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念至此,贾可道的魂魄都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来,说实话,之前的过程里好险。

    若不是之前就做好了准备,且因为灵气不足使得这些外魔很难成型的话,自己恐怕早就魂飞魄散了。

    难怪最初在异界肉身与魂魄不协调的时候,自己想要试试魂魄离体都有一种莫大的危险预感。

    可以想象,在这灵气枯竭的地球上魂魄离体都会引来那么多莫名其妙的外魔,若是在异界玩这手的话,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贾可道就在寻思的时候,身上突然之间又是一阵刺痛传来,让他都忍不住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贾可道将这股刺痛挺了过去,但看看四周没有什么异动。

    但很快,贾可道就明白了,那股刺痛的由来。

    呼,突然之间,远处一片黑色东西飞了过来,速度不慢。

    贾可道仔细一看,那竟然是一片刀刃,这刀刃只有刀刃没有柄,通体黑色。

    贾可道想要躲闪,但刚刚才离体而出的魂魄压根就不怎么听指挥,甚至于比之前肉身与魂魄不协调的时候更为难受。

    转眼之间,贾可道的魂魄就被那片黑色刀刃给刺中,一阵剧烈的刺痛就传上了心头,让贾可道的魂魄一阵扭曲。

    而仔细看去,却能够看到被黑色刀刃刺中的地方,魂魄破损了一点。

    贾可道还没发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发现远处一大波黑色刀刃飞了过来。

    这个发现几乎让贾可道直接从头顶上跳下去,还好贾可道没有这样做,而是拼命朝着头顶一撞。

    轰!

    感觉全身一震,贾可道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魂魄已经回到肉身之中。

    而之前那波黑色刀刃却消失不见。只是夜间一阵柔和的清风缓缓吹拂在脸上。

    贾可道感受着这阵清风,脸上若有所思,难道那黑色刀刃是……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随即心神下沉,将心神沉入魂魄之中。片刻之后,一支透明的小手从贾可道的头顶上伸了出来,然后,贾可道的肉身就跳了起来,倒在地上翻滚了起来,嘴里发出足以让人从美梦中惊醒的痛苦呻吟。

    手断了,这是贾可道脑海里唯一剩下的记忆。

    良久之后,贾可道全身大汗淋漓的恢复了过来。脸上神色变得极为萎顿,就好似被上百个妖精拉上床,吸干了一般。

    魂魄的手断了。

    之前贾可道刚刚魂魄离体,一只手伸出头顶就感觉一阵剧痛,然后魂魄的一只手就消失了。

    任何对魂魄的伤害所造成的痛苦,较之肉身而言,会强烈数百倍以上。

    这也是为什么以贾可道的道心,都无法承受痛苦,在地上翻滚的原因。

    贾可道感觉此时全身就好似被压了一座巨山,沉重得连手指头都快抬不起来了。随即发声将奥迪斯给唤了过来,让其寻了一间没人住的厢房,将自己抬了进去。

    在略微清扫之后。贾可道便躺在了床上。

    这也是无奈之举,以贾可道现在的状态,别说站立起来了,就算是打坐都是不可能的了。

    全身乏力,就算是一个卧床多年的老病号恐怕都要比贾可道现在强壮有力。

    奥迪斯对于明阳大人身上出现的变化,不由得吃了一惊,但言语上却没有多说,只是跑前跑后的忙碌着。

    很快,赵天亮等弟子也赶了过来。看他们的模样就知道,他们还以为贾可道出现了什么意外。一脸的担忧。

    贾可道随即便将几人赶走,不过之后赵天亮就端来了小火熬制的药粥。期望让师尊早日康复过来,让贾可道颇有些哭笑不得。

    享受了弟子奉上的药粥,将所有人赶出之后,贾可道这时方才有精神来寻思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虽说魂魄断掉了一只手,但贾可道也不是没有收获的。

    至少,贾可道确认了一点,那黑色的刀刃实际上就是空气中无所不在的气流,换句话来说,那就是风。

    没错,就是风。

    这便是从炼精化气踏入炼气化神之间的第一劫,风劫。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才能够体会到字面上所不能够体会到的风劫。

    这一劫可有点厉害了,只要是风就能够将贾可道的魂魄伤害到。

    要说这风无所不在,只要有空气的地方就有风的存在,如此一来,贾可道的魂魄离体而出的时候,就无法避免被风伤到。

    在将体内情况尽数检查了一番之后,贾可道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提起的心松了一点。

    魂魄之前被风削断的一只手已经恢复了,但自己魂魄的强度却减弱了很多,大概就是一只手的分量。

    这也是为什么贾可道的身体变得如此虚弱的缘故了。

    原本在度过外魔那一关,魂魄能够离体而出之后,贾可道之前肉身与魂魄不协调的问题就减弱了很多,但现在,随着魂魄断手之后的虚弱,使得魂魄很难支配肉身,也就造成了这样的虚弱。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每日卧床不起,呼吸调理肉身魂魄,难得的休闲之时,则是略微指点几个弟子几句。

    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

    这期间光是那些道观派人前来打探丹药消息的就是十多拨,都凑到这一块来了。

    还好,贾可道之前就有预料,直接封了观。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道观倒也不可能像那些衙内一样没有规矩。

    道门之中,一旦封观,观内外便成两重天,就算是有天大的恩怨都得放下。

    至于那些想要求取丹药的道观就更不足挂齿了。

    这一个多月时间过去,贾可道魂魄上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

    而在伤好之后,贾可道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继续练习魂魄离体这些事情,而是径直钻入了道德经。

    这想要度过风劫原本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贾可道原本是打算去制器阁打造一件用来保护魂魄的灵器,嗯,这个赤金儿的小册子上是没有这类灵器的,但贾可道可以自己琢磨啊。

    但等到贾可道来到青竹小屋前的时候,眼睛不经意之间瞟过那块木牌,却有些诧异的发现,那木牌上的字迹尽数消失了。(未完待续)

第二百三十六章 拔舌地狱    幽暗阴森的空间阴沉沉的,天空有无边血云凝滞着,距离地面不足百丈,偶尔抬头往上看时,不自觉地便会产生一种一层血色的天空要压下来的错觉,让人极为压抑,

    放眼望去,视界范围内到处都是一丈粗,十余丈高的巨大柱子,这些柱子颜色各异,材质也各不相同,有铁的,有铜的,也有金色的和银色的,但更多的还是木头柱子。《

    凄厉不似人声的惨嚎不断传来,每一根柱子上都帮着三五个披头散发的恶鬼,这些恶鬼有男有女,身材面目极为清晰,若不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他们甚至和活人没有任何区别。

    这里男女老幼,美丑胖瘦,形形色色的恶鬼无所不包,而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每只恶鬼的舌头都很长,那长长的的血红色舌头自口中身处,直接能拖到地面去。

    这场面虽然诡异恐怖,但唐楚阳却看得津津有味,如果换做上辈子的话,像眼前这种场景他只能从图画,或者恐怖电影上看到,如此真切地亲身经历还是第一次。

    “这拔舌地狱看着没多大危险啊……”

    这话也就在心里想想而已,虽然那些恶鬼全部被绑在了柱子上,看着似乎半点危险都没有,但偌大的拔舌地狱可不止唐楚阳他们一拨人。

    看看不远处那些被长舌缠住,并且生生地给勒成几段的修士,唐楚阳就知道他的想法有些太单纯了。不危险的话,这里就不会成为试炼之地了。

    这里是十八层地狱的第一层,拔舌地狱。至于为什么选择第一层,唐楚阳的理由很简单,不就是刷贡献么,不论去哪层,区别都是不大的,还不如直接选择第一层,省时又省力。

    凌央泽和凌紫嫣对这个自然没有意见。唐楚阳虽然不是主力军,但他手里的将符却是所有人的依仗,就连对唐楚阳意见最大的项胥。都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不是不想,而是他拿不出能够克制鬼物的将符。

    不论是灵符师也好,还是灵画师也罢,都是有非常详细的系别划分的。除开修士四大体系上的划分。即便是像天帝系这一系别的灵画师,都要细分好几个类别。

    毕竟灵画师炼制唤神图的依据,就是考验他们对于守护神的了解,而且,灵画师之所以比寻常修士知道的守护神种类多,一个是他们可以在收集这方面的信息。

    另一方面,则是大多数灵画师,都是以自己的守护神为模板来炼制唤神图的。因为这个,大多数灵画师炼制出来的灵符。也基本脱胎于他们的守护神具备的神通。

    就比如说项胥,他是高阶灵画师,能够炼制出五阶守护神,但项胥炼制的唤神图,最多的还是他自己的守护神而已,因为这是最节省元神精华的法子。

    灵画师唯一特殊的地方,恐怕就是强大的元神了,寻常修士契约守护神的时候,因为元神强度是固定的,所以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根据自身的实力去寻找相互满意的守护神。

    即便神游上界,也没胆子,或者说没那个能力四处闲逛。

    但灵画师不同,灵画师的元神强度远超寻常修士,他们神游上界时间上就更加充裕一些,因此灵画师在契约守护神的过程中,会尽量联系更多的守护神,以方便他们将来炼制唤神图。

    像唐楚阳这样的根本不需神游上界,就敢直接炼制唤神图的灵画师,毫不客气的说,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在没有得到守护神印记的情况下,贸然炼制唤神图,单单是第一步的观想就无法完成,毕竟你根本不知道守护神长什么样子,连最基本的形象都无法确定,又怎么去炼制唤神图。

    项胥虽然是高阶灵画师,但他炼制的所有唤神图,其上的守护神形象皆都来自家族内传承,以及他神游上界时联系到的守护神,灵画师不止在凡间受欢迎,在仙界,也比寻常的修士地位要高。

    其中道理非常简单,修士契约守护神,就好像雇佣保镖一样属于固定工作,固定收入,而灵画师的契约是临时性的,可以算作是外快,一般情况下没有哪个天神会嫌外快赚得多。

    不过灵画师的元神再怎么强大,神游上界总是有个时限的,就算比寻常修士持续的时间长,也不可能肆意地呆在上界回来。

    因此灵画师每次神游上界能够联系到的守护神的数量,就决定了那个阶段他们的能力高低,因为凡人是不能随便神游上界的,只有突破相应境界的时候,才能趁着契约守护神的机会,神游上界。

    灵画师也不例外!

    比如说一元境的时候,灵画师就会趁神游上界契约一阶守护神的同时,尽量多的去联系其他守护神,并且得到守护神印记,这样等他完成契约的时候,得到的守护神印记越多,能够炼制的唤神图种类就越多。

    项胥之所以在长生皇朝小有名气,皆是因为他从初级灵画师开始,每次神游上界都能得到五枚以上的守护神印记,并且每一种守护神的实力都不差。

    这让他炼制出来的守护神不但种类多,而且守护神的实力也非常强,多样化并且优质的选择,怕是没有人会不喜欢。

    但项胥再牛,也不可能像唐楚阳一样,整个上四界的所有守护神都装在脑袋里,相对于五行大陆上的灵画师原住民,唐楚阳在这个行业就是个bug一样的存在。

    但就能够炼制的唤神图种类而言,唐楚阳在整个五行大陆上,也绝对是无可匹敌的。

    项胥虽然是高阶灵画师,不论是炼制将符,还是更高一级的王符,对他来说都不算难事,甚至就专业知识方面,项胥还要远超唐楚阳。

    但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只会炼制金系和水系的各类将符,因为其他系别的攻击灵符,他就是想炼,也不知其构造是怎样的。

    阵符,阵纹,阵基,阵印,乃至于符印,这是一个系统而且庞大无比的综合型文化体系,凡间修士哪怕是有数百上千年的寿命,想要做到完全精通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是因为这么长的寿命不够他们学,而是各大宗门,势力,乃至于王朝,皇朝的修士们敝扫自珍而已。

    没人愿意把自家经过了千百年积累,投入,探究,耗费巨量人力物力研究出来的成果,无偿的与其他人分享,甚至于为了保持自身的优越性,即便是有偿分享他们也是不愿意的。

    项胥能够在长生皇朝这样的顶尖国度里闯出名气,一来是因为他本身的资质不俗,二来也是因为家族里有灵画师的传承,而且真正让项胥倚重的,也正是家族里的灵画师传承。

    毕竟每个灵画师在神游上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碰运气,运气好遇到了牛逼的守护神,一旦得到了对方的印记,也就是联系方式之后,你炼制出来的这种唤神图就会非常强大。

    大多数短时间内成名的灵画师,基本上都是走这个路子混起来的,对于所有灵画师来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并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还占了很大一部分比重。

    其实就算契约守护神的过程中,灵画师就算没有得到其他守护神的印记,也不至于凄惨到只能炼制契约守护神的地步,因为修士本身是可以和守护神惊醒简单交流的。

    当然,前提是你的资质足够好,让守护神愿意为你花费一些精力,许多运气不好的灵画师,在神游上界的时候虽然没有得到其他守护神的印记。

    但他们却可以通过自己的守护神为纽带,联系守护神熟识的其他天神,这么做唯一的坏处,就是灵画师根本没得挑,对方是什么实力也不是灵画师能够决定的。

    “公主殿下,属下觉得,使用唤神图的话,或许要比使用将符的效果更好,尤其是在咱们这些人的修为残差不齐的情况下,使用同品阶的唤神图,大家配合起来也比较容易!”

    项胥说着话的时候,俊脸上充满了自信,他最擅长的其实还是炼制唤神图,灵符什么的,那是灵符师的本职工作,身为灵画师,自然要以炼制更加强大的唤神图为主。

    灵符借助的只是守护神的神通而已,但唤神图确实直接将天神分身召唤下来,孰强孰弱,一看便知。

    项胥自见到唐楚阳的那一刻起,便发现唐楚阳张口闭口的全是灵符,几乎就没有提到过唤神图,这让被抢走了风头的项胥找到了切入点。

    项胥有充足的信心肯定,只要使用了项家的拿手唤神图,将符什么的,完全可以扔到一边了,到时候,他也能重新将公主和王爷的目光吸引到他身上。

    “唤神图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只是我们此行足有六百多人,使用三阶以下的唤神图,在拔舌地狱几乎没有任何作用,但使用四阶,或者五阶唤神图的话,这花销又实在太大了……”

    说话的是凌央泽,他当然想使用唤神图了,借用守护神的神通,和直接使用守护神分身完全是两码事,唐楚阳给了他们一万多张将符,和三千多张四阶唤神图。

    到目前为止,一万多张将符都消耗了大半儿,但三千多张唤神图凌央泽却一直没舍得用,他们要在潮汐山呆上足足三年呢,好东西当然得留着用在刀刃上。(未完待续。。)

    ps:今天状态不好,感觉写的很不对事,不想混字数,明天补更吧,三更保底怎么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