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以唐楚阳现在所拥有的资本,想要自己当老大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但想当个没人敢招惹的老大,那就不是随便什么人,简简单单能够达到的高度了。**

    不过万丈高楼平地起,即便是长生皇朝那样的顶尖国家,也不是无中生有,突然就变得的那么强大,再怎么nb的势力也要由小到大,有个发展的过程,一步登天这种事情从来都只是传说。

    其实唐家本身就是一股势力,只是因为家族人丁单薄,所以势力显得微弱了些,基本上只要是个有点儿底蕴的家族,都能随便出手欺负一下,不如说高家。

    以高家的实力,放在流云城里或许还有些名头,但若是放到凌央泽这个皇朝王爷的眼里,他或许都不屑于看上一眼,这也是凌央泽后来对唐楚阳如此不客气的主要原因。

    唐楚阳的贡献哪怕再大,在他背后的势力无法为他提供额外的武力支持时,被上位者看轻就不是多奇怪的事情了。

    这个道理唐楚阳以前是不懂的,不过现在懂也不晚,至少凌央泽一直到再次遇到唐楚阳位置,都没有刻意去安排算计唐楚阳的计划,或者说根本就没来得及安排。

    这也是唐楚阳的实力太不起眼,自他失踪时候,凌央泽甚至都以为唐楚阳已经死了,若是从一开始,凌央泽就拿唐楚阳当做同等级的对手看待,唐楚阳怕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就能离开。

    长生皇朝足有几十个皇子都在潮汐山,只要凌央泽肯让出部分利益。随便联合几个皇子公主之类的,都够唐楚阳喝一壶了。

    幸好凌央泽太看轻唐楚阳了,所以让他如此轻易便脱离了凌央泽的掌控。

    闹崩的当时唐楚阳是没想明白的。不过回到幽魄洞之后唐楚阳就立刻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反而不能急着离开幽魄洞了,因为他需要马上收集一些必备的布阵材料。

    不只是布阵的材料,就连炼制灵符,凝炼真灵之类的材料唐楚阳也得大量储备,因为很可能这次回到落月城之后,唐楚阳怕是一直到离开潮汐山为止。都不能在轻易出城了。

    他可以鄙视凌央泽的为人,但却不敢小看凌央泽的心机和背后的实力,那个老狐狸心眼实在太多了。唐楚阳根本就想象不到他会怎样来对付自己。

    但唐楚阳若是一直呆在落月城的话,尤其是成为城主之后,他就不用太担心凌央泽的算计了。

    因为一旦成为城主,整个落月城虽然不是唐楚阳一个人说了算。但要驱赶个把人。基本上是没人会随便得罪他这个城主的,直接把凌央泽赶出落月城,他便是想算计也没处谋划去。

    毕竟,在聚居点内,是严禁人类修士之间互相争斗的。

    幽魄洞里依然人山人海,似乎比唐楚阳进入拔舌地狱之前还要热闹一些,如今正巧赶上了血月夜,大多数实力不是很强的修士。都选择跑到幽魄洞来摆摊打发时间。

    唐楚阳要收集的材料种类非常多,而且量越大越好。反正除了现用的之外,其他的还要作为将来打拼基础的资本,因此在潮汐山收集的材料越多,他将来的势力成长的速度就越快。

    不过偌大的幽魄洞里摆摊的修士上万,唐楚阳也不可能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逛,那样也太浪费时间了,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宝贵的时间。

    若是想凌央泽那样的人想要收集大批量的材料,凭借着长生皇朝的名号,聚集大批修士主动出手材料根本不算难事,但唐楚阳人言轻微,想这么干显然是不可能的。

    聚宝斋这半年下来虽然搏出些名头,但主要也就是在落月城比较出名,并且也只是在中低阶修士中流传,那些真正的高手是不屑于理会聚宝斋这样的小店铺的。

    然而唐楚阳非常清楚,真正的好东西,偏偏就全部集中在那些真正的顶尖修士手里,若请不动那些人,他即便是喊破了嗓子怕是也收不到多少好材料。

    “这倒是个问题啊……”

    唐楚阳皱着眉头苦思,双眼无意识地四处环顾,等看到幽魄洞里四处巡逻的鬼卒时,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能够聚集大量高阶修士的人,或者说‘鬼’?

    心下有了注意之后,唐楚阳几个快步拦住了一队鬼卒,在对方疑惑的眼神注视下,唐楚阳客气地开口道:

    “麻烦这位大哥,我想找一下烛翎鬼王,不可否代为通报?”

    那鬼卒闻言一愣,随后以审视的目光看了一下唐楚阳,见他一脸诚恳,不像是开玩笑,当下拱手问道:

    “嗯?你想见烛翎鬼王?可有预约?鬼王大人可是很忙的!”

    “预,预约?……”

    唐楚阳一下就被惊呆了,若不是眼前的鬼卒青面獠牙,他甚至有种回到现代社会的错觉,娘的,鬼族还有预约这回事儿的?

    只是呆愣了一下,唐楚阳就瞬间回神,人家正等着他回话呢,这时候走神可不是好事,心里稍一琢磨,唐楚阳甩手拿出五张将符塞到了鬼卒手中,笑道:

    “我和烛翎鬼王乃是旧识,劳烦大哥代为通报一声吧,你就说‘落凤湖’小友来访,还望鬼王出面一见,他肯定会见我的!”

    “这……”

    鬼卒看了看手中的五张将符,浓郁的元气波动让他有些陶醉,将符这玩意儿百族通用,可是相当珍贵的硬通货,拿人手短,鬼卒稍稍犹豫一下之后,便咬牙点头道:

    “好!既然您是鬼王旧识,那小的就代为通报一下吧!”

    收了唐楚阳的好处之后,鬼卒连说话都客气了起来。一来是因为那了人家的好处,二来么,能够随手送出五张将符的修士。整个潮汐山怕是都没有几个。

    五张将符,足够买一件品质上好的四阶灵甲了,这鬼卒的实力也就相当于人类的大修士而已,缺的就是品质上架的四阶灵甲。

    “麻烦鬼差大哥了!”

    唐楚阳客气地笑笑,拱手目送鬼卒离开,当初他和烛翎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刚接触的时候甚至起了冲突。不过烛翎在恶畜道的时候并未帮上太多忙,而唐楚阳却给了他足额的报酬。

    当时烛翎出于愧疚,曾经向唐楚阳承诺。等唐楚阳需要帮忙的时候可以到幽魄洞找他。

    如今已经时隔半年,唐楚阳也不敢保证烛翎会不会还如当初那边友好,不过唐楚阳也不担心,他灵画师的身份烛翎是知道的。不论是哪一族的生物。一般都不会轻易得罪灵画师的。

    大约一刻钟时间之后,唐楚阳陡然感觉幽魄洞一阵清光闪烁,一把洪亮至极的熟悉声音突然传遍喧闹的洞窟。

    “唐老弟,可是你回来了?!”

    这说话声唐楚阳还是记得的,正是鬼王烛翎那粗狂中带着些阴森的声音,烛翎的语气似乎极为激动,这让唐楚阳有些诧异,他似乎有些低估自身在烛翎心中的地位了。

    “正是唐某!烛翎大哥近来可好?小弟如今侥幸生还。特地来看望大哥!”

    “哈哈哈!果然是唐老弟!”

    随着这把豪爽至极的笑声,唐楚阳顿觉身边元气微微波动。和常人一般大小,面目青紫,双耳尖尖,浑身肌肉隆起的烛翎已经瞬移到了他的身边。

    “哎呀呀,唐老弟啊!你可让哥哥好想,真没想到,去了落凤湖那等凶险之地,你竟然还能生还?啧啧,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

    烛翎一脸的惊讶兼且兴奋之色,似乎非常吃惊于唐楚阳能够活着离开落凤湖,不过这话一出口,唐楚阳就彻底郁闷了。

    这鬼王也太不会说话了,哪有见面就诅咒人家的,还有,你是人么?应该是让鬼吃惊才对吧?

    不过唐楚阳如今有求于烛翎,难听话那是一句都不能说的,当下苦笑着摇摇头,叹气道:

    “烛翎大哥,您这话说得还这让小弟无法回答啊,听您这话意思,难不成是希望小弟葬身落凤湖才算满意?”

    “啊?不不不,嘿嘿,口误,口误,老弟见谅啊……”

    烛翎闻言,顿时一脸尴尬之色,确实,才一见到人家就出口诅咒,这话说得确实太不合时宜了,讪讪笑着摆了摆手手,烛翎连忙转移话题道:

    “唐老弟,走走走!老哥哥曾经说过,等再见到你,必然要请你大吃大喝一顿的,且跟老哥到我的王府去,让我这个鬼王尽一下地主之谊!”

    说着话,烛翎抬手拉着唐楚阳就往外面走,幽魄洞面积极大,在最边上的洞壁出,每隔千丈便有一闪幽光闪闪的大门,这里有些是鬼王的府邸,有些是鬼卒的居所。

    但大部分都是供其他种族修士租住的居所,这些唐楚阳早在第一天来到幽魄洞的时候就知道了,只是他一直太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而已。

    烛翎的府邸在幽魄洞的西面,足有三丈方圆的两扇石门上,雕刻着烛翎的鬼面雕像,巨大的幽光石门上方还挂着一方更大的青色牌匾,上书‘烛翎’两个古篆雕刻。

    “哈哈,这便是老哥的府邸了,怎么样,这大门气派吧?”

    烛翎豪爽地大笑着一指三丈方圆的大门,唐楚阳非常恰当地露出一副羡慕的表情,让烛翎大感满意的同时,拉着唐楚阳进入他的王府当中。(未完待续。。)

    ps:感谢‘南方猎影’兄弟的588打赏和月票!又是个老兄弟啊!小猪真的很高兴,谢谢您一如既往的的支持!

    感谢‘难以释怀う’兄弟的588打赏!这是第几次了?反正打赏很多次了吧,不用说,这是要力挺小猪的节奏啊,小猪鞠躬叩谢!

    这是第一更,接下来要去吃饭,吃完继续码字,呃,诸位书友也记得吃饭,

    友情提示!小心胃病啊,那玩意儿可是无法完全治愈的病……

第290章、屠杀    ps:兄弟姐妹们,猛虎的阅览器貌似有点问题,看不见月票多少了,希望爆掉了敌人的菊花,福生无量天尊!

    这处千人坑出现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年,否则的话,即便是有这么多阴气和怨气凝聚在一起,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消散,最终那些鬼魂也会随之消散。

    联系到这个坎塔军在这里落脚的时间,以及怨气的朝向,贾可道可以推断出,这处千人坑恐怕与坎塔军有着割不断的联系。

    一次坑杀接近千人,这样的手段,就算是在异界见多了生死的贾可道都不由得后背有些发寒。

    “福生无量天尊,你等之仇,贫道亦可报之。”

    贾可道一边在嘴里念叨着,一边将生死薄取了出来。

    他大概对于这生死薄有一点猜想了,这生死薄将亡魂吞噬进去,或许是在补全着什么,但未必就对这些亡魂有什么伤害。

    当然,就算是有什么伤害,贾可道也不会放过,最多不将这些鬼魂用来炼制壮魄丹罢了。

    生死薄悬浮在千人坑之上,不断朝着四周散发出黑气,那些黑气将依附在残缺骨骸上的鬼魂一一吸入。

    数息时间之后,这处千人坑的怨气阴气被尽数抽入生死薄中,而生死薄随后便落在贾可道手中,被贾可道收回了藏经阁内。

    “将这里重新掩盖上吧。”

    贾可道轻叹一声,吩咐奥迪斯道。

    奥迪斯随即便忙碌了起来,将大量的泥土用铁锹覆盖在千人坑上。

    贾可道对于这些被坑杀的山民只有怜悯,要说无可抑制的愤怒也就有些矫情了,毕竟他与这些人无亲无故,不过心头多少有些压抑罢了。

    在默念了一段玉皇心印经后。奥迪斯也将掀开的千人坑重新覆盖好,站在一帮等候着贾可道的命令。

    贾可道此时双眼微闭,看上去好似在发呆。实际上在查看仙籍普册上记载的功德。

    自己给那些亡魂念了一段经,又给它们收入生死薄内。获得了两百多功德,而奥迪斯只管出蛮力重新收敛那些尸骨,倒也跟着混了五十多点功德。

    异界之人在这里也有功德所得?

    贾可道倒是有些好奇。

    不过这个时候倒不是好奇研究这些的时候,千人坑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基地内的注意,远远一队士兵已经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贾可道呵呵一笑,让奥迪斯骚安勿躁,自己则是取出了山丘小印,朝着远处就丢了出去。

    那山丘小印出手之后便骤然膨胀了起来。从半个巴掌大小化为一方巨石,就朝着那队巡逻兵砸落下去。

    贾可道这出手并不是胡乱出手,却是仔细看过的。

    至少这队巡逻兵个个都是血光缠身,即便是少一点的至少也有两三条人命在手了,就算是直接击杀也算不得什么。

    轰!巨石从天上砸落下去,那些巡逻兵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直接砸成了肉酱,地面也跟着颤抖起来。

    这一声沉闷的响声顿时让不远处的村庄亮起了几道探照灯光柱,朝着这边直射过来。

    但这些光柱所能够看见的就只有被砸得破碎的肉酱罢了。

    贾可道右手朝着村庄一指,山丘小印再度飞出,片刻之后便落在了一座暗堡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暗堡一阵抖动,但却没有像贾可道预料的那样直接倒塌破碎。

    这倒是让贾可道略微诧异,想不到光是一个暗堡都修得这样结实。要知道山丘小印从高空坠落下去的一击,足以比得上重炮的轰击了。

    还是几种法宝并出吧。

    贾可道随后便将蜈蜂小袋,巨木锥乃至于三鸦壶一并丢了出去。

    山丘小印的轰击已经将整座村庄惊动,从那些暗堡里不断喷出火蛇,将四周打得一片灰尘溅起。

    在没有发现敌人方位的情况,保持火力侦察,企图将敌人从暗处给逼出来,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甚至于这时,从村庄里还射出了几枚炮弹。将村庄外围可能藏人的地方炸得一片狼藉。

    贾可道与奥迪斯所站的地方距离村庄并不远,偶尔有流弹飞来。也会被混元一气罩给直接挡下。

    如果是白天的话,或许就被发现了。但现在天色已经完全黑暗,就算是探照灯照中了两人,也未必能够发现。

    巨木锥径直就飞向了探照灯,片刻之后,几声惨叫传来,那探照灯就骤然熄灭。

    说实话,对于那些藏在暗堡里的士兵来说,最让他们害怕的并不是山丘小印,而是那蜈蜂小袋放出来的怪虫以及三鸦壶放出来的三头火鸟。

    就算是封闭得再严密的暗堡也需要留出射击孔来,而那些怪虫则能够轻而易举的从射击孔里钻入暗堡。

    暗堡里的那些士兵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整个暗堡就好似一个石头笼子,将他们逃生的希望葬送。

    至于那三头火鸟,更是引得村庄内的士兵惊恐无比。

    只要任何地方射出子弹,炮弹,那火鸟就会径直冲下,一头撞在该处,将那里化为一片火海。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是步枪,机枪还是火炮都没法保住那些士兵的性命。

    渐渐的,村庄里的枪声很快就变得稀疏起来。

    就算是意志力再顽强的士兵这个时候都没法再抵抗下去,只能将枪一丢,拼命逃窜。

    时间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村庄变得一片寂静,在贾可道眼里的血光已经尽数消散。

    贾可道手持着锁魂链挨个将那些尸体上的灵魂收走,数百条品质上乘的灵魂,暂时应该够用了,何况这些灵魂可要比普通人的灵魂更为强壮一些。

    那些手上没沾血而幸存下来的士兵此时已经被吓得瘫软在地,被奥迪斯一个个的揪了出来,驱赶着去音素地收割音素。

    区区数十个士兵想要将数万亩音素尽数收割干净是不可能的。

    很快,那些听到动静的山民迟疑的走了过来。

    贾可道虽说不懂他们的土语,但也能够与他们交流,在一阵比划之后,贾可道用坎塔军基地内的所有物质包括枪支弹药与这些山民交换收割下来的音素。

    毫无疑问,这对于那些山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他们纷纷奔回自家村庄,呼朋唤友冲入到音素地里,将那些还在开花尚未结果的音素连根拔起,然后送到贾可道那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