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腾腾腾,不过十步,奥迪斯就追到了对方身后不到十米之处,沿途阻挡奥迪斯前进的灌木,藤蔓乃至于枯树都被直接撞得支离破碎。

    那个枪手已经是跑不动了,全身瘫软在地上,看着对方的大关刀就朝着自己落下来,他吓得甚至于连求饶都忘记说了。

    “住手!奥迪斯!”

    贾可道的声音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如同惊雷在奥迪斯耳边响起,终于使得奥迪斯的大关刀停在了半空,片刻之后,大关刀继续下落,吓得那枪手一翻白眼就昏迷了过去,而大关刀却是一刀劈在了枪手身旁的地上,一条正准备发动攻击的五步蛇被这一刀直接剁掉了头颅,细长的躯体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

    贾可道让奥迪斯住手并不是心存怜悯。

    这三个枪手,就没有一个是善人。

    每个枪手的体外都是血光笼罩,里面混杂着不少的黑气,光这一点,贾可道就可以判断他们每个人杀的人不低于十个了,并且杀的人里面恐怕还有不少儿童妇女,否则那怨气不可能凝结得如此深厚。

    像这样的家伙,说其罪孽深重都不为过,就算是被奥迪斯杀掉也是罪有应得的下场罢了。

    只不过,留一个活口,多了解一点这里的情况,总要比好似个没头苍蝇乱撞要强得多。

    “先把他弄醒。”

    贾可道吩咐了一声,便转身朝着另外两具尸体走去。

    像这样新鲜出炉的尸体可不要浪费了。

    要知道像蜈蜂小袋里的怪虫若是用新鲜尸体喂食的话,效果可要比那些普通虫子强很多,只不过贾可道不是乱杀无辜之人,平时里也没有这个机会罢了。

    现在既然有现成的尸体,贾可道也不是那样古板的人。自然要利用一下了,何况这样血气缠身的人,用来喂虫。其效果更为显著。

    将蜈蜂小袋朝着空中一丢,一群体型变得更为庞大的怪虫就从袋子里飞了出来。闻到血腥味后就朝着地上的尸体扑了下去。

    片刻之间,尸体上就被无数虫子覆盖,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啃食声随即便在变得寂静的森林来来回传荡。

    那个枪手刚被奥迪斯几个大耳光扇醒过来,就见到这一幕,之前迟到的求饶声顿时喊了出来:“尊师饶命!尊师饶命啊!”

    在这一带,操纵巫术的降头师很是盛行,见到贾可道驱使虫豸吞噬尸体,这枪手便将贾可道视为了降头师。

    这些人对于降头师的畏惧是寻常人所不了解的。在他们看来,如果得罪了降头师,那么就被下降头,从此生死两难。

    奥迪斯虽说不知道这枪手为什么如何害怕,但也知道借机询问一些问题,而这枪手丝毫不敢隐瞒,有问必答。

    奥迪斯这边在审讯,贾可道在另一边已经驱使着虫子将两具尸体吃了个精光,就连粘在地上的鲜血都被吃得干干净净,地上就只剩下了两具白森森的骨头。

    甚至于还有几头体型最大号的怪虫舍不得离开。拼命的嚼咬着骨头,将骨头咬得噼啪噼啪直响,企图将骨头里的骨髓都被吸掉。

    在这一顿饱餐之后。蜈蜂小袋里的怪虫体型大多都增强不少,最小号的也有指头大小,一口下去,在人身上撕下一块指头大小的皮肉来都不是问题,而最大号的怪虫嘴边延伸出来的尖锐大颚足以将人的手臂咬断。

    而贾可道这个时候眼睛却是盯在了那堆骨头上。

    在阴阳眼之下,有两团黑色雾气正从骨头里一点点的浸出,没多久两个与生前差不多的枪手就出现了,只不过身形显得很虚幻,傻傻的漂浮在骨头上。脸上不时露出痛苦的表情。

    这就是两个枪手的灵魂了,对于他们而言。此时灵智尚未开启,他们的记忆始终停留在临死的那一刻。无尽的痛苦将他们笼罩,直到他们开启灵智后才能够摆脱这种噩梦。

    当然,他们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贾可道察觉到,随着这两个灵魂的出现,道德经出现了一丝颤动,似乎在提醒自己什么。

    贾可道随即将心神沉入道德经里,却发现藏经阁内,一本散发着黑色气息的书籍正在书架上颤抖。

    《生死薄》伪!

    光看这造型,贾可道就知道这是什么书了。

    贾可道的心神轻轻一碰那生死薄,生死薄便径直出现在贾可道手里。

    而这本《生死薄》伪出现之后,那两个灵魂脸上的痛苦随即消散,随即便处于浑浑噩噩之中,朝着这生死薄飘来。

    生死薄上的黑气这时动了,将两个灵魂一卷,卷入书中之后,生死薄便自行消失。

    贾可道将心神重新沉入道德经,却发现那生死薄已经回到书架上,书外的黑气尽数消失,就好似一本普通书籍。

    这是怎么回事?

    贾可道有些疑惑,不过随即便将此事抛在脑后,朝着奥迪斯走去。

    奥迪斯将那个枪手所知道的事情掏了个干净之后,便是手起刀落,给了对方一个痛快。

    看到奥迪斯顺手将对方斩掉,贾可道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倒不是可怜那个枪手,而是贾可道感觉奥迪斯在见血之后有些狂躁了,这大概是心境有些不稳的缘故。

    嗯,回去后,让奥斯迪多背诵抄录几本道经去去戾气才行。

    奥迪斯这个时候杀得爽快了,倒是不知道自己回去之后的悲惨命运。

    要知道,奥迪斯对于那些道经可没有孟挺等人理解深刻,让他照着书念一念还行,若是让背诵或者抄录道经的话,那简直就要了他的老命,还不如让他一天一夜的练刀更爽快。

    待到贾可道用虫子将尸体吃了,再用生死薄将对方灵魂收掉之后,奥迪斯便开始向贾可道汇报自己所问到的情况。

    这三个枪手都是坎塔军的哨兵,而这坎塔军便是金三角地带里的一支武装,其基地距离这里大概有五六公里远,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对方已经知道这里发生了意外,在联系不到哨兵的情况,很快就会有巡逻队前来查看。(未完待续)

第二百四十四章 联姻的重要性    “王爷,您就不要凑热闹了吧?”

    凌央泽虽然满脸愤愤之色,但唐楚阳还要比他更加愤怒一些,要大白菜呢这是?

    唐楚阳之所以肯让他的信徒保护凌紫嫣,无非是知道凌紫嫣必然不会亏待了他们,但凌央泽就不同了,这厮老狐狸一样的性子让他首先考虑的就是利益。

    那些信徒若真的为他效劳,绝对只有当打手的命,没什么危险的话还算好,一旦遇到的需要舍弃什么的时候,唐楚阳敢保证,这老狐狸一定会把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当炮灰用。

    为自己的信徒找出路没问题,但送出去当炮灰,唐楚阳是绝对不愿意的。

    “嫣儿虽然需要保护,但本王就不需要保护了么?你那么多仆从军,也不差这三五个,本王不贪心,让给我八个就好,你放心,本王是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凌央泽有些讪讪地看了唐楚阳一眼,甲等资质的修士毕竟不是大白菜,他理所当然地把唐楚阳的愤怒当成了舍不得,却不知道唐楚阳只是不愿意让自己的下属当炮灰而已。

    “王爷说笑了,您本身实力强悍暂且不说,单是您的王府里怕是就不会少了高手,我这些仆从不过是喽啰一样的修士,您还是高抬贵手,给臣下留点儿保命本钱吧。”

    吃不吃亏什么的,唐楚阳是不在意的,到了五行大陆差不多两年时间,唐楚阳算是彻底看透了。靠谁都不如靠自己,不论是想要什么,自己动手就是了。

    拿忠诚的信徒去和凌央泽交换未知的利益。这种买卖不论赚与亏,唐楚阳都是不屑去做的。

    道理很简单,唐楚阳的那些信徒在他的眼里,首先是人,其次才是他的下属和信徒,他不介意去买人口,但绝对介意自己去拿人类当货物去交易。

    因此唐楚阳这话虽然说得客气。但语气里却透露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坚定。

    “这……”

    什么事情都不能认真,一旦认真起来,就彻底没得谈了。凌央泽看唐楚阳拒绝的干脆利落,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留,他郁闷地摸了摸鼻子,开始摇头叹气。

    “唐楚。唐先生。你刚才答应我的……”

    凌央泽收声了,依然有些激动的凌紫嫣却再次开口,原本想要直呼其名的,但想到要接收人家的好处,凌紫嫣红着绝美的俏脸客客气气地提醒了一下唐楚阳。

    “公主放心好了,等离开潮汐山的时候,我必然会将那二十四人中的四个派到你身边保护你!”

    凌紫嫣话没说完,唐楚阳就接口肯定了她的念想。这位公主殿下将来可是要当皇帝的,派人到她手底下效力。不敢说一点危险都没有,但比起在凌央泽那里效力至少要高出几个档次。

    “不能现在就给么……”

    凌紫嫣有些弱弱地补了一句,见唐楚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儿,当下难得的俏皮一笑,妖娆无比地嬉笑道:

    “嘻嘻,你说怎样就怎样吧,不过你一定要记得哦!”

    绝色美人儿撒娇的威力是非常大的,这里几千人个个都召唤了守护神,唯独凌紫嫣这个仙子一般的绝色美人儿,被团团护在最中央的位置,并未召唤守护神。

    上位者总得有自己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如果凌紫嫣也跟所有人一样,召唤了守护神冲上去拼杀,那还要他们这些下属做什么?

    没有任何遮拦的凌紫嫣这么露齿一笑,但凡围在附近的修士皆都在那一瞬间失神,就连自认心智无比坚定的唐楚阳,也感觉他强大的心脏陡然漏掉几拍,竟有种怦然心动之感。

    “哈哈!能为公主殿下效劳,乃是臣下的荣幸的,您放心好了,到时候就算是您忘了,臣下也不会忘掉的,能够巴结长生皇朝下一任皇帝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唐楚阳这可说的是大实话,不过此时此刻从他的嘴里说出来,非但没有显得他阿谀奉承,凌央泽等人反而认为,唐楚阳这是在免除凌紫嫣的尴尬。

    毕竟凌紫嫣向唐楚阳要护卫,这就等于上位者在向属下要好处,这对于任何一个皇帝来说,都是要不得的事情。

    毕竟人家跟着你本身就是为了好处才来的,结果你非但不给任何好处,反而反过来向属下讨要好处,这绝对不是一哥该做的事情。

    凌紫嫣闻言,略显羞涩地点了点头,她毕竟不是凌央泽那样的老狐狸,脸皮厚得城墙一样,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的凌紫嫣,心里别提多不好意思了。

    “公主殿下,别发呆了,那边可还有好几百的恶鬼精气等你去收呢……”

    唐楚阳抬手指着被那二十四名信徒横扫而过的地方,他们说话的空当里,又有百多个长舌鬼被干掉了。

    “啊?好!我马上去……”

    凌紫嫣呆愣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慌忙应了一声连个护卫都没叫便直接冲那边飞身而去,唐楚阳见状,摇头叹气,急忙转头冲身边的金阳道:

    “你们带人去保护公主殿下!”

    “是!少爷!”

    金阳和陆俊二人应了一声,齐齐抬手一挥,带着手底下的信徒就向凌紫嫣追了过去。

    “这小美人儿心里怕是尴尬坏了吧?哈哈……”

    唐楚阳看着凌紫嫣有些慌乱的姣好背影,满怀恶意地暗笑了几声,转头看到凌央泽一脸诡异地看着他,当下被吓得后退一步,这厮什么时候散掉守护神的?

    唐楚阳一脸惊愕地看着凌央泽,扯着嘴道:

    “王爷,您这表情好吓人的……”

    “公主漂亮么?”凌央泽突然问了一句。

    “当然!”唐楚阳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天下少有,倾国倾城!呃,不对。王爷啊,您问这个作甚?公主殿下可是您的亲侄女,她的样貌如何,您应该比臣下清楚得多吧?”

    凌央泽笑着摇了摇头,并未回答唐楚阳的反问,抬手指了指远处的凌紫嫣,有转手指了指那二十个信徒。意味莫名道:

    “你小子动机不纯啊……”

    “什么动机不纯?”唐楚阳有些迷糊,随后顺着凌央泽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再想想他一脸便秘一样的诡异表情。当下一脸恍悟,这老狐狸想得也太远了吧?

    无奈地摇了摇头,唐楚阳苦笑一声,随即一脸认真地道:

    “王爷。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公主虽然姿容绝丽,但臣下却是已经定亲的人,再说了,公主地位何等尊贵,将来可是要继任皇位的人,臣下不过出身一小家族,哪里高攀得起!”

    “说的也是……”

    凌央泽闻言点头。超生皇朝的女皇是肯定要嫁人的,不过肯定是不能嫁出去。而是男人嫁进来,这也是政治联姻的一种。

    按照长生皇朝以往的管理,凌紫嫣若是成为皇帝的话,是肯定要选择最强的十大顶尖家族中的一个联姻的,唐楚阳虽然潜力很大,但想要娶凌紫嫣的话,差距还是太大了一些。

    凌央泽也就是随便找个话题而已,顺便也是提醒一下唐楚阳让他不要生出不该有的想法,正想开口继续说话,却猛然反应过来一样,有些诧异地冲唐楚阳道:

    “你已经定亲了?!”

    “是啊,定亲了……”

    唐楚阳点了点头,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身材高挑,一脸娇蛮之色的俏丽女子,穆家那个刁蛮女唐楚阳虽然不敢恭维,但这个时候拿出来当借口,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与你定亲的是何人?哦,对了,女方在天威王朝的实力如何?大家族么?”

    凌央泽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原本见唐楚阳年纪不大,因此从未往这个方向想过,如今听唐楚阳说他已经订婚了,这个问题他就不得不慎重对待了。

    联姻不只是强强联合的不二法门,也是皇族笼络控制下属的必备手段之一,凌央泽原本还想着,等凌紫嫣登基之后,便选个皇朝公主,甚至于凌央泽下嫁一个女儿给唐楚阳。

    以这种姻亲的方式来彻底将唐楚阳绑到皇族战车上,可若是唐楚阳已经定亲的话,这就意味他背后的家族主母这个位置,已经被别人抢走了,虽然平妻的权利也不小,但毕竟不如主母。

    而且,别说是长生皇朝的公主了,就算是凌央泽的女儿,那至少也是个郡主,怎么可能随便嫁到一个小家族里当平妻?主母这个位置是必须要让给出身皇族之人的。

    “这个啊,王爷,这些问题很重要么?”

    凌央泽的表情有些严肃,这让原本只是随口敷衍的唐楚阳有些吃惊了,不就是娶个老婆的事情么,不至于这么严肃吧?

    谁知凌央泽却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语气前所未有地认真道:

    “非常重要!如果有必要的话,或许你还得退亲!”

    “退亲?!没这么恐怖吧?”

    唐楚阳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开什么玩笑?难道我跑到长生皇朝之后,连自己的婚姻大事都不能做主了?

    而且,唐楚阳不自觉地就想到了穆元明,那个看着和蔼,实则脾气暴躁的老家伙,唐楚阳都不知道他若是直接拒绝和穆家结亲,那老家伙会不会追杀他个几千几万里。

    “如果你只是举族搬迁到长生皇朝,你的婚姻自然是你们家族做主,但你若是想要接收爵位和领地,你的正妻,怕是绝对不能由你自己来选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今天有事,定时发射!今天只有一章了,明天至少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