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贾可道的记忆里,时间大概过了三四天,但实际上至少过了一个月时间。

    突然之间,贾可道想要伸手抠一下头皮,不知道怎么的,感觉头皮有些痒了。

    但这对于贾可道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手伸了伸就垂落了下去,就好似用晾衣杆去拨动一枚铅球那样困难。

    好像有危险的预感出现?现在对危险的预感也不敏锐了,但就这样不敏锐的情况下都能够察觉到危险,那么这危险一定很凶险了。

    但没法动弹了,贾可道心头暗叹一声,奋力将眼皮睁开一丝缝隙,已经浑浊不堪的眼睛看着正在旁边吃饱了酣睡的绿龙,随后心念一动,贾可道连同绿龙一并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就在贾可道消失的瞬间,绿洲数公里之外,已经被天光,阳光烘烤得炽热无比的沙地上缓慢走来几个人。

    穿着土黄色祭司袍,衣领处绣着三片翠绿树叶,头发花白,眉头半白,脸上的皱纹犹如山崎,是荒野教会掌管传教事务的大主祭库尔尼。

    而在库尔尼大主祭身后慢慢跟着的同样是穿着土黄色祭司袍的祭司,有四人。

    只不过这四人的衣领处仅仅只有两片翠绿树叶,年纪较之库尔尼大主祭也年轻了很多。

    很显然,这是荒野教会里的主祭。

    库尔尼大主祭的脚步停了下来,伸手在空气里抓了一把,放到鼻子便闻了闻,摇了摇头,叹气道:“线索又断了,好像突然消失了。”

    听得库尔尼大主祭的话语,其余的四位主祭不由得相互对视一眼。一个年纪越长,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主祭站了出来,劝慰道:“大主祭。前面就是一个绿洲,我们是不是去看看?”

    “嗯。这是教皇陛下交代的事情,我们也不能放松,去看看吧。”

    库尔尼大主祭倒是从善如流,率先朝着远处的绿洲走去。

    来到绿洲之后,见到那被树林包围的湖泊,一个个不由得脸上显现出一丝轻松来。

    当然,他们毕竟是堂堂的神职人员,伟大荒野之神指定的牧羊人。即便是这个绿洲都没有一个人影在,他们也不可能像贾可道那样直接冲入湖中,享受那份难得的清凉。

    “的确消失了,没有一丝迹象证明去了什么地方。”

    四个主祭分头在湖泊四周探查了一番之后,回来向库尔尼大主祭汇报道。

    库尔尼大主祭笑了笑:“是啊,我在这里感受到了龙威的残留,可就算是巨龙,也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所有痕迹抹去,何况,巨龙可没有这么细心。”

    似乎在库尔尼大主祭的眼里。自己追踪这么久才找到的家伙突然消失,实际上并不是消失了,而是逃走了。只不过将可能找到的痕迹抹去罢了。

    “嗯,你们也辛苦这么久了,先去洗洗身上的灰尘吧,一会我要释放通神术,向吾主请教一些线索。”

    库尔尼大主祭就好似有些老年痴呆,神智疏忽了一样,呆了一会之后,方才扬声说道。

    几个主祭急忙应了一声,随即便跟在库尔尼大主祭朝着湖边赶去。洗漱去了。

    实际上这通神术,只是一个五级神术。主祭以上的祭司都可以释放。

    但由于实力不同,这释放出来的神术效果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寻常的主祭释放通神术的时候。最多能够询问七个问题,而被询问的神明则会根据问题选择是或者否的回答。

    至于大主祭所能够询问的问题多数都是十三个以上,因而大主祭出手倒是要比主祭可靠多了。

    几个祭司将衣袍脱掉,坐在湖边就洗刷了起来。

    虽说这些高级祭司所穿的祭司袍都是炼金产品,自备清洁除尘,并具有一定的物理防御效果,但在沙漠里,那点清洁除尘的效果压根就没有多少用处。

    一场沙尘暴袭来,就算是给自己加上几个保护神术,也管不了多大的用处,保管全身被沙砾灌个舒服。

    在这一点上,祭司较之魔法师的确要差上很多。

    一排几个白嫩的躯体,库尔尼大主祭坐在前面,后面几个主祭殷勤的帮着搓背。

    说实话,别看主祭与大主祭仅仅只差了一个位阶,但实际上,不管是地位还是实力,主祭较之大主祭着实差得太远了。

    在一位主祭面前,大主祭完全可以执掌其生死,就这么简单。

    因而几位主祭厚颜无耻的讨好库尔尼大主祭也在情理之中了。

    一番梳洗之后,祭司们可谓是神清气爽,将祭司袍重新穿上。

    绝大多数的祭司,除了教会里专注践行教义的苦修士以及才出道的辅祭之外,其余的祭司都算得上是养尊处优了。

    因而在沙漠里奔波这么久时间,几位祭司也着实辛苦了一把。

    这番梳洗之后,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舒服很多。

    之后,几个主祭亲手搬来一些石头在湖旁边堆砌了一座很简陋的祭坛。

    中间一块方石,其上刻着一枚树叶,周围则是一圈碎石环绕。

    祭坛是施展通神术时的必备品。

    当然,魔法里也有类似于通神术的魔法,名为询神术,但这个询神术所询问的对象完全就是随机选择的。

    有可能询问的对象是一位真神,或者一位邪神,甚至于一头大恶魔都有可能。

    总之,拥有神性或者拥有虚拟神性的强大存在都可能被这个法术选择中。

    如此一来,这个询神术的法术效果就要比通神术差多了。

    毕竟就无所不知这一点而言,邪神与大恶魔较之真神都要差上一些。

    而荒野教会的祭司所施展的通神术所询问的神明就只有一位,那就是他们信奉的荒野之神提拉斯。

    因而,必须在祭坛前施展这个神术以示虔诚乃是荒野教会教典上的规定。

    当然,在特殊情况的时候,也可以不遵循这个规定,来施展通神术。

    这些特殊情况只有强敌入侵,或者没有必要修建祭坛的材料这两点。

    当然,即便是如此,之后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虔诚祈祷,向神明赎罪。(未完待续)

第二百二十五章 逆转    ps:第三更!九千字了!为嘛没有月票鼓励啊?赶紧检查票仓的……

    掩日蜃蛟龟喷出来的内丹足有三百多丈大小,通体湛蓝,且晶莹剔透,唐楚阳虽然距离比较远,但仍然能够看到那巨大的蓝色水球内,正有一只头生双角的蛟龙盘旋其中。[

    “娘的,已经丹魂化蛟了,等四爪长出来,差不多就该化龙了,呃,我想这个干什么?这厮竟然用内丹里的本命元气,来填补水元气的空缺,他就不怕修为大损呢?!”

    唐楚阳郁闷无比地看了眼那只硕大无朋的蓝色内丹,眼珠子乱转的同时,手底下也不慢。

    唰唰唰!

    水属性灵符用完了,他又将乾坤镯里的所有火属性将符全部扔了出来,水属性的将符可以用来抢水元气,火属性的将符也也不是没用,可以用来消耗水元气嘛。

    值此性命攸关的危急时刻,唐楚阳哪里还顾得上心疼,只要是能够用得上的将符,他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就全部拿了出来。

    唰唰唰!

    一大片红艳艳的将符飘的漫天都是,火属性的将符九成九都是攻击类的,所以唐楚阳炼制的就比较多,足足是水属性将符的五倍还多。

    至少六千张各类火属性将符铺展开了,还未激发,那浓郁到了极致的火属性气息,就将重新被填满的水元气给烤得快速流逝。

    “爆!爆!爆爆爆!!!”

    唐楚阳一边倒抽着冷气,一边肉疼地将所有的火属性将符激发。这些可都是钱啊,虽说是为了保命,但一口气将代表数以百亿计的财富给扔出去放烟花。唐楚阳再大气也开始心疼了。

    将符对于唐楚阳来说,虽然属于大白菜一样的东西,但扔几百个大白菜或许不会心疼,但成百万吨扔,那又是另一个概念了。

    “妈的,该死的老乌龟,等干掉了你。老子一定将你扒皮抽筋,连他妈屎尿都不放过!”

    轰轰轰!!!

    六千多张将符一起包括,场面之宏大。威势之可怕,根本就不能以言语来形容,就连远在数千丈之外的掩日蜃蛟龟,都一脸震惊地望向唐楚阳。仿似在看一个比它更可怕的怪物!

    在潮汐山这样的地方。将符的威力就算比起外面的王符也不差多少,一口气引爆六千多张王符,就算是掩日蜃蛟龟这样的凶悍存在,也从未见识过。

    哧哧哧!

    六千余张将符一起激发,方圆万丈之内直接被炽烈到了极致的火焰海洋给填满,火舌吞吐,火龙咆哮,原本充足到了极致的水元气。几乎是在刹那间就被烤干,点滴不剩!

    水能克火。但当火焰强盛远超水属性时,别说是水元气了,就连水系法则,都被这恐怖无比的火焰汪洋给赶到万丈之外了。

    啪啪啪!!

    连续数声爆裂声绵延不绝地传出,唐楚阳凝目一看,掩日蜃蛟龟身前的符印,竟然一口气爆掉了四五个,就算是仅剩的那七八个符印,也开始剧烈震动,似乎随时都要崩溃一般!

    “哈哈,原来火属性将符的效果这么好啊?!早知道不用水系将符了,浪费啊!!”

    唐楚阳又是哭,又是笑,精神病一样地连蹦带跳,身前猛然卷起一道惊天火浪,惊得唐楚阳面色一变,连连后退,等到火焰巨浪突然幻化成小毕旻时,唐楚阳顿时气得直翻白眼儿。

    “你搞什么?为了帮你,我压箱底儿的存货都砸出去了,你居然还有时间来吓唬我?!”

    “呃,我没有吓唬你,你创造出来的这个火焰领域很强,虽然不如落凤湖,但却让我有种回到家里的感觉,人类,谢谢你给我创造的火焰世界,接下来你就退到一边吧,毕旻一族,个个都是火焰主宰!嗷嗷嗷!!”

    小毕旻说着话,就兴奋地咆哮了起来,唐楚阳那六千多张将符创造出来的火焰领域实在太强大了,身处火焰海洋,小毕旻的实力至少能提升十几甚至数十倍。

    再加上吞灵化元符的作用,如今的小毕旻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比之它全盛时期的母亲也不逊色,那只老乌龟再强,可身处被克制的火焰领域,小毕旻已经拥有充足的信心单挑它了!

    嗷!!!

    简简单单一个张口咆哮,瞬息便有上千条数百丈长的火焰巨龙盘旋而出,齐齐咆哮着冲向了已经开始谨慎起来的掩日蜃蛟龟。

    唰!

    掩日蜃蛟龟抬起爪子冲着头顶的内丹一扯,一条百余丈宽的蓝色水带自上而下,连接到了掩日蜃蛟龟的头顶上。

    巨口一张,如同一尊超巨型的人间大炮一样‘轰轰轰!’一口气喷出数十上百个,百余丈大小的巨大冰球,冰球被喷出几十丈远,转而化作一条条狰狞无比的蛟龙,携着森森寒气,迎面而上!

    哧哧哧!

    数百条火龙咆哮,数百冰蛟嘶鸣,铺天盖地撞到一起之后,并未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爆炸,反而如同烈火遭遇寒冰一般,相互抵消,相互溶解,不一刻便全部泯灭一空。

    掩日蜃蛟龟虽被压制,但它使用的毕竟是内丹里的本命妖元,绝对不是天地间无穷无尽的火元气能够比拟的。

    若不是小毕旻乃火系神兽,能够自动将普通火元气转化成高强度的火系妖元,它甚至连和掩日蜃蛟龟对拼法术的资格都没有。

    毕旻的实力被大幅度增强,掩日蜃蛟龟的实力被大幅度减弱,让这两个原本不在一个层次上的对手,有了对拼的可能。

    小毕旻初尝这种强大到了极致的滋味,打起来格外的兴奋。反正方圆万余丈内已经被唐楚阳的六千多张火系将符,生生打造成了人造的火焰领域,它的丹药近乎是无穷无尽的。

    而掩日蜃蛟龟使用的可是内丹里的本命妖元。没用一分,它的实力便会降低一分,可以说,打得时间越长,掩日蜃蛟龟的修为就越低,它这亏可是吃到天上去了。

    小毕旻忘乎所以,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打得掩日蜃蛟龟懊恼无比,但又不敢无视毕旻的威胁,一时间竟然被毕旻给彻底压制住了。

    唐楚阳这个时候也不敢闲着。只要掩日蜃蛟龟没有挂掉,他就算是再怎么小心就不过分,连续甩出去近万张将符,心疼的唐楚阳一张俊脸都皱成了包子。

    唰唰唰!

    唐楚阳再次双手连挥。以他为中心。方圆百丈之内再次被数千丈将符给铺满,这次所有的将符都是黑色和褐色的,每一张将符上散发着极为厚重的大地气息。

    近四千张土属性将符释放出来,唐楚阳感觉他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大地当中一样,之前的水火两系将符全都是为了对付水元气,现在的土属性将符,则是为了攻击!

    使用将符攻击也是没法子的事情,之前的‘万刃齐鸣’因为掩日蜃蛟龟疯狂的攻击。唐楚阳不得不停了下来,完整版的万刃齐鸣需要的继续时间天长。掩日蜃蛟龟绝对不会给他施展的时间。

    既然如此,还不如使用能够直接瞬发的将符,直接开干!

    “去!!!”

    唐楚阳并指成剑,甩手想着掩日蜃蛟龟一指,数百张土系将符如同收到命令的大军一样,嗖嗖嗖!齐齐射向远处的掩日蜃蛟龟。

    昂!!

    掩日蜃蛟龟一声咆哮,头顶已经缩小了一圈的巨大内丹紧跟着一震,随后一面墨绿色的巨大盾牌倏然出现,横空挡在了掩日蜃蛟龟的身体上方。

    墨绿巨盾形成的瞬间,掩日蜃蛟龟上空百余丈处,突然出现一座座数百张方圆的山头,雨点一般,‘呼呼呼’地携着泰山压顶之势狠狠砸下!

    嘭嘭嘭!

    万千山峰虽然厚重无比,但却全部被墨绿色巨盾轻易抵挡了下来,唐楚阳的第一波偷袭几乎没有对掩日蜃蛟龟造成半点伤害。

    “该死!这老乌龟一直在防备着我呢!再来!我还三千多张将符呢,玩儿不死你!!”

    唐楚阳暗暗发狠,也就是掩日蜃蛟龟现在被小毕旻缠住了而已,如果在知道这老乌龟的实力居然这么变-态,就算是打死唐楚阳,他也不敢一个人冲上来找人家的麻烦,他可不喜欢找死!

    “尝尝老子的热情大沙漠!!”

    唐楚阳双手高举,随后齐齐向着掩日蜃蛟龟一会,头顶上又是数百张将符飞射而出,转瞬就被激发,化作一道黑色光芒一闪而逝。

    唐楚阳口中所谓的‘热情沙漠’,其实就是数百张‘大流沙术’将符一起爆发,依靠大范围的绵延不绝的连接,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有流沙术组成的沙漠而已。

    哧哧哧!

    以掩日蜃蛟龟为中心,前后不到一息时间,方圆数千丈范围内的地面就全部沙漠化,体型庞大,吨位不可计的掩日蜃蛟龟猛地向下一沉,差点儿被偌大的沙漠给直接吞下去。

    昂!!!

    一声略微有些尖利的嚎叫自掩日蜃蛟龟口中发出,它虽然一直在留意着唐楚阳,但这个联合型的超级流沙术依然有些出乎它的预料,猛地仰起头冲着头顶的内丹一吸。

    如同巨鲸吸水一般,硕大无比的蓝色内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一圈,浓郁至极的蓝色光华陡然自掩日蜃蛟龟身上爆发开来,瞬息形成一个方圆数千丈的巨大气泡,把它庞大的躯体整个包裹了起来。

    “呃?这是要玩儿泡泡龙么?……”

    唐楚阳看着被巨大蓝色气泡包裹着缓缓飞起的掩日蜃蛟龟,面上的表情要多惊愕,就有多惊愕……(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