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叫唤一声之后,绿龙也不等贾可道吩咐,略微调整了一下方向,就加快了速度,朝着选定的方向疾速飞了过去。

    不得不说巨龙的嗅觉比贾可道还要敏锐很多,在飞出数千米之后,贾可道才感受到空气里急剧增加的潮湿水分。

    很显然,绿龙的确找对了方向。

    在十多秒后,一面银色的镜子突然出现在贾可道眼前。

    嗯,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银色镜子,而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湖,从贾可道的角度看下去,这面大湖就好似镶嵌在沙地上的一面镜子,将天光反射回来,咋一看下去就好似银色一般。

    这个大湖直径大概有两千多米,周围是一圈绿意盎然的树林。

    说实话,在这个炎热的沙漠里突然之间看到这么一个大湖,不管是谁,心头都会涌现出一股凉爽来。

    “等我看看!”

    绿龙倒是急于冲入水中享受那份清凉,对于绿龙而言,沙漠里的沙地虽说比较好玩,但的确不是一个好地方,比较适合绿龙生活的地方至少需要一片很大的森林才行。

    贾可道严厉叫住了绿龙,右手从眼前抹过,开启了阴阳眼,朝着下面的湖泊看去。

    对于贾可道来说,这阴阳眼算是自己所有道术里最好用的一个了。

    随着贾可道的阴阳眼从湖面上掠过,各种色彩的灵光随即浮现在贾可道眼前。

    湖水整体散发出淡淡的白色灵光,较之四周的沙地却要显得灵气浓郁不少,而在湖水里时不时会有白中带红,或者红色的灵光出现,这应该是水中的生物了。

    这倒是让贾可道有些惊异,要知道。如果在地球上,沙漠里的湖泊多数都是盐水湖,别说生物了。就连用来喝都是喝不下的。

    而在湖边的树林里,也有一些生物的灵光。但总体而言,这个湖泊乃至于四周都没有能够威胁到自己或者绿龙的强大生物。

    “可以降落了。”

    贾可道查看完毕之后吩咐一声,早已等得迫不及待的绿龙双翼一收,就一头朝着湖泊扎了下去。

    嘭!一声巨响传来。

    绿龙那庞大的躯体已经重重的砸在了湖面上,溅起的水花让贾可道都没来得及开口。

    如果不是混元一气罩及时展开的话,贾可道立马就要变成一个落汤鸡。

    不过很快,贾可道就将混元一气罩彻底关闭,也跟着一头扎入湖水中。畅快的游动起来。

    舒服!

    虽说贾可道的身体已经到了暑寒不侵的地步,不过时间长了,从体内排出的污垢也是难以避免的。

    在湖水里痛痛快快洗了一个澡之后,贾可道游上了岸,体内灵气转动,热力外泄,一层蒸汽便从贾可道身上冒出,片刻之后,身上便被烤得干爽无比。

    而此时绿龙还在湖中欢快的游玩着。

    吩咐一声,让绿龙不要乱跑之后。贾可道便在岸边架起了一口大锅,倒入一些清洁的湖水,找了一块方石。在其上刻了两个符文。

    这两个符文分别是转化热量以及引导热量之用。

    刻好符文的石头放在大锅之下,微微用灵力一催,石头上随即便冒出一缕火光,数秒之后火光化为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舔舐着锅底,将大锅里的清水烧得冒出一丝丝热气来。

    贾可道随后便在锅中加入了生姜,盐乃至于两勺胡椒等等调料,之后又到树林里转了一圈,收获还不错。

    在这湖泊周围的树林里。倒是生活了不少的生物。

    贾可道抓到了十多头沙漠地带惯有的沙鹿,这种沙鹿体型不算太大。但肉质鲜美,早在进军沙漠的时候。贾可道就跟着品尝了一次,感觉味道很鲜美。

    将这十多头沙鹿剥皮剔除内脏之后,贾可道将鹿肉打片放入锅中,继续催动火势。

    待到锅中热水翻开之后,贾可道又加入了一些大米,最关键的是加入了采集到的一些药材。

    之后便将火势减弱,之后小火慢熬。

    大半个小时之后,一股浓郁且混合着鹿肉,药材的香味开始在湖面上散播开来。

    这股香味很快就将正在玩耍的绿龙给吸引了过来。

    哗啦一阵水花响声,绿龙一如既往的那样鲁莽,直接就从距离贾可道最近的岸边扑了出来。

    绿龙身上带出水面的水花就好似一个浪头朝着贾可道这边打了过来。

    如果不是贾可道眼疾手快,激活了混元一气罩将四周护住的话,恐怕这锅肉粥就尽数毁了。

    “哇喔,什么东西这么香?”

    之前就说过了,巨龙的嗅觉极为灵敏,当然,除了一种味道,那就是龙巢里的臭味。

    此时的绿龙趴在贾可道面前,耸动的鼻尖都几乎直接将大锅给掀翻了。

    贾可道直接一巴掌就拍在了绿龙的鼻尖上,打得它哎哟一声躲开。

    “你不是一贯都自己找吃的么?”

    记得最初绿龙跟着贾可道的时候,倒是见贾可道做过几次饭,只不过贾可道为了方便做得也简单,压根就不符合绿龙的胃口。

    毕竟对于绿龙而言,喜欢吃肉,大块的肉,贾可道之前所做的都是方便食品,或许有点肉,但都是加了防腐剂的,绿龙哪里吃得下,还不如自己去抓一个大块头,慢慢得啃来得舒服。

    但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闻到这种味道,绿龙就是感觉口水流得有些快。

    “这是什么?主人。”

    绿龙即便是鼻子被拍了一巴掌有些隐隐生痛,但依然不肯放弃,嬉皮笑脸的继续凑了过来。

    “这是肉粥。”

    贾可道丢下一句话,就不再理会绿龙了,专心致志的控制着火势,避免将肉粥给煮糊了,那专注程度都快赶得上炼丹的时候了。

    二十多分钟后,肉粥终于煮好了,而锅下面的那块石头此时也熄了火,不过原本坚硬无比的石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灰烬。

    贾可道待其凉了一点后,拿出个汤勺,挖上一点,尝了尝,满意的点了点头,味道很不错。

    虽说相对于丹药而言,这直接拿药材来做肉粥,其药力要差上很多,但却有个方便简单的好处。(未完待续)

第二百二十章 有文化的神兽    热门推荐:、、、、、、、

    <terstyle=”font-私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ter>

    在古老的华夏远古传说中,句芒是木神,掌管万木复苏,乃木之极致,句芒之箭虽不能说无物不破,但做到无土不破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唐楚阳的修为比这些石头怪差出太多,不论使用法术,还是冲上去近战都只有被菜的份儿,所以他最终选择了用咒祭之法,请句芒神箭,来击杀实力超过他太多的石头怪。

    因为使用的并不是五行大陆上的传统法术,而是来自于华夏远古的典籍记载,唐楚阳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施展,所以他才会在施展这个发誓之前,连续打出五道铜墙铁壁来以防万一。

    尽管已经有很多来自地球上典籍记载的,原本不可能实现的咒术,已经在唐楚阳试一试的心思下,全部在五行大陆逐一表现出了强悍的威力。

    但只要是第一次施展的咒术,唐楚阳依然还是小心翼翼,成不成功先不说,至少得先保全了自身不会有危险再说其他,像今天对付石头怪而现场施展新型的法术,还是他的第一次。

    没有人喜欢无缘无故的冒险,当然,如果冒险能够得到足够大的利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比如对付掩日蜃蛟龟这样的凶兽,对于唐楚阳来说可不止危险那么简单。

    轰隆隆!!

    山石碎裂,地面震颤,尘土飞扬,句芒神箭消失之后,原本凝滞的空间突然恢复了活力,一尊尊至少十丈高的石头怪,如同突然被浩瀚伟力从内而外的震碎一样,齐刷刷地崩解了开来。

    约莫一炷香时间。唐楚阳确定所有石头怪都被干掉之后,这才撤掉了最后一道铜墙铁壁,入眼处,眼前的山洞已经被满眼的碎石给堵塞了起来。

    唐楚阳见状,终于松了口气。正打算转身继续去采药,眼角余光突然发现万千碎石当中有光华闪烁,诧异地走近了细看,不一会儿就捡起一颗鸡蛋大小的黄色石头。

    这石头通体光洁,呈椭圆形,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黄褐色光芒。一股子浓郁至极的土属性精气喷薄欲出。

    “这是什么东西?”

    手里的黄褐色玉石一样的黄石头,唐楚阳还真就不认识,他知道生物一类的妖兽被干掉之后,内丹是绝对不能放过的,但石头怪虽然也是能动的怪物。但毕竟非血肉生物。

    它们身上能有什么值得采集的东西,唐楚阳还真就半点相关知识都不知道,不过手里这块小石头显然不是简单货色,唐楚阳估摸着应该和妖兽内丹的作用差不多。

    有好东西自然是不能轻易错过的,唐楚阳暂时放弃采药,驾驭着御龙天兵开始挖石开坑,兼职干起清洁工的工作。

    一番倒腾之后,原本被山石堵塞的山洞。生生地让唐楚阳到挖穿了,收获还算不错,同样的小石头他又找到了几十个。并且还得到了十几块厚土之精。

    厚土之精是大量土属性元气,精气,经过长时间的凝聚,精粹,升华之后的类结晶体,模样呈天然的五星状。颜色灰褐,和其他五行之精形状可说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颜色。

    这东西唐楚阳是认识的,五行之精是炼制高阶唤神图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同时也是修士构筑四相之躯,凝炼本命神印中的灵宝真灵的必须材料,他就是想不知道都难。

    稍稍歇了口气,唐楚阳又马上开始采集银针浮月hua,他的时间可绝对算不得充足,如今小毕旻已经离开他快一个时辰了,唐楚阳估摸着那厮找到掩日蜃蛟龟之后,肯定得回头来找他。

    在这之前尽量多的材料各种灵药,以及看到的所有灵材,就是唐楚阳当下唯一要做的事情了。

    可惜唐楚阳到底还是低估了小毕旻,对这条山洞的熟悉程度,等他采集到第三朵银针浮月hua的时候,一声似野兽咆哮,又似百鸟齐鸣的怪异嚎叫,便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

    呼呼!的破风声传来,唐楚阳诧异地抬头看时,双目蕴满愤怒的小毕旻已经站在距离他十多丈远的地方,正愤愤地看着他。

    “你在干什么?!”

    小毕旻浑身火焰升腾,咆哮出声,它劳心费力地寻找掩日蜃蛟龟,这个收了报酬来帮他的人类,竟然优哉游哉地躲在后面采药,这简直就是对尊贵的神兽最大的冒犯。

    “采药啊!”

    小毕旻问的愤怒,唐楚阳回答得理所当然,被抓了正着的情况下,隐瞒是不可能了,那就只能诡辩了,面皮神马的对于神棍来说,那是妥妥的的厚如城墙的。

    “你收了我的报酬,不帮我对付那只老乌龟也就算了,竟然如此悠闲地躲在后面采药?!你当本王好欺负么?!”

    老子可是神兽啊!小毕旻出离的愤怒了,长这么大它还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而且还无耻的这么理所当然。

    “采药怎么了?我采药,也是为了帮你!”

    唐楚阳一边说,一边心念电转,小毕旻回来的太快了,他连装模作样的时间都没有,而且小毕旻出离的愤怒,也有些出乎唐楚阳的预料,不就是采个药么,干嘛生这么大的气?

    “帮我?”

    小毕旻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浑身越发狂暴的火焰升腾倒卷,证明它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强忍着怒气,小毕旻咬牙切齿道:“好!那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咱们的合作到此为止!本王也会让你知道,戏弄一只尊贵的神兽,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妈的,这小崽子真的生气了,唐楚阳嘴角一抽,大脑如同超频率的cpu一样急速运转了起来,神棍最不缺的就是急智了,几乎刹那间唐楚阳就一脸认真地开口道:“我问你,你打得过那只老乌龟么?”

    “废话,打得过我还用你帮忙?!”

    “那就是打不过了?”

    “……”

    “你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你在打不过那只老乌龟的情况下,打起来消耗一定非常大吧?而且,我发现随着咱们越深入,山洞里的火属性元气就越发的稀薄,到时候你的回复速度必然也会大大下降,这个你不会不承认吧?”

    “这个……”

    “别这个那个的,看你这表情我已经知道答案了,现在说说我为什么采药,我采药就是为了炼制灵符,能够加速你回复火源之力的灵符!”

    “哦?你真是这么想的?”

    “废话!不然我费这么大的力气采药干什么?”

    “是么?我需要的是火源之力,可是这里所有的灵物,全都是土属性的,你当我连最基本的五行之力都不懂么?!”

    “呃……”

    唐楚阳微微一呆,你大爷啊,现在野兽的文化程度也这么高的么?连五行学说都知道?不过好不容易快糊弄住这小家伙了,唐楚阳自然不可能让它给拆穿了,只稍稍一想,便接着道:“谁告诉你能够凝聚火源之力的灵符,就只能使用火属性的材料了,我问你,土属性克制什么属性?”

    “当然是土克水,你当本王连这个最基本的五行相克之理都不知道么?本王可是高贵的神兽毕旻!”

    “那只老乌龟又是什么属性的?”

    “水属性啊,不然你以为它怎么可能伤得了我母亲?噢!我明白了……”小毕旻大眼睛一亮,有些诧异地看了唐楚阳一眼,惊讶地问道:“你是为了对付那只老乌龟?”

    “你以为呢?”

    唐楚阳面上一脸被冤枉的悲愤之色,心里却暗暗抹了把冷汗,幸好他知道掩日蜃蛟龟是什么属性的凶兽,不然还真找不到其他合理的借口来解释。

    “真的?”

    小毕旻依然有些犹疑,看向唐楚阳的目光满是探询,这个人类之前的元神波动非常大,按照母亲传授给他的那些辨别之法来看,应该是一种叫做‘谎言’的情绪才对。

    可是眼前这个人类却一脸的坦然之色,此时更是双目包含被误解之后的悲愤,这让小毕旻有些迷惑,难道母亲说的那些东西,它都记错了?

    “当然是真的!好了,咱们目前最应该关注的好像是那只老乌龟吧?只要我能帮你杀了它,不就证明我到底是不是真心和你合作的嘛?你找到它了?”

    见小毕旻依然一脸犹疑不定的模样,唐楚阳直接来了个乾坤大挪移,将话题直接拉到了小毕旻最关心的问题上,再继续闲扯下去唐楚阳可不敢保证能继续圆谎。

    “嗯!那只老乌龟似乎也受伤不轻,他收拢了不少山洞里原来的生灵,我一路上灭掉了一些,但越往后那些生灵的实力越强,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毕旻略微有些尴尬,按照它原本的想法,只有等到对付那只老乌龟的时候,它才会用到眼前这个人类,但那些捣乱的生灵的实力越来越强,小毕旻对付起来已经有些吃力了。

    “走!一起去看看!”

    唐楚阳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这小家伙太配合了,正愁着没什么由头转移话题呢,小毕旻就把由头送到了唐楚阳的面前,说完这话,唐楚阳一马当先,抬脚就走。

    小毕旻稍稍呆愣,左右看看,总觉得它好像忘了什么很重的事情,不过眼见唐楚阳都快消失在前方,小毕旻只能甩了甩脑袋,无奈地跟了上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