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祭坛砌好之后,以库尔尼大主祭为首的几位祭司就跪在了祭坛前。

    在一番虔诚的祈祷之后,这个看上去就好似孩子堆砌的简易祭坛上便出现了一圈淡淡的绿色光芒。

    这也意味着这个简易祭坛被神明暂时承认了。

    只有被神明承认的祭坛,神殿,才拥有相关的力量,譬如清洁除尘,镇压邪恶,抗拒外敌等等之类的圣坛效果。

    在库尔尼大主祭的带领下,四位主祭跟着跪在了祭坛前,口中低喃着,神色极为虔诚。

    没多久,库尔尼大主祭身上便散发出一圈淡淡的绿光,投入祭坛之中。

    数息之后,祭坛上随即便浮现出一个由翠绿叶子组成的嘴巴,朝着库尔尼大主祭问道:“何事?”

    库尔尼大主祭不敢怠慢,急忙朝着那叶子嘴巴一拜之后便疾声问道:“在我之前,今天这湖边是否有智慧生物?”

    翠绿叶子组成的嘴巴用平淡的声音回答道:“是。”

    “那智慧生物是一个?”

    库尔尼大主祭想了想继续问道。

    “否。”

    叶子嘴巴转即便回答道。

    像通神术这样的神术问答中,要求文化尽量准确不出现歧义,若是出现歧义的话,那么通神术就会失败。

    “那智慧生物是两个?”

    以库尔尼大主祭的智慧自然不会出现这样的差错。

    “是。”

    “那智慧生物里有一头巨龙吗?”

    “是。”

    “还有一个人类?”

    库尔尼大主祭有些迟疑的问道。

    “是。”

    “他们离开这里了?”

    “是。”

    “是飞行离开的?”

    “否。”

    “是步行离开的?”

    “否。”

    “是用魔法离开的?”

    就在库尔尼大主祭问出这一句话后,那叶子嘴巴张了张嘴巴,但却没有吐出一个字来,转即之后便发出一声轻响,叶子嘴巴崩溃,化为乌有。

    嗯?

    四位主祭之前还在心头想着。这库尔尼大主祭不愧为大主祭,光是通神术的运用就足见一斑,换成自己来问话的话。恐怕会直接将智慧生物数量给忽略掉,从而得出错误的判断。

    但就在这几位主祭佩服大主祭的时候。嘴巴就崩溃了,让他们不由得一阵愕然。

    至于库尔尼大主祭则是张着嘴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自己的问话应该没错吧?

    在通神术里,任何超凡移动能力或者说撕裂空间离开等等方法,都可以用魔法两字代替的。

    如果不是飞行,不是步行,难道还是钻入了地下离开?

    问题是,如果不是用魔法离开,这通神术也不至于失败吧?

    库尔尼大主祭寻思了一会。再一次释放了通神术。

    而这一次,在问到对方如何离开的时候,库尔尼大主祭将钻地离开问了一下,答案是否。

    这一下,可就让库尔尼大主祭有些抓瞎了。

    一时间他还真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了。

    倒是一个主祭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而库尔尼大主祭这时倒是虚心的接受了,随即问道:“是否有强大存在干扰?”

    叶子嘴巴再度崩溃。

    在之后,不甘心失败的库尔尼大主祭索性让四位主祭按照自己的想法,依次释放通神术询问。

    在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依然没有问出什么来,反倒是通神术失败多次。使得那祭坛都裂开了几条缝隙。

    说实话,这通神术沟通的如果不仅仅只是神明的一部分纯理智意识的话,恐怕神明都得被他给整烦。然后一道神罚下来,将他直接给灭了。

    最终库尔尼大主祭不得不放弃了询问。

    但现在唯一可以确定就是对方已经离开了绿洲,是一人一龙,并且已经离开了整个沙漠。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库尔尼大主祭在寻思了很久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将两位主祭留在绿洲里等待,一旦有什么情况,立即通知自己。

    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库尔尼大主祭便带着另外两位主祭离开了。虽说用通神术无法找到对方,那么自己也要努力一把。否则的话,在未来争夺教皇宝座的几率上可要比正在镇压清剿沙漠教会的希尔德大主祭差上一筹了。

    实际上。库尔尼大主祭完全是被通神术失败给扰乱了心神。

    若是他不执着于将对方的下落给找出来,而是追寻对方之前去过什么地方等等之类的问题,那么指不定就将青木山谷这些地方给找出来了。

    到那时,贾可道可就要头大了。

    还好,在莫名之中,贾可道幸运避免了自己根基被毁的命运。

    且不提库尔尼大主祭带人四处搜寻贾可道这个漏网之鱼,只说贾可道将绿龙一并拉入道德经。

    在进入道德经后,让人感觉奇怪的是,绿龙那庞大的躯体在里面缩小了,也就比一头小牛犊大上一点。

    想来也应该这样,若是让绿龙那么大的块头硬挤进来的话,恐怕这一块空地都没法容纳它了。

    绿龙倒是被吓了一跳,对于巨龙这种高抗魔特性的生物来说,法术里很多对它们都不起作用了,尤其是一些空间法术。

    但这头绿龙还不算太笨,多少也明白应该是主人的手段,只是突然之间见到另外一个世界特色的建筑物有些好奇罢了。

    很快,散发出淡淡红光的青铜大门就成为了它的目标。

    没错,巨龙的习性就是喜欢发光物体,因而绿龙一头就扑在了青铜大门上,龙爪子就抠在了青铜大门边缘的缝隙处,全身发力,企图将这个宝贝从门框上给撬下来。

    但这种破坏行为瞬间之后就受到了惩罚。

    一道纤细若丝的闪电就从上方落了下来,打在了绿龙身上。

    通常情况下来说,闪电之类的法术对于巨龙是有一定效果的,但仅限于大剂量的反复攻击。

    犹如贾可道当初在绿龙巢穴对绿龙下手时所布置的风雷杀妖符阵一般,将绿龙束缚在一地,无数闪电落下攻击。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道纤细若丝的闪电对于绿龙的作用应该就只是擦一下痒罢了。

    但实际情况却与想象,完全不同。

    就在这道闪电落在绿龙身上之后,撬门撬得正起劲的绿龙就好似菊花被捅了一般,先是身体一僵,然后就直接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停的抖动着,好似发羊癫疯似的,嘴角都冒出了不少绿色的泡沫。(未完待续)

第二百二十六章 蛟龟开口    ps:第四更,手指有点僵了,稍稍活动一下,马上回来码第五更!诸位书友,还有月票么?

    ………………

    那巨大的蓝色气泡看似只有薄薄的一层,但防御力极其强悍,毕竟掩日蜃蛟龟此时可正身处火海当中,无时无刻都在承受着火焰炙烤,但这蓝色气泡却波澜不惊,似乎一点影响都没受到。(

    “看老子打爆你!”

    唐楚阳撇撇嘴,抬手朝天一指,唰唰唰!又是数百张将符汇聚,双手向前方一分一合,‘噼啪!’一阵爆裂声绵延不绝地传出,漫天土元气疯狂涌动。

    聚沙成石,磨石成锥,十分之一息不到的时间,周逸身前十数丈范围,全都被一根根粗有一丈,长达三丈多长的巨大石锥铺满视线。

    使用将符就是这么方便,无需蓄势,无需多大消耗,再强大的法术,禁术,瞬息可成!

    “去!!!”

    嗖嗖嗖!

    万锥齐发,乌压压一大片体积惊人的石锥,如同军阵之上万箭齐发一般,齐齐爆射而出,向着掩日蜃蛟龟狂飙了过去!

    对面的掩日蜃蛟龟也不会坐以待毙,见漫天石锥扑面而来,仰头向着内丹再次狂吸,本就庞大的躯体竟瞬息凸涨了一圈,随后鼓足了气一样,猛地向着万千石锥张口猛喷!

    呼呼呼!!!

    一条条数丈长的绿色条带飞射,如同奔涌的礼花筒一样。将一条条绿莹莹的条带喷射了出来,数量之多,难以计算。

    石锥和条带眨眼撞到一起。每一支石锥都被一条绿色条带缠住,如同被灵蛇缠绕,越锁越紧,最终所有石锥竟生生被条带给勒成碎石,如同漫天石雨,挥洒而下。

    “哈哈哈,这一波不过只是试探而已。后面还有更狠的送给你!”

    唐楚阳‘哈哈’大笑着双手连挥,环绕在身周的漫天将符齐齐震动,刹那间。剩下的数千丈将符一起爆开,浩瀚莫匹的恐怖土元气瞬间席卷方圆数千丈范围。

    方圆万丈都是一片火焰汪洋,对于土属性的增幅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浩瀚的土元气才刚刚弥漫开来。瞬息间就被火焰汪洋增幅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座座方圆近千丈的尖棱山峰浮现。随后如同离玄之箭一样,携着可怖无比的强大音爆,风驰电擎,仿似穿破了空间障碍一般,一闪而没,一闪而现

    轰!的一声,掩日蜃蛟龟甚至都来不及防备,就直接被巨大的山峰砸个正着。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轰鸣声从第一声开始。就绵延不绝地连续砸在巨大的蓝色气泡上,每砸中一次。蓝色的气泡就被砸退一丈,一阵波澜之后,便会弱上一分。

    连续数百次的狂砸之后,原本看着坚韧至极的蓝色气泡,已经变得若隐若现,随着又一座山峰飞射而来,‘啪啦!’一声,防御力堪称强悍的气泡,生生地被更加彪悍的山峰给砸碎了。

    不过唐楚阳扔出去的将符可不止那么点儿,蓝色气泡破碎之后,掩日蜃蛟龟仰天又想吸取内丹之气时,却被后续绵延不绝的山峰砸得连连后退,咆哮不断。

    “哈哈!终于砸到你个老乌龟了!喂,你别愣着啊!趁他病要他命!!”

    后面这话,唐楚阳是冲发呆中的小毕旻说的,唐楚阳这一连串的攻击完全出乎它的预料,最主要的是,之前小毕旻从不认为唐楚阳这个小小人类,能够对掩日蜃蛟龟造成哪怕丁点伤害。

    但事实证明,它实在太低估这个神奇的灵画师了,先是数千丈水系将符把水元气抽干,害得掩日蜃蛟龟无法施展神通,紧接着又是六千张火系将符,创造了一片庞大无比的火焰领域。

    如今又是数千张土系将符狂砸,不但破了掩日蜃蛟龟的防御,竟然还直接伤到了老乌龟的本体,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人类灵画师可只是个小小的四阶修士而已啊!

    小毕旻在计算唐楚阳使用的将符时,猛然发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事实,那就是前后加起来,这个人类已经使用了过万丈的将符!

    一万多张将符啊!如同用来对付它自己的话,小毕旻相信,哪怕它是神兽,最轻也得落个被重创的结果,就是被干掉也不是多奇怪的事!

    “好可怕的人类!母亲说的没错,一定不要轻易得罪人类灵画师,这话果然是至理名言!”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小毕旻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再没有半点儿傲气,想傲也傲不起来啊,因为人家有干掉你的本钱!

    嗷!!!

    小毕旻一声咆哮,四脚猛地在地上一踏,‘嗖’的一声化作一道咆哮的火焰巨龙,携着无边火海撞向了掩日蜃蛟龟,此时掩日蜃蛟龟正被砸得无法施法,正是偷袭的大好时刻!

    昂昂昂!!!

    掩日蜃蛟龟的嚎叫越发的尖利了起来,它终于感觉到危机了,能够威胁到它生命的危机,猛地向上翻滚了一下,将身下的龟壳面对不断攻来的山峰。

    轰轰轰!!

    近千丈的山峰以超音速的速度飙射,击打到出来的力道何止百万近,掩日蜃蛟龟的防御力就算再怎么强悍,连续不断地被数百万斤的伟力狂砸,也让它受创不轻。

    噗嗤!

    掩日蜃蛟龟禁不住喷出一口五颜六色的液体,如同一条小河一样扑洒而下,还未曾落地,就被无边火海炙烤得直接气化。

    不过这也为它争取了一刹那喘息的时间,抬起的巨首猛地冲着头顶的蓝色内丹狂吸,力道之大,吸得巨大的内丹扭曲变幻,好似随时都会崩散一样。

    哗哗哗!

    硕大无比的蓝色内丹江河奔涌,如同倒灌而下的天河一般,疯狂地向着掩日蜃蛟龟巨口涌入,原本三百多丈大的内丹,眨眼的功夫就缩小了三分之一还多。

    “不好!这厮要用大招了!!”

    唐楚阳面色一变,双手再次一挥,唰!的一声一枚银中泛金,光华摧残到了极致的灵符自左手飘出,才一出现,他身周千丈范围的空气便仿似凝滞了一样,连跳跃不休的火海都窒了一窒。

    “这是?……”

    发了狂一样在玩命儿攻击的小毕旻突然诧异回头,他竟然从唐楚阳身前那一抹银中带金,璀璨无比的光华中,感应到了一股子令它心悸的恐惧之感。

    似乎那一抹银芒里蕴藏着极其凶险,能够要了它的命的可怕事物,只看一眼,便有一种全身发寒,想要转身就跑的错觉。

    “人类!不要再和我作对,现在退走,我可以不杀你!”

    小毕旻正有些惊疑不定,远处正打算放大招的掩日蜃蛟龟竟然直接开口了,它的语气里并未有任何恐惧之意,更多还是一种意味难明的无奈。

    “咦?你竟然会说话?!”

    唐楚阳诧异无比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这枚银中带金的王符,是他炼制的唯一一张纯粹的攻击类王符,而且,因为只打算炼制一张的原因,唐楚阳这张王符的杀伤力非常可怕,可怕到了他都不敢轻用的地步。

    “不过是神念感应而已,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说话的是小毕旻,这种通过元神直接交流的方式,九成九的神兽一出生就具备这个能力,唐楚阳如今可是它的盟友,它可不想唐楚阳被那只老乌龟给忽悠了。

    小毕旻话音刚落,掩日蜃蛟龟的声音再次传来:

    “人类,我不得不承认,你很疯狂,给你个活命的机会,现在离开,我承诺不杀你……”

    唐楚阳闻言一呆,随后不屑地撇了撇嘴,如果换做其他什么凶兽,妖兽,神兽,在条件让他满意的情况下,唐楚阳是不介意握手言和的,但掩日蜃蛟龟例外。

    这厮不进阶还好,一进阶那就是见物就吞的灭绝性绝世凶物,唐楚阳懒得去干拯救世界这样的操-蛋事儿,但是面对吞日龙龟这种荒古凶物,哪怕他再怎么自私,也得有杀错没放过。

    “老乌龟,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大,但我还是保证一定能干掉你,投降吧,我承诺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唐楚阳学着掩日蜃蛟龟的语气,一字不落地全部还了回去,你大爷的!承诺不杀我,你还玩命儿的积蓄本命元气干什么?当少爷是白痴啊?!

    幸好掩日蜃蛟龟是水属性的凶物,它只要大量调动水属性元气,唐楚阳就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不是元神上的反应,而是水和水之间的共鸣。

    “哼!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掩日蜃蛟龟陡然凄厉无比地咆哮一声,开始以更加疯狂的速度吸取内丹里的本命元气,它之所以愿意放过唐楚阳,无非就是杀掉唐楚阳的代价太大,会直接延迟它的进阶时间。

    如今看唐楚阳没有罢战的意思,掩日蜃蛟龟骄傲的自尊让它毫不犹豫地选择以自损的方式,将眼前这个对它危险极大的人类干掉!

    “你没机会了!”

    唐楚阳抬手,虚空一握!

    嘭!的一声巨响,掩日蜃蛟龟突然感觉周身一沉,整个身体好似被一股恐怖莫匹的伟力被禁锢了一般,竟是想要动弹一下都难!

    此时掩日蜃蛟龟脑袋一直处于仰望状态,正好可以看到它的头顶上空,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枚星光闪烁的灵符,这灵符近似透明,散发着淡薄银光,竟然一点元气波动都没有。

    “不可能?!你,你怎么做到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