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烛翎的告示贴出去还没有半个时辰的功夫,和烛翎关系比较好的几个鬼王就联袂而来,身为同级别的存在,他们太清楚王符和六阶唤神图,在他们这种级别修士手里能够发挥的作用了。

    这场拍卖会据说要持续三到五天,也就意味着将会有至少九枚王符,和三张六阶唤神图会进行拍卖!

    九枚王符加上三张六阶唤神图,绝对能够让一个鬼王的实力暴增数倍!这几位来拜访的鬼王非常奇怪,烛翎若是有这么多储备的话,为何不去争第一鬼王‘小鬼君’的名头,反而选择拍卖出去?

    烛翎在放出这些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和他要好的几个鬼王回来,其实说关系好也只是表面上而已,十大鬼王之间从来都是竞争不断,很少有和睦相处的时候。

    来的这三位鬼王,分别是青音鬼王,暗灼鬼王和百灵鬼王,两女一男,青音鬼王身影飘渺,若有若无,如同一缕青烟般,稍不注意就会被忽视掉。

    暗灼鬼王面目狰狞,一身暗红色的皮肤,周身黑红色的火焰升腾,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王。

    百灵鬼王算是最正常的了,体型和常人女子无异,不过她身材曼妙,容貌妩媚,一颦一笑莫不让人迷醉,妖娆无比。

    “哈哈,我就知道,这消息一放出去,你们三个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来找我!老子先声明,这些东西跟我没什么关系。如果有三张六阶唤神图,老子早就把恶昛那个混蛋拉下小鬼君的王座了!”

    看到青音,暗灼和百灵三鬼王的第一时间。烛翎就直接把话给说明白了,他不想解释,也懒得解释,最重要的是在不暴露唐楚阳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得解释。

    “我们当然知道你没那么多好东西,以你的个性,若是有了这么多好东西。还不得宣扬的满世界都知道?”

    百灵鬼王甜糯无比的声音响起,她冲烛翎犯了个妩媚诱人的白眼儿,一边婀娜多姿地走到烛翎的王座边上坐下。随后接着道:

    “我们此次过来,就是想问问你背后的那人,或者说那个势力的情况,至少九枚王符这样堪称大量的王级灵符突然出现。你应该知道咱们是绝对不会错过的。这次找你,就是那些内幕消息!”

    百灵鬼王的话才说完,跟在后面走过来的暗灼鬼王龇牙冲着烛翎一笑,一把阴沉无比的声音自他口中传了出来:

    “嘿嘿,如果你能直接介绍咱们和王符的主人认识,就凭咱们四个的实力,那几张六阶唤神图暂且不说,至少把那九枚以上的王符包揽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走在最后面。如同半隐形人的青音鬼王带暗灼鬼王把话说完,这才冲烛翎点了点头。一把犹若仙音一样的美妙女声淡淡道:

    “若是能拿到拿到全部的王符,不算小鬼君恶昛,其他五个鬼王便不再对咱们有任何威胁……”

    三个鬼王轮流说话,一步步地将问题引到最核心的关键,让烛翎连个张口插话的机会都没有,尤其是最后百灵鬼王的话,直接就让烛翎陷入了沉思。

    确实,王符这种级别的灵符,十大鬼王虽然都有储备,但数量绝对是有限的,就拿烛翎自己来说,他上千年时间积攒的王符虽然也有数十枚了,但真正能够一直保留在手里的,绝对不超过五枚!

    不是不想全部存下来,而是即便烛翎他们这些鬼王,也不可能永远宅在府邸里修炼,外出寻宝,历练都是他们必须要做的事情,而且因为他们的实力太过强悍,能让他们去的地方自然非常危险。

    在潮汐山这样的地方,神兽凶兽什么的虽然不敢说遍地都是,但主要是比较著名的凶地,肯定都是有神兽和凶兽霸占的,想要在这些强悍神兽和凶兽的守护下抢东西。

    单凭自身实力显然是很难做到的,就拿唐楚阳遇到的毕旻来说,只是一只未成年的毕旻,就拥有不逊于烛翎这种鬼王的实力,若是在落凤湖那样属性相合的地方,两者相辅相成,小毕旻的实力甚至远超烛翎!

    这种情况下,使用辅助手段就不可避免了,而且对于神兽来说,将符之类的灵符除非像唐楚阳那样,动辄数千上万张的用,不然根本就伤不到它们。

    这让王符这种王级灵符,几乎成了所有顶尖修士外出时必备的储备手段之一,说得稍微夸张一点,谁拥有的王符数量最多,就相当于谁的实力是最强的!

    这个最简单的道理,身为鬼王的烛翎再清楚不过,如果刚认识唐楚阳那会儿,烛翎或许真的会打这些王符的注意,甚至杀人越货也没什么好犹豫的。

    但现在不同,在切身见识了镇元子的恐怖神威之后,烛翎甚至认为他根本就不是唐楚阳的对手,如果再加上大量的王符和六阶唤神图的话,烛翎甚至觉得就算是万鬼窟那位万年鬼君,唐楚阳也不是没有一战的实力。

    毕竟之前那只至少拥有鬼君实力的凶兽,就已经被唐楚阳使用灵符给生生虐死了,对于唐楚阳击杀那只凶兽的事实,烛翎是一点都不怀疑的,单凭唐楚阳手里那枚黄-级试炼令牌,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你们说得这些,老子当然再清楚不过了,但这些王符的主人根本就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而且人家已经明摆着和我说了,这次拍卖,只要材料和奇宝,哦,还有古宝碎片,其他东西一概不收!”

    说到这里,烛翎怕是三人不服气,当下难得一脸慎重表情地继续道:

    “明摆着和你们说吧,那人本身就是‘灵画师’,并且他的实力比我只强不弱,而且,这还是在他不动用‘灵符’的情况下!”

    说这话的时候,烛翎特意在‘灵符’和‘灵画师’这两个字眼上加重了语气,那意思就是在提醒暗灼等三个鬼王,人家在不动用灵符的情况下,实力就超过我这个鬼王。

    若是人家动用十几张王符,甚至激发那几张六阶唤神图的话,咱们十大鬼王就算捆一起怕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烛翎这话可算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了,十大鬼王联手,当然不可能真的胜不过唐楚阳,但那至少得是在唐楚阳的元神精华消耗一空之后了,在这之前,绝对谁上谁死,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嘻嘻,烛翎大哥,看你这话说的,咱们来这里只是找你了解一下内幕而已,岂会动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百灵鬼王甜糯的声音再次响起,她一脸妩媚,似是在表示他们没有强买强卖的意思,但事实上,他们三个鬼王之所以联袂而来,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的。

    只是烛翎的话倒真的把百灵三人给镇住了,确实,如果那些王符的主人真的拥有不弱于烛翎的实力,十几张王符一起拿出来,绝对不会有人敢主动冒头送死。

    经七阶修士的手释放出来的王符,只一张的话,或许他们还有抗住和躲避的可能,但同时被两枚以上的王符攻击的话,绝对是逮谁谁倒霉。

    如果逼急了,人家直接三五枚王符一起丢的话,那就是砸谁谁死,绝无生还的可能!

    被烛翎搞得有些僵硬的气氛,让百灵几句话给缓和了一下之后,暗灼急忙不失时机地插口道:

    “这么说来,咱们想要得到那些王符,就只能亲自参加一月后的拍卖会了?烛翎,咱们是自己人,那人既然肯找你,自然是你认识的吧?不能通融一下么?哪怕只一枚王符也是好的!”

    “这个真不能!”

    烛翎无奈地摇了摇头,唐楚阳已经实现向他声明过了,除了答应给与烛翎举办拍卖会的哪一张王符的报酬,再想多拿,就必须要按照拍卖会的要求,和别的修士一起竞拍。

    当然,唐楚阳也不是没有给烛翎开后门,那就是等拍卖会结束之后,烛翎拥有使用拍卖会上拍卖价格最低的王符的价格,来购买最高不超过五枚王符的特权。

    这可是烛翎积蓄实力的底牌,他不可能随便拿出来和百灵等三个鬼王分享,除非他无法收集够足量的材料,才会拉其他鬼王一起购买。

    而且,烛翎也只会找其中一个鬼王,再多的话,那就是在制造竞争对手了,毕竟十大鬼王内部的竞争也是相当激烈的!

    百灵,暗灼和青音三鬼王见烛翎拒绝得无比坚决,知道想要从他这里走后门是不可能了,当下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百灵鬼王转而问道:

    “烛翎,既然是这样,我们也就不让你为难了,不过这些王符的主人需求,你总该是知道的吧?他最想要的是什么?若是能得到这个信息的话,对我们的好处也是很大的,当我们三个欠你个人情如何?”

    “这个可以有!”

    这次烛翎终于松了口气,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能够让唐楚阳迫切需求的东西提前告知,这不但对拍卖会有好处,对于烛翎本身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就如现在,只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百里等三个鬼王的人情就算是到手了。

    “他最需要的是天石和地晶,其次就是凝炼本命神印真灵的材料,再往下面的我就不说了,你们若真准备那些东西,也就没什么竞争力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三更不可能了,小猪惭愧道歉,咱再拖一天吧……

第294章、乌龟起床了    但这种磨练是有必要的,仅仅一个月时间,贾可道就不得不将打坐的地方搬向了风势更大的地方。

    就这样,贾可道不断搬动着打坐的地方,最终打坐的地方搬不动了,此时贾可道已经将蒲团搬到了悬崖边缘。

    这里入夜之后的风几乎都能够吹得让人没法睁开眼睛。

    但对于贾可道来说,这也不够猛烈。

    但想要更猛烈的狂风,那么就只能将魂魄移动到距离肉身更远的地方,比如悬崖之外,在那里,狂风足以将人都吹动。

    这也意味着,如果出现意外的话,贾可道的魂魄可能会没有足够的时间返回肉身!

    但世界上的事情就没有百分之百的安全,就算是坐在家中,指不定也有一枚陨石直接砸落下来。

    因而,在寻思一会之后,贾可道的魂魄毅然朝着悬崖之外冲了出去。

    这一冲,贾可道就知道了,之前的黑风刀刃压根就算不了什么,在悬崖之外,那些狂风变化而成的刀刃每一把都有数十米长。

    贾可道不小心中了一把,结果差一点就将魂魄直接劈成两半!

    这一下倒是将贾可道的魂魄都吓得快要流出一身冷汗来。

    但完全不去接触那些黑风的话,贾可道的魂魄冒险来到这里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因而贾可道最终不得不朝着一道略小的黑风主动迎了上去。

    在悬崖外磨练一周之后,就算是那些数十米长的黑色刀刃对于贾可道也没有了多少威胁,因而贾可道便将魂魄升到更高的空中。

    五十米,一百米,两百米。

    渐渐的,贾可道距离肉身的距离是越来越远。

    但这过程里所遇到的危险。只要一次反应不及时的话,那么贾可道就只能与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最危险的一次并不是黑风形成的刀刃,而是贾可道的肉身不知道怎么的被一股狂风给吹斜了。然后,贾可道就看见自己的肉身一点点的朝着悬崖外面掉落下去。

    如果不是魂魄及时回去。在最后关头一把抓住了悬崖边缘的话,那么贾可道的肉身就直接掉落下去。

    那下面至少都是两百多米的落差,肉身在失去魂魄后这样掉落下去的话,摔死未必会摔死,但魂魄想要回到肉身就困难了。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

    贾可道今夜准备试试一千米高空的疾速气流。

    在将魂魄遁出肉身之后,贾可道径直朝着高空飞去。

    不得不说这魂魄较之肉身要舒服太多了,贾可道的肉身可没有可能这样轻易而举的飞起来。

    享受着快速飞行的快感,贾可道主动朝着途中出现的一股股黑风撞了上去。

    那些黑风对于贾可道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震慑。变化出来的黑色刀刃刺在魂魄上,甚至于连一丝伤痕都很难带出来了。

    终于,贾可道冲上了千米高空,这里的狂风越见剧烈,一股股长达数百米的黑风朝着贾可道的魂魄就撞了过来。

    贾可道最初还有点担心,但很快,随着那些黑风化为的刀刃撞在魂魄上,贾可道发现这些黑风对于自己已经失去了任何伤害的能力。

    一千米不行,那就两千米,三千米。

    当贾可道冲上万米高空的时候。那些黑风对于自己依然没有任何伤害的时候,贾可道心头突然一点明悟升起。

    风劫渡过了!

    贾可道不由得心头一阵快意生出,朝着更高的天空直冲上去。

    贾可道知道。从此,只要在夜间,自己就可以随意将魂魄遁出体外,纵横万里,享受这遨游的快感。

    这便是祖师手札上所说的阴神出游了。

    如果放在古代的话,贾可道借此也可以在自己的道号后面加上一个真人的称谓了!

    明阳真人!

    痛快,舒服啊。

    贾可道此时也不由得生出几分虚荣之心,心头一阵大爽。

    现在去什么地方看看呢?

    第一次可以没有拘束的四处遨游,让贾可道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看看好。

    犹豫了片刻之后。贾可道就随便选了个方向,径直飞了过去。

    魂魄离体之后的速度有多快。贾可道并不知道,但从脚下不断掠过的景色上来看。自己此时的飞行速度恐怕已经超过了音速的几倍。

    那些飞机不知道要烧多少油,才能够达到这个速度,但作为魂魄,由于属于灵体范围,因而在飞行时丝毫没有任何阻力,这速度提升起来之快,足以将任何大气层内的飞行器甩在后面。

    很快,贾可道就在云层之中发现了一架正在飞行的飞机。

    嗯?速度也太慢了点吧?

    贾可道还是第一次在天上见到人造的飞行器,不由得兴趣大增。

    待到贾可道钻入云层,才发现这是一架大型客机。

    大型客机自然不可能以超音速飞行,里面的乘客可没有战斗机飞行员那样的强壮体质。

    贾可道贴在了客机上,身形微微一动,便好似一滴水浸入到沙地里一般消失不见。

    下一刻,贾可道却出现在机舱内,此时机舱内洋溢着一片呼噜声,除了少数乘客之外,其余的乘客都进入了梦乡。

    只要贾可道愿意,这些乘客是没有可能看见贾可道的魂魄。

    这对于贾可道来说是一种很新鲜的体验,随意的站在他们面前,或者坐在他们身旁的空位上,这些乘客都看不见贾可道,最多也就是感觉一缕清风从他们面前吹过。

    贾可道在看见一个胖子乘客的时候,不由得玩心大起,在对方脸上悄然用符笔画了一个乌龟,然后顺势捅了对方一下,轻声在其耳边叫道:“起床了。”

    那胖子乘客不由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似乎很奇怪怎么会有人叫自己起床。

    不过这胖子乘客脸上的模样落到那些尚未入睡的乘客眼里,不由得引起一阵低笑。

    当然,这些无聊的玩笑,贾可道开过一次之后就没有了兴趣,在离开客机之后,贾可道继续向前飞去。

    贾可道时不时低头向下看去,在魂魄的眼里,一切事物与肉身所看见的有些不太一样,准确来说应该与阴阳眼差不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