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兄弟们,姐妹们,今天又拉近了一点点距离!继续抢劫月票!还有十二张月票就能够击破敌人的顽抗!只要十二票!十二票!

    “主人,请问有什么吩咐。”

    在黄粱符制造的梦境里轮回了上百世之后,作为梦境主角的李万耀在高勇心里刻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也就是说只要没有道术更为高强者出手,高勇现在这种状态是没可能被解除了。

    催眠符加上黄粱符,足可以将一名普通人彻底从内心深处控制住。

    “带我去黄小强,郑志伟,李万强的别墅去。”

    李万耀随即下达了自己作为主人的第一个命令。

    很快,随着一道道符箓消耗掉,之前对夹山村公路动心思的衙内们纷纷落入到李万耀手中,成为了半傀儡式的存在。

    并且这样的方式,就算是有道术高深者也未必能够发现。

    这毕竟只是利用黄粱符在对方意识深处一遍遍刻下一些记忆罢了。

    从这一刻开始,伸向公路的魔爪纷纷被斩断,之后,就算是有其他人想要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心思,也会受到这些衙内的联合打击。

    在接下来的数日时间里,那位苟局长恐怕会很惊骇的发现,自己新找上的靠山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将自己给抛弃了。

    在解决了这些麻烦之后,次日清晨,李万耀早早就来到了老君观,将事情如何处理的过程一一汇报给贾可道,并且还将剩下的几道符箓准备交还。

    贾可道倒是阻止了李万耀交还的符箓,呵呵一笑:“这件事情,你办得不错,符箓就算是奖励你的了。奥迪斯,给他两瓶五味吞气丹。”

    有过必罚,有功必赏,贾可道在这上面是很注意的。

    毕竟以后像李万耀,大金牙这些人将会作为老君观的外围人员存在,建立公正的奖罚制度是很有必要的。

    在经过一天的忙碌后,老君观厨房的地窖仓库里存满了粮食等等食材,至于蔬菜这些,后山上新开出的一块菜地基本上能用了。

    直到黄昏之时,老郑头将一张写好的封观公告贴在了观门上,随后双手一推,将观门关上。

    至此,老君观便进入了正式的封观期。

    而在那片废墟旁边,贾可道继续盘坐着,绿龙躺在旁边老老实实的睡着觉,除此之外,就只有奥迪斯手持大关刀守在倒塌了一半的走廊里,至于那些弟子则是回了自己的厢房,继续忙着练习符箓。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还没有回来的三位师兄就是他们学习的榜样,他们之中甚至于猜测,以为这三位师兄被师尊带去了更好的地方修行。

    当然,这样的猜测是靠谱的,只不过他们再怎么想象,也没法想象是去了异界。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越来越昏暗。

    贾可道艰难伸手将奥迪斯唤了过来,让其取了一叠符箓,开始在废墟周围布置一个符阵。

    这个符阵主要是由太上宁心护身符与消灾解难符组合而成,太上宁心护身符有九道,而消灾解难符则有九九八十一道。

    实话实说,如果不是贾可道以往练习符箓时,将这些低级符箓绘制甚多的话,恐怕现在还真拿不出这么多符箓来。

    毕竟贾可道现在话能够说一些,但想要手持符笔来绘制符箓,就很困难了。

    这个符阵并不是记载在道藏经书里的符阵,而是贾可道为了之后的事情特意布出的一个符阵,当然,要说严谨性有多高,那是扯淡,不过倒是能够减弱贾可道之后可能遇到的意外。

    可别小看了这些低级符箓,说实话,在贾可道看来,威力暂且不论,但要说实用性和适用性的话,还就属这些低级符箓最靠谱。

    毕竟这些低级符箓乃是道门之中使用最多的符箓了,即便是有一些错误早就被那些前辈给修改了,可称得上是千锤百炼。

    奥迪斯一边布置符阵,一边心头暗爽,他认为自己今天又学到了一些东西,当然在贾可道看来这算不了什么,但对于奥迪斯这样的异界人类而言,光贾可道随手布置出来的一个符阵就够他学习不少时间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异界人类对知识的渴求**更为浓郁,只不过神权,王权乃至于落后的文明社会体系直接禁锢了知识的传播和发展。

    在贾可道不断的纠正下,奥迪斯布置符阵的速度变得快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符阵终于在奥迪斯的努力下布置完毕。

    这也是符阵的缺陷之一了,虽说威力远超单一符箓,但需要大量时间去布置和调整,并且其威力多数都只局限于一地。

    将符阵布置好之后,奥迪斯就提着大关刀退到了走廊处,就连绿龙也摇头晃脑的走到了一边去。

    贾可道此时的心境已经调整到极致,心静如湖,双眼微微闭上,心神沉入体内,口中低念着玉皇心印经。

    天色变得越发昏暗,月亮已经高挂枝头,将皎洁的月光洒落地面。

    贾可道体内的气血开始一点点的沸腾了起来,好似一条小溪开始在经络,血管内奔腾起来。

    这是贾可道在进行最后的淬炼。

    铅白色血液好似融化的铅水,在贾可道心神的驱使下,缓慢的冲击着血管,迫使着血管出现一丝丝裂痕,随后铅白色血液便顺着这些裂缝浸出,朝着体内各大脏器浸入。

    在铅白色血液不断的浸入之下,原本少部分带着铅白色的胃,肺,肠道乃至于骨头,筋,肌肉开始慢慢浮现出一层层的铅白色,好似一张张白纸被墨汁迅速渲染。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贾可道体内的铅白色越来越多,当铅白色尽数遍布体内各处的时候,贾可道只感觉耳边传来一声巨响,血液的速度已经犹如奔腾的长江黄河,

    渐渐的,在奔腾的铅白色血液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纯白如汞,晶莹剔透的液体,其声如雷鸣,如虎豹嘶吼。

    心神下沉,见到这一幕的贾可道心头略微生出一丝喜意。

    这便是国术里所描述的情形了,血如汞,声似雷,轰鸣同虎豹!

    光是肉身达到这个程度的话,即便是在国术化劲层次都算得上是精深了,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里,都称得上是顶级高手。r1152

第275章、壕就是壕    说实话,之前,李万耀也是被那些别山县的本地衙内给逼得有些无奈了。

    要说,李万耀原来在c市这样的省会城市里,不说呼风唤雨,至少遇到事情,不少人都要给个面子的,可在这别山县束手束脚,还被几个小屁孩给整治得有苦说不出。

    现在好了,明阳道长给自己撑腰了。

    虽说仅仅只是给了自己几道符箓,但李万耀对这些符箓却是充满了期待。

    要说之前在c市,被自家三弟暗算,如果不是明阳道长给的一块玉佩,自己恐怕早就挂进太平间里了。

    而现在,就让那些衙内尝尝李大爷的愤怒吧。

    入夜,天色黑暗无月,春风不断劲吹,这却是一个月黑风高,便于进行一些坏事的好时间。

    李万耀这时正在别山县城的一家宾馆里,虽说条件比c市差很多,不过在别山县也算是首屈一指了。

    漂亮的女秘已经被李万耀哄得睡着了过去,为了晚上的行动,李万耀连指头都没有碰女秘一下,因而能够将对方给哄睡着,倒是让李万耀出了点汗水。

    毕竟符箓数量有限,李万耀也不想在女秘身上就用掉一道催眠符。

    这催眠符也就只能对普通人发生一点效果,若是用来对付奥迪斯这样的家伙,立马反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对于李万耀而言,这样的符箓已经是神迹了。

    悄悄关好房门,下到院子里,坐上汽车,在检查了一番油门,刹车,离合器等等设备是否正常之后。李万耀才微踩油门,将汽车开出了宾馆。

    汽车朝着别山县的后山别墅群开去,那里是整个别山县最高档的住宅区。几乎别山县所有有身份地位的人都住在那里,或者在那里买了房产。

    李万耀在之前就已经将那几个衙内的住处打听得一清二楚。

    毕竟在这里修路待了不少时间。方方面面也混得贼熟了,如果不是这几位衙内出手打压的话,李万耀也不会这样麻烦。

    虽说那些熟人算是两不帮,但李万耀打听一些事情,这些熟人还是愿意出手帮忙的,何况李万耀也不是白打听,一张别山县锦绣超市两千元的购物卡,就足以让这些熟人笑呵呵将李万耀想要知道的东西合盘托出了。

    汽车很快就停在了别墅区大门处。

    托贾可道的福。李万耀当初拿着贾可道的人参大肆挥霍的时候,购买了这辆价值两百多万的高档越野车。

    这些别墅区的保安眼神最尖,虽说李万耀的车牌并不在业主名单里,但两百多万的豪车还是能够认出的。

    哪里还用犹豫,几个保安急忙开启拦车闸,规规矩矩的将高档豪车给让了进去。

    李万耀没有下车,径直从开了一条缝的车窗里将一小叠百元大钞丢出去,冷哼一声:“你们辛苦了。”

    几个保安大喜过望,壕就是壕啊,换成其他开小面包的家伙能有这么大方么?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费打赏?

    “谢谢先生了。”

    几个保安不知道是训练有素还是心有灵犀。总之排成一队,朝着豪车表示了自己的敬意。

    至于什么外来人员需要登记的条款,这个时候都被保安们给忘到了脑海后面。

    这些东西难道有上千块好么?哥几个分分。这又是小半个月的工资了。

    再说了,开着豪车的壕哥进去能发生什么事情?

    难道跑进去偷东西?

    别开玩笑了,虽说这一带在别山县也算是富豪集中营了,但能够开得起两百多万豪车的富豪却没见到一个。

    里面身家上千万的倒是有几个,可问题是身家才上千万,流动资金恐怕也就只有两三百万,买房子还可以期望增值,可谁愿意花费两百多万来买辆车?

    且不提几个保安乐呵呵的凑到一块开始分钱,李万耀的两百万豪车顺着主道开了一会。然后一转弯就停在了一栋三层别墅前。

    要说别山县的房地产市场尚未被完全炒热,这三层别墅在李万耀眼里不管是造型还是面积都太差劲了点。

    这是必然的。相对于c市,别山县这样的小地方。能够有别墅出现,就算不错了。

    这里就是李万耀的第一个目标。

    别山县一位退休县领导次子金屋藏娇之处。

    像老山头这样的问题就不用多说了,官场文里讲得太多,门生弟子多了,老领导就算是退休了也是有影响力的。

    不管怎么说,这位衙内爷在这次针对李万耀的行动里算是最积极的一员,因而李万耀索性就将对方选为了第一目标。

    叮当叮当,别墅花园大门的门铃响了。

    从大门上的对讲机里随即就传来一个有些狂躁的声音:“是谁?”

    旁边还有女人的娇喘声,想不到才晚上八点过,这位少爷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是高勇,高大少家吗?”

    李万耀嘿嘿一笑问道,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脸上挂着一丝狰狞。

    “是你大爷,找大爷有什么事?”

    这个高勇一边在女人身上忙活着,一边嘴巴上还占着李万耀的便宜,或许是因为李万耀口音陌生的缘故。

    “我是你爸爸。”

    李万耀笑着回答道。

    “草!”

    高勇顿时就急了,从来只有他占别人便宜的,可没有别人占他的便宜,李万耀的话语将他彻底给激怒了。

    连衣服都没有换,高勇就披着一件睡衣,里面挂着一个内裤,咚咚咚跑了下来,手上抓着一根棒球棍,准备给门外那个家伙点颜色看看。

    不过等高勇打开大门,想要挥动棒球棍的时候,一道火光突然出现在高勇面前,片刻之后,高勇只感觉脑袋一晕,随即便陷入到一个绚丽而悲催的梦中。

    时间仅仅过了十多秒,高勇的眼睛就睁开了。

    李万耀心头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担心明阳道长给自己的符箓失效,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就惨了。

    要知道李万耀虽说这段时间喝了不少五味吞气丹炮制的药酒,但要说身体强壮程度较之这个高勇还是差上一些。

    但等到高勇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李万耀笑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