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

    奥迪斯这一刀倒是玩得有些脱了,爆炸的吉普车直接将奥迪斯体外的混元一气罩炸碎,然后奥迪斯就直接被冲击波给冲飞了出去。

    到了这个时候,若是有人朝着奥迪斯来上一梭子的话,就算以奥迪斯那强悍的肉身也得受到重创。

    除非到了剑师的层次,斗气能够外放护住肉身,像包括大剑士以下的超凡职业者在遭遇到近距离的爆炸等伤害时,都不可能保证自己不受伤。

    这也就是为什么魔法师在低层次的时候,可以稳压剑士这些近战职业一头的原因所在了。

    还好,贾可道跟在后面,看到奥迪斯被炸飞出去的时候出手了,蜈蜂小袋直接祭出,一团虫子就冲出袋口,转眼之间就扑到了那些士兵身上。

    顿时,惨叫声不绝于耳。

    今天对于这些昔日里骑在山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士兵而言,是一个地狱日。

    指头大小的怪虫扑在自己身上,张开钳子就将皮肉撕扯下来,只需要半秒时间就在士兵那惊恐欲绝的表情下钻入体内,随后就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剧痛从体内传出。

    将这些士兵吃掉的时间也不过一两分钟。

    奥迪斯这时倒是从地上爬了起来,但看到那些士兵身上不时鼓起的凸包,他就有些不敢上前了。

    对于贾可道的那些怪虫,奥迪斯看着就感觉心里有些发寒,尤其是钻入体内后的那种痛苦从士兵脸上浮现出来,更是让奥迪斯害怕自己不小心被这种虫子沾上的后果。

    虫子饱餐一顿飞回了蜈蜂小袋,只剩下满地的狼藉和一堆堆碎裂的白骨。

    随着那些怪虫不断吞噬血食,个头是越来越大了,最小的也有半根指节大小。最大的长到了一尺左右,一口下去,骨头都难以承受这股巨力。

    看着从那些碎骨里浮现出来的灵魂。贾可道倒是感觉有些可惜了。

    自己现在还没有收取灵魂的容器,若是让这些魂魄待在这里。要不了多久或许就会魂飞魄散,倒不如让那生死薄来收取了,虽说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但也要比浪费了好。

    将这二十多个灵魂用生死薄收取一空之后,贾可道就没有继续前进了,而是带着奥迪斯回到了山林之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布下幻象阵后,心神在藏经阁里翻动一番之后找出了一本书籍。

    这本书籍是归类于制器一类的书籍。其作者就是那个阎罗殿的张判官,上面列罗了数种鬼差使用的冥器。

    譬如鬼差常用的锁魂链,黑白无常使用的哭丧棒,乃至于牛头马面使用的戳魂叉等等。

    这几种冥器都可以用来收取灵魂,但其各有用处,鬼差的锁魂链可以将鬼魂束缚住,哭丧棒可以打散鬼魂形体,让其感受到难以忍受的痛苦,而戳魂叉则能够直接击杀鬼魂,算是专用的战斗冥器了。

    而里面最简单的就算是锁魂链了。

    普通铁块若干。丢入龙虎赤炎鼎融化提纯之后,放在千年寒金锻台上,用锻金锤捶打数十次。将书籍上记载的冥文用削金刀雕刻在铁块之上,再将其捶打定型。

    整个过程很简单,没多久,贾可道就得到了一根看上起平淡无比的铁链。

    嗯,真的是平淡无比。

    就算是贾可道将灵气输入进去,这铁链也是没有半点反应。

    这倒是让贾可道有些疑惑了。

    难道是冥文错了?

    这冥文乃是地府专用符文,专司克制魂魄之用。

    贾可道从未有接触过,因而在发现锁魂链没有作用之后,倒是有些迟疑。

    不过很快。贾可道就发现了这锁魂链应该如何激活。

    在发现锁魂链无法激活之后,贾可道就带着这条铁链去了藏经阁。刚刚一进入藏经阁,那本生死薄就黑气大作。随后便射来一道黑光,落入铁链之中。

    片刻之间,锁魂链内便慢慢浸出一丝丝黑气来。

    被激活了!

    贾可道看着那本又恢复为原状的生死薄不由得抓了抓额头,原来如此。

    原来锁魂链这样的冥器是需要生死薄才能够激活。

    有了这能够容纳魂体的锁魂链,贾可道接下来就带着奥迪斯继续朝着坎塔军的基地潜伏过去。

    由于之前在音素地旁边的激战,坎塔军派出的巡逻队全军覆灭,使得坎塔军一时间无法辨明敌人,一时间沿途之上多出了不少哨兵。

    对于这些哨兵,在贾可道的叮嘱下,凡是血光罩体者都被奥迪斯直接干掉,至于少数手上没有沾血的士兵则是被贾可道用摄魂小镜震晕过去,至于之后的道路该怎么走,就看他们自己的取向了。

    坎塔军的基地实际上就是一个密布着各种暗堡的村庄。

    当然,住在这里面的人基本上都是坎塔军的士兵,以及一些家属,至于那些被压迫的山民是没有资格住在这里的,以避免有人勾结正规军泄露基地的布防秘密。

    在开启了阴阳眼之后,一眼看过去,贾可道根据人体在阴阳眼里显现出的情形大概能够将这个基地的布防情况看个明白了。

    像这样一座密布着暗堡的村庄,那些小国的正规军开过来,恐怕也会感觉很无奈。

    除非是调集重炮进行连续不断的轰击,光凭步兵突击,就算是送再多的人命也没可能将这个村庄攻破。

    贾可道看了一会,原本打算就此退去,毕竟这个坎塔军已经被奥迪斯搞得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绝大部分的士兵都撤回了这个村庄,对于贾可道收割音素的计划基本上没有了影响。

    但位于村庄外围的一处墓地让贾可道停住了脚步。

    大量的怨气阴气纠缠在一起,凝聚在那处墓地上。

    像这样规模的阴地,贾可道在地球上还是第一次见到。

    待到奥迪斯将墓地的一角挖开后,贾可道方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墓地,而是一个千人坑。

    数以百计的尸骨杂乱无章的堆积在一起,从骨骸的大小就可以看出,里面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甚至于贾可道能够看到不少的骨骸正在挣扎的鬼魂。(未完待续)

第二百十四六章 针锋相对    世事难料,计划赶不上变化,唐楚阳能想到太多能够形容现在这种出乎预料的状况了,原本他还对未来的伯爵之位充满期待,谁知一天时间还没有过去,情况便急转直下。

    想打闷棍的凌央泽好死不死地打在了唐楚阳的逆鳞上,这一点是双方谁都没有想到的,对于唐楚阳这个专业神棍而言,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天机不可测的道理了。

    人情往来虽然和天机没多大的关系,但拔升到命运层次就殊途同归了,看来他是没有当伯爵的命了,唐楚阳索性防下了心中最后的顾忌,看向凌央泽的目光针锋相对,谁怕谁啊!

    “王爷,买卖不成仁义在,我自认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既然咱们的合作不愉快,那就好合好散,别到最后逼得咱们都下不来台,相比你也不想看到那样的后果,不如我自行离开,如何?”

    唐楚阳这话与其说是商量,倒不如说是命令更为恰当一些,因为有了王符的威慑之后,他是处于绝对优势的一方,这等情况下他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客气,反正已经撕破脸了。

    “”

    凌央泽一言不发地望着唐楚阳,身为长生皇朝数得着的实权王爷,他强烈的自尊心不容许他在这个时候说软话,但若要维护权威而动手的话,看着唐楚阳身前银光闪闪的五张王符。

    凌央泽有些无言以对,面对王符这种威慑级的灵符。他本身就算再怎么尊贵,无知无觉的灵符显然不会有任何影响。

    “你,你想走便走。又,又没人拦着你!”

    项胥的语气里前所未有的小心谨慎,尽管说出来的话看似很强硬,底气却也半点儿没有,只要是个有理智的人,都是怕死的,而灵符就是用来杀人的。

    在性命和尊严之间。项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性命,所以他话语强硬,语气却磕磕巴巴。生怕因此惹恼了唐楚阳。

    “我问你了么?”

    唐楚阳面无表情地看向被巨大守护神包裹的项胥,抬手向前一指,一张银光璀璨的王符‘嗖!’的一声飞窜数丈,几乎贴着项胥的守护神环绕一圈。

    “你!你敢!”

    项胥失声惊呼。让王级灵符贴身爆炸。哪怕他有守护神护着,怕是也只能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唐楚阳这边随便一指,吓得他出口的声音都变了调。

    “住手!!”

    凌央泽终于开口了,他不能眼看着项胥在被唐楚阳干掉,若是被项家知道了,怕是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当然。最重要的是唐楚阳一旦和项胥开干,他肯定得被波及到。

    凌央泽可以不在乎项胥的生死。但他不能不顾及自己的安全,出声制止了唐楚阳之后,凌央泽又马上疾言厉色地冲项胥道:“你也给我闭嘴!”

    项胥被凌央泽直言呵斥,心里本能地生出一股抗拒,凌央泽虽是皇朝王爷,但比起他背后的项家也强不了多少,但想想现在的处境。

    项胥毫不犹豫地选择隐忍,一边警惕地看着唐楚阳,一边控制着守护神几步拉开距离,等距离稍远,有快步暴退,跑到百余丈开外时,突然冲着正在远处搏杀的仆从大叫道:“都他妈给我回来!!少爷我都被人给杀了,你们在干什么?!!”

    项胥不敢冲凌央泽和唐楚阳咆哮,只能将心理的憋屈全向远处的属下宣泄出来,他这失态一般的一嗓子吼出去,简直声若奔雷。

    远在千丈之外的凌紫嫣诧异回头,看到唐楚阳竟然在和她皇叔对峙,当下无比诧异地张口惊呼道:“皇叔,唐先生,你们在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要干架了!唐楚阳都有些敬佩凌紫嫣的粗线条了,他这边连王符都放出来了,难道拿出来晾着玩儿啊?

    “少爷,这是怎么了?!”

    金阳,陆俊,方万雄和那百名信徒就要直接多了,毫不犹豫地扔下长舌鬼,掉头就冲回了唐楚阳的身边,金阳更是一脸紧张地开声询问,自家少爷不太好看的面色,已经说明了这绝对不是一场友好交谈。

    “买卖谈崩了,咱们似乎得单干了”

    唐楚阳并未说出缘由,目光平淡地看了一眼凌央泽之后,转身挥手,一声不响地直接带人离开。

    “你,站住!”

    凌央泽威严的语气充满了不容置疑的意味,见唐楚阳没有动手的意思,凌央泽也冷静了下来,这才突然想到,若是没有唐楚阳的那个城主之位支持,凌紫嫣根本没可能得到皇位!

    “嗤”

    唐楚阳嗤笑一声,连头都没回,继续往前走,都他妈到这个地步了还跟我摆什么谱,老子和你很熟么?

    见唐楚阳连理都不理他,这让在长生皇朝向来言出法随,无人敢于抗命的凌央泽难堪到了极点,想要挥手上属下动手,这才发现金阳等人甩掉的长舌鬼,此时却将凌央泽的人全部缠住了。

    “小子,你若就此离开,便是得罪我长生皇朝,你最好思量一下,你背后的势力,能够承受得了来自长生皇朝的怒火!!”

    直接动手是不可能了,但就这么被人鄙视了,还无奈地看着对方离开,实在太丢他这个王爷的脸了,这些说惯了的强硬言语,凌央泽近乎本能地就吼了出来。

    “哦?王爷,你这是在提醒我必须要和你们动手么?反正大家打算不死不休了”

    唐楚阳终于转身看向凌央泽,目光里的凶光毫不掩饰地释放出来,凌央泽若是真敢动手,他哪怕是拼光了家底儿。也要干掉这个以势压人的老王八蛋。

    “我!”

    我什么,凌央泽没有再继续说出口,他突然想到。目前长生皇朝这边再人数和实力上虽然占了绝对优势,但真要和唐楚阳在这里动手的话,但凭那五张王符,便足以让他们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

    “不打的么?呵呵,那唐某就告辞了!”

    唐楚阳满脸讥讽的笑,心里却是突突直跳,他确实有不少王符。但全都是辅助类和恢复类的,唯一一张威力强悍的攻击王符,还被他在对付掩日蜃蛟龟的时候用掉了。

    亮出来的这五张王符。足有四张全是回复类王符,剩下的哪一张也只是辅助类王符,攻击类的王符一张都没有!

    凌央泽若是真的敢狠下心动手,唐楚阳最后就算能够生还。金阳。陆俊等人怕是都得死在这里,这可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所以他也不敢太过激怒凌央泽。

    索性王符若是不彻底发动,谁都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类型,只要双方不动手,他和凌央泽拼的就是谁的胆子更大,谁更嚣张了。

    “”

    凌央泽的俊脸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但却只能默默地看着唐楚阳离开。从出生到现在,他从未被人这么无视过。唐楚阳那充满讥讽的笑容,彻底烫伤了他的自尊心。

    不过凌央泽到底是从皇族斗争中走出来的老狐狸,他分得清什么时候该强硬,什么时候跟妥协,有那五张威力不明的王符威慑,凌央泽根本就没有喊出‘动手’这两个字的勇气。

    “唐先生,你,你为何要离开?!你和皇叔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凌央泽的那些下属抽不开身,被保护的凌紫嫣想要动弹还是不难的,等她回到凌央泽身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现在这种针锋相对的场面。

    凌紫嫣一脸的迷茫之色,她不知道之前明明还有说有笑,怎么突然翻脸到差点儿要动手的地步了?

    “公主,很遗憾不能在你手底下做事了,至于误会什么的,嘿嘿,你还是问问你的皇叔吧”

    唐楚阳对凌紫嫣的印象不错,也不想对她恶言相向,拱拱手说了一句之后,也懒得解释,叹了口气之后,再次转身前行。

    “喂”

    “嫣儿,别喊了,他怕是不会再回来了!”

    凌紫嫣张口想继续叫住唐楚阳,却被面色阴沉的凌央泽给阻止了,刚才虽然没有动手,但气氛已经相当难堪,况且,凌央泽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和一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人谈。

    “皇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唐楚阳突然就要走了?你是不是又对他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凌紫嫣人虽然善良,但她却不是个傻子,她和唐楚阳接触的时间算不上多长,但想想双方的地位差距,凌紫嫣也知道肯定不是唐楚阳主动招惹她皇叔。

    而对于这个极疼自己的皇叔,凌紫嫣绝对是非常了解的,他怕是又要算计人家,结果被唐楚阳揭穿,又或者直接拒绝,才会发生现在这种事情。

    “嫣儿,你怎么说话呢?皇叔做着一切,还不是为了你好?那小子嚣张跋扈,我不过是稍稍提醒一下他而已,他非但不理,而且直面顶撞,若是将来他到了皇朝那边依然这样,咱么又怎地管教他?!”

    凌央泽被唐楚阳连番嘲讽鄙视,本就心情恶劣到了极致,现在连凌紫嫣也毫不客气地斥责他,这让凌央泽非常生气,对凌紫嫣说话的时候,也难得用上了长辈训诫的语气。

    “什么管教?!你无非就是看他出身卑微,想要彻底控制他而已,他那人虽然有些高傲,但也是讲道理的,咱们长生皇朝不服管教的人的还少了?也不差他一个吧?”

    凌紫嫣出乎预料地绷起了俏脸,她以往都是对皇叔的吩咐百依百顺,即便是一些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也强忍着去做。

    但长此以往,凌紫嫣心里早已生出厌烦情绪,如今积累到现在又看对她帮助最大的唐楚阳被逼走,凌紫嫣彻底爆发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二更奉上!

    感谢‘看海’盟主的连续打赏和所有月票支持!从第一本书开始,你的支持就一直是最给力的,客气话虽然不想说了,但依然得感谢一些您一如既往的支持!拜谢!

    感谢‘鬼冲天’兄弟再次投出的宝贵月票,这应该是你的所有月票了吧?小猪谢谢您的鼎力支持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