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这种幻象里,贾可道收集了更多的神性,成功封神,成为了异界里的一位神明,从此呼风唤雨,传播信仰,简直就是人生巅峰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贾可道身上的太上宁心护身符还在发挥作用,且自身道心足够坚固的话,恐怕从幻象一开始,贾可道就会被迷惑进去了。

    也正因为如此,贾可道才能够以一种局外人的感觉查看这些突然出现的幻象,反倒是了解了更多的东西。

    当然,这件事情不琢磨好的话,自己的道路就将被导向一条歧路上。

    何况,贾可道也知道,自己现在积累还差上一点,并不需要急着如此。

    接下来,贾可道来到了那个困着艾坎司迪血肉珠子的金色光圈前。

    由于吸收了神性,明白了这里面的很多东西,当贾可道看到那些艾坎司迪血肉珠子的时候就明白了,实际上这些能够在提拉斯一击中保留下来的艾坎司迪血肉珠子,里面蕴含着一些神性,份额很少,但足够在提拉斯那猛烈的一击将自己保存下来了。

    神性这东西原本就具有很多超凡的特性,而很难消灭就是其中之一了。

    即便是一头神性生物被*掉,其意识也能够依附在神性上,等待重生的机会。

    想要将依附在神性上的意识干掉,那么就算是一位真神也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将其磨灭。

    贾可道在了解到这些东西后,原本打算将这艾坎司迪的血肉珠子配上一些药材,试验着炼制一炉丹药出来。

    毕竟这艾坎司迪的血肉珠子可是邪神的血肉,不管怎么说,也称得上是比较好的灵药了。

    但贾可道后来转念一想,将金色光圈破除后,抓起那些艾坎司迪的血肉珠子就一把塞入到口中,嚼咬几下之后就尽数吞了下去。

    既然艾坎司迪的血肉珠子不错,若是自己的血肉也应该不错的,因而倒不如直接吞吃了,以后实在找不到灵药的时候,再拿自己的血肉来配药也是可以的。

    相对于那些沙石巨人身上残留下来的神性而言,这血肉珠子里的神性是极少的,因而也没有艾坎司迪的意识残留在里面。

    被贾可道吞下肚子后,之前原本坚硬无比的血肉珠子就很快被贾可道的肠胃被消化了。

    血肉珠子里面的神性连同血肉都统统直接被吸收消化,倒让贾可道的肉身和魂魄再度小小的增强了一点。

    使得贾可道现在就连走路都要小心翼翼才行。

    简单来说,贾可道现在魂魄与肉身的不协调程度已经严重影响到自己身体的行动,就好似一个极品的cpu配上一套落后三十年的硬盘,主板乃至于其它配件一般。

    就连想要端一杯水来喝,就需要贾可道静心控制很久才行,否则的话,那水杯就可以直接掉落到地面,或者被一把抓成碎片。

    这也使得贾可道没法研究那个树心了,只能离开了道德经,重新出现湖泊旁。

    绿龙之前倒是没有注意到贾可道消失了,待到贾可道重新出现的时候,方才发现,觉也不睡了,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原来它这个时候倒是想起了贾可道之前的承诺,十颗会发光的宝石。

    这绿龙也太没心没肝了一点,让贾可道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看着绿龙好似一条小狗在自己面前撒娇耍泼的时候,贾可道也不得细语安慰。

    这倒不是贾可道心里愧疚了,主要是因为这绿龙整出来的动静太大了点,在湖旁边来回打滚。

    贾可道现在可没有了之前的敏捷,稍有不注意的话,一个打滚过来,没说的,直接就能够将贾可道压成一张肉饼了。

    没法,贾可道都担心自己的混元一气罩在一瞬间就被压破。

    在肉身与魂魄极度不协调的现在,贾可道就算是想要操控体内的灵气都有些困难了。

    在之前,这混元一气罩已经激活了几次,没有了体内灵气的支撑,那混元一气罩内的灵气可支撑不了多久。

    又许下宝石加倍的承诺后,绿龙总算是老实了,不过随即又提出了一个要求,请主人将自己的宝石堆取出来看看,并申明这并不是不信任主人,而是自己好久没有睡宝石床了,有点想念。

    看着绿龙那副模样,贾可道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在绿龙心里可是被打上不可信任的主人标签。

    看来,想要挽回在绿龙心里的信誉,待到回去老君观的时候,得让大金牙想想办法了,据说这萤石由于后续产品的不安全性乃至于对环境的影响等等诸多原因,现在市面上很少有卖的了。

    贾可道自嘲两句之后,便取出杂草蒲团,费力的坐下,开始打坐入定。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贾可道的身体越来越僵硬,行动越发不便,实际上这就是魂魄与肉身不协调所产生的后遗症。

    还好,贾可道现在就算是一两个月不进食,对身体也没有什么影响,至于外界的安全问题,倒是有一些沙漠食肉野兽乃至于魔兽在这片湖泊附近出没,但由于绿龙的存在,它们都算是自投罗网。

    在绿龙不饿的时候还好,龙威一放,直接惊吓逃走,若是绿龙肚子饿了,就会拼命收敛龙威,然后躲在湖泊附近的树林里,待到这些家伙过来饮水,直接扑出按倒,就是一顿美肉。

    唯一的问题就是,绿龙不懂得照顾人,即便是见到贾可道日积月累在身上落上了厚厚一层沙砾,也不会上去帮着清扫一下。

    嗯,当然,如果绿龙真的要上前帮着清扫的话,贾可道也是不敢接受这种好意的。

    且不说那龙爪子会不会在贾可道身上留下几条伤痕,就说绿龙一个不小心将贾可道给弄倒了,贾可道都要费好大的功夫,重新在蒲团上坐起来。

    终日打坐,换成其他普通人的话,恐怕早已是心烦意乱,恨不得从蒲团上跳起来,拿把刀给什么东西放放血,来发泄心头的郁闷。

    但贾可道却是心头一片宁静,身体丝毫不动摇,心头默念太上清静经,对于外界丝毫没有半点感觉,不管是天明天黑,在贾可道的脑海里都不能留下半点印象来。r1152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争分夺秒    ps:第二更奉上!今天保底五更!诸位书友,拿票子砸来吧!票越多,小猪动力就越足!爆发的就越多!

    先吃饭去了,吃完饭继续码字!

    ——分——割——线——

    刀枪剑棍,戟斧鞭锤,万般兵器,无所不包!

    这一次唐楚阳几乎是歇尽全力地在施展神术,每一个手诀,每一个动作都细致到了极致,他仿似不是在结印,而是循着天地法则的某种奇异轨迹,在拉扯无处不在的法则一样。``

    庄重,严谨,厚重如渊!

    锵锵锵!

    每一柄武器成型,便会发出一声似是喜悦至极的鸣叫,响亮但却并不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瞬时间充斥整个地穴。

    随着一柄柄至少三丈长的兵器金色兵器逐一凝聚成型,正在咆哮着猛砸地面的掩日蜃蛟龟猛地一顿,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开始变得凝重。

    掩日蜃蛟龟最强的属性是水,最弱的属性就是金,虽然他吞掉了一座城池的修士,将大量的金属性神印转化成了本神的金属性,但金属性依然是它最大的弱点。

    唐楚阳施展其他四系任何神术,哪怕是初级神通,掩日蜃蛟龟都可以直接无视,但若是金属性的身上,即便是中级神术,也能对它造成不小的伤害。

    而现在唐楚阳施展的神术,但看规模和气势,就知道绝对不是中阶一下的神术能够比拟的。

    昂!!!

    掩日蜃蛟龟再次咆哮一声,抬起一只巨大的前脚。猛地向着唐楚阳一挥,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墨绿色光波,嗖嗖嗖!地全部飞射正暴退的唐楚阳。

    紧接着嘴巴一张。幽深无比的蓝色光华汇聚,眨眼凝聚出一片范围数十丈的蓝色光华。

    轰!的一声,一道直径超过十丈的蓝色光柱喷涌而出,再次向唐楚阳轰了过去,连续两次攻击之后,掩日蜃蛟龟似乎还不放心,至少百丈方圆的巨目一合一张。两条火焰巨龙咆哮而出!

    “你妹!要不要这么凶残啊?!!”

    看到掩日蜃蛟龟一连串的强悍攻击,唐楚阳惊得差点儿掉头就跑,不断结印的双手微微一滞。已经凝聚出来的数百件兵器齐齐一颤,差那么一点点就直接崩溃掉。

    还好唐楚阳最终强抑心中恐惧,元神微微一震,嗖!的一声又是一枚银光璀璨的王符飞射而出。面对掩日蜃蛟龟这种超级凶悍的怪物。唐楚阳认为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这张王符之前就被他悄悄揣在怀里,本来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给我爆!!!”

    激发王符原本是不用出声的,但唐楚阳真的被掩日蜃蛟龟太给面子的攻击给吓到了,他必须得喊两嗓子发泄一下,一次来缓解紧张到了极致的神经。

    嘭!

    银色的王符应声而爆,瞬息化作万千银色光点,银色光点出现的刹那。猛然膨胀,十分之一眨眼的时间就化作万千银色小盾。每一个小盾一丈方圆,单个的虽然不大。

    但唐楚阳身前的银色小盾足有数万,将他身前方圆百余丈的范围全部挡住,不止如此,银色小盾的后面,还有数千光点正在急速汇聚,转瞬化作一面范围近百米的巨盾。

    嗖!向后飞射一段距离,轻飘飘地挡在了唐楚阳的身前!

    嘭嘭嘭!

    轰轰轰!!

    小盾才一成型,掩日蜃蛟龟的攻击就到了,最先攻到的是数十上百个墨绿的光波,每一个光波都足有十余丈大小,但对上只有一丈方圆的银色小盾,却只是将之砸的轻轻一震,墨绿光波便宣告溃散。

    数十上百道光波绵延不绝的攻击,最终也只是打散了三个银色小盾而已,紧接着便是两条咆哮的火焰巨龙。

    不过这两条身长百余丈的火焰巨龙,还没飞到唐楚阳的身边,就直接被突然窜过来的小毕旻给一口吞掉了。

    这时候那道十余丈直径的蓝色光柱先发后至,却轻而易举地将挡在最前面的数十面银色小盾击碎,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等银色小盾被毁掉了上百个的时候,蓝色光柱的威力也被消磨干净。

    “呼!还是本少爷的王符比较给力,吓死我了……”

    唐楚阳稍稍舒了口气,还没来得及高兴,他便看到远处的掩日蜃蛟龟再次昂起了山峰一样的巨首,大嘴双目不断张合,却没有法术再次释放出来。

    不过唐楚阳见此,非但没有高兴,反而被吓得肝胆俱裂,想都不想地便冲另一边的小毕旻吼道:

    “小崽子,愣着干什么啊?!给我打!干扰它施法!!”

    尼玛,居然开始念咒了,唐楚阳这次是真的吓坏了,像掩日蜃蛟龟虽然不是神兽,但却不逊于神兽的存在,释放法术的时候通常都是瞬发,这是神兽远超人类的天赋,羡慕也没用。

    但若是神兽施展法术的时候需要使用咒语,那这个法术不用想都知道该有多恐怖了,唐楚阳虽然不清楚五行大陆上的神兽是个什么情况,但他满脑子的神话传说可不是白看的。

    能让神兽开口念咒的咒术,至少也得是神通级的,那是连天神都能灭杀的恐怖攻击!

    “妈的,这老乌龟得有多想干掉我啊!连万年难得使用一次的咒诀都用上了!!”

    远处的小毕旻听唐楚阳说得那么不客气,原本还想反驳几句,不过看到掩日蜃蛟龟开始念咒,小毕旻非常自觉地闭上了嘴巴,之前它和母亲联手对付掩日蜃蛟龟时,那厮都没有动用神通。

    而现在这老乌龟竟然要用神通对付一个人类,这让小毕旻满目诧异地望了唐楚阳一眼。这个人类灵画师究竟干了什么?竟然把这只老乌龟给逼得痛下杀手?

    小毕旻尽管疑惑,但现在显然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它大嘴一张。和老乌龟一样,开合间,呢喃出一段段传承自于血脉奇异咒语,此时老乌龟将大半儿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了那个人类身上,正好是重创它的最好时机。

    掩日蜃蛟龟每张合一次巨口,便有一个凝若实质的符印凭空而现,符印呈深蓝色。每一个都有三丈大小,符印出现的瞬间,就开始疯狂地抽取天地间的水属性元气。

    若是唐楚阳的元神感知还能动用的话。他会吃惊地发现,不只是水属性的天地元气,就连无所不在的水属性法则,也被这凝若实质。散发着浩瀚莫匹威势的符印给拉扯了起来。

    唐楚阳也不会傻到等死。人类的本命神印就是水属性的,因此尽管他无法动用元神感知,但通过本命神印,依然能够感觉到空气中的水属性元气在疯狂地想着掩日蜃蛟龟汇聚。

    “怎么办?怎么办?!”

    唐楚阳的心念以前所未有的高速运转了起来,突然想到之前他使用王符暴力拆迁,毁掉了掩日蜃蛟龟的那个群攻禁术,当下双目一亮,双手一抬。快速地连连挥舞。

    一张张水蓝色的将符依次排开,刹那间。几百上千张将符瞬息将唐楚阳整个包围了起来,这千余长灵符全都是水属性灵符,攻击的,治疗的,防御的,辅助的,什么都有。

    “全都给我爆!!!”

    嘭嘭嘭!!!

    千余长水蓝色的将符瞬间同时启动,方圆数千丈之内的水属性天地元气,几乎所有将符爆开的刹那就被全部抽干!

    唐楚阳一口气使用一千多张将符,可不是为了攻击,掩日蜃蛟龟本命属性就是水,对于天下九成九的水属性法术免疫,将符威力虽大,但也别想伤它分毫。

    之所以一口气爆掉了身上所有的水属性将符,唐楚阳为的只是和掩日蜃蛟龟抢水属性元气而已,区域内的天地元气数量都是固定的,就算有所浮动,也不会有太大出入。

    既然掩日蜃蛟龟使用的是水系神通,肯定需要海量到了恐怖的水属性元气,而且,想要彻底发动这个神通,必须得积蓄到足够的水属性元气才可以。

    如果水属性元气不足,也不至于不能施展,只是威力上难免要大打折扣,当然,如果唐楚阳能够直接将方圆万里的水属性元气全部抽空,掩日蜃蛟龟的不但施展不出来,还会遭到恐怖的反噬。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唐楚阳也没那个能力,除非他身上拥有至少上百万张的将符。

    不过一千多张将符同时激发,所制造出来的声势已经足够恐怖了,尤其是在潮汐山这种特异之地,将符的威力又被加强了数十上百倍,等唐楚阳那一千多张将符全部激发的时候。

    不但数千丈范围的水元气被抽空了,就连牵动着水属性元气的水系法则,也被这瞬间爆发出来的恐怖吸扯力,给狂暴地撕扯到了唐楚阳的身周游荡。

    ‘啪啦!’一声物体碎裂的声音响起,唐楚阳诧异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掩日蜃蛟龟已经凝聚出来的十几枚蓝色符印,居然因为水元气的不足而崩溃了一枚!

    “哈哈哈哈!!这么做果然是有用的,老子把所有的水属性元气给弄没它,看你怎么施展神通!!”

    掩日蜃蛟龟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感应到海量的水元气正疯狂地向唐楚阳那边汇聚,掩日蜃蛟龟恼怒之极地‘昂!’的嚎叫了一声之后,猛地抬头喷出一枚硕大无比的蓝色水球!

    一股浓郁到了极点的水属性气息,猛然自硕大无朋的蓝色水球上爆发开来,原本被抽干了水元气的地穴,几乎在刹那间就被更加浓郁的水元气给填满了。

    “内,内丹?!尼玛!这老乌龟是疯了么?!”(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