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嫣儿,你?……”

    凌紫嫣突然的爆发让凌央泽有些始料未及,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极为听话的侄女,突然就如同被惹恼了的母狮子一样,弄得凌央泽有些不知所措,无比惊愕地看着愤怒的侄女。

    “皇叔,一直以来你都对我照顾有加,嫣儿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有些事情嫣儿真的很不喜欢,那时候即便嫣儿心里不愿意,为了不让皇叔失望,嫣儿也强忍着按照皇叔的吩咐去做。”

    凌紫嫣绝美俏脸上满是委屈,明亮动人的美眸瞬间被一层水雾笼罩,她近乎尖叫着喊出来的那一瞬间,似乎想到了过往种种,有幸福,有欢乐。

    但更多的还是勾心斗角,可充满委屈的无奈,她不想永远生活在尔虞吾诈的世界里,但凌紫嫣心里又非常清楚,出身皇族的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机会。

    所以尽管凌央泽让她做的许多事情,凌紫嫣本心并不喜欢,甚至于厌恶,但她依然强忍着去做了,不是为了所谓的争权夺利,只是想要为自己争取那么一点点的自由空间而已。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凌紫嫣突然发现原本那个与世无争的皇叔,似乎变得越发的老谋深算,权位之心越来越重,尽管表面上凌央泽依然如同以往一般温和,并且非常疼爱她。

    但凌紫嫣敏感的直觉告诉她,这一切都变了,她最原本的追求在皇叔的诱导下变了,原本与世无争。不作他想的皇叔也变了。

    所有的一切开始变得陌生,变得让凌紫嫣无比厌恶,但每当看到劳心劳力的皇叔为她的事情奔走。凌紫嫣尽管极度不愿,但却依然强忍心中厌恶,去虚伪地应付那些打算支持她的人。

    那些人或恭敬,或虚伪,又或者敬畏,虽然看似对凌紫嫣极为真诚,但她知道。这些人终归是有目的接触她的,或是为了权利,或是为了名利。总之脱不开利益‘二字’罢了。

    凌紫嫣和唐楚阳接触的这段时间,抛开最初的尴尬之外,凌紫嫣还是非常开心的,尽管她经常被唐楚阳调戏得面红耳赤。而且唐楚阳也表明帮她也是为了给家族争取利益。

    但唐楚阳非常坦诚。他想要什么是摆在明面上的,绝对不会为了所谓利益,就把自己伪装成敬畏,或者虚伪的人。

    而且那种平等相处的氛围,也让凌紫嫣充满安全感,没完没了的尔虞我诈她早就受够了,突然遇到唐楚阳这么个非常直接,并且平等和她对话的人。凌紫嫣肯定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其实凌紫嫣心里很清楚,不管她自己愿不愿意承认。在潜意识里,她其实已经把唐楚阳当做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看待了。

    ‘朋友’这个词语对于任何皇族来说都是非常陌生的,他们的人生里从来就不存在真正的朋友,或者说‘朋友’这个词语,对于所有皇族成员来说,更像是一种广义上的涵盖性词语。

    因为对于所有的皇族成员来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敌人,就是朋友,绝对不存在第三种可能,什么亲人,友人,爱人之类的,全都是可以拿来利用,或者和别人交换利益的。

    这种冷酷到了根本没有人情感情存在的事情,一度都是凌紫嫣恐惧的,所以他自小就远离皇宫,宁愿寄人篱下,和皇叔凌央泽生活在一起。

    也不愿与留在皇宫和那些兄弟姐妹们勾心斗角,以此来磨练她将来谋求生存的手段。

    而现在,凌紫嫣好不容易有了个朋友的时候,却再次因为凌央泽的算计将人家给逼走了,但也彻底将她压抑许久的情绪彻底给引爆了。

    “自从我完成成人试炼之后,皇叔你就变得越来越让嫣儿看不懂了,那些原本你不屑于理会的人,如今你都能和颜悦色地接待他们,嫣儿知道那是为了什么,可那又能怎样?”

    凌紫嫣美眸中酝酿的清泪终于滑落眼眶,她真的很失望,小的时候皇叔说只要当了皇帝,就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长大了皇叔说只有当了皇帝,才不会有人敢干涉她的自由。

    但凌紫嫣是真的不懂这些么?她不是白痴或者笨蛋,出生于那样一个庞大的顶尖族群里,她怎么可能一点都不了解其中的弯弯道道,阴谋算计,凌紫嫣只是不愿意去想而已。

    “嫣儿,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你还要和皇叔翻脸不成?!要知道,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皇叔为你挣来的!”

    一向柔顺的侄女突然这么变得这么激动,言语之中虽然说得伤感无比,但凌央泽却只从其中听到了指责,原本因为唐楚彦就让凌央泽相当不开心了。

    现在又被侄女如此激烈的反对,凌央泽前所未有的愤怒了起来,甚至于忘了以往的温和,直接开口冲凌紫嫣训斥了起来,言语之中的警告意味非常明显。

    凌央泽突然近似狰狞的大吼把凌紫嫣吓了一跳,她从未见过皇叔露出这般冷酷的表情,一时心中有些揣揣,不过想起数年来积累起来的委屈,凌紫嫣心里陡然生出无限厌恶之感。

    倔强地抬起头看了凌央泽一眼,凌紫嫣一脸凄美的笑容,摇了摇头惨笑道:

    “呵呵,皇叔啊,你终于彻底变了,以前的你从来都不会这样的,你说你懂嫣儿,现在嫣儿明白了,你不懂的,你从来就没有懂过,既然你说这一切都是你挣来的,那嫣儿全都还给你就是了!”

    凌紫嫣说完,不给凌央泽感应的机会,抬手将娇嫩手指上的储物戒指摘掉,拿出一枚幽魄石,随后将储物戒指甩手丢给凌央泽之后。轻轻一捏手中幽魄石。

    啪啦!

    一声轻响回荡的瞬间,一抹绿光将凌紫嫣整个包裹,眨眼间。绿光猛然耀起一团刺目光华,等光华内敛之后,凌紫嫣已经消失不见,彻底失去了踪影。

    “嫣儿!回来!!!”

    凌央泽面色巨变,惊呼出声,但却为时已晚,看着空荡荡的一片旷野。凌央泽整个人僵住,面上的表情有不解,有困惑。后悔,愤怒,不甘等等情绪繁杂闪过,最终化为满脸的狰狞之色。

    “唐楚阳!本王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火山爆发一样的咆哮猛然自凌央泽的口中发出。大天位修士狂暴的威压。如同陡然喷涌而出的岩浆一样,瞬间席卷百余丈的距离,原本正想走近劝说几句的项胥,直接被这狂暴的威压给迫得连连后退,一脸惊骇之色。

    ……

    凌央泽的咆哮唐楚阳是听不到的,因为他带人走到足够安全的距离之后,便带着所有人一起捏爆了幽魄石,直接离开了令他不愉快的拔舌地狱。

    不论是六恶道。还是十八层地狱,这些试炼之处都是没有固定传送点的。基本上都是通过固定的传送点,选择固定的层次,传送地点却是随机的。

    若运气不好被传送到鬼怪堆里,那也只有自认倒霉,各安天命。

    离开试炼地的唯一办法,就是使用幽魄石,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一枚幽魄石在手,便随时都可以被传送到幽魄洞去。

    回到了幽魄洞之后,唐楚阳一点都不耽搁地直接出来幽魄洞,打算直接带着金阳等人会落月城。

    如今既然已经和凌央泽闹崩了,唐楚阳也就不再想着去投靠谁了,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不论是他投靠到哪一边,将来总免不了要被人谋算。

    既如此,那他还不如单干,想怎样就怎样,遇到找麻烦的能打得过就直接开揍,打不过的绕道走就是,逼急了大家就玩儿命,反正他身上的麻烦够多了,虱子多了不怕咬。

    回落月城的路上,唐楚阳也彻底冷静了下来,原本他以为这次和凌央泽闹崩,多少有些冲动,但往深处想想,唐楚阳突然发现即便现在能够和睦相处。

    等到唐家将来举族搬迁到长生皇朝时,他们早晚还得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起冲突,无他,生在这样一个到处讲究等级,讲究尊卑上下的世界里。

    身为现代人的唐楚阳,是很难让自己卑躬屈膝地去奉承别人的,单只这一点,在到处充斥封建制度的五行大陆上,怕是九成九的皇朝,王朝,郡国都不适合唐楚阳生存。

    唐楚阳想要不看别人的脸色,想要自由自在的生存,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当老大!

    这让没什么争霸之心的唐楚阳非常郁闷,因为他不想活得那么劳累,上辈子他已经苦了几十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只是想当个没心没肺的二世祖而已。

    唐家之前的那个唐楚阳,其实就是现在的他最想要做的人,可是世事难料,唐家接踵而来的麻烦,几乎一环扣这一环地往唐楚阳的身上砸,压得他根本就不敢稍有松懈。

    这种境况下,别说是享受生活了,能不能安全的生存下去都是个问题,从重生一直到现在为止,整个唐家其实一直都在挣扎求存,稍有不慎,便是个人死族灭的后果。

    “再这样下去就没法子混了,总是被这个算计,又被那个压制的,我活着还有个什么意思?既然谁都不愿意给我个舒服,自由的生存环境,那我就自己打造一个!我自己当老大可以了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嘿……,第四更到底还是弄不出来了,那就晚安吧,明天继续三更……

    感谢‘peter0328’兄弟的连续两次588打赏!呵呵,你也是三界跟来的铁杆兄弟了,每个月的月票必然都是给小猪的,没说的,小猪鞠躬叩谢您的鼎力支持!

第289章 千人坑    轰!

    奥迪斯这一刀倒是玩得有些脱了,爆炸的吉普车直接将奥迪斯体外的混元一气罩炸碎,然后奥迪斯就直接被冲击波给冲飞了出去。

    到了这个时候,若是有人朝着奥迪斯来上一梭子的话,就算以奥迪斯那强悍的肉身也得受到重创。

    除非到了剑师的层次,斗气能够外放护住肉身,像包括大剑士以下的超凡职业者在遭遇到近距离的爆炸等伤害时,都不可能保证自己不受伤。

    这也就是为什么魔法师在低层次的时候,可以稳压剑士这些近战职业一头的原因所在了。

    还好,贾可道跟在后面,看到奥迪斯被炸飞出去的时候出手了,蜈蜂小袋直接祭出,一团虫子就冲出袋口,转眼之间就扑到了那些士兵身上。

    顿时,惨叫声不绝于耳。

    今天对于这些昔日里骑在山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士兵而言,是一个地狱日。

    指头大小的怪虫扑在自己身上,张开钳子就将皮肉撕扯下来,只需要半秒时间就在士兵那惊恐欲绝的表情下钻入体内,随后就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剧痛从体内传出。

    将这些士兵吃掉的时间也不过一两分钟。

    奥迪斯这时倒是从地上爬了起来,但看到那些士兵身上不时鼓起的凸包,他就有些不敢上前了。

    对于贾可道的那些怪虫,奥迪斯看着就感觉心里有些发寒,尤其是钻入体内后的那种痛苦从士兵脸上浮现出来,更是让奥迪斯害怕自己不小心被这种虫子沾上的后果。

    虫子饱餐一顿飞回了蜈蜂小袋,只剩下满地的狼藉和一堆堆碎裂的白骨。

    随着那些怪虫不断吞噬血食,个头是越来越大了,最小的也有半根指节大小。最大的长到了一尺左右,一口下去,骨头都难以承受这股巨力。

    看着从那些碎骨里浮现出来的灵魂。贾可道倒是感觉有些可惜了。

    自己现在还没有收取灵魂的容器,若是让这些魂魄待在这里。要不了多久或许就会魂飞魄散,倒不如让那生死薄来收取了,虽说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但也要比浪费了好。

    将这二十多个灵魂用生死薄收取一空之后,贾可道就没有继续前进了,而是带着奥迪斯回到了山林之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布下幻象阵后,心神在藏经阁里翻动一番之后找出了一本书籍。

    这本书籍是归类于制器一类的书籍。其作者就是那个阎罗殿的张判官,上面列罗了数种鬼差使用的冥器。

    譬如鬼差常用的锁魂链,黑白无常使用的哭丧棒,乃至于牛头马面使用的戳魂叉等等。

    这几种冥器都可以用来收取灵魂,但其各有用处,鬼差的锁魂链可以将鬼魂束缚住,哭丧棒可以打散鬼魂形体,让其感受到难以忍受的痛苦,而戳魂叉则能够直接击杀鬼魂,算是专用的战斗冥器了。

    而里面最简单的就算是锁魂链了。

    普通铁块若干。丢入龙虎赤炎鼎融化提纯之后,放在千年寒金锻台上,用锻金锤捶打数十次。将书籍上记载的冥文用削金刀雕刻在铁块之上,再将其捶打定型。

    整个过程很简单,没多久,贾可道就得到了一根看上起平淡无比的铁链。

    嗯,真的是平淡无比。

    就算是贾可道将灵气输入进去,这铁链也是没有半点反应。

    这倒是让贾可道有些疑惑了。

    难道是冥文错了?

    这冥文乃是地府专用符文,专司克制魂魄之用。

    贾可道从未有接触过,因而在发现锁魂链没有作用之后,倒是有些迟疑。

    不过很快。贾可道就发现了这锁魂链应该如何激活。

    在发现锁魂链无法激活之后,贾可道就带着这条铁链去了藏经阁。刚刚一进入藏经阁,那本生死薄就黑气大作。随后便射来一道黑光,落入铁链之中。

    片刻之间,锁魂链内便慢慢浸出一丝丝黑气来。

    被激活了!

    贾可道看着那本又恢复为原状的生死薄不由得抓了抓额头,原来如此。

    原来锁魂链这样的冥器是需要生死薄才能够激活。

    有了这能够容纳魂体的锁魂链,贾可道接下来就带着奥迪斯继续朝着坎塔军的基地潜伏过去。

    由于之前在音素地旁边的激战,坎塔军派出的巡逻队全军覆灭,使得坎塔军一时间无法辨明敌人,一时间沿途之上多出了不少哨兵。

    对于这些哨兵,在贾可道的叮嘱下,凡是血光罩体者都被奥迪斯直接干掉,至于少数手上没有沾血的士兵则是被贾可道用摄魂小镜震晕过去,至于之后的道路该怎么走,就看他们自己的取向了。

    坎塔军的基地实际上就是一个密布着各种暗堡的村庄。

    当然,住在这里面的人基本上都是坎塔军的士兵,以及一些家属,至于那些被压迫的山民是没有资格住在这里的,以避免有人勾结正规军泄露基地的布防秘密。

    在开启了阴阳眼之后,一眼看过去,贾可道根据人体在阴阳眼里显现出的情形大概能够将这个基地的布防情况看个明白了。

    像这样一座密布着暗堡的村庄,那些小国的正规军开过来,恐怕也会感觉很无奈。

    除非是调集重炮进行连续不断的轰击,光凭步兵突击,就算是送再多的人命也没可能将这个村庄攻破。

    贾可道看了一会,原本打算就此退去,毕竟这个坎塔军已经被奥迪斯搞得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绝大部分的士兵都撤回了这个村庄,对于贾可道收割音素的计划基本上没有了影响。

    但位于村庄外围的一处墓地让贾可道停住了脚步。

    大量的怨气阴气纠缠在一起,凝聚在那处墓地上。

    像这样规模的阴地,贾可道在地球上还是第一次见到。

    待到奥迪斯将墓地的一角挖开后,贾可道方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墓地,而是一个千人坑。

    数以百计的尸骨杂乱无章的堆积在一起,从骨骸的大小就可以看出,里面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甚至于贾可道能够看到不少的骨骸正在挣扎的鬼魂。(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