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也不用换地方了,在废墟边,贾可道正待将魂魄遁出体外,心头就生出一丝不安,似乎魂魄遁出去后会有危险。

    就在贾可道犹豫的时候,雨云上拉出了一道闪电,轰隆一声巨响传来,雨水就好似倾盆一般落下。

    贾可道倒是没有激活混元一气罩,任凭这雨水将自己淋了个劈头盖面,心头却是明悟生起,自己倒是差点将这茬给忘记了。

    下雨天可能会有雷鸣,而三劫之中最后一劫就是雷劫。

    自己连火劫都没有度过,就想要去度雷劫?

    岂不是作死啊!

    看来今天是没法度火劫了。

    贾可道索性开始处理一些俗事。

    这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绿龙给摆平了。

    上次绿龙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后,就将自己的宝石堆给要了回去,说趴在一堆烂砖瓦上睡觉很不舒服。

    这不,现在绿龙就趴在自己的宝石堆上。

    不过在临睡之前,绿龙还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异界的时候,贾可道这个主人可是给人家许诺过的,会发光的宝石!

    如果主人忘记了的话,奥普斯西会很伤心的,会撒娇的。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就忍不住一阵恶寒从心头升起,这绿龙伤心,贾可道倒不用担心,问题是撒娇的话,麻烦就大了。

    自己这老君观要是被绿龙滚上几滚的话,就真的必须重修了。

    “萤石!谁能够找来更多的萤石矿,贫道给十瓶五味吞气丹。”

    要说让贾可道自己去找这玩意,那基本上是没有门路的,非要找的话,就只有网购了。不过那些萤石都是制成了首饰,一个手链就要上百块,并且还未必能够买到真货。很多都是添加了荧光剂。

    但通过大金牙,李万耀这样的人去找。就方便多了。

    一吨萤石,给十瓶五味吞气丹?

    这个消息通过电话传入两人耳中之后,两人顿时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实际上五味吞气丹这玩意的名气已经很响亮了。

    大金牙和李万耀两人倒还好,得了这丹药就自己泡酒喝,除了极为亲近的人之外,别人是没可能知道的。

    倒是那些来过老君观观礼的道观,或多或少的卖出去不少五味吞气丹药酒。

    甚至于还有不少眼皮子浅的人,在那些道观买到了药酒后又转手倒卖。

    另外还有在拍卖行拍卖的。

    总之。这么久时间过去了,绝大部分散落出去的五味吞气丹药酒都被人吃下了肚子。

    而五味吞气酒这个名字却传遍了大半个华夏的权贵富豪耳朵。

    大群的富豪挥舞着钞票都买不到一滴药酒。

    简单来说,这玩意在那些人眼里几乎与长生不老药给划上等号了。

    如果不是那些道观嘴巴还算紧,恐怕老君观都要变成闹市。

    不过那些道观也倒是稳得住,现在没打算跑到老君观来求丹,准备等风头过去后再来,否则行踪一泄露的话,后果就有些不堪设想了。

    换成是任何一个人,有人给自己带来了麻烦,那么丹药肯定是拒绝出售给对方的。

    也正因为药酒被炒得火热。大金牙与李万耀怎么说也算得上消息灵通人士,因而耳朵里也听闻过这种药酒。

    将传说之中的药酒与自己的药酒一对照,就算是傻子都知道是同样的东西。

    如此。两人也知道这五味吞气丹的珍贵程度了!

    据说某位亚洲首富甚至于愿意用自己名下公司的千分之一股权来交换一坛药酒。

    要知道这位爷的公司光是市值就超过了千亿。

    也就是说一坛酒的最新价格应该是一个亿左右了。

    嗯,就算是谣传,将其价值缩小十倍,也有一千万吧?

    当然,谁都知道,这玩意就是有神奇效果,并且有钱买不到才这样金贵!

    但就算是有人出售一百坛,一千坛,一万坛。这玩意的价格都不可能被砸落下来。

    原因很简单,华夏现在的有钱人太多了。而这些有钱人大多需要养生,养肾。而这酒又是纯消耗品,喝完了就没有了。

    如果能够买到的话,估计土豪们希望自己能够买到一千坛!

    妈蛋!大金牙与李万耀虽说没在同一个地方,但在听见这个传闻之后,不约而同的做出了一个动作,用手机上的计算器开始计算了起来,自己这段时间到底喝了多少钱下去!

    当然,在计算出大概数字之后,不管是大金牙还是李万耀都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

    曾经有无数的钞票放在自己面前,自己没有珍惜,后悔莫及,如果上天能够给自己一个机会的话,我会说:“卖酒啦!”

    当然,这仅仅只是大金牙两人的臆想罢了,真要是有更多的药酒,他们的唯一反应就是留着自己喝。

    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处,够用就行了。

    很快,两卡车的萤石就被拉到了老君观门口。

    此时,公路已经在半个月前修通正式完工验收了。

    李万耀原本打算请明阳道长出席完工仪式的,无奈一想到老君观已经封观,更恐怖的是老君观里现在趴着一头巨大的怪兽,李万耀一想就感觉腿软,最终这事就无疾而终。

    大金牙两人得到五味吞气丹后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他们身边甚至于跟着十多个保镖。

    对于他俩来说,自己身上揣着的瓷瓶并不是瓷瓶,而是数十吨黄金,如此一来,十多个保镖都显得有些单薄了。

    贾可道将萤石收入道德经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龙虎赤炎鼎在沉寂了这么久后再度开火,将贾可道丢入鼎内的萤石一一融化提纯。

    两卡车的萤石最终提纯出来后也就只剩下一卡车了。

    这还是贾可道手下留情的缘故,只要提纯出来的萤石够晶莹,熄了灯能够发出光亮就足够了,至于纯度,呵呵,谁管呢。

    当然,一卡车的萤石,贾可道在捶打成为一个个鸡蛋大小的萤石球后,可没有都塞给绿龙的想法,仅仅完成之前的承诺就足够了,至于剩下的萤石球,自然是要留着慢慢给绿龙打赏的。

    否则以绿龙的懒惰,贾可道还真担心有一天没法驱使它去做事。(未完待续)

第295章、大恐怖    对于贾可道来说,脚下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虽说之前还出过国,但在国内,贾可道也就去了两个省份,现在脚下的位置应该是c省临近的江中省了。

    差不多该回去了。

    贾可道看了看远处露出的一缕亮光,心头莫名出现了一些恐慌,似乎下一刻就会有大恐怖降临一般。

    就在贾可道转向返回没多久,远处变得越发明亮起来,一缕阳光从天际之边冒出,朝着这边射了过来。

    与肉身看到的阳光不同,从贾可道身后射来的这缕阳光就是一道火柱,径直射来!

    那火柱里蕴含着无以伦比的毁灭力量,从贾可道身边穿过之后,贾可道几乎都能够感觉心头浮现出的战栗。

    他可以断定,如果那阳光照在自己魂魄之上,恐怕自己的魂魄转眼之间就会被烧成灰烬!

    这个认识让贾可道不由得加快了速度,速度较之以前骤然加快数倍。

    但太阳升出地面的速度也不慢,那一缕缕阳光就径直追在贾可道的身后,只要贾可道的速度略微慢上一点的话,贾可道的下场就是被烧成灰烬。

    这就是火劫!

    突然之间,贾可道心头生出一股明悟。

    从炼精化气上层跃升到炼气化神之间有三劫,第一劫便是风劫,贾可道已经渡过,但眼前如同火柱的阳光便是火劫了。

    自己着实有些大意了。

    贾可道心头不由得生出一丝悔意,不过却将速度提升了极致!

    贾可道脚下的景色此时犹如快速移动的幻灯片,不断向后迅速倒退。

    而贾可道此时的目光却没有注意到那些美丽的景色,只是寻找着老君观后山的位置。

    找到了!

    贾可道突然之间发现了前方的一座道观,后面的山崖此时在贾可道眼里是那么的迷人。

    没有丝毫的犹豫,贾可道一头就朝着山崖栽落下去。

    就在阳光照在悬崖之上前。贾可道的魂魄终于冲入了肉身!

    数息之后,贾可道缓缓睁开了眼睛,心头的狂跳渐渐平复。

    真的是好险。若是慢上那么一丝的话,自己魂魄就要被这无边无际的阳光射中了。

    难怪那些鬼魂压根就不敢出现在白天。贾可道伸手探入射来的阳光之中,不由得叹息一声。

    谁又能够想到,在常人看来柔和无比的阳光在魂体的眼中却是那样的恐怖!

    就算是贾可道刚刚度过了风劫,心头正是得意之时,这暗暗隐含着无穷狂暴恐怖的阳光却给了贾可道当头一棒,将他从之前的兴奋得意里唤醒了过来。

    修道之路艰难,容不得一丝放松啊。

    今天的天气极好,阳光明媚。站在阳光下,要不了一会,全身就会被晒得暖洋洋的。

    但很显然,今天并不适合贾可道来试探火劫。

    这时的阳光太过于狂暴了一点,只要接触到,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魂魄就会被烧成灰烬。

    待到贾可道回到老君观,几个弟子正在打扫庭院,见到师尊过来,急忙问好。

    不过让几位弟子诧异的是。师尊的脸色看上去阴云密布,很显然,师尊的心情不太好。因而在问好之后,三名弟子也不敢多问什么,老老实实的继续扫地。

    但在贾可道过去之后,这几个弟子倒是讨论了起来,最后的结论却是师尊每年一度的生理期来,因而心情不好。

    以贾可道现在的耳力能够轻而易举的听见整座老君观内的动静,那几个弟子在自己背后说小话,又怎么可能逃过贾可道的耳朵。

    贾可道苦笑一声,自己这又过了。心头的不快,连弟子都看了出来。

    看来自己在度过风劫之后。心境的确有些不稳了。

    且不急着去度火劫,先将心境调理一番再说。

    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几个弟子发现师尊的时间突然之间多了起来。

    从清晨起床开始,师尊就守在了几个弟子旁边,帮着扫地也就不说了,在吃过早饭之后,难得的参加了弟子们的早课,随后又监督众弟子绘符,打坐等等。

    之前,贾可道由于忙着异界的事情,除了孟挺三人之外,剩下的这几个弟子倒是没有时间管理,放任惯了。

    而弟子们也习惯了这种生活,现在师尊突然之间抓紧了对他们的教导,顿时让变得有些懒散的几个弟子叫苦不已。

    但叫苦归叫苦,实际上他们心头还是比较激动的。

    像师尊这样时不时亲自指点的机会太少了,现在师尊既然一反常态,那么这个机会可不能放过了。

    在最初几日心态调整过来之后,赵天亮几个弟子的学习热情也随之高涨。

    毕竟孟挺等三位师兄已经正式踏入了炼精化气入门,被师尊送到什么秘密地方去进修了,自己这些师弟也不能被拖得太远,否则以后哪里有脸待在老君观。

    再说了,在孟挺三人进入炼精化气入门之后,所配给的丹药都要比其他弟子每个月多出几瓶。

    最让人羡慕的是,听师尊说,已经给孟挺几位师兄配给了炼丹小鼎,只要他们在炼精化气入门阶段稳住了,那么就可以用炼丹小鼎自行炼制五味吞气丹!

    这简直是让人羡慕致死的好事啊,如果自己可以炼丹的话,岂不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完全不用像现在这样,每一粒丹药都要算准时间,避免之前的药力没有吸收完,从而浪费了。

    不过师尊亲自教导的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的。

    在难得亲历亲为的教导了半个月的弟子后,贾可道感觉自己心境已经很平和了,便盘算起应该如何度过火劫,至于几个弟子就只能再度进入到自我管理阶段。

    为了避免意外,贾可道将第一次渡劫的时间选在了一个雨天。

    俗话说得好,春雨贵如油。

    尤其是深春时节,在别山这里想要撞上一个雨天就有些困难了。

    为了这个雨天,贾可道足足等了快一周时间。

    如果不是考虑到使用符箓可能会出现更多的意外,贾可道都有直接摆坛祈雨的冲动了。

    从清晨开始,绵绵细雨就将老君观笼罩了。

    从打坐入定中苏醒过来的贾可道察觉体外的湿润,再抬头看了看天,不由得一阵喜悦。

    终于下雨了。(未完待续)R861(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