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弟此言当真?!”

    烛翎长大嘴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唐楚阳,他不过是讨喜地开口恭喜一下而已,谁曾想,一块金光灿灿的馅饼突然就自天而降,直接就将他给砸蒙了。

    “老哥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么?”

    唐楚阳面上虽然在笑,但眼神却非常认真,他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研制灵纸的这几天时间,唐楚阳其实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

    从他重生的那一天开始,唐家似乎一直都在树敌,但真正被解决掉的敌人,也就是不成气候的林家,以及不起眼的顾海成而已,不论是流云城的高家,还是图谋不轨的古家。

    甚至于态度不明的摩云宗,到目前为止都是一座座压在唐家之上的巍峨大山,而更让唐楚阳郁闷的是,他不肯低头的自尊心,又让他将凌央泽这个长生皇朝的实权王爷给得罪了。

    这一路算下来,唐楚阳无奈地发现,似乎除了穆家之外,唐家竟然连一个像样的盟友都没有。

    虽然唐楚阳曾经发狠一样,决定在潮汐山疯狂席卷一大批材料之后,离开潮汐山的第一时间,就带着整个唐家所有人,找个至少天塔级别的五行神塔躲他个七八年闷头修炼!

    但这毕竟只是他心里的想法而已,不论是古家,凌央泽,又或者里面最不起眼的高家,显然都不会让唐楚阳轻易离开潮汐山。

    在不能确定是够能够安全离开潮汐山的情况下,唐楚阳不得不开始筹备第二手准备了。那就是在潮汐山里,找到足够强大的盟友来保证他的安全。

    但选择盟友这种事情得非常谨慎才行,不但得实力强大。并且还得可靠,不然让人背后捅刀子的话,唐楚阳就要彻底悲剧了。

    烛翎这个鬼王,算是唐楚阳目前比较满意的一个选择,鬼王的实力不逊于七星境的神使,只要能把鬼王从潮汐山骗出去,古家和高家的威胁便不再是威胁了。

    毕竟整个古家。也就那位古老爷子是个七星境的神使而已,并且就五行大陆而言,七星境的神使已经算是威慑性的力量了。

    实力排在三十六天罡王朝前十之内的天威王朝。满打满算也不过才拥有九名七星境的神使,若是唐家能有一两个鬼王支持,怕是天威王朝的帝王,都得对唐楚阳客客气气的。

    不过唐楚阳也知道。即便加上他灵画师的身份。想要把一名鬼王带出老巢到五行大陆去混,可能性怕也不是很大,毕竟烛翎在潮汐山经营了千年时间,打下了这片基业。

    若是就这么跟着唐楚阳出去,烛翎之前在万鬼窟上千年的付出就算浪费了,想要彻底打动烛翎,必须得有足够巨大的利益。

    而高阶灵纸生意,显然就是足够庞大的利益了。高阶灵纸配方到底有多珍贵?即便唐楚阳在五行大陆的阅历并不丰富,身为灵画师的他也知道。一张五阶灵纸的配方。

    足以轻松养出一个顶尖的大家族!

    唐楚阳就是打算用这张五阶灵纸的配方,来将烛翎这个鬼王给勾-引出去,成为唐家在五行大陆上发展的可靠盟友!

    鬼族在百族之中也算大族了,虽然比起人类庞大的基数不算什么,当相对于其他种族绝对算得上大族群,因此五行大陆上的鬼族其实并不少,至少大多隐迹各处,很少冒头。

    这世上从没有白吃的午餐,烛翎虽然不知道这句话,但他绝对明白这个道理,唐楚阳绝对不可能平白把这么大的利益和他分享,所以震惊过后,烛翎瞬间就冷静了下来,慎重道:

    “唐老弟啊,老哥哥我虽然一直闷在潮汐山里上千年,但对于五行大陆上的行情还是知道一些的,这高阶灵纸包含的利益太过巨大,你还是说说打算让老哥哥做什么吧……”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唐楚阳满意点了点头,若是烛翎真的是个粗神经的脑残货色,唐楚阳还真不敢和他合作,毕竟将来到了五行大陆之后,并不是实力强悍就能安枕无忧的。

    在唐楚阳这个来自于现代的神棍看来,大多时候,用脑子的人必要比用拳头的人可怕一万倍,尤其是在实力对等的情况下,若是谋算方面全面落后,绝对会死的很惨!

    “小弟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烛翎老哥和小弟一起离开潮汐山,去见识下外面更加广阔的世界,并且和小弟背后的唐家结为共生同盟!”

    “去外面?!”

    烛翎双目陡然一亮,去地狱更加广阔的五行大陆发展,这个念头他不是没有动过,潮汐山虽好,但毕竟只是个小世界而已,并且其中地域也是时大时小,但每次试炼开启时,争抢其中利益的人却从未减少过。

    万鬼窟里鬼族的势力虽然最强,但也不敢彻底将万鬼窟给占领,不让其他种族涉足其中,即便是那位拥有半神实力的鬼君,也不敢做出这种犯众怒的事情。

    因此,鬼王实力虽强,但在万鬼窟这样本就拥有局限性的地方,综合实力上的上升空间其实已经很有限了,不过万鬼窟毕竟是鬼族的地盘,若是安于现状的话,至少能够一直安安稳稳地发展下去。

    在安稳的发展和出去冒险这两个选择中,如果没有太大的形势上的波动,几乎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安稳地发展,烛翎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

    不过现在不同了,唐楚阳将一笔足够打动烛翎的利益,生生地砸到了天平的另一端,让‘出去冒险’这个选择占据了明显优势,这就让烛翎不得不慎重思考一下了。

    不过要让烛翎一下子就决定,抛弃他在万鬼窟发展了上千年的基业,这个选择还是非常艰难的,思虑许久,烛翎最终有些艰涩地冲唐楚阳道:

    “唐老弟,这个选择对于老哥哥来说,实在太过重大了一些,不若给老哥哥一些考虑的时间,这样吧,就等到拍卖会结束,等拍卖会结束之后,老哥一定给你个明确的回答!”

    “成!平白让老哥放弃打拼了上千年的基业,却不是个容易做下的决断,那就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咱们再谈这个问题!”

    唐楚阳倒是非常理解烛翎的心态,换做他自己,怕也没那个魄力马上拍板做出决定,毕竟那可是打拼了上千年的基业,这一走,烛翎在潮汐山的付出都要打水漂。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老哥一句,实力到了您这个地步,在潮汐山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上升的空间了,而若是老哥决定和唐家结盟,那老弟这里可以给您个保证,您将来绝对不会后悔这个选择!”

    这话唐楚阳不得不说出来,他或者说唐家太需要一个强大的盟友了,这都怪他太能惹事了,烛翎手下足有数名鬼帅,数十名鬼将,这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势力。

    若是唐家能有烛翎这么一个铁杆盟友,不论是高家,古家还是摩云宗,就算依然对唐家有所企图,怕也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对付唐家,那样唐楚阳至少有了足够喘息的机会。

    “唐老弟的实力,哥哥我自然是信得过的,这是老哥哥花费上千年的时光,才好不容易打拼下这么一片基业,这心里有实在有些难以放下啊,唉,老弟你放心吧,到时候老哥必然给你个答案就是……”

    烛翎一脸的愁苦之色,他心里肯定是动心的,因为到外面发展几乎是所有潮汐山种族将来必然的选择,但那也要储备了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行,而且,烛翎也不小表现的那么急切。

    他本身就不傻,若是当即表态的话,这会让他在和唐楚阳合作的时候非常被动,适当的拿捏一下姿态,也是增加谈判筹码的一种技巧之一。

    “呵呵,那行,小弟就不为难老哥了,您好好考虑一下,接下来小弟怕也没时间干别的了,不但要炼制王符,还要炼制六阶唤神图,有的忙了……”

    唐楚阳也佯作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却几句话就再次提醒了一下烛翎,咱可是能够炼制王符和六阶唤神图的,和我合作,你将来会缺这些东西么?

    烛翎闻言,双目果然又是精光一闪,是啊,眼前这个少年虽然年纪不大,但他不但是个实力不逊于自己的顶尖修士,而且还是个能够炼制王符和六阶唤神图的nb灵画师。

    这个提醒无疑让烛翎再次偏向了唐楚阳,不过烛翎急忙甩了甩大脑袋,干笑着冲唐楚阳道:

    “那老弟你赶紧去忙吧,老哥哥就不打搅你了,咱也去给你安排拍卖会的事情,这几日许多以往的老朋友天天来骚扰,老哥哥可是不胜其烦啊……”

    说完这话,烛翎不给唐楚阳回话的机会,转身一个瞬移就消失不见,这小子身上的优势实在太多了,烛翎怕再继续待下去,他没准就直接被唐楚阳给说服了。

    “喂!喂喂!老哥,我话还没说完呢,别急着走啊!”

    唐楚阳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的空气,他还打算再承诺个十张八张的王符,以此来彻底打动烛翎呢,没想到这老鬼竟然根本不给他继续诱-惑下去的机会。

    “就算你现在能跑,等拍卖会结束,你还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何必那么麻烦呢……”

    摇头叹气一会儿,唐楚阳无奈地转身回了画室,卡主进度的高阶灵纸已经解决,接下来他怕是真的要闲不下来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难以释怀う’兄弟这几天连续不断的打赏!小猪躬身拜谢您的鼎力支持!感谢……

第297章 天火烧身(为250张月票加更!)    ps:本章是为第250张月票加更!在这里,猛虎虔诚的感谢各位兄弟姐妹,道友的月票支持!感谢111,1凡人迷1,天中雷,北域孤砂,笑容依如当年等兄弟姐妹的打赏。另外容贫道小小的吐糟一声,昨天晚上更新的祝福兄弟姐妹们平安夜快乐的章节,怎么没人看啊….里面暴露了某位道长龌龊心思。废话不多说,大家。

    “奥普斯西,这是赏给你的夜明珠。”

    贾可道将三十个萤石球丢给了绿龙,绿龙好似训练有素的小狗,径直扑了过来,并在半空完美将萤石球一一接住。

    “夜明珠?”

    绿龙感觉自己似乎之前在谁的口中听过这个名字,便将赵天亮给抓住询问了一番。

    对于蹲在自己面前的绿龙,赵天亮压根就不敢有什么不满,老老实实的将夜明珠这个名字的含义说了出来,至于夜明珠在古代珍贵无比,现在不值钱这类信息倒是没有说出去。

    绿龙听得眼睛都快要发亮了。

    价值连城!光这一点就让绿龙好似防贼一样将萤石球藏在了宝石堆的最里面。

    不过到了晚上,绿龙还是忍不住将萤石球刨了出来,见到在夜色下闪闪发光的萤石球,绿龙都快要醉了。

    此时的绿龙完全陷入到一种被迫害妄想症里了,抱着那堆萤石球不睡觉,任何过路的人都会被它视为潜在的盗贼,厉声恐吓不准任何生物靠近自己的财宝堆,就连一头原本打算路过去厨房寻食的老鼠,被彻夜不眠的绿龙发现后,直接一口龙息在青石板地面上添加了一个深坑。

    且不提绿龙再一次为老君观的灭鼠行动作出了重大贡献。只说几天后,贾可道总算是遇上了一个比较好的白天。

    这是一个阴天,不管是天气预报还是贾可道自己的推算。今天都不可能下雨,也不会出太阳。只有薄薄的云层将阳光挡住。

    很显然,在贾可道看来,这个阴天已经算是很好了。

    为了避免绿龙可能造成的意外影响,贾可道索性去了后山,坐在了弟子们搭建的遮雨棚下。

    这同样是为了避免意外。

    虽说没有阳光,但这毕竟是白天,贾可道也不敢保证自己的魂魄离体之后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因而能够避免的意外还是提前规避比较好。

    照例取出杂草蒲团。贾可道坐了下来,打坐入定,魂魄小心翼翼从头顶伸出一只手来,在空气中探了探,没有任何的意外。

    下一刻,贾可道的魂魄就整个遁出了肉身,暴露在空气之中。

    很好,在遮雨棚下是没有任何问题,不过遮雨棚外,无数的火柱竖立在贾可道的眼界内。凡是视线所及的范围内,都是一根根火柱,没有任何例外。除了像遮雨棚这样挡住了天光的地方。

    这如同火炎地狱一般的场景可要比贾可道魂魄逃命的时候壮观多了。

    至少贾可道看着这一幕呆愣了好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怎么回事?

    怎么阴天也是如此?

    贾可道有些疑惑,但在观察了一会,与自己脑海里的记忆相互对照之后,贾可道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时的火柱较之自己逃命时出现的火柱似乎虚弱了很多,虽说看上去依然是那样充满了毁灭之力,但不管是从光亮程度还是光柱的粗细都要弱上很多。

    但即便是如此,贾可道也不敢有半点疏忽,来到遮雨棚边缘处后,寻思了一会。将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考虑到后,才将一只手伸了出去。

    呼!

    一声轻响。贾可道就感觉自己的右手上一股无以伦比的炽热感传了过来,再一看。右手上一条火线就顺着蔓延了开来。

    贾可道之前已经做好了预案,虽说这火线蔓延之处让自己痛苦无比,但贾可道还是镇定无比的将手臂缩了回来。

    随着手臂离开火柱笼罩范围,那蔓延开来的火线便飞速熄灭,但贾可道依然能够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一种怪味,而自己的手臂也在这短短的半息时间内缩水了大半。

    好厉害的火柱!

    仅仅从云层里透射下来这么一点天光,甚至于连阳光都算不上,却能够给自己带来这样的伤害。

    在将手臂恢复之后,贾可道就感觉全身一阵虚弱。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记得还是在最初度风劫的那段时间有过这样的虚弱感,在之后服用壮魄丹后,就基本上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一阵昏晕感传来,贾可道也不敢迟疑,径直钻回了肉身。

    而这一次,贾可道魂魄钻回肉身后,良久都没有睁开眼睛,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贾可道已经浑然睡着了。

    这一睡,贾可道就睡了三天三夜,直到三日后的正午方才缓缓醒来。

    像这样的沉睡,贾可道还是第一次。

    但在贾可道苏醒过来之后,略微一检查,就发现自己的魂魄竟然较之之前强壮了一成以上。

    这样的增长速度就连贾可道当初服用壮魄丹的时候也没有达到过。

    要说这次对于魂魄的损害,还没有最初第一次经历风劫时大,如此看来,自己睡了这么久的缘故大概是因为魂魄正在快速增强之中,使得魂魄处于昏睡。

    这样的经历倒让贾可道确信自己想要度过火劫恐怕不会太困难。

    想来倒算是合情合理,这就好比赚钱一样,一百块的本钱想要赚到两百块很难,但一百万想要撞到两百万就要容易很多了。

    而贾可道现在魂魄的强壮程度与在度风劫之前相比,虽说没有一百万到一百那样大,但也差距不小了。

    贾可道的运气不错,或许是大气候的影响,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都是阴天。

    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贾可道频频魂魄离体,在引火烧身之后,便返回肉身昏睡。

    一个月时间里,贾可道大概被火柱烧了十来次,魂魄变得越来越强壮,以至于在阴天的时候,贾可道的魂魄即便是离开了遮雨棚在火柱中游历,火光也就是在体外燃烧,很难再侵入魂魄体内。

    就在贾可道准备再接再厉在阳光明媚的天气里引火烧身的时候,麻烦却主动找上门了。

    嘭嘭嘭!嘭嘭嘭!

    “开门!开门!”

    一个显得有些暴虐的声音大清早就在观门外响起,将早起正在修行打坐之中的老郑头从入定中惊醒过来。

    老郑头的脾气一贯是好的,不过这个时候却是满脸怒色。

    不知道是资质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老郑头在修道上面的速度进展很缓慢,就连入定都很困难,今天早早起来打坐,好不容易才入了定,没想到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蠢货给搅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