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第四更,手指有点僵了,稍稍活动一下,马上回来码第五更!诸位书友,还有月票么?

    ………………

    那巨大的蓝色气泡看似只有薄薄的一层,但防御力极其强悍,毕竟掩日蜃蛟龟此时可正身处火海当中,无时无刻都在承受着火焰炙烤,但这蓝色气泡却波澜不惊,似乎一点影响都没受到。(

    “看老子打爆你!”

    唐楚阳撇撇嘴,抬手朝天一指,唰唰唰!又是数百张将符汇聚,双手向前方一分一合,‘噼啪!’一阵爆裂声绵延不绝地传出,漫天土元气疯狂涌动。

    聚沙成石,磨石成锥,十分之一息不到的时间,周逸身前十数丈范围,全都被一根根粗有一丈,长达三丈多长的巨大石锥铺满视线。

    使用将符就是这么方便,无需蓄势,无需多大消耗,再强大的法术,禁术,瞬息可成!

    “去!!!”

    嗖嗖嗖!

    万锥齐发,乌压压一大片体积惊人的石锥,如同军阵之上万箭齐发一般,齐齐爆射而出,向着掩日蜃蛟龟狂飙了过去!

    对面的掩日蜃蛟龟也不会坐以待毙,见漫天石锥扑面而来,仰头向着内丹再次狂吸,本就庞大的躯体竟瞬息凸涨了一圈,随后鼓足了气一样,猛地向着万千石锥张口猛喷!

    呼呼呼!!!

    一条条数丈长的绿色条带飞射,如同奔涌的礼花筒一样。将一条条绿莹莹的条带喷射了出来,数量之多,难以计算。

    石锥和条带眨眼撞到一起。每一支石锥都被一条绿色条带缠住,如同被灵蛇缠绕,越锁越紧,最终所有石锥竟生生被条带给勒成碎石,如同漫天石雨,挥洒而下。

    “哈哈哈,这一波不过只是试探而已。后面还有更狠的送给你!”

    唐楚阳‘哈哈’大笑着双手连挥,环绕在身周的漫天将符齐齐震动,刹那间。剩下的数千丈将符一起爆开,浩瀚莫匹的恐怖土元气瞬间席卷方圆数千丈范围。

    方圆万丈都是一片火焰汪洋,对于土属性的增幅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浩瀚的土元气才刚刚弥漫开来。瞬息间就被火焰汪洋增幅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座座方圆近千丈的尖棱山峰浮现。随后如同离玄之箭一样,携着可怖无比的强大音爆,风驰电擎,仿似穿破了空间障碍一般,一闪而没,一闪而现

    轰!的一声,掩日蜃蛟龟甚至都来不及防备,就直接被巨大的山峰砸个正着。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轰鸣声从第一声开始。就绵延不绝地连续砸在巨大的蓝色气泡上,每砸中一次。蓝色的气泡就被砸退一丈,一阵波澜之后,便会弱上一分。

    连续数百次的狂砸之后,原本看着坚韧至极的蓝色气泡,已经变得若隐若现,随着又一座山峰飞射而来,‘啪啦!’一声,防御力堪称强悍的气泡,生生地被更加彪悍的山峰给砸碎了。

    不过唐楚阳扔出去的将符可不止那么点儿,蓝色气泡破碎之后,掩日蜃蛟龟仰天又想吸取内丹之气时,却被后续绵延不绝的山峰砸得连连后退,咆哮不断。

    “哈哈!终于砸到你个老乌龟了!喂,你别愣着啊!趁他病要他命!!”

    后面这话,唐楚阳是冲发呆中的小毕旻说的,唐楚阳这一连串的攻击完全出乎它的预料,最主要的是,之前小毕旻从不认为唐楚阳这个小小人类,能够对掩日蜃蛟龟造成哪怕丁点伤害。

    但事实证明,它实在太低估这个神奇的灵画师了,先是数千丈水系将符把水元气抽干,害得掩日蜃蛟龟无法施展神通,紧接着又是六千张火系将符,创造了一片庞大无比的火焰领域。

    如今又是数千张土系将符狂砸,不但破了掩日蜃蛟龟的防御,竟然还直接伤到了老乌龟的本体,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人类灵画师可只是个小小的四阶修士而已啊!

    小毕旻在计算唐楚阳使用的将符时,猛然发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事实,那就是前后加起来,这个人类已经使用了过万丈的将符!

    一万多张将符啊!如同用来对付它自己的话,小毕旻相信,哪怕它是神兽,最轻也得落个被重创的结果,就是被干掉也不是多奇怪的事!

    “好可怕的人类!母亲说的没错,一定不要轻易得罪人类灵画师,这话果然是至理名言!”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小毕旻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再没有半点儿傲气,想傲也傲不起来啊,因为人家有干掉你的本钱!

    嗷!!!

    小毕旻一声咆哮,四脚猛地在地上一踏,‘嗖’的一声化作一道咆哮的火焰巨龙,携着无边火海撞向了掩日蜃蛟龟,此时掩日蜃蛟龟正被砸得无法施法,正是偷袭的大好时刻!

    昂昂昂!!!

    掩日蜃蛟龟的嚎叫越发的尖利了起来,它终于感觉到危机了,能够威胁到它生命的危机,猛地向上翻滚了一下,将身下的龟壳面对不断攻来的山峰。

    轰轰轰!!

    近千丈的山峰以超音速的速度飙射,击打到出来的力道何止百万近,掩日蜃蛟龟的防御力就算再怎么强悍,连续不断地被数百万斤的伟力狂砸,也让它受创不轻。

    噗嗤!

    掩日蜃蛟龟禁不住喷出一口五颜六色的液体,如同一条小河一样扑洒而下,还未曾落地,就被无边火海炙烤得直接气化。

    不过这也为它争取了一刹那喘息的时间,抬起的巨首猛地冲着头顶的蓝色内丹狂吸,力道之大,吸得巨大的内丹扭曲变幻,好似随时都会崩散一样。

    哗哗哗!

    硕大无比的蓝色内丹江河奔涌,如同倒灌而下的天河一般,疯狂地向着掩日蜃蛟龟巨口涌入,原本三百多丈大的内丹,眨眼的功夫就缩小了三分之一还多。

    “不好!这厮要用大招了!!”

    唐楚阳面色一变,双手再次一挥,唰!的一声一枚银中泛金,光华摧残到了极致的灵符自左手飘出,才一出现,他身周千丈范围的空气便仿似凝滞了一样,连跳跃不休的火海都窒了一窒。

    “这是?……”

    发了狂一样在玩命儿攻击的小毕旻突然诧异回头,他竟然从唐楚阳身前那一抹银中带金,璀璨无比的光华中,感应到了一股子令它心悸的恐惧之感。

    似乎那一抹银芒里蕴藏着极其凶险,能够要了它的命的可怕事物,只看一眼,便有一种全身发寒,想要转身就跑的错觉。

    “人类!不要再和我作对,现在退走,我可以不杀你!”

    小毕旻正有些惊疑不定,远处正打算放大招的掩日蜃蛟龟竟然直接开口了,它的语气里并未有任何恐惧之意,更多还是一种意味难明的无奈。

    “咦?你竟然会说话?!”

    唐楚阳诧异无比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这枚银中带金的王符,是他炼制的唯一一张纯粹的攻击类王符,而且,因为只打算炼制一张的原因,唐楚阳这张王符的杀伤力非常可怕,可怕到了他都不敢轻用的地步。

    “不过是神念感应而已,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说话的是小毕旻,这种通过元神直接交流的方式,九成九的神兽一出生就具备这个能力,唐楚阳如今可是它的盟友,它可不想唐楚阳被那只老乌龟给忽悠了。

    小毕旻话音刚落,掩日蜃蛟龟的声音再次传来:

    “人类,我不得不承认,你很疯狂,给你个活命的机会,现在离开,我承诺不杀你……”

    唐楚阳闻言一呆,随后不屑地撇了撇嘴,如果换做其他什么凶兽,妖兽,神兽,在条件让他满意的情况下,唐楚阳是不介意握手言和的,但掩日蜃蛟龟例外。

    这厮不进阶还好,一进阶那就是见物就吞的灭绝性绝世凶物,唐楚阳懒得去干拯救世界这样的操-蛋事儿,但是面对吞日龙龟这种荒古凶物,哪怕他再怎么自私,也得有杀错没放过。

    “老乌龟,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大,但我还是保证一定能干掉你,投降吧,我承诺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唐楚阳学着掩日蜃蛟龟的语气,一字不落地全部还了回去,你大爷的!承诺不杀我,你还玩命儿的积蓄本命元气干什么?当少爷是白痴啊?!

    幸好掩日蜃蛟龟是水属性的凶物,它只要大量调动水属性元气,唐楚阳就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不是元神上的反应,而是水和水之间的共鸣。

    “哼!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掩日蜃蛟龟陡然凄厉无比地咆哮一声,开始以更加疯狂的速度吸取内丹里的本命元气,它之所以愿意放过唐楚阳,无非就是杀掉唐楚阳的代价太大,会直接延迟它的进阶时间。

    如今看唐楚阳没有罢战的意思,掩日蜃蛟龟骄傲的自尊让它毫不犹豫地选择以自损的方式,将眼前这个对它危险极大的人类干掉!

    “你没机会了!”

    唐楚阳抬手,虚空一握!

    嘭!的一声巨响,掩日蜃蛟龟突然感觉周身一沉,整个身体好似被一股恐怖莫匹的伟力被禁锢了一般,竟是想要动弹一下都难!

    此时掩日蜃蛟龟脑袋一直处于仰望状态,正好可以看到它的头顶上空,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枚星光闪烁的灵符,这灵符近似透明,散发着淡薄银光,竟然一点元气波动都没有。

    “不可能?!你,你怎么做到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268章、通神术    在贾可道的记忆里,时间大概过了三四天,但实际上至少过了一个月时间。

    突然之间,贾可道想要伸手抠一下头皮,不知道怎么的,感觉头皮有些痒了。

    但这对于贾可道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手伸了伸就垂落了下去,就好似用晾衣杆去拨动一枚铅球那样困难。

    好像有危险的预感出现?现在对危险的预感也不敏锐了,但就这样不敏锐的情况下都能够察觉到危险,那么这危险一定很凶险了。

    但没法动弹了,贾可道心头暗叹一声,奋力将眼皮睁开一丝缝隙,已经浑浊不堪的眼睛看着正在旁边吃饱了酣睡的绿龙,随后心念一动,贾可道连同绿龙一并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就在贾可道消失的瞬间,绿洲数公里之外,已经被天光,阳光烘烤得炽热无比的沙地上缓慢走来几个人。

    穿着土黄色祭司袍,衣领处绣着三片翠绿树叶,头发花白,眉头半白,脸上的皱纹犹如山崎,是荒野教会掌管传教事务的大主祭库尔尼。

    而在库尔尼大主祭身后慢慢跟着的同样是穿着土黄色祭司袍的祭司,有四人。

    只不过这四人的衣领处仅仅只有两片翠绿树叶,年纪较之库尔尼大主祭也年轻了很多。

    很显然,这是荒野教会里的主祭。

    库尔尼大主祭的脚步停了下来,伸手在空气里抓了一把,放到鼻子便闻了闻,摇了摇头,叹气道:“线索又断了,好像突然消失了。”

    听得库尔尼大主祭的话语,其余的四位主祭不由得相互对视一眼。一个年纪越长,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主祭站了出来,劝慰道:“大主祭。前面就是一个绿洲,我们是不是去看看?”

    “嗯。这是教皇陛下交代的事情,我们也不能放松,去看看吧。”

    库尔尼大主祭倒是从善如流,率先朝着远处的绿洲走去。

    来到绿洲之后,见到那被树林包围的湖泊,一个个不由得脸上显现出一丝轻松来。

    当然,他们毕竟是堂堂的神职人员,伟大荒野之神指定的牧羊人。即便是这个绿洲都没有一个人影在,他们也不可能像贾可道那样直接冲入湖中,享受那份难得的清凉。

    “的确消失了,没有一丝迹象证明去了什么地方。”

    四个主祭分头在湖泊四周探查了一番之后,回来向库尔尼大主祭汇报道。

    库尔尼大主祭笑了笑:“是啊,我在这里感受到了龙威的残留,可就算是巨龙,也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所有痕迹抹去,何况,巨龙可没有这么细心。”

    似乎在库尔尼大主祭的眼里。自己追踪这么久才找到的家伙突然消失,实际上并不是消失了,而是逃走了。只不过将可能找到的痕迹抹去罢了。

    “嗯,你们也辛苦这么久了,先去洗洗身上的灰尘吧,一会我要释放通神术,向吾主请教一些线索。”

    库尔尼大主祭就好似有些老年痴呆,神智疏忽了一样,呆了一会之后,方才扬声说道。

    几个主祭急忙应了一声,随即便跟在库尔尼大主祭朝着湖边赶去。洗漱去了。

    实际上这通神术,只是一个五级神术。主祭以上的祭司都可以释放。

    但由于实力不同,这释放出来的神术效果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寻常的主祭释放通神术的时候。最多能够询问七个问题,而被询问的神明则会根据问题选择是或者否的回答。

    至于大主祭所能够询问的问题多数都是十三个以上,因而大主祭出手倒是要比主祭可靠多了。

    几个祭司将衣袍脱掉,坐在湖边就洗刷了起来。

    虽说这些高级祭司所穿的祭司袍都是炼金产品,自备清洁除尘,并具有一定的物理防御效果,但在沙漠里,那点清洁除尘的效果压根就没有多少用处。

    一场沙尘暴袭来,就算是给自己加上几个保护神术,也管不了多大的用处,保管全身被沙砾灌个舒服。

    在这一点上,祭司较之魔法师的确要差上很多。

    一排几个白嫩的躯体,库尔尼大主祭坐在前面,后面几个主祭殷勤的帮着搓背。

    说实话,别看主祭与大主祭仅仅只差了一个位阶,但实际上,不管是地位还是实力,主祭较之大主祭着实差得太远了。

    在一位主祭面前,大主祭完全可以执掌其生死,就这么简单。

    因而几位主祭厚颜无耻的讨好库尔尼大主祭也在情理之中了。

    一番梳洗之后,祭司们可谓是神清气爽,将祭司袍重新穿上。

    绝大多数的祭司,除了教会里专注践行教义的苦修士以及才出道的辅祭之外,其余的祭司都算得上是养尊处优了。

    因而在沙漠里奔波这么久时间,几位祭司也着实辛苦了一把。

    这番梳洗之后,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舒服很多。

    之后,几个主祭亲手搬来一些石头在湖旁边堆砌了一座很简陋的祭坛。

    中间一块方石,其上刻着一枚树叶,周围则是一圈碎石环绕。

    祭坛是施展通神术时的必备品。

    当然,魔法里也有类似于通神术的魔法,名为询神术,但这个询神术所询问的对象完全就是随机选择的。

    有可能询问的对象是一位真神,或者一位邪神,甚至于一头大恶魔都有可能。

    总之,拥有神性或者拥有虚拟神性的强大存在都可能被这个法术选择中。

    如此一来,这个询神术的法术效果就要比通神术差多了。

    毕竟就无所不知这一点而言,邪神与大恶魔较之真神都要差上一些。

    而荒野教会的祭司所施展的通神术所询问的神明就只有一位,那就是他们信奉的荒野之神提拉斯。

    因而,必须在祭坛前施展这个神术以示虔诚乃是荒野教会教典上的规定。

    当然,在特殊情况的时候,也可以不遵循这个规定,来施展通神术。

    这些特殊情况只有强敌入侵,或者没有必要修建祭坛的材料这两点。

    当然,即便是如此,之后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虔诚祈祷,向神明赎罪。(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