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何况贾可道此次坐死关原本就是为了暂时斩断世俗影响,全心坐关,若是这公路的事情还牵挂着的话,势必会影响到贾可道的进展,甚至于再度勾动魔火都很难说了。

    到了这时,贾可道方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开派祖师会将老君观修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搞得香火惨淡,为了这个,贾可道可是吐槽过不少次。

    贾可道吩咐之后,奥迪斯便急冲冲去找老君观其他几个弟子去了,这些事情都要通知到才行。

    毕竟有些事情,奥迪斯一个人也是忙不过来的。

    老郑头这个时候倒是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绿龙在贾可道面前那么老实,心头虽说狂跳,但也放心多了,给贾可道打了声招呼,老郑头就一歪一拐的准备回去观门处了。

    见到老郑头这个时候着实走路有些不太得力,贾可道倒是有心送他一送,不过这身体不行,无奈之下便吩咐绿龙去送送,当然特别嘱咐了一句,严禁故意损坏观内财产。

    至于无意间损坏的,贾可道也无力去责怪了,毕竟这绿龙块头太大,在这里行动难免会造成一些损坏。

    老郑头大概是年纪长,事情见得多了,见到绿龙过来也不算太过于害怕。

    不过这绿龙做事不太礼貌,或者说是这样感觉比较爽,低头一张嘴就将老郑头给叼了起来,然后扇动翅膀在老郑头的指点下朝着观门处飞去了。

    当然,要说实际年龄的话,这绿龙倒是要比老郑头还大上几十岁。

    且不提奥迪斯去通知那些弟子的事情,绿龙叼着老郑头去了观门处,落下后,又压坏了几十块青石砖。

    将老郑头放在地上。老郑头倒还是比较有礼貌的说了声谢谢,绿龙感觉自己水平也不能太低,因而就回了一声。

    结果这时候就听见扑通一声。半掩着的观门被人一脚踢开,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传了进来:“收保护费啦!”

    老郑头见到观门被踢开。心头有些火气,说实话,老君观在这一带山民之中很受人尊敬,别说踢门了,就算是进来,下脚重上一点,都不好意思的。

    “你们怎么能踢门呢?”

    老郑头上前就挡在了来人面前,生气的指责着。

    踢门的是一个全身肌肉膨胀的男子。大约三十多岁,可偏偏头顶还立着一根五颜六色的鸡毛,在其身后则是十多个要么纹着青龙白虎,要么就是纹着裸女的壮汉,一个个流里流气的站在那里,听得老郑头的指责不由得一阵哈哈大笑,就好似看到了什么稀奇古怪一般。

    气得老郑头直哆嗦。

    总之一看,这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要说这些人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找老君观的麻烦。

    这里面的原因还得从李万耀说起。

    李万耀修路,虽不说大张旗鼓,但也是声势不小。

    最初。大家都以笑话来看的。

    都说一个傻子跑来别山县搞什么投资,结果居然先修一条路,县上的领导倒是高兴。这路修好了,自己也算个政绩,沾沾光了。

    结果,这路还真快要修好了。

    随即,一些人便生出了不该生的念头,将主意打到了这条路上。

    现在的路,多数修好后都要收费的。

    这简直就是一桩可以吃上几十年的大买卖了。

    收费站一卡,钱就源源不断的来了。

    可问题是这条公路却是李万耀独资修建的,也就是说。真要是收费的话,那么钱也就只能落到李万耀包里。

    羡慕嫉妒恨啊。

    这一帮子人原本就是这里称得上有头有脸。算得上仕绅的本地户,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这钱飞到别人腰包里。

    要知道这条公路修好之后。过路的人可不少,别山县超过三成的山民都可以依靠这条路出山,甚至于还有不少的乡村都在忙着集资准备将自己乡村与公路之间修一条机耕道,那样的话以后运送山货出去就容易多了。

    还有小道消息称,与别山县临近的临山县也准备修一条路,并且是打通过来,与别山村那头公路相连,如果这是真的话,这条公路就称得上个聚宝盆了。

    至于李万耀投了多少钱进去,他们是不管的。

    很快,就有人找到了李万耀头上,表示李先生为别山县修路可谓是劳苦功高,自己作为别山县的一员也没有什么能够帮助的,就拿出五百万投上一股,当然股权不能少于百分之二十。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李万耀倒是笑了。

    五百万就想要分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中的笑话。

    先别提自己光是修路就投入了快两个亿了,还有自己各种手续跑关系搭上的人情也不是这个小小别山县所能够搞定的。

    最关键的还是在于李万耀压根就没有对这条路收费的打算,路是明阳道长叫自己修的,李万耀自然也明白,这是明阳道长为乡亲为谋福利的手段。

    自己真要是借这条路收费的话,恐怕明阳道长立马就能将自己给劈死。

    不管是出于对自己小命的珍重还是对自己心血的尊重,李万耀都不可能答应这样的要求,就更不要说这个人就是那位宗教局苟大贵苟局长了。

    要说这苟局长之前也算是倒霉,最初向领导汇报了李万耀投资的情况获得表彰之后,就等着升官了,听闻这个消息,以前不怎么吃香的苟局长也成了红人,每日都有人宴请,小日子过得红火。

    结果等了半个月时间,那个李万耀竟然一直没回来。

    当领导询问的时候,苟局长就傻了眼,之后,原本该他上位的宝座被另外一人夺了过去,气得他差点没心脏病发作。

    后来嘛,李万耀又回来了,呼啦呼啦的修路,不过这个事情,苟局长就沾不上边了,倒是交通局的万局长志气高昂,让苟局长恨得咬牙。

    但就在路快要修好的时候,一个神秘电话打到了苟局长的手机上,别山县某位衙内爷的名号一报出来,顿时让苟局长起立。

    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多说,苟局长自然是跑前跑后的忙碌了起来。(未完待续)

第二百二十九章 等待(新年快乐!)    万鬼窟,幽魄洞。

    此时的幽魄洞堪称热闹非凡,比起唐楚阳当初到达这里的时候,喧闹了何止百倍,虽然大多数修士都是很懂规矩的人,但大量修士聚集到一起的时候,就算是轻声说话也会显得非常吵闹。

    每次潮汐山开放都必然会有一次的妖兽攻城,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竟然无疾而终,十八个聚居点的长老团前后派了数万修士,搜索了差不多半年时间,自然早就发现了漫山遍野的妖兽尸体。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妖兽尸体里比较高阶的妖兽,竟然全部都被肢解采集过了,这些事情当然是金阳等人干的,唐楚阳离开之前留给他们唯一的命令,就是采集材料,能拿多少拿多少。

    几百上千万的妖兽尸体,死状和银星城一模一样,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那只凶兽干的,目前长老团基本已经肯定,那只凶兽肯定躲到万鬼窟去了。

    不过能够灭掉数以百万计的妖兽,这只凶兽的实力再次被无限拔高,长老团经过商议之后决定,只要有人能够击杀那只凶兽,直接就可以得到所在城池的城主之位!

    俗话说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尽管大多数修士都已经知道了那只凶兽的实力到底有多麽恐怖,但依然有超过三成以上自认修为不俗的高阶修士,充满希望地跑到万鬼窟这边来碰运气。

    这就是万鬼窟之所以这么热闹的主要原因了,再说了。万鬼窟身为潮汐山三大险地之一,本就是高阶修士必到之地,就现在的盛况而言。无非就是比往年热闹一些罢了。

    幽魄洞的某个角落里,凌紫嫣和凌央泽等人一边逛地摊,一边闲聊着,他们在万鬼窟这边已经混了差不多三个月了,妖兽攻城没了,想要争夺城主,就只能通过猎杀高阶生物来赚取贡献。

    而万鬼窟身为潮汐山最危险的三个地方之一。凌紫嫣等人自然不会错过,其实他们也不一定非要来万鬼窟,像蛇魔谷。万象崖等等,都是高阶修士必去,低阶修士退避的好地方。

    凌紫嫣和凌央泽之所以选择万鬼窟,无非就是从金阳那里知道。唐楚阳一路追踪那只凶兽进了万鬼窟而已。

    但万鬼窟何等巨大。即便刻意去找,想要从几十个试炼处将人找出来,也无异于大海捞针了。

    “也不知那家伙到底跑哪去了?害我找了他好几次都没有找到……”

    凌紫嫣绝世容颜上蒙上了一层紫色薄纱,声音一如既往地婉转动听,在万鬼窟的这三个月时间里,哪怕凌紫嫣去试炼的时候,都不忘了留个人在幽魄洞守着唐楚阳。

    可是如今整整三个月时间都过去了,愣是没看到唐楚阳的影子。近半年时间,凌紫嫣也收拢了不少人汇聚在她的摩下。天位修士也足有五六位之多。

    凌紫嫣毕竟是长生皇朝的公主,就算她在诸多皇子公主里是实力最弱的那个,也不缺乏想要攀附大树,又或者无处不在的投机者们依附,更何况还有凌央泽这个老一辈儿的王爷在为她撑腰。

    不过即便如此,无论是凌紫嫣,还是凌央泽,最看重的还是在最初的时候就选择了他们,并且给予他们‘丰厚’支持,唐楚阳上万张将符砸过去,也容不得凌紫嫣不重视他。

    尤其是,到目前为止,唐楚阳依然是整个潮汐山,唯一一个发现那只强大凶兽的修士!

    其实在唐楚阳失踪三个月后,凌紫嫣就以为他已经死在那只凶兽手里了,毕竟能够击杀几百上千万妖兽的存在,只是想想都觉得足够恐怖了。

    唐楚阳不过是个三才境的高阶修士而已,真要对上了那只凶兽,或许连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的。

    但唐楚阳的贴身家将,金阳,陆俊等人却信誓旦旦的表示,他们的家主绝对还活着,可能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才没有及时回到落月城。

    起初凌紫嫣是不相信的,她以为金阳和陆俊这些家将是为了逃避责任,才编造了这样的借口出来,但近半年后的现在,凌紫嫣也不得不相信了。

    因为金阳等人同样也在幽魄洞等待,等了足足半年了,他们依然信誓旦旦地告诉凌紫嫣,他们的家主还活着,但语气里包含的急切和迷惑,凌紫嫣已经感受到了。

    凌紫嫣已经不止一次问过金阳等人,通过什么方式知道唐楚阳还活着的,可惜,金阳和陆俊每次面对这个问题,都只能无言以对,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能,也无法告诉凌紫嫣。

    因为他们是通过自家少爷的信徒,来确定自家少爷的生命安危的。

    契约守护神损落的话,修士识海里的守护神真身必然是要崩溃的,这种事情五行大陆也不是没发生过,甚至可以说屡见不鲜,毕竟上界也不是没有战争的。

    金阳他们虽然不知道唐楚**体在什么地方,但一百名信徒识海里的守护神真身,却一直完好无损地呆在那里,这至少证明唐楚阳绝对没死!

    有这一点就足够了,只要自家少爷没死,金阳和陆俊等人相信少爷只要办完事,肯定回来找他们的。

    其实如果是在外界的话,金阳等人还是有办法锁定唐楚阳所在位置的,因为那一百名信徒和唐楚阳之间可是有感应的,距离唐楚阳越近,他们的感应就越强烈。

    可惜潮汐山的各种禁制实在太多了,天地法则简直可以用‘畸形’来概括,就拿万鬼窟来说吧。

    潮汐山本身就**于五行大陆之外了,而处于潮汐山之内的万鬼窟,又是一个**于潮汐山之内的空间。最夸张的是,万鬼窟里面诸如十八层地狱,轮回六恶道等等。又是单独的小位面。

    如此重重叠叠的分割限制下来,就导致唐楚阳的那些信徒们,根本就无法通过契约感应来锁定唐楚阳的位置。

    金阳等人之所以在来到幽魄洞找人,不是因为信徒的感应,而是他们知道自家少爷本就是奔着万鬼窟去的。

    凌紫嫣在念叨唐楚阳的时候,幽魄洞中间靠左边的一片地摊位里,正摆摊的金阳也在和身边的陆俊。方万雄一起谈论着失踪了半年的小少爷。

    “唉……,这都快半年时间了,依然没有收到少爷的任何信息。阿俊,你说少爷到底在干什么啊?都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被问到的陆俊正在往五个平方大小的地摊上摆灵符,这是一块不知道什么石头切成的石台,是鬼族专门弄出来租借给其他种族的修士摆摊的。越是中心的位置。租价就越高,也越抢手。

    金阳他们之所以能够抢到靠近幽魄洞中央这么好的位置,并不是因为他们出了高价,潮汐山里的有钱人海了去了,这么好的位置可不是有钱就能得到的。

    金阳他们能够得到这个位置,是因为他们出售是灵符和唤神图!

    灵符和唤神图在潮汐山里的珍贵程度,已经不需要去多做评述了,看看唐楚阳能够凭借上万张将符。就能将不逊于一只成年神兽的掩日蜃蛟龟给弄死,就知道这玩意儿的作用有多逆天了。

    整个幽魄洞总计有摊位一万个。这还是有台子的摊位,如果连那些往地上一座,随便数个牌子的简陋地摊都算上,这个数字至少还要翻个五倍。

    但这至少五万个摊位里,出手灵符和唤神图的摊主,双手双脚加起来就能数完,而像金阳他们这样能够拿出大把将符来出售的摊主,就更加稀少了。

    金阳等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特意被负责管理幽魄洞的十位鬼王给安排了靠近中央的摊位,每个月的租金也就一张将符,或者一张四阶唤神图而已。

    “安心等吧,反正咱们只要知道少爷还活着就行了,或许少爷呆在某个隐秘的地方修炼也不一定,咱们啊,还是一边赚钱,一边修炼等少爷回来就好,不然这一趟潮汐山咱们可白来了……”

    陆俊的声音不大,他们的摊位就在靠近中央的位置,人来人往的,加上他们这边卖的又是最热销的将符和唤神图,因此不断有客人在摊位前驻足。

    陆俊也是一边将空下来的位置重新摆上唤神图,一边和正招呼客人的方万雄,金阳二人低声交谈,他不是第一次听到金阳唠叨了,就连他自己也想找个人唠叨一下。

    少爷离开的时间实在太长了,长得对唐楚阳充满信心的陆俊三人,都禁不住开始担心,尽管,他们知道自家少爷依然活着。

    “下次再有好东西,还来找我,咱们聚宝斋出价最公道了,嘿嘿,客人您慢走……”

    陆俊一脸职业笑容送走了刚买了灵符的客人,转头就苦着脸叹气,晃了晃脑袋之后,这才冲陆俊道:

    “快半年了,虽然阿宝他们能够确定少爷没事,但一直见不到少爷的人影子,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再说了,少爷留给咱们的将符和唤神图虽然不少,但又要供给公主,又要出售,咱们的存货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陆俊闻言一愣,随后也是满脸哭闹地点了点头,叹气道:

    “说的也是,若是少爷还不回来的话,这摊子咱们也摆不下去了……”

    方万雄见金阳和陆俊愁眉苦脸的样子,拍了拍台子引起二人的注意之后,这才大大咧咧地开口道:

    “别急,别急,少爷总会回来的,没准一会儿少爷就来找咱们了,哈哈!”

    陆俊和金阳闻言,齐齐犯了个白眼儿,懒得理这个只知道修炼的二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分——割——线—

    感谢‘孬嫑’兄弟10000金元豪赏!小猪拜谢您的支持!

    感谢‘莪0oヴ痞籽’兄弟的1888金元打赏!小猪拜谢您的支持!

    感谢‘林蒙糖’兄弟的588金元打赏!小猪拜谢您的支持!

    感谢诸位兄弟姐妹慷慨的月票支持!小猪鞠躬叩谢!!!

    新年了,祝福语貌似昨天说过了,这里就不重复了,只要大家快乐就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