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长生皇朝的皇位更替足有三十年之长,凌央泽不认为在经过了三十年的积蓄之后,凌紫嫣就一定能够争到下一次的皇位,毕竟你在成长的同时,别人也没停下不是?

    只能说唐楚阳这个城主之位来得太是时候了,根本就容不得凌央泽他们拒绝,稍微夸张点儿说,不论哪位皇子得到了唐楚阳支持,都相当于直接将凌紫嫣赶出皇位争夺的序列当中。

    因此哪怕只是为了继续保持在这个序列里,凌央泽都不能让其他皇子公主,得到唐楚阳这个落月城城主的支持。

    “嗯,皇叔之言有理,我也觉得只能拿出那个最大的奖励来回馈唐先生了……”

    凌紫嫣几乎没什么犹豫就点了点头,在她想来,即便是那个能够给出的最大承诺,恐怕也无法和唐楚阳现在立下的功劳相比,但那也是她能够拿出的最高奖励了。

    “唐先生,我们长生皇朝,每一位新登基的皇帝,都有一个任命一位实权伯爵的机会,我能给你的奖励,就是伯爵!”

    “伯爵?……”

    唐楚阳诧异地重复一句,唐楚阳对于爵位的认知并不是很全面,但从成为唐家家主的那一刻起,就容不得他不去关心一下这方面的信息。

    伯爵这种级别的爵位,在唐楚阳想来,即便是在天威王朝都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更何况是长生皇朝这样的顶尖国度?

    唐楚阳的诧异,是因为这个奖励对他来说大的有些出乎预料。但本就有些心虚的凌央泽和凌紫嫣却误会了,因为在他们二人的心里,半个皇位换侯爵都没问题。更何况是低一级的伯爵?

    “唐先生,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本王可以做主再给你十个勋爵名额!”

    见唐楚阳表情不对,凌央泽毫不犹豫地继续加价,想明白了唐楚阳这个城主之位的重要性之后,他就知道这已经不是舍不舍得的问题了,而是应该担心能不能留住唐楚阳。

    留住皇位就等于半个皇位到手。唐楚阳倒戈,他们就会彻底失去争夺皇位的机会,二选一的问题摆在眼前。凌央泽已经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

    “十个勋爵?!”

    唐楚阳已经开始吃惊了,一个伯爵的爵位就超出他的心理预期了,刚才不过是有些惊讶而已,现在唐楚阳直接震惊了。尼玛。感情老子这个城主之位这么值钱呢?

    看唐楚阳一脸的吃惊之色,凌央泽也吃不准唐楚阳是因为奖励太高而吃惊?还是因为奖励太低而吃惊?不过唐楚阳现在的筹码实在太足了,他输得起,凌央泽和凌紫嫣却输不起。

    若是往常的凌央泽,是绝对不像现在这样进退失据的,但此时唐楚阳所代表的利益实在太大,大到了容不得任何闪失的地步,所以凌央泽已经顾不上猜测唐楚阳的想法。而是咬牙继续加码道:

    “二十个勋爵,一个子爵。这是我们能够给出的最高奖励了,唐先生,将来你可是嫣儿的手下的重臣,也要为她考虑一下,剩下的爵位,她还要用来拉拢其他势力的……”

    说着话的时候,凌央泽的表情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形势比人强,若换做往常,他堂堂长生皇朝的实权王爷,哪里会对一个小家族的家主这般客气?能跟你说句话都是相当看得起你了。

    “够了,够了,臣下多谢公主殿下和王爷的看重!能得如此丰厚的赐封,臣下已经心满意足,谢公主殿下,谢王爷厚赐!”

    唐楚阳一脸激动,躬身向凌紫嫣和凌央泽行礼感谢,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尽管凌央泽已经咬牙切齿了,但唐楚阳看得出来这老狐狸依然有些心虚。

    若是继续狠心讨价还价,唐楚阳相信他还能得到更加丰厚的回报,但这种近似于‘杀鸡取卵’的事情,唐楚阳是绝对不会干的,他可不想因为贪得无厌,彻底把凌央泽和凌紫嫣的好感耗尽。

    若是凌紫嫣能够登上皇位,唐楚阳将来肯定是要举族搬迁到长生皇朝的,将来在凌紫嫣摩下讨生活,若是没有来自皇帝的好感,甚至于愧疚,怕是早晚得被人给玩儿死。

    那可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

    因此唐楚阳见好就收,直接摆低了姿态,干脆直接地以‘臣下’自称,这算是旗帜鲜明地宣布效忠凌紫嫣了。

    “呵呵,只要你满意就好,其实,若不是伯爵是新皇能够给出的最高封赏,我们必然不能这么委屈了唐先生的,哦,现在或许还称你为‘伯爵’了呢,嘿嘿……”

    凌央泽见唐楚阳终于收下赐封,并且直接自称‘臣下’表示效忠,心里也禁不住大大松了口气,心中最大的负担卸去,凌央泽也恢复了往日的精明,瞬间就明白了唐楚阳为何这般容易‘满足’

    “这小子果真不是个简单的家伙……”

    凌央泽心中暗叹,同时也为凌紫嫣高兴,聪慧而不失心机,同时又知进退的臣子,是每一个上位者最为青睐的下属,看透了唐楚阳的作为之后,凌央泽心里也为侄女高兴。

    不怕你智近乎妖,不怕你奸诈狡猾,这要还知道进退,对于一位掌控天下的帝王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商量的,无非就是利益方面的妥协退让而已。

    怕的就是那些恃功自傲,嚣张狂妄,不知进退的人,因为这种人基本上都是祸患的根源,国家分裂,内乱什么的,一般都是这种人给搞出来的。

    唐楚阳是人才这个事实,几乎已经毫无疑问,尤其是他心机城府都不差,又知进退,能够为上位者考虑,这简直就是最让人省心的优秀大臣。

    尤其是再算上唐楚阳是个既有天分的灵画师这个身份。如若能够彻底笼络住他的话,凌央泽就只能惊叹侄女的运气实在太好了,一次试炼就能收拢这么个稀少的全面人才。

    “皇叔说的对。这是本宫能够给你的最大承诺了,不过只要你能全心全意的辅佐本宫,本宫将来必然不会亏待了你的……”

    凌紫嫣这个时候也不失时机的开始收拢人心,空头支票毫不客气地随口就开,反正她现在还不是皇帝,这种话她敢说,唐楚阳也只能听着。

    当然。也只能是听着而已,较真的话,那就是傻气了……

    那些跟在凌紫嫣身旁的人。听到王爷和公主竟然直接把最高赐封给拿出来奖励唐楚阳,自然感到震惊无比,羡慕的同时,更多的还是赤果果的嫉妒。无他。唐楚阳的修为实在太低了。

    “公主,王爷,这位唐先生虽然得到了不少贡献,但他本身实力实在是有些……,皇朝‘伯爵’赐地万里,这样的封赐,是不是应该更谨慎一些?”

    说话的人是个看模样约莫三十来岁的修士,皇朝伯爵这种天大的赏赐实在是太丰厚了。在场所有投奔凌紫嫣的人,还不就是为了能够获封爵位么?

    虽然伯爵这么高的封赏他们之前从未想过。但眼睁睁看着公主和王爷,就这么当着他们的面赏赐给一个‘三才境’的小修士,怕是所有人心里都是不服气的。

    而且这人说话已经相当客气了,若不是有那枚代表着巨大贡献的黄级试炼令牌,他甚至会毫不客气地冲唐楚阳出手,三才境的小修士而已,他一巴掌都能拍死几十个。

    其他人也是顾忌‘黄级令牌’,才没有站出来直言反对,尤其是唐楚阳之前那句‘三万多张将符’的话,对他们而言,实在太过震撼,在场众人就没人能拿得出如此大手笔。

    这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之所以敢站出来说话,也是因为他同样是一位灵画师,而且还是一位高阶灵画师!

    三万多张将符虽然吓人,但还不至于让他绝望,因此其他畏怯这样的大手笔,他还是有那个勇气站出来的。

    当然,三万这个数字对他而言,也是个相当恐怖的数字,所以这名高阶灵画师虽然站出来反对,但话里话外也说得极为隐晦,也是不想彻底得罪唐楚阳。

    “呵呵,项胥,你是长生皇朝的臣民,潮汐山的城主之位对嫣儿来说代表着什么,你想必是非常清楚的,只这一件功劳,换个伯爵便足够了,更何况……”

    手下的大臣相互攻讦是每个上位者都喜欢看到的,团结一致的大臣集团,对于皇帝来说绝对是个灾难,凌央泽虽然对这种场面喜闻乐见,但现在显然不是内斗的时候。

    若是把唐楚阳给逼走了,他们可就要倒大霉了,项胥是长生皇朝比较知名的一位高阶灵画师,而且出身也颇为不俗,乃是长生皇朝十大家族排名第九的项家。

    换做其他时候,凌央泽和凌紫嫣拉拢都来不及,不过就现在而言,一百个项胥捆起来,都不如唐楚阳在他们眼里的价值。

    凌央泽这话虽然说得客气,但语气已经带了些责怪的以为,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一旁已经领悟了皇叔意图的凌紫嫣直接连忙接口道:

    “更何况在你来之前,唐楚阳已经陆续拿出万余张将符,三千多张四阶唤神图来支持本宫争夺皇位了!”

    嘶!!……

    听闻凌紫嫣如此直白的解释,在场众人禁不住再次倒抽冷气,一万多张将符,三千多张四阶唤神图,再想想之前的三万张将符和十余张王符,众人无不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这尼玛到底得多富有才能玩儿出这么大的手笔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惊喜来了啊!感谢‘看海’盟主大人的连续万赏!!第四个盟主又出来了,小猪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感谢,拜谢,鞠躬叩谢!……

    不废话了,这是今天的第三更,小猪马上去码第四更!

第276章 血如汞,声似雷    ps:兄弟们,姐妹们,今天又拉近了一点点距离!继续抢劫月票!还有十二张月票就能够击破敌人的顽抗!只要十二票!十二票!

    “主人,请问有什么吩咐。”

    在黄粱符制造的梦境里轮回了上百世之后,作为梦境主角的李万耀在高勇心里刻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也就是说只要没有道术更为高强者出手,高勇现在这种状态是没可能被解除了。

    催眠符加上黄粱符,足可以将一名普通人彻底从内心深处控制住。

    “带我去黄小强,郑志伟,李万强的别墅去。”

    李万耀随即下达了自己作为主人的第一个命令。

    很快,随着一道道符箓消耗掉,之前对夹山村公路动心思的衙内们纷纷落入到李万耀手中,成为了半傀儡式的存在。

    并且这样的方式,就算是有道术高深者也未必能够发现。

    这毕竟只是利用黄粱符在对方意识深处一遍遍刻下一些记忆罢了。

    从这一刻开始,伸向公路的魔爪纷纷被斩断,之后,就算是有其他人想要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心思,也会受到这些衙内的联合打击。

    在接下来的数日时间里,那位苟局长恐怕会很惊骇的发现,自己新找上的靠山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将自己给抛弃了。

    在解决了这些麻烦之后,次日清晨,李万耀早早就来到了老君观,将事情如何处理的过程一一汇报给贾可道,并且还将剩下的几道符箓准备交还。

    贾可道倒是阻止了李万耀交还的符箓,呵呵一笑:“这件事情,你办得不错,符箓就算是奖励你的了。奥迪斯,给他两瓶五味吞气丹。”

    有过必罚,有功必赏,贾可道在这上面是很注意的。

    毕竟以后像李万耀,大金牙这些人将会作为老君观的外围人员存在,建立公正的奖罚制度是很有必要的。

    在经过一天的忙碌后,老君观厨房的地窖仓库里存满了粮食等等食材,至于蔬菜这些,后山上新开出的一块菜地基本上能用了。

    直到黄昏之时,老郑头将一张写好的封观公告贴在了观门上,随后双手一推,将观门关上。

    至此,老君观便进入了正式的封观期。

    而在那片废墟旁边,贾可道继续盘坐着,绿龙躺在旁边老老实实的睡着觉,除此之外,就只有奥迪斯手持大关刀守在倒塌了一半的走廊里,至于那些弟子则是回了自己的厢房,继续忙着练习符箓。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还没有回来的三位师兄就是他们学习的榜样,他们之中甚至于猜测,以为这三位师兄被师尊带去了更好的地方修行。

    当然,这样的猜测是靠谱的,只不过他们再怎么想象,也没法想象是去了异界。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越来越昏暗。

    贾可道艰难伸手将奥迪斯唤了过来,让其取了一叠符箓,开始在废墟周围布置一个符阵。

    这个符阵主要是由太上宁心护身符与消灾解难符组合而成,太上宁心护身符有九道,而消灾解难符则有九九八十一道。

    实话实说,如果不是贾可道以往练习符箓时,将这些低级符箓绘制甚多的话,恐怕现在还真拿不出这么多符箓来。

    毕竟贾可道现在话能够说一些,但想要手持符笔来绘制符箓,就很困难了。

    这个符阵并不是记载在道藏经书里的符阵,而是贾可道为了之后的事情特意布出的一个符阵,当然,要说严谨性有多高,那是扯淡,不过倒是能够减弱贾可道之后可能遇到的意外。

    可别小看了这些低级符箓,说实话,在贾可道看来,威力暂且不论,但要说实用性和适用性的话,还就属这些低级符箓最靠谱。

    毕竟这些低级符箓乃是道门之中使用最多的符箓了,即便是有一些错误早就被那些前辈给修改了,可称得上是千锤百炼。

    奥迪斯一边布置符阵,一边心头暗爽,他认为自己今天又学到了一些东西,当然在贾可道看来这算不了什么,但对于奥迪斯这样的异界人类而言,光贾可道随手布置出来的一个符阵就够他学习不少时间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异界人类对知识的渴求**更为浓郁,只不过神权,王权乃至于落后的文明社会体系直接禁锢了知识的传播和发展。

    在贾可道不断的纠正下,奥迪斯布置符阵的速度变得快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符阵终于在奥迪斯的努力下布置完毕。

    这也是符阵的缺陷之一了,虽说威力远超单一符箓,但需要大量时间去布置和调整,并且其威力多数都只局限于一地。

    将符阵布置好之后,奥迪斯就提着大关刀退到了走廊处,就连绿龙也摇头晃脑的走到了一边去。

    贾可道此时的心境已经调整到极致,心静如湖,双眼微微闭上,心神沉入体内,口中低念着玉皇心印经。

    天色变得越发昏暗,月亮已经高挂枝头,将皎洁的月光洒落地面。

    贾可道体内的气血开始一点点的沸腾了起来,好似一条小溪开始在经络,血管内奔腾起来。

    这是贾可道在进行最后的淬炼。

    铅白色血液好似融化的铅水,在贾可道心神的驱使下,缓慢的冲击着血管,迫使着血管出现一丝丝裂痕,随后铅白色血液便顺着这些裂缝浸出,朝着体内各大脏器浸入。

    在铅白色血液不断的浸入之下,原本少部分带着铅白色的胃,肺,肠道乃至于骨头,筋,肌肉开始慢慢浮现出一层层的铅白色,好似一张张白纸被墨汁迅速渲染。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贾可道体内的铅白色越来越多,当铅白色尽数遍布体内各处的时候,贾可道只感觉耳边传来一声巨响,血液的速度已经犹如奔腾的长江黄河,

    渐渐的,在奔腾的铅白色血液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纯白如汞,晶莹剔透的液体,其声如雷鸣,如虎豹嘶吼。

    心神下沉,见到这一幕的贾可道心头略微生出一丝喜意。

    这便是国术里所描述的情形了,血如汞,声似雷,轰鸣同虎豹!

    光是肉身达到这个程度的话,即便是在国术化劲层次都算得上是精深了,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里,都称得上是顶级高手。r115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