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年轻人虽说对于奥迪斯的速度感到很惊异,但却不相信对方能够抗住子弹,或许是自己没有打中?

    年轻人心头一边念着,一边再度开枪。

    不过这时的奥迪斯可没有被动挨枪的兴趣,见到对方开枪,双腿一蹬,顿时水泥路面上随即便出现了一双深入数厘米的脚印,那年轻人就发现对方突然之间消失了。

    奥迪斯好似一只大鸟,从越野车顶上越过,随后向下一落。

    轰然一声巨响,奥迪斯就砸落在发动机盖上,径直便将发动机盖砸穿,那发动机便冒出一股浓烟,高速奔驰的越野车随即一头撞在了路边的山壁上。

    越野车的气囊开启了,两人在里面倒没有受什么较大的伤害,正待拼命挣扎出去的时候,就听得车窗一阵破碎声传来,一只手就伸了进来,将年轻人抓住用力一拽,年轻人一阵痛呼,就被活生生从破碎的车窗中给拽了出去。

    这简直与凌迟之刑差不多了,破碎的车窗边缘还残留着大量的尖锐状玻璃,因而年轻人被拽出去的同时,全身上下都被那些玻璃刺得鲜血淋淋。

    突遇惊变,那中年人却是镇定无比,从驾驶座下抽出一杆雷明顿散弹枪,抬手就朝着窗外那个人影,一口气将子弹尽数打完。

    打完子弹之后,中年人便想要从车里挣扎出去,但下一刻,他只看见一道亮光劈开了车顶,额间一丝刺痛,随后便没有了任何意识。

    奥迪斯一刀将那中年人劈死之后,便提着那个年轻人开始返回。

    等到奥迪斯回到老君观,向贾可道汇报了情况后便开始了审讯。

    贾可道不由得一阵苦笑,这奥迪斯做事也太激烈了一些。也不收尾,看来自己得出去一趟了。

    待到贾可道来到那辆已经撞得汽油流淌一地的越野车前,已经有几个过路的山民惊恐无比的看着这一幕。

    贾可道也不多说。上前右手一挥便将越野车连同流淌的汽油,碎片一并收入了道德经里。

    没等那些山民回过神来。贾可道给他们一人贴了一道催眠符,之后又用黄粱符将几人的记忆混乱了一下,才抽身离开。

    待到几个山民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倒是呆愣了很久,一个个相互看了看,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之前似乎看到了什么比较恐怖的景象,但现在又想不起了。眼前的公路上除了比较干净之外就没有其它什么东西了。

    “别是撞鬼了吧?”

    一个胆小的山民迟疑的说道,顿时让其余几个山民浑身一抖,哪里还肯多说什么,扛着自己的锄头就争先恐后的回家去了。

    待贾可道回到老君观,已经对审讯一道比较精通的奥迪斯已经将那小子的事情尽数给榨了出来。

    原来,这两人乃是在逃的通缉犯,之前就做了不少案子,这次接到一单生意,就跑到这里来杀人了,并且对方指名点姓就是老郑头!

    “那你们做完了。怎么跟对方联系?”

    贾可道想了想,着实也猜不出居然会有人买凶来对付老郑头,并且还知道老郑头在老君观。想不通,贾可道也不愿意耗费精神了,索性便直接问道。

    “生意是老麻雀给联系的,完事了打老麻雀的电话,对方就会将剩下的余款给打到银行账户里。”

    那年轻人虽说手上也有人命了,可狠辣程度较之那个被奥迪斯干掉的中年人就差太远了,之前奥迪斯当着他面直接将一块石头砸成了碎片,吓得年轻人哪里还敢嘴硬。

    现在贾可道一问,这年轻人也不敢隐瞒。直接就说了出来,只求对方能够放过自己。

    那老麻雀乃是一个地下捐客。专司给人联系砍手砍脚灭口等等之类的黑色业务,由于其交际广泛。因而得了个老麻雀的绰号。

    “那你能找到老麻雀么?”

    贾可道再次问道。

    “能!能!道长,您就饶我这次吧,我也是第一次干这个。”

    年轻人在确定了贾可道的问话之后,随即便开始磕头祈求贾可道饶自己一命,之前被奥迪斯审讯的时候,他可没敢这样,现在见到贾可道怎么说也是一个道士。

    有句话怎么说的?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嘛。

    因而年轻人就朝着贾可道连连磕头,企图求得一条活路。

    贾可道倒没有说是否饶他一命,只是让他带路找到老麻雀。

    这件事情,贾可道可没敢交给奥迪斯去做了,让他去的话,指不定会整出什么大事来,说实话,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贾可道去善后的话,事情一传来,老君观保管就没有清净。

    因而这件事情,贾可道交给了赵天亮去办,奥迪斯只是作为支援武力辅助赵天亮做事。

    赵天亮不管怎么说也在外面当厨师闯荡过几年,要比龙沂水,蔡银玲两人的社会经验多得多,而有了奥迪斯作为武力保障,就算是出现一些小问题,影响也不大。

    贾可道也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对方虽说是冲着老郑头来的,但谁又能够说清楚,这是不是对方的试探之举,真正的目标却是老君观呢。

    赵天亮带队,奥迪斯押着那个年轻人,几人就离开了老君观,准备去县城坐车转道c市,之后乘坐飞机直奔沿海的h省。

    老麻雀就住在h省的省会。

    赵天亮几人一走,贾可道就将那个中年人的鬼魂炼成了壮魄丹,这玩意虽说对自己没太大用处了,但储备起来,等到孟挺等人修炼到这个程度的时候,就有用了。

    至于那辆已经破烂不堪的越野车则是被贾可道直接丢入龙虎赤炎鼎提纯融化为一块金属锭。

    赵天亮等人已经出去三天了,打回来的电话说已经到了h省省会,今天就准备将那老麻雀抓住,将幕后主使给找出来。

    对于赵天亮两人的安全,贾可道是放心的。

    今天正好是个阳光不太烈的天气,天上有不少白云,阳光透过云间缝隙投射下来,晒得人身上有些发热。

    就三天时间,老郑头的伤势就痊愈了,就连那颗被子弹打穿的心脏,也没有什么大碍。(未完待续)

第二百五十七章 金身突破    四圣兽齐出,场面何等宏大,当唐楚阳一脸担忧地怕再次惊动烛翎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置身于一个奇特无比的空间,这个空间处处金碧辉煌,神威浩瀚。

    这时候唐楚阳才发现,此时他竟然已经被拉进了眉心神台当中,那是他的天神金身所在的地方,这个发现倒是让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惊动其他人的就好,尤其是烛翎。

    一直到目前为止,因为唐楚阳远超他本身境界的守护神实力,烛翎一直都不知道唐楚阳本身修为境界到底是哪个级别。

    就是合作也是讲究实力对等的,在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弱势的一方是肯定要吃大亏的,唐楚阳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主儿,所以他绝对不想让烛翎知道他的真实修为。

    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唐楚阳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神台空间,这时候他才发现,不论是天神金身,还是神台,以及这个专属于天神金身的空间,竟然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天神金身似乎长高了不少,金光闪闪的躯体似乎也越发的凝实了,天神金身脚下的神台,已经扩展到千丈方圆,比之最初的时候不知涨大了多少倍。

    至于最后的天神空间,神台之外一片漆黑,唐楚阳也不知道天神空间到底变大了多少,那种‘大’的感觉,只是来自于唐楚阳元神上的被动感知而已。

    就好似冥冥中,有那么个声音在告诉他。你晋级了,所以现有的一切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意识进入天神金身,那种远比之前强横了几十倍的。一种天地尽在掌握的感觉瞬时充斥唐楚阳心间,于胸口齐平的三尺之外,活灵活现的四圣兽真灵盘旋环绕。

    “竟然就这么晋级了?”

    唐楚阳有些不可置信地感受着天神金身的变化,整整一个层次的进阶,那种实力暴增数倍,乃至十数倍的感觉实在太清晰了,尽管语气有些不可置信。但金身上的感受确实证明他真的进阶了。

    原本只是想让肉身凡躯突破四相境而已,谁知道凡躯还未曾突破四相境,他的天神金身反而令人难以置信的突破了。由最低阶的一阶天神,晋升为二阶天神!

    四圣兽陡然齐鸣一声,随后化作青红金褐四色光华,倏然钻入天神金身的眉心当中。唐楚阳陡然感觉浑身一轻。意识敏感度陡然暴增数千上万倍,那一瞬间对天地间无形大道的感悟被提升到了极致!

    似乎是一刹那的功夫,唐楚阳的意识海洋里顿时被各种奇妙无比的符篆充斥,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这些似是由最本源的五行法则演化而来的符篆,变幻不定,一道道符印时隐时现。

    神术法则!

    唐楚阳的意识突然空荡荡的,只剩下这四个冥冥中的大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意识,但看到那些符篆演化的符印之后。意识便突然明白,这些古篆,就是神术法则!

    无论是凡间的法术,禁术,还是上四界的神术,神通,都是一种对天地法则的领悟和使用,这一点,但凡是个修士,都对‘术’的来由具备最基本的认知。

    两世为人的唐楚阳,在认知上要比五行大陆上的修士更加广泛一些,或者说认知层面要更高一些,在他看来,法术,金身,只是凡间修士对天地法则的借用。

    而神术和神通,却是对天地法则的一种直接操纵,虽然同样是是基于天地法则衍生出来的‘术’,但本质却是大大不同,凡间修士只是‘借’,而上界天神玩儿的却是‘控’。

    因为是两个层面上的认知,所以也就导致了基于‘术’衍射出来的法术和神术,在威力上拥有了巨大的不同。

    唐楚阳意识海洋里出现的这些神术法则,就是专门用来组合神术的符印,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东西,唐楚阳也是在这些古篆出现的那一刻明白的,这是专属于天神的本命神术感悟。

    用凡间修士能够明白的话来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顿悟,不过天神的顿悟比较特殊,一尊天神,在几十万年的生命历程里,能够拥有的顿悟次数是跟其资质有关的。

    本身血统越高,或者资质越高的天神,顿悟的次数和几率也就越大,而顿悟的次数和顿悟的质量,也直接影响着这尊天神未来的成就!

    唐楚阳不是很懂这些,但他却知道这些出现在他意识里的符印,绝对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因此他在看到这些符印的瞬间,第一反应就是拼命的去记。

    理解与否暂且放到一边,在不知道今后还没有机会再进入这种状态的情况下,唐楚阳带着一种‘还东西不嫌多’的心态,开始玩命地记忆这些玄妙无比的符篆和符印。

    仿似是过了无穷久,就好似只是过了一瞬间的功夫,唐楚阳便带着一脸遗憾,从那种玄奇无比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

    “太多了,根本就没法子全部记住啊……”

    唐楚阳遗憾地喃喃自语,不是因为没记住几个符印而遗憾,而是因为他觉得记住的实在太少了,那些玄妙无比的符印看似很少,可等到唐楚阳开始去记忆的时候。

    才发现这些玄妙的符印虽少,但每一种符印都是在不停地演化变幻的,若不是他上辈子接触了太多的上古符篆,或许他连其中最简单的一种符印都记不住。

    意识回归金身的时候,唐楚阳才刚睁开眼,便无比诧异地发现巨大的天神金身四周,竟然漂浮着足足十一个玄奥无比的符印,正围绕着金身缓缓旋转。

    这十一个符印颜色各异,其上散发着凝若实质的五行法则,正是唐楚阳结合上一世所学,以及这一世的知识,倾尽所能记下来的那十一个玄妙符印!

    法则神印!

    目光注视到这些符印的刹那,唐楚阳的脑海里知道了这十一个符印的名称,并且还知道了他们的作用。

    “这就是创造神术的本源,法则神印?!”

    欣喜中带着懊恼的惊呼脱口而出,唐楚阳此刻的心情矛盾至极,在知道每一个法则神印都能演化出一个神术的时候,唐楚阳心里既欣喜若狂,有充满懊恼。

    要是早知道那些玄妙无比的符印,每一个都代表一种神术的话,他就是记到吐血,也要玩命儿去记住啊!

    这个念头要是被其他天神知道的话,怕是非得气愤的把唐楚阳大卸八块不可,法则神印要是那么容易记住的话,上四界怕是早就牛人满天飞了!

    顿悟这种悬异的意识形态上的东西,一尊天神哪怕资质和血统再好,一生中能够进入这种状态的次数也不会很多,而每次进入这种状态之后,能够记住的法则神印更是少之又少。

    哪怕只是记住一个,对于本身实力的提升都是难以想象的,毕竟每一个法则神印,都是一种神术的本源!

    唐楚阳能够一口气记住十一个法则神印,这本身就已经超越的天资和血统的范畴,就像御龙天兵那样强悍的存在,一次顿悟,撑死能记住三个法则神印,那都得笑到崩溃了。

    唐楚阳之所以能够一口气记住这么多,这还要多亏了他上辈子是麻衣神相,对于华夏上古神话传说文化,拥有专家级的认知和研究,不然,就凭他现在的能力,记住其中一个就应该偷笑了。

    这些唐楚阳当然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而已,等到唐楚阳开始兴奋无比的研究这些神印法则的时候,他才郁闷无比地发现。

    原来并不是记住一个法则神印,就能马上领悟一种神术的,记住了这些符印,只是拥有了创造一种神术的机会而已,至于威力,效果,以什么形式具象化,还要依靠唐楚阳自己去研究创造!

    “果然,不管是天上,还是天下,都没有白吃是午餐啊……”

    唐楚阳兴奋的心情兜头被一缸冷水浇下,什么火热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创造’二字的难度,没有人比他这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的现代人,更清楚其中的难度了。

    不过唐楚阳作为现代人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五行大陆上的所谓创造,不过是基于一些已经存在的理论,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和开发,这根本就不是创造,只是一种认知上的延伸而已。

    但唐楚阳这个现代人,却比五行大陆上的任何修士都要清楚,创造的基础,就是想象力!

    当然,这种想象力,并不是一种凭空的幻想,也是必须要有足够丰富的各种理论支撑的,唐楚阳如今到五行大陆不多一两年时间,虽然看了不少这个世界的典籍。

    而且对五行大陆上的修炼体系也有了最基本的认知,但对于这个世界的本源法则,天地规则之类的认知,比之那些活了几百上千年的原住民,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就更不要说,和那些动辄活了十数万年的天神相比了。

    这也就是说,即便唐楚阳拥有了足足十一个法则神印,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其中的任何一个法则神印利用起来,无法,理论知识严重不足而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看海’盟主的免费章节包的赠送和宣传!小猪拜谢盟主大人的全力支持!鞠躬叩谢……

    今天忙了一天,几乎就没怎么休息,太累了,就先一更吧,明天三更,嗯,四更也不一定,算是补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