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第五更了!!想不想要第六更?!兄弟姐妹们,废话不多说了,拿票子砸来!

    感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打赏和月票支持!!小猪鞠躬叩谢大家的支持!

    …………

    “没什么不可能的……”

    唐楚阳虽然接口说话了,但他的手却没有挺像,双手合到一起,齐齐并指成剑,向着身前银中带金的王符一指,如同推动一座巨山一样,艰难无比地向前一推。====

    咚!

    整个万里方圆的庞大地穴猛地震动了一下,如同唐楚阳推动的不是一枚小小的王符,而是整个天地!

    唰!

    璀璨的银色光华闪烁了一下,随后内敛消失,点滴不剩,紧接着一抹淡金色的光芒闪现,似缓实快地凝聚成一根手指。

    这根金色的手指和常人手指一般无二,别说是对比庞大的掩日蜃蛟龟和毕旻了,就算是相对于身高十丈御龙天兵来说,也小得如同蚊蝇一般,小不注意就会被忽视掉。

    但在场一人两兽,根本就无法忽视掉这根看似寻常的手指,尤其是被锁定的掩日蜃蛟龟,一股从未有过的,似乎叫做‘恐惧’的情绪,不可抑制地自它的心底狂飙了出来。

    掩日蜃蛟龟想要反抗,可头顶那枚看着暗淡无比的银色灵符,仿似是天神的巨手一手,只轻轻一握,就让它动弹不得。

    昂!嘶嘶!!

    掩日蜃蛟龟开始疯狂地挣扎了起来,凶兽之所以没有被修士归来到妖兽。或者神兽体系里,皆是因为它们不同于其他兽类的暴虐性情。

    不论是妖兽,还是强大彪悍的神兽。每当它们遇到不可力抗的强大对手时,一般都会选择逃跑,讲和,又或者干脆直接投降,神兽也好,妖兽也罢,至少是懂的妥协的。

    但凶兽不同。在它们的认知里,根本就没有认输,妥协。甚至恐惧这些字眼,世间万物与它们而言,只分两种,生或者死!

    就拿掩日蜃蛟龟的终极形态。吞日龙龟来说。他奸诈,狡猾,凶残,冷酷,在吞日龙龟的认知里,世间万物同样只有两种结果,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最能证明吞日龙龟只凶残的事情,就是它会在出生的第一天。就将孕育它的父母全部吞掉,包括其他同族都不会放过!

    咔嚓!咔嚓!

    随着掩日蜃蛟龟疯狂的挣扎。头顶上的银色灵符开始龟裂,唐楚阳见状,面色一紧,那张灵符不过是一枚纯粹无比的禁锢王符而已,他也不清楚能够困住掩日蜃蛟龟多长时间。

    “给我去!!!”

    近乎是扯着嗓子一样的暴喝,猛然自唐楚阳的喉咙里爆发了出来,他近乎是歇尽全力地将双手前推,双臂,额角青筋突起,斗大的汗珠才一冒出,就直接被火海炙烤得气化。

    不大一点的金色食指终于动了,只是极其轻微地往前挪动了那么一寸不到的距离,偌大的地穴里又是‘咚!’的一声。

    这一声响,犹若百万雷鸣齐响,振聋发聩,好似百万天神敲击雷鼓一样,整个世界都跟着震颤了那么一下。

    “点!”

    唐楚阳俊脸扭曲,仿似痛苦无比地收回左手,右手前伸。

    “仙!”

    金光陡然自金色的食指上爆发开来,璀璨却并不刺目,看似无声无息,实则地动天惊!

    “指!!!”

    最后一字喊出,唐楚阳已经满面狰狞,一双本就不小的眼睛瞪大到了极致,右手伸出,猛地朝疯狂挣扎的掩日蜃蛟龟一指!

    咚!

    又是一声百万雷鸣一样的巨响,以金色食指为中心,前方十余丈范围的空间直接崩塌,随后金色的食指消失!

    “昂!!!!!”

    掩日蜃蛟龟陡然发出一声凄厉到了极致的惨嚎,如同看到了什么恐怖到了极致的景象一样,巨头和四只疯狂挥舞,啪啦!一声响,它最后疯狂的全力挣扎,终于挣脱了头顶王符的控制。

    但,一切都晚了……

    一抹淡淡的,却不容忽视的金光突然出现在掩日蜃蛟龟的头顶,自上而下,如同利箭穿透一张薄纸一般,轻而易举地一穿而过,一闪而逝。

    ‘噗通!’物体摔地声响起。

    跌倒在地的不是掩日蜃蛟龟,而是已经彻底彻底力竭的唐楚阳,仿似看似简单的轻轻一推,看似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已经抽干了他身上最后一丝力量。

    这个时候的唐楚阳,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

    “终于搞定了……”

    唐楚阳心里叹息一声,疲累无比地闭上眼睛,他连动弹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又怎么有力气开口说话?

    轰隆隆!

    掩日蜃蛟龟庞大的躯体重重地摔在地上,如同一座百万近的巨山自天而降,整个地穴都被震得抖了几抖,气流四射,尘土飞扬,也将看傻了的小毕旻给惊醒了过来。

    “死,死了?……”

    小毕旻呆呆地看了一下已经彻底没了声息的掩日蜃蛟龟,随后又转头看看同样倒地的唐楚阳,目光里充满畏惧。

    小心翼翼地飞到了唐楚阳的身边,小毕旻有些畏怯地往前靠了靠,因为唐楚阳依然被御龙天兵包裹,它看不出什么情况来,当下有些敬畏地磕巴道:

    “人……,尊敬的人类强者,你,您还好么?”

    “……”

    “尊敬的人类强者,那老乌龟已死,多谢你帮我报仇,您,您现在的情况似乎不太好,您需要帮忙么?”

    “……”

    小毕旻连续问了好几句,都不见唐楚阳出声。忍耐许久,最终还是畏畏怯怯地放出感知,将唐楚阳包裹了起来。

    “呃。昏,昏了?……”

    小毕旻看着陷入昏迷的唐楚阳,随后又转头看向远处巨山一样的掩日蜃蛟龟,双目中红光闪动,万千情绪流转,许久之后,化作一声叹息。

    “人类。不管怎么说,你不但帮我报了仇,那老乌龟的实力之强悍。也远超我的想象,这,这等于你还救了我一命,毕旻乃神兽中的贵族。我不能恩将仇报!”

    说罢。小毕旻转身,抬起爪子向着远处还剩下一半儿的蓝色内丹一招,随后目光复杂地再次看了昏迷的唐楚阳一眼,巨口一张,吐出一枚近百丈大小的火红色内丹。

    “毕旻一族,从不轻易与人结下因果,我,我便花费千年道行帮你一把。便算是还你因果吧……”

    小毕旻再次抬起爪子向着唐楚阳一拍,御龙天兵当即溃散。露出一脸面色苍白道了极致的唐楚阳。

    呼!一口气红色光华喷出,昏迷的唐楚阳浮空而起,小毕旻随后控制一水一火两枚硕大内丹分置左右,将唐楚阳夹在中间。

    紧接着小毕旻双爪顿地,一红一蓝两枚内丹同时一震,随后自内丹上分别探出一红一蓝两屡手指粗细晶莹条带,红蓝条带交缠环绕,呈螺旋状旋转着钻入唐楚阳的眉心。

    完成这些之后,小毕旻仿似和人大战了一场似的,累得‘噗通’一声摔到在地,周身熊熊火焰瞬息暗淡了许多。

    唐楚阳依然无知无觉,就那么定定地悬浮在空中,一缕螺旋状的红蓝条带不断旋转的,一刻不停地向他的眉心奔涌着。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着,一天,两天,十天,二十天,一个月,两个月……

    而陷入昏迷的唐楚阳,也并不是真的昏迷了,他的意识或者说元神一直是清醒的,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这次意识回归识海之后,第一时间就被吸到了灵台的天神空间里。

    将元神与天神金身融合,唐楚阳看着金身的右手叹气,摊开金色右手,原本该是食指的位置,如今已是空空如也,点仙指可不是那么好用的,为此,他付出了一根金身食指的代价。

    只是任凭唐楚阳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牺牲一根手指,对金身的影响竟然这么大,他积攒了这么长时间,才稍稍增长了一些的神力瞬间跌至谷底,差点连神台都直接爆掉。

    点仙指这个牛叉到了极致的神通,不是来自五行大陆,也不是来自麻衣神相的传承,而是来自于唐楚阳看过的无数神话典籍,或者说是来自远古残破符文。

    这种来自于传说中的东西,他一般都是不信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想到‘点仙指’这个神通的时候,他的天神金身竟然产生了共鸣。

    让唐楚阳心底里突然生出一种,不可抑制的,欣喜到了极致的情绪,潜意识里就多了一种认知,这点仙指,是可以使用的!

    事实证明,这点仙指确实可以在五行大陆使用出来,而且威力恐怖的让唐楚阳害怕。

    但与它的威力相相匹配的,就是更加恐怖的代价,只是一指点出,唐楚阳一年多辛苦积攒起来神元,直接被消耗了个一干二净,连一星半点都未曾剩下来。

    神元之于天神,就像本命元气之于修士一样,没有神元,唐楚阳根本就无法继续构筑,改造天神金身,而天神金身无法壮大,就意味着他的神位永远提升不上去。

    最主要的还是被用掉的那根食指,在食指没有重新生成之前,唐楚阳接下来吸收的所有信仰精华,都得优先并且不受他控制地自动修补天神金身。

    知道天神金身彻底修复之后,唐楚阳才能重新储存神元,神元也是神力的一部分,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唐楚阳是别指望依靠神力来炼制炼制灵符和唤神图了。

    简单点说,在潮汐山,他已经和其他灵画师,灵符师站在同一起跑线,再没有什么‘神力’这个bug一样的优势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269章、撬门的绿龙    祭坛砌好之后,以库尔尼大主祭为首的几位祭司就跪在了祭坛前。

    在一番虔诚的祈祷之后,这个看上去就好似孩子堆砌的简易祭坛上便出现了一圈淡淡的绿色光芒。

    这也意味着这个简易祭坛被神明暂时承认了。

    只有被神明承认的祭坛,神殿,才拥有相关的力量,譬如清洁除尘,镇压邪恶,抗拒外敌等等之类的圣坛效果。

    在库尔尼大主祭的带领下,四位主祭跟着跪在了祭坛前,口中低喃着,神色极为虔诚。

    没多久,库尔尼大主祭身上便散发出一圈淡淡的绿光,投入祭坛之中。

    数息之后,祭坛上随即便浮现出一个由翠绿叶子组成的嘴巴,朝着库尔尼大主祭问道:“何事?”

    库尔尼大主祭不敢怠慢,急忙朝着那叶子嘴巴一拜之后便疾声问道:“在我之前,今天这湖边是否有智慧生物?”

    翠绿叶子组成的嘴巴用平淡的声音回答道:“是。”

    “那智慧生物是一个?”

    库尔尼大主祭想了想继续问道。

    “否。”

    叶子嘴巴转即便回答道。

    像通神术这样的神术问答中,要求文化尽量准确不出现歧义,若是出现歧义的话,那么通神术就会失败。

    “那智慧生物是两个?”

    以库尔尼大主祭的智慧自然不会出现这样的差错。

    “是。”

    “那智慧生物里有一头巨龙吗?”

    “是。”

    “还有一个人类?”

    库尔尼大主祭有些迟疑的问道。

    “是。”

    “他们离开这里了?”

    “是。”

    “是飞行离开的?”

    “否。”

    “是步行离开的?”

    “否。”

    “是用魔法离开的?”

    就在库尔尼大主祭问出这一句话后,那叶子嘴巴张了张嘴巴,但却没有吐出一个字来,转即之后便发出一声轻响,叶子嘴巴崩溃,化为乌有。

    嗯?

    四位主祭之前还在心头想着。这库尔尼大主祭不愧为大主祭,光是通神术的运用就足见一斑,换成自己来问话的话。恐怕会直接将智慧生物数量给忽略掉,从而得出错误的判断。

    但就在这几位主祭佩服大主祭的时候。嘴巴就崩溃了,让他们不由得一阵愕然。

    至于库尔尼大主祭则是张着嘴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自己的问话应该没错吧?

    在通神术里,任何超凡移动能力或者说撕裂空间离开等等方法,都可以用魔法两字代替的。

    如果不是飞行,不是步行,难道还是钻入了地下离开?

    问题是,如果不是用魔法离开,这通神术也不至于失败吧?

    库尔尼大主祭寻思了一会。再一次释放了通神术。

    而这一次,在问到对方如何离开的时候,库尔尼大主祭将钻地离开问了一下,答案是否。

    这一下,可就让库尔尼大主祭有些抓瞎了。

    一时间他还真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了。

    倒是一个主祭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而库尔尼大主祭这时倒是虚心的接受了,随即问道:“是否有强大存在干扰?”

    叶子嘴巴再度崩溃。

    在之后,不甘心失败的库尔尼大主祭索性让四位主祭按照自己的想法,依次释放通神术询问。

    在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依然没有问出什么来,反倒是通神术失败多次。使得那祭坛都裂开了几条缝隙。

    说实话,这通神术沟通的如果不仅仅只是神明的一部分纯理智意识的话,恐怕神明都得被他给整烦。然后一道神罚下来,将他直接给灭了。

    最终库尔尼大主祭不得不放弃了询问。

    但现在唯一可以确定就是对方已经离开了绿洲,是一人一龙,并且已经离开了整个沙漠。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库尔尼大主祭在寻思了很久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将两位主祭留在绿洲里等待,一旦有什么情况,立即通知自己。

    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库尔尼大主祭便带着另外两位主祭离开了。虽说用通神术无法找到对方,那么自己也要努力一把。否则的话,在未来争夺教皇宝座的几率上可要比正在镇压清剿沙漠教会的希尔德大主祭差上一筹了。

    实际上。库尔尼大主祭完全是被通神术失败给扰乱了心神。

    若是他不执着于将对方的下落给找出来,而是追寻对方之前去过什么地方等等之类的问题,那么指不定就将青木山谷这些地方给找出来了。

    到那时,贾可道可就要头大了。

    还好,在莫名之中,贾可道幸运避免了自己根基被毁的命运。

    且不提库尔尼大主祭带人四处搜寻贾可道这个漏网之鱼,只说贾可道将绿龙一并拉入道德经。

    在进入道德经后,让人感觉奇怪的是,绿龙那庞大的躯体在里面缩小了,也就比一头小牛犊大上一点。

    想来也应该这样,若是让绿龙那么大的块头硬挤进来的话,恐怕这一块空地都没法容纳它了。

    绿龙倒是被吓了一跳,对于巨龙这种高抗魔特性的生物来说,法术里很多对它们都不起作用了,尤其是一些空间法术。

    但这头绿龙还不算太笨,多少也明白应该是主人的手段,只是突然之间见到另外一个世界特色的建筑物有些好奇罢了。

    很快,散发出淡淡红光的青铜大门就成为了它的目标。

    没错,巨龙的习性就是喜欢发光物体,因而绿龙一头就扑在了青铜大门上,龙爪子就抠在了青铜大门边缘的缝隙处,全身发力,企图将这个宝贝从门框上给撬下来。

    但这种破坏行为瞬间之后就受到了惩罚。

    一道纤细若丝的闪电就从上方落了下来,打在了绿龙身上。

    通常情况下来说,闪电之类的法术对于巨龙是有一定效果的,但仅限于大剂量的反复攻击。

    犹如贾可道当初在绿龙巢穴对绿龙下手时所布置的风雷杀妖符阵一般,将绿龙束缚在一地,无数闪电落下攻击。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道纤细若丝的闪电对于绿龙的作用应该就只是擦一下痒罢了。

    但实际情况却与想象,完全不同。

    就在这道闪电落在绿龙身上之后,撬门撬得正起劲的绿龙就好似菊花被捅了一般,先是身体一僵,然后就直接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停的抖动着,好似发羊癫疯似的,嘴角都冒出了不少绿色的泡沫。(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