可道算是明白了。

    实际上,自己之前在度过风劫时走了捷径,使得自己魂魄内残留了不少杂质,一部分是魂魄原本的杂质,而更多的却是服用壮魄丹之后留下的一丝丝残留记忆。

    看来,就算是用龙虎赤炎鼎也未必能够将那些鬼魂中的记忆完全清除掉。

    而现在,骄阳形成的纯阳火柱却能够将魂魄里的这些残留杂质一点点的清除掉。

    如此一来,贾可道的心情为之振奋,反倒是将魂魄形体伸展开来。尽可能让更多的火柱炙烧,以此加快杂质的清理速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剧烈的痛苦突然之间就从贾可道身上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让想要昏睡过去的温暖。

    贾可道此时发现。自己魂魄已经恢复了人形,只不过较之最初却要单薄很多了。

    原本剧烈无比的火柱此时就好似小猫一样温顺。不管贾可道在这些火柱里如何穿梭,都不会受到一点伤害,并且在这些火柱的炙烧下,贾可道能够清楚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团火苗缓缓生成。

    度过火劫了!

    贾可道心头一喜,但却没有度过风劫时那样剧烈了。

    对于一个已经度过风火双劫的修道之人而言,心态已经足以平和面对这些喜悦。

    不过就在这时,贾可道感觉到魂魄一阵剧烈的虚弱感传来,使得贾可道不得不立马转身冲回了肉身。

    而这一次。贾可道仅仅只来得及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随后便一头栽倒在地,彻底昏睡了过去。

    在昏睡之前,贾可道就知道在度过火劫的时候,自己魂魄受损太严重了,虽说度过火劫之后,魂魄的坚固凝练程度超过了之前上百倍,但极度缩水的魂魄压根就没法支撑起肉身,因而不得不陷入昏睡,借以自行恢复。

    就在贾可道昏睡之后。放在贾可道胸前的道德经也开始释放出一丝丝的青光,融入贾可道体内。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赵天亮几人也胜利归来。

    那个绰号老麻雀的捐客被赵天亮等人找到后,就被奥迪斯直接吓尿了。

    像这种地下捐客可谓是见多识广了。什么奇人怪事没有见过,但像奥迪斯这样一拳就将墙壁打出一个窟窿来的怪兽,绝对是第一次见到,并且老麻雀知道,自己若是不老实的话,恐怕那对可以将墙壁打出窟窿来的拳头就会砸在自己脑门上了。

    很快,雇凶杀人的幕后者就被找到了,是一个老外,竟然是老郑头孙子曾经上班的那家外企的副总。

    至于这到底为了什么。他是决计不肯开口的。

    赵天亮也不可能就这样将他干掉,因而不得不将他给带了回来。准备交给师尊处置。

    毕竟在赵天亮眼里,师尊可是无所不能的。区区一个老外怎么能够守住秘密。

    在奥斯迪的暴力审讯下,说实话能够支撑住的就没有几个,这个老外能够承受住奥迪斯的恐吓,光是从意志方面来说,倒是要比其他人强太多了。

    待到赵天亮等人回到老君观后,得知师尊昏迷不醒,不得不无奈的将年轻人,老麻雀乃至于那个老外关在了一处厢房里。

    至于看守者便是长期酣睡的绿龙奥普斯西,当然,就算是绿龙奥普斯西一直昏睡不起,这三人也不敢迈出厢房半步。

    说实话,自从被押入这个处于深山的道观之后,他们的世界观就被彻底颠覆了。

    这还是自己生活的地球么?

    怎么可能有那样巨力的人类,怎么可能会有传说之中的巨龙怪兽!?

    看着趴在厢房外的绿龙奥普斯西,即便是那个意识力坚强无比的老外也感觉自己双腿发软,趴在地上都没法站立起来,就更别提另外两个胆量原本就小的家伙了。

    且不提奥迪斯回到道观后就守在了贾可道身边一步不离,而修养得差不多的老郑头听说人抓回来了,哪里还能够忍耐得住,当即就跑到厢房去找对方的麻烦了。

    最初见到一个老道士跑到厢房里来,那三个家伙还以为自己逃出生天的希望来了,准备合力将老郑头给拿下。

    搬椅子,拿木棍,或者将床脚给扳下来,准备将老头拿下。

    结果,三人刚刚一出手,就被老郑头一顿毒打。

    要说论肉身的强悍程度和力气大小,老郑头现在至少抵得上三个世界重量级拳王了。

    别说这三个普通人了,就算是三个特种兵站在老郑头面前,未必就能够将老郑头给拿下。

    因而在三人出手的时候,老郑头不由得狞笑一声,之前那个和蔼的老头骤然不见,上前一个冲拳就将那年轻人打得贴在了墙面上。

    打人如挂墙,原本是形容国术里的至高境界,不过现在用来形容老郑头却是恰当无比。

    见到年轻人好似一张画,瞬间就贴在了墙上,跟在后面的老麻雀吓得脚下一缓,就与其身后的老外给撞在了一起。(未完待续)

第299章、扑杀    年轻人虽说对于奥迪斯的速度感到很惊异,但却不相信对方能够抗住子弹,或许是自己没有打中?

    年轻人心头一边念着,一边再度开枪。

    不过这时的奥迪斯可没有被动挨枪的兴趣,见到对方开枪,双腿一蹬,顿时水泥路面上随即便出现了一双深入数厘米的脚印,那年轻人就发现对方突然之间消失了。

    奥迪斯好似一只大鸟,从越野车顶上越过,随后向下一落。

    轰然一声巨响,奥迪斯就砸落在发动机盖上,径直便将发动机盖砸穿,那发动机便冒出一股浓烟,高速奔驰的越野车随即一头撞在了路边的山壁上。

    越野车的气囊开启了,两人在里面倒没有受什么较大的伤害,正待拼命挣扎出去的时候,就听得车窗一阵破碎声传来,一只手就伸了进来,将年轻人抓住用力一拽,年轻人一阵痛呼,就被活生生从破碎的车窗中给拽了出去。

    这简直与凌迟之刑差不多了,破碎的车窗边缘还残留着大量的尖锐状玻璃,因而年轻人被拽出去的同时,全身上下都被那些玻璃刺得鲜血淋淋。

    突遇惊变,那中年人却是镇定无比,从驾驶座下抽出一杆雷明顿散弹枪,抬手就朝着窗外那个人影,一口气将子弹尽数打完。

    打完子弹之后,中年人便想要从车里挣扎出去,但下一刻,他只看见一道亮光劈开了车顶,额间一丝刺痛,随后便没有了任何意识。

    奥迪斯一刀将那中年人劈死之后,便提着那个年轻人开始返回。

    等到奥迪斯回到老君观,向贾可道汇报了情况后便开始了审讯。

    贾可道不由得一阵苦笑,这奥迪斯做事也太激烈了一些。也不收尾,看来自己得出去一趟了。

    待到贾可道来到那辆已经撞得汽油流淌一地的越野车前,已经有几个过路的山民惊恐无比的看着这一幕。

    贾可道也不多说。上前右手一挥便将越野车连同流淌的汽油,碎片一并收入了道德经里。

    没等那些山民回过神来。贾可道给他们一人贴了一道催眠符,之后又用黄粱符将几人的记忆混乱了一下,才抽身离开。

    待到几个山民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倒是呆愣了很久,一个个相互看了看,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之前似乎看到了什么比较恐怖的景象,但现在又想不起了。眼前的公路上除了比较干净之外就没有其它什么东西了。

    “别是撞鬼了吧?”

    一个胆小的山民迟疑的说道,顿时让其余几个山民浑身一抖,哪里还肯多说什么,扛着自己的锄头就争先恐后的回家去了。

    待贾可道回到老君观,已经对审讯一道比较精通的奥迪斯已经将那小子的事情尽数给榨了出来。

    原来,这两人乃是在逃的通缉犯,之前就做了不少案子,这次接到一单生意,就跑到这里来杀人了,并且对方指名点姓就是老郑头!

    “那你们做完了。怎么跟对方联系?”

    贾可道想了想,着实也猜不出居然会有人买凶来对付老郑头,并且还知道老郑头在老君观。想不通,贾可道也不愿意耗费精神了,索性便直接问道。

    “生意是老麻雀给联系的,完事了打老麻雀的电话,对方就会将剩下的余款给打到银行账户里。”

    那年轻人虽说手上也有人命了,可狠辣程度较之那个被奥迪斯干掉的中年人就差太远了,之前奥迪斯当着他面直接将一块石头砸成了碎片,吓得年轻人哪里还敢嘴硬。

    现在贾可道一问,这年轻人也不敢隐瞒。直接就说了出来,只求对方能够放过自己。

    那老麻雀乃是一个地下捐客。专司给人联系砍手砍脚灭口等等之类的黑色业务,由于其交际广泛。因而得了个老麻雀的绰号。

    “那你能找到老麻雀么?”

    贾可道再次问道。

    “能!能!道长,您就饶我这次吧,我也是第一次干这个。”

    年轻人在确定了贾可道的问话之后,随即便开始磕头祈求贾可道饶自己一命,之前被奥迪斯审讯的时候,他可没敢这样,现在见到贾可道怎么说也是一个道士。

    有句话怎么说的?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嘛。

    因而年轻人就朝着贾可道连连磕头,企图求得一条活路。

    贾可道倒没有说是否饶他一命,只是让他带路找到老麻雀。

    这件事情,贾可道可没敢交给奥迪斯去做了,让他去的话,指不定会整出什么大事来,说实话,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贾可道去善后的话,事情一传来,老君观保管就没有清净。

    因而这件事情,贾可道交给了赵天亮去办,奥迪斯只是作为支援武力辅助赵天亮做事。

    赵天亮不管怎么说也在外面当厨师闯荡过几年,要比龙沂水,蔡银玲两人的社会经验多得多,而有了奥迪斯作为武力保障,就算是出现一些小问题,影响也不大。

    贾可道也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对方虽说是冲着老郑头来的,但谁又能够说清楚,这是不是对方的试探之举,真正的目标却是老君观呢。

    赵天亮带队,奥迪斯押着那个年轻人,几人就离开了老君观,准备去县城坐车转道c市,之后乘坐飞机直奔沿海的h省。

    老麻雀就住在h省的省会。

    赵天亮几人一走,贾可道就将那个中年人的鬼魂炼成了壮魄丹,这玩意虽说对自己没太大用处了,但储备起来,等到孟挺等人修炼到这个程度的时候,就有用了。

    至于那辆已经破烂不堪的越野车则是被贾可道直接丢入龙虎赤炎鼎提纯融化为一块金属锭。

    赵天亮等人已经出去三天了,打回来的电话说已经到了h省省会,今天就准备将那老麻雀抓住,将幕后主使给找出来。

    对于赵天亮两人的安全,贾可道是放心的。

    今天正好是个阳光不太烈的天气,天上有不少白云,阳光透过云间缝隙投射下来,晒得人身上有些发热。

    就三天时间,老郑头的伤势就痊愈了,就连那颗被子弹打穿的心脏,也没有什么大碍。(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