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哈哈哈,项先生实在太客气了,今后你我同殿为臣,相互扶持乃是理所应当之事,今后若是有事,便是没有项先生的回报,唐某也会出手相助!”

    唐楚阳‘哈哈’大小,话里话外说的免冠堂皇,实际上却是针锋相对,他这是在明摆着告诉项胥,今后就是项家不找他的麻烦,他也没打算和项家客气。===23wx=

    之所以把话说的这么绝,唐楚阳是不想让凌央泽插嘴了,惹毛了项胥不要紧,一旦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发生,项家肯定就不会再着重注意唐家这么个小家族。

    但是继续让凌央泽见缝插针,挑拨离间,两项胥和唐家的仇恨挑到不死不休,那就是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了。

    毕竟就算是结仇,那也是要分层次的,只要不是血恨深仇,结一次仇和结十次仇那可完全是两码事。

    最简单的例子,莫过于唐楚阳现在只是让项胥损失了千张唤神图,若是不想结仇,唐楚阳只需还项胥几千张唤神图,道个歉什么的这个仇就烟消云散了。

    但若是凌央泽不断从中挑拨,最终导致项胥和唐楚阳动手,甚至于唐楚阳失手重创项胥的话,那时候唐楚阳得罪的就不再是项胥一个人,而是整个项家了。

    大家族弟子外出被人欺负不算多稀罕的事情,只要没死人没残废,面子里子赔上了,解决问题还是比较容易的。

    但你若是直接把人给打废了,甚至于打死了。那这仇就算是彻底结下了,毕竟这是关乎家族颜面的问题,怎么也不能轻易完结。

    唐楚阳要为唐家树敌。以此让凌央泽这些皇族放心不假,但他也不至于一口气把人给得罪死了,总得为自己留有余地。

    反正现在得罪的只是项胥本人,又不是整个项家,而且就唐楚阳所知,以凌紫嫣现在拥有的根基,也不可能得到整个项家的全力支持。

    “王爷。如今试炼之期已经过去半年时间,公主殿下相对于其他皇子并不占优势,现在的每一天对咱们都非常重要。大事为重啊……”

    搞定了项胥之后,唐楚阳不打算再给凌央泽继续挑拨的机会,转移话题自然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一旁的凌紫嫣也知道皇叔是个什么心思,相对而言。她本人是倾向于唐楚阳的。毕竟唐楚阳对她是全力支持,项家对她的支持不过是大网捕鱼而已。

    孰轻孰重凌紫嫣自然分得清楚,为免皇叔把唐楚阳得罪的太狠,凌紫嫣待唐楚阳才说完,便迫不及待地冲凌央泽道:

    “皇叔,如今大哥,三姐他们的贡献都已经超过百万,咱们得加紧时间收集贡献了!”

    凌紫嫣的话让凌央泽微微叹息。他这宝贝侄女还是太过仁慈了一些,不趁着这大好机会让唐家和项家对立起来。实在有些太过可惜,不过看侄女的面色有些急切,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当下只能点点头,冲在场众人点点头,肯定道:

    “嫣儿说的是,呵呵,既然有了项胥大力支持,咱们也无需那般节俭,成,直接动手吧!”

    这老狐狸,总算是闭嘴了,唐楚阳微微松口气,带着金阳等人就闪一边去了,接下来就是拼实力的时候了,唐楚阳虽然已经拿下了落月城的城主之位,但也并不代表他就不想要更多了。

    贡献值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不但能够代表一个人在聚居点的身份地位,而且其作用等同于货币,可以兑换许多好东西的。

    “金阳,这半年你们的实力进步不小,不过我传给你们的阵法都没有拉下吧?”

    躲到一边之后,唐楚阳就开始关心他手里的底牌了,一百个信徒进步虽然很大,但相对于凶险无比的潮汐山而言,四相境的大修士在这里也不过是垫底而已。

    因此从了解了潮汐山的大体情况的那一刻起,唐楚阳就知道他是无法完全依靠属下的单体实力,去争取相应回报的,不过这可难不倒他,麻衣相士虽然不是很擅长战阵。

    但阵法这东西都是有其共通性的,十二都天魔神阵他不敢想,但七星阵,八卦阵,三十六天罡阵之类的道家传统大阵,唐楚阳还是非常熟悉的,这也是他的底气所在。

    而且,在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实验,和唐楚阳对五行大陆上的修炼知识刻意学习之后,在他开来,阵法在五行大陆最大的作用就是增幅,效果超乎想象的全方位增幅。

    这种类似于聚沙成石,积水成海,能够将许多个弱小的个体,聚集成一个强大联合体的对战方式,就是阵法在五行大陆最强大的具象化方式之一。

    当然,阵法的作用绝对不止这么点儿功能,但毫无疑问这是唐楚阳目前最需要的,因为他带来的人实力太差了。

    “少爷放心好了,这半年时间大家都压制着修为,不敢肆意提升,其中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熟悉您传下来的那些阵法了,前些日子属下还带人下去闯了闯,没想到大家联合组阵之后,竟然……”

    话才说了一半,金阳望向唐楚阳的目光就充满了敬仰,如今在潮汐山混了半年时间,金阳等人自然已经非常清楚,以他们的修为在潮汐山这样的试炼地绝对是垫底一样的存在。

    说得不好听一点,他们这些人基本上就是来这里当炮灰的。

    但有了自家少爷传授的那些阵法之后,他们这些原本应该是炮灰的存在,所能发挥出来的杀伤力简直超乎想象。

    就金阳和陆俊这些学识有限的人看来,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区区几十个四相境的信徒结阵之后。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竟然能够将实力超过五行境的五阶妖兽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就算是在万鬼窟这种只有天位修士,才能结对闯荡的地方,金阳和陆俊等人也都进入晃荡过几次。非但没有人员上的伤损,而且收获还要远超那些四五个天位修士结队的队伍。

    这样的结果对于金阳和陆俊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在关外的景云县那一片,天位修士就是能让他们一辈子仰望的存在,偌大的流云城里,天位修士两个巴掌都能数得完。

    而在潮汐山,天位修士都能用‘多如狗’来形容了。金阳等人原本以为他们在这种地方,唯一能够起到的作用就是为自家少爷看店了,可在唐楚阳失踪的这半年时间里。

    陆俊。金阳等人算是真正见识到了阵法的强大之处,这期间虽然有凌紫嫣护着,但他们也不是没有和人发生过冲突,毕竟凌紫嫣不可能天天跟着他们身边。

    但正因为这些陆陆续续的冲突。金阳和陆俊等人的自信也逐渐积累了起来。试问,当几十个四相境的修士结阵之后,能够将**境的大天位修士都打跑的时候,他们有什么理由不自信?

    “少爷,您是不知道啊,十四个人,两组七星阵啊,我们就能轻易将三个小天位的修士给打得落荒而逃。就算是**境的大天位修士,只要结成三十六天罡阵。都能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金阳说到这里的时候,面上的表情别提多得意了,四相境大修士和五行境的天位修士之间的实力差距,用天和地来形容都不过分,毕竟一个能飞,一个不能飞,这就已经是决定性的差距了。

    但阵法最基础的作用就是能攻能防,哪怕是以攻对攻,甚至起到的作用比纯粹的防御还要强,金阳当初就是凭借两组七星阵,将那三个小天位的修士给吓跑的。

    无他,结阵之后,金阳的每一下攻击都相当于小天位修士的全力攻击,这种情况下除非是玩儿命,或者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不然谁也扛不住别人不间断的全力攻击。

    见金阳在少爷那里嘚瑟,陆俊和方万雄两人自然不会让他专美于前,当下不客气地将一脸得意的金阳拉到一边,以更加夸张的语气冲唐楚阳道:

    “是啊!是啊!少爷,不怕您笑话,当初您传给我们那些阵法的时候,属下还嫌繁琐,绝对还不容冲上去硬碰硬,可是等我亲手打跑那个**境的老家伙时,哈哈,您不知道啊,那感觉实在是,实在是……”

    “实在是太爽了!……”

    唐楚阳笑眯眯地接了一句,阵法的作用到底有多强大,唐楚阳已经试验过无数次了,并且,五行大陆上本就拥有极为庞大的阵法传承体系。

    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五行大陆上的阵法比之华夏传承的阵法来,似乎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这就导致大部分阵法都无法本身实力完全发挥出来。

    这一点唐楚阳早在炼制唤神图的时候就发现了,每一位灵画师其实都算是半个阵法大师,虽然他们接触的更多的还是阵法和阵纹,但组成阵法的基础部分也是阵符和阵纹。

    “对对对!就是太爽了!**境的大天位修士啊!我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能将一位大天位修士给打跑!太不可思议了!”

    “那不是你一个人打跑的好吧?!”

    被抢了风头的金阳郁闷坏了,没有其他三十五个人帮忙,三十六天罡阵你一个人组得出来么?瞎嘚瑟!

    “呃,一样,一样啦,反正我是主阵之人……”

    被金阳拆台的方万雄只是呆愣一下,便厚着脸皮为自己找理由,打跑**境的大天位修士,这可是他长这么大最风光的一件事情了,就为这个,咱不要脸了!(未完待续。。)

    ps:邻居家的老人去世了,农村丧失办起来很繁琐,他家亲戚少,小猪被无偿征用,端茶递水去了,在农村,左邻右舍人情来往是非常重要的,不夸张的说,比亲人都不差,这事儿小猪不能拒绝,所以导致昨天断更了,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

    嗯,顺便为大家推荐一本书《修真门派掌门人》,看名字就知道什么类型了,喜欢的可以去看一下……

第二百三十七章 找个对头    ps:被看盗ban的说你的章节水,如果是诸位书友的话,你们会有什么感觉?

    反正小猪的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

    算了,不说了,今天依然状态不佳,请求爆发时间延迟到明天,不开心的事情太多,每个人每天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心情不好肯定会影响写作,这是事实,不是借口,诸位书友请见谅,抱歉……

    “王爷,花销大不大的,这您可就没明白项先生的意思了,项先生既然敢说这样的话,自然是因为他愿意拿出足够的唤神图给王爷使用啊,啧啧,这大手笔,王爷可得好好感谢一下向先生的……”

    唐楚阳说着话的时候,一脸的赞赏之色,项胥之所以说这些话,无非就是嫌他抢了风头,想要依靠唤神图来抢回些面子而已,其实凌央泽和凌紫嫣都知道项胥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项胥背景不俗,他们不想让这厮太过难堪,所以凌央泽才不得不开口解释,免得让项胥太过尴尬,但凌紫嫣两人顾忌项胥背后的家族,唐楚阳可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尽管将来唐家肯定是要到长生皇朝去发展,唐楚阳本不应该得罪项家这样的大家族,但他的想法可不同于别人,一个新晋的贵族如果不想混得太艰难,态度方面是必须要强硬一些的。

    忍辱偷生什么的虽然可以换来暂时的安稳,但同时也会让大多数不将你放在眼里。唐楚阳将来可是要当伯爵的人,若是没有人把他这个伯爵当回事儿,那可就一点都不好玩儿了。

    项胥这个时候站出来和唐楚阳抢风头。唐楚阳原本是不在意的,反正他到底做了多大的贡献,恐怕没有人比凌紫嫣,凌央泽二人更清楚了,别人就是想抢都抢不走。

    但想到将来要去长生皇朝混生活,唐楚阳尽管不擅长算计人,但他上辈人给人算命养成的习惯。潜意识里就已经不自觉地将项胥利用上了。

    一个没有任何敌人的新贵绝对是要不得的,因为没有敌人就意味着可以全力发展,家族之间的竞争太残酷了。没有人会允许一个新的势力不受压制的成长起来。

    长生皇朝的一个伯爵,若是能够成长到羽翼丰满,比之一个郡国的国王都不会逊色多少,这样的势力即便放到长生皇朝这样的顶尖国家当中。也绝对属于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未免将来被某个不知道多强大对手压制。唐楚阳决定自己来选个敌人,而这个时候冒头的项胥,无疑就是最好的猎物。

    唐楚阳并不清楚项家在长生皇朝的地位,但既然凌紫嫣和凌央泽如此看重他,想来也不会是中小型家族,加上项胥本身又是长生皇朝里小有名气的灵画师。

    这简直就是为唐楚阳量身打造的天敌,只要能够现在就和项胥建立起稳固的仇恨,唐家到时候就不会引起太多人窥视。毕竟一个新晋贵族还没崛起,就先得罪了长生皇朝的本土大家族。

    这在任何势力看来。都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甚至堪称愚蠢,这样的对手自然会被大家选择性忽视掉,但这正是唐楚阳想要的,唐家想要发展,敌人绝对不能太多。

    “唐楚阳,你……”

    凌紫嫣一脸诧异的望着唐楚阳,她虽然纯良,但并非政治白痴,唐楚阳这一番话看似是夸赞项胥,实则根本就是痛宰,若是让项胥一口气拿出几百张四阶唤神图,绝对能把他肉疼死。

    还没有进入长生皇朝的贵族圈子,唐楚阳就这么毫无顾虑地得罪项胥,这可绝对不是什么聪明的决定,凌紫嫣现在极为感激唐楚阳,不想他轻易得罪项家。

    唐楚阳不清楚项家的实力,但凌紫嫣可是非常清楚的,长生皇朝十大顶尖家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他们若是将全部底蕴爆发出来,灭掉一个王朝都不是不可能。

    ‘你太鲁莽了’这话凌紫嫣最终没能说出来,因为这会直接得罪项胥,但她又不想唐楚阳招惹到大麻烦,无奈之下,只能将求助的目光转向旁边的凌央泽。

    凌央泽侄女为难的表情,当然知道她想的是什么,不过凌央泽可不是凌紫嫣,几十年的皇族残酷争斗,让他更加奸猾一些,一个不受任何阻碍的家族,绝对不是任何一个上位者喜欢的。

    因此他只是目光一转,便不顾凌紫嫣求助的眼神儿,转而冲项胥笑道:

    “哈哈,楚阳这话倒是提醒了本王,项胥,你既然这么说,肯定是能拿出足够的唤神图让咱们使用了?呵呵,若真是这样,你可是帮了嫣儿的大忙了!”

    “皇叔!!”

    凌紫嫣有些吃惊地叫了一声,语气里难得地带上了一丝责怪,她万万没想到,皇叔非但不帮唐楚阳解除危机,反而落井下石,想要彻底将唐楚阳和项胥的仇恨给挑起来。

    “这……”

    项胥被问得面色一僵,他却是有拿出唤神图表现一下的意思,但绝对没想过拿出数百上千张的唤神图来糟蹋,千儿八百张的四阶唤神图他自是拿得出来,但那可是他全部的财产了。

    真要全部拿出来的话,他自己就没得玩儿了,那他这趟潮汐山之行岂不是白来一趟?

    可是唐楚阳之前一番话就拿捏住了项胥,现在又加上凌央泽落井下石,项胥若是不拿出足够多的唤神图,丢的就不只是脸面,怕是连眼前这位实权王爷都要得罪了。

    “这该死的乡巴佬!!”

    项胥一脸愤恨地望了唐楚阳一眼,双目中似要喷出火焰来一般,这下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他虽然跑到这边来支持凌紫嫣了,但项家子嗣何其多,他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而且。项家真正的主力全都在项胥的大哥那里,凌紫嫣之前的几乎毫无优势可言,项家身为长生皇朝的十大顶尖家族,怎么可能看得上凌紫嫣这个刚刚完成成人试炼的新嫩?

    项胥之所以跑到凌紫嫣这边,一来是因为其他有实力皇子公主看不上他,实力不行的他又看不上。

    二来也是项胥对凌紫嫣有所企图,别人不敢打公主的注意。身为项家嫡传子孙的项胥可没那个顾忌。

    如今长生皇朝的十大顶尖家族里,那个家族没有几个驸马?政治联姻可是皇族笼络人心的基本手段之一。

    “怎么?项胥,你莫不是拿这话来寻本王开心的?”

    见项胥一脸愤恨地盯着唐楚阳。凌央泽心中暗喜,面上却开始不悦地继续施压,继续以这样的方式来增加项胥对唐楚阳的仇恨,他这么做倒不是讨厌唐楚阳。无非就是为了平衡而已。

    如今唐楚阳拿了城主之位。这就等于侄女已经将半个皇位拿到手了,凌央泽可不是个目光短浅之辈,他现在得为凌紫嫣登基之后的事情考虑了。

    一个没有人制衡的伯爵是绝对要不得的,尤其是唐楚阳当上城主之后,三十年城主之位的收获,养起一个大家族绝对不是多困难的事情,凌央泽必须给唐家制造能够制衡他的敌人。

    项家这个敌人对于唐家来说虽然太强大了些,但在凌央泽看来这样反而更好。因为这样就能让凌紫嫣一直护着唐家,来自皇族不断地施恩。怕是唐家想要不忠心都难。

    “这,王爷说哪里话,臣下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自然是因为臣下能够拿出足够多的唤神图!”

    项胥这话虽然说得恭敬,但他的语气却僵硬无比,可以压低的俊脸上已经难堪到了极点,凌央泽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就是想要拒绝都难了。

    项家就算再强,也不敢不将一位皇朝王爷的话不当回事儿,尤其是凌央泽还是个实力强大,掌管一郡之地的实权王爷。

    “王爷,这枚储物戒指里就有一千二百张唤神图,全都是四阶唤神图,这便算臣下对公主的支持了,还请王爷收下!”

    右手微颤地摘下戴在左手食指上的一枚蓝色戒指,项胥带着一脸僵硬笑容地双手奉上,身为项家的嫡传子孙之一,项胥绝对不是什么白痴笨蛋,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容不得去拒绝。

    既然如此,索性不若干脆一些,只是突然就将全部财产奉上,而且还是被逼着拿出来的,项胥的心里几乎在滴血了,这时候他就是城府再深,怎么也是给不出什么好脸色的。

    不过凌央泽非常大度地无视了项胥青黑的脸色,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并且还有一千多张四阶唤神图这么大的收获,自然不会在计较项胥的态度问题。

    “好好好!项胥,你能如此大力支持嫣儿,等将来她登上皇位,必然不会忘了你今日的付出!”

    一脸赞赏地说完这些之后,凌央泽眼角余光扫到唐楚阳脸上竟然一点波澜都没有,当下添把火道:

    “不过你小子也是,若不是楚阳提醒,我看你是不打算把唤神图提前交出来的,下次可不能这样了,现在可正是积累贡献的紧要时候……”

    唐楚阳闻言嘴角一抽,次奥!这老狐狸也太狠了吧?虽然这个敌人是我自己主动招惹的,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添柴加油真的好么?

    太尼玛过分了!

    “王爷此言差矣,项先生一心为公主着想,即便是没有臣下的提醒,项先生也会全力支持公主殿下,臣下不过是代项先生表明心迹而已……”

    凌央泽就算再过分,唐楚阳也只能忍着,谁让人家是王爷呢,不过这仇唐楚阳也记下了,早晚得十倍百倍的还给这老狐狸!

    这时候项胥终于转身看向了唐楚阳,铁青近乎狰狞的表情根本就懒得遮掩,凌央泽他惹不起,至于唐楚阳,他已经彻底恨上了。

    “承蒙伯爵阁下看得起,项胥铭感五内,将来必有厚报!”

    这话近乎一字一句地从项胥口中吐出,语气里的冷意,在场所有人都能够清晰得感觉得出来,这仇算是彻底结下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