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片刻之后,老头身边一阵透明波动散开,随即两个老祭司出现。

    同样穿着土黄色祭司袍,衣领处纹着三片翠绿树叶的老祭司,很显然这两位与特里路一样都是荒野教会的大祭司。

    见到那头戴荆棘冠,衣领一片金黄树叶的老祭司站在面前,这两位大祭司急忙双手交叉,做出了一个奇怪礼节朝着那荆棘冠老祭司行了一礼:“见过教皇冕下!”

    这位头戴荆棘冠的老祭司竟然就是荒野教会很少有人见过的教皇冕下。

    挥了挥手,教皇右手在空气中一抓,随即放在那干瘪的鼻子面前轻轻一闻,不禁叹气道:“不用多礼,特里路陨落了。”

    教皇这句话让荒野教会匆匆赶来的两位大主祭不由得脸色一颤,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但在沉思片刻之后,两位大主祭一想,以教皇这样尊贵无比的身份,也不至于当着两位大主祭的面前说谎吧,如此来说,特里路大主祭真的是陨落了。

    迟疑片刻之后,其中一位长着鹰钩鼻的大主祭脸色勉强的笑道:“真是羡慕特里路啊,居然比我们提前一步享受到神国的荣光了。”

    话虽这样说着,但实际上这两位大主祭心头都不愿意这么早去神国享受那幸福荣光的。

    神国里再舒服,那也是寻常信徒的追求,对于大主祭这个层次的祭司而言,他们所追求的则是更进一步,要么是接替教皇的宝座,成为万众主宰的代言人,要么就是凝聚出神性,从而摆脱凡物的悲催命运。

    到了这个实力层次。他们也知道进入神国之后,最终是被神国融合的。

    不管怎么说,信仰再虔诚。他们也不是狂热者,多少是有一点点私心。

    祭司在人类社会里享有较之其他职业更为崇高的地位和声望。但想要更进一步的难度却是其他职业的好几倍。

    “呵,你们想得太简单了,特里路召唤了伟大的存在。”

    轻咳一声的教皇陛下笑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枯寂,话语里却是避开了某个伟大的名字。

    伟大的存在?

    两位大主祭不由得心头一悸,不敢再多说话,看向下面沙地的眼睛里充满了一丝寒意。

    他们都知道什么叫做伟大的存在,而特里路召唤了伟大的存在。那么结果就只有一个。

    肉身连同灵魂,灰飞烟灭。

    至于之前所说进入神国享福,那就是一个笑话罢了。

    就在这时,教皇的眼睛闭上了。

    良久之后,教皇睁开了眼睛,之前的哀色尽数消散,嘴里吩咐道:“吾主有神谕下来,务必铲除邪神艾坎司迪!”

    “赞美吾主,愿吾主之荣耀布满整个世界,安特门。”

    两位大主祭一听此言。不敢怠慢,随即应声接道。

    “神谕里说了,邪神艾坎司迪已被重创。因而此事,我便不插手了,就由……”

    说到这里,教皇陛下的目光在两位大主祭身上转了一圈,看得大主祭们心头有些忐忑:“就由库尔尼负责此事吧。”

    听得此言,那个个头略高一点的大主祭点了点头应道:“赞美吾主,此事,我回去马上布置。”

    话音落下,库尔尼大主祭的身影随即便在空气缓缓消散。

    随着库尔尼大主祭的身影消散。教皇陛下也没有更多话语,这里突然之间便陷入到一片寂静之中。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出现几个探头探脑的蜥蜴骑兵。

    他们应该是沙漠教会派来查看情况的。

    很显然,沙漠教会并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情况。更不知道他们所信奉的邪神艾坎司迪已经重伤遁走。

    不管怎么说,当那几个蜥蜴骑兵发现之前的绿洲突然消失不见的时候,不由得慌乱了起来。

    呼呼,几个光球从高空飞了下来,落在地上,将几个蜥蜴骑兵铺头盖面的罩在了里面,随后几根藤蔓从沙地里破土而出,转眼之间便扎入蜥蜴体内,直穿而上,连同坐在其上的蜥蜴骑兵也被贯穿,惨叫一声之后,不管是蜥蜴还是骑兵,体内鲜血被尽数抽干,倒地身亡。

    “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对了好像还有个漏网之鱼朝着西方去了。”

    教皇这句话落下之后,身形随即便隐没于空气之中,那位叫做库尔尼的大主祭随即微微屈身:“恭送教皇陛下。”

    待到教皇陛下的身形彻底隐没之后,库尔尼大主祭方才立直了身体,悬浮在原处,心头想着什么事情,眼睛里不时闪过一缕缕的绿色,良久之后,库尔尼方才选了一个方向,落在沙地上,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且不说在特里路大主祭陨落之后,荒野教会出现的变动和激荡,只说贾可道骑着绿龙匆匆向西逃走。

    在绿龙向西飞了大半天之后,那种危险的预感便大部消散,只留下一点若隐若现。

    这种情况是贾可道最为厌恶的了,要死不活的给你吊着,指不定等你放松的时候,危险就突然出现了。

    前面依然是一片沙漠,之前贾可道还看到了几个绿洲,不过现在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绿洲了。

    贾可道想着是不是可以调转方向回去青木山谷了,不过绿龙一旦转向,那么危险预感就会极度攀升,这让贾可道不得不继续前进。

    大漠景色是很迷人的,一片无边无际的黄沙,晴朗无比的天空。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之后,时间已经走到了正午,在这大漠上空飞行,温度已经很高了。

    就连绿龙都有些有气无力了。

    飞了这么久,贾可道仔细一算,怕不是已经飞出了两千公里,这块大漠的面积可真有点恐怖了。

    要知道之前王军与沙漠教会大战的那个绿洲距离大漠边缘处至少也有数百公里的路程。

    是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了。

    之前由于紧张,贾可道还不怎么觉得疲劳,现在一放松下来,顿时一股倦意就涌上心头,让贾可道都想要在绿龙后背上打坐入定了。

    突然之间,绿龙奥普斯西欢快的叫唤了一声:“我闻到清水的味道了。”(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九章 句芒一箭    ps:今天就两更了,要去澡堂子洗澡,诸位书友晚安了……

    原本以为安全的环境,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各种石头人和石头怪兽,唐楚阳的面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想想也是,这山洞里好东西都是一片一片的长,不可能没有妖兽驻守。[][].[23][wx].[]

    现在看来,不是这一路上太安全了,而是全部被身为神兽的小毕旻给吓得不敢出来而已,如今小毕旻都不知道跑到几百里之外了,唐楚阳这个修为不咋地的人类,自然无法震慑这些原住民的。

    银针浮月花采起来比较花费时间,唐楚阳费了半天劲,不过采了两株而已,这么点东西可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但此时突然出现这么多石头怪物,想要继续安静地采药显然不可能了。

    “这世上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无奈地停下手里的动作,唐楚阳站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将守护神召唤了出来,方才为了采药他不得不散掉守护神,这才没过去多长时间,又不得不重新召唤。

    这一来一去又浪费了数十个元神精华,不过唐楚阳如今识海容量大增,几十个元神精华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了。

    “合神!”

    唰!

    金光闪烁,唐楚阳直接从原地消失,瞬间和御龙天兵融合了起来,这种合神方式原本是天位以上修士的标志,但因为潮汐山的法则特殊,唐楚阳虽然修为境界不足。但被增幅之后却能轻易做到。

    万鬼窟无法使用元神感知,本身的气势灵压也会被大幅度压缩,唐楚阳也无法判断出对面的那些石头怪都是什么级别的。不过他见最前面几个石头人松松垮垮,粗糙的紧,想来等级也不会高了。

    左手成拳,右手摊开,相互‘嘭嘭嘭’互相撞击了几下之后,唐楚阳稍稍活动腿脚,随后双腿一屈一弹。嗖!的一声身如炮弹一样冲向了距离他最近的几个石巨人。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拿这些石头巨人来锻炼一下战斗技巧,这里又没什么外人。唐楚阳倒是可以肆意展现一下自身的武学战技了。

    唐楚阳信心满满地一冲而上,迎接他的是一只迅捷无伦的超级大脚,这一脚来得实在太快,太突然。也太出乎唐楚阳的预料。所以不可预料的结果也紧跟着发生。

    哐!!

    一声如中飞车的凶猛撞击声陡然爆响,御龙天兵瞬息间以比冲过去更快的速度,向着后方倒飞而去。

    嘭嘭嘭!

    擦着墙壁连磕带碰,神威无敌的御龙天兵如同一块被一脚踢飞的烂石头一样,‘叮叮哐哐’翻滚了一里多远才‘啪叽’一声顺在地上,里面的唐楚阳已经被撞得头昏眼花。

    “次奥!有没有搞错?随便一个破石头人都这么强?!”

    头晕目眩地躺在地上许久,唐楚阳才费力无比地站了起来,虽然有御龙天兵保护。但连磕带碰的几十下摔过来,他感觉骨头都快被摔散架了。

    方才石头人随便一脚。至少也有十万斤以上的力量,若不是唐楚阳身上的王符还在起最用,就算有御龙天兵在外面隔着一层,唐楚阳也得被这一脚给踹成重伤。

    单纯从力量上来判断,刚才踹他一脚的那只石头巨人,至少也得是天位修士以上的实力,唐楚阳如今不过三才境而已,御龙天兵也就相当于四阶顶尖的守护神。

    遂不及防之下,被高出一阶的石巨人来上一脚,御龙天兵没有直接给踹崩溃,也是沾了护体龙气的光。

    地面轰隆隆的震动,对面的五六个石巨人大踏步追了上来,唐楚阳强忍着浑身酸痛站起来,双手快速结印,甩手就是一个法术丢了出去。

    铜墙铁壁!!

    哐哐哐!!

    突然出现的暗青色墙壁让石巨人有些刹不住脚,一个个叠罗汉一样撞到了浑厚的墙壁上,金铁交鸣声不断响起,撞在一起的石巨人更是石屑飞溅,细碎的石块飞的到处都是。

    见铜墙铁壁拦住了石巨人,唐楚阳这才拿出一张六丁六甲符,唰!的一下激发,青红黄绿蓝各色光华闪烁,瞬息间,唐楚阳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六丁六甲符属于全能型辅助灵符,对于速度,防御,感知,攻击,法术等等方面都有不小幅度的增强,而且更难得的是,这张被唐楚阳全面炼制的灵符,还具备相当不俗的治疗效果。

    一股淡淡的暖流游走全身,唐楚阳顿觉身上的酸痛和晕眩逐渐消退,抬头看向铜墙铁壁那边,正好看到被五六个石巨人给砸得崩散暗青色墙壁已近透明,眼见着就要崩散。

    双手再次开始结印,其速之快,只眨眼不到的时间,唐楚阳双手再次朝前一推。

    铜墙铁壁!

    后退几步拉开了距离之后,唐楚阳再次结印,随后双手一甩,又是一个铜墙铁壁扔了出去。

    如此反复,足足扔出去五道铜墙铁壁之后,唐楚阳这才开始换了一种法印,周身浓郁的元气疯狂聚集,正在结印的双手被一团团浓郁的绿光包裹,大约五息时间后,唐楚阳抬手将完成的法术抛出!

    无边落木!!

    嗖嗖嗖!

    被拦在铜墙铁壁后面的石巨人上空,陡然凭空出现千百根巨大的青色木桩,如同下雨一样,一根根地向着下方的石巨人狂砸。

    嘭嘭嘭!

    树桩看似简单,可一旦命中了石巨人之后,轻而易举便将石巨人挥舞的手臂给砸断,弓起身子还没来得及跳起的石巨人,更是直接被洞穿了身体,生生地给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唐楚阳不喜欢自虐。既然这些石巨人擅长近战,他就不会再继续冲上去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对付这种天生神力的怪物。拉开距离用法术进行远攻,才是最合适的战术。

    法术也不是随便使用,这些石巨人一身灰褐,整个庞大的躯体显然都是以土石构成,对付土属性的怪物,自然要使用木属性法术杀起来才事半功倍。

    事实证明唐楚阳的做法还是相当老道的,无边落木才持续了不到十息时间。冲在最前面的所有石巨人已经全部被砸成了零件。

    后面的石头怪物们见状,继续一无反顾地冲了上来,数十上百各种石头怪物一起脚踏大地。整个震动都被它们踩踏的如同地震一样,疯狂地震颤了起来。

    唐楚阳开着御龙天兵的竖瞳,目光穿过重重墙壁落在那些石头怪物身上,双手停也不停地时分时合。一组繁复无比的玄奥法印被他以奇异的手印快速结出。

    嘭!的一声巨响。

    第一面铜墙铁壁如同一面脆弱的玻璃,被狂冲而来的数十头尖角石头怪物直接撞散,后面的石头怪物紧跟着一冲而过。

    嘭!的又是一声闷响,

    第二面铜墙铁壁再次宣告破碎,这时唐楚阳手中的法印变化的更加反复起来,周遭浓郁无比的天地元气开始以更加狂暴的速度汇聚起来。

    嘭!!

    第三面铜墙铁壁也跟着破碎了,唐楚阳依然面无表情地继续施展法印,他要施展的并不是御龙天兵自带的神术。而是来自于脑海里的典籍记载,因为是第一次施展。所以速度难免有些慢。

    嘭!!!

    第四面铜墙铁壁再次告破,冲在最前面的独角石怪距离唐楚阳只有数十丈,只差最后一道铜墙铁壁,就会直面施法中的唐楚阳!

    这时候唐楚阳的双手微微一抖,随后又开始快速施展手印,他毕竟不是什么战斗经验丰富的老手,第一次面对这种气氛紧张的对战,就算心里素质再好,依然还是忍不住紧张。

    不过唐楚阳知道这种令人窒息的压迫,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绝对是一种难得的磨练,因此一直在强抑心中恐惧,近乎全神贯注地在连续不断地组合法印,加速手中法术的完成进度。

    轰轰轰!

    数十上百只石头怪物越冲越近,眼见就要撞上最后一面铜墙铁壁时,唐楚阳已经快的幻化出了道道残影的双手,陡然一停,几乎是刹那间,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木属性气息自他双手爆发开来。

    唰!一支犹若绿玉雕琢而成的精致绿箭,突然凭空而现,就那么静静的,无声无息的虚空而立。

    浓绿犹若翡翠一样的玉箭只有三尺三寸长,相对于御龙天兵巨大的个头,它甚至还没有御龙天兵的手掌大,但就是这么一直散发着璀璨绿芒的绿玉箭支。

    才一出现,整个喧闹的山洞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一样,突然就诡异地静止了下来。

    对面原本冲势凶猛的数十上百石头怪物,依然保持着凶猛冲击的状态,但却诡异地凝滞在原地,无声无息,如同一群石雕一样毫无反应。

    这时候唐楚阳终于双臂一动,一只手臂前伸,一只手臂后拉,如同虚空拉扯一张无形神弓一样,艰难无比地开始缓缓拉伸,而那只凝碧无暇的绿玉箭支,正好处于他的双臂中间。

    随着御龙天兵艰难无比地缓缓拉弓,唐楚阳的声音也有些淡漠却充满威严地传了出来。

    “句!芒!一!箭!鬼!见!愁!”

    最后一个‘愁’字喊出,唐楚阳拉伸到了极致的手臂陡然向内一合,位于双臂中间的凝碧绿箭轻轻一震,嗤!的一声划破空间一闪而逝。

    等绿箭再次出现时,已经洞穿了冲在最前面的一只石头怪的身体,不过这时候碧玉一样的箭支并未消失,而是如有灵性一般,主动地开始攻击所有石头怪物……(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