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贾可道看了一会,满意的将这方树心收入道德经制器阁中。

    虽说,贾可道并不知道那棵松树是什么物种,但那样庞大的一棵松树在死亡时聚集残留下来的精华应该聚集于这方树心之中了。

    像这样的树心,换成在华夏古时都是上层的宝物了。

    《玄庭宝录》里就有这样的介绍:大周幽王五年,骊山有树成精,祸一方,雷劈之,树烧三日不绝,后有樵夫,灰中寻得一心,长寿,至始皇方逝,称樵树公。

    这段介绍的大概意思就是周幽王登基第五年的时候,骊山出了一头树精,危害一方,被雷公劈了,后来一个樵夫从灰烬里捡到了一颗树心,从此之后长寿,直到秦始皇的时候才死,被人称为樵树公。

    由此可见这树心的妙用之处了。

    当然,这异界里出来的树心到底有什么用处,还须得贾可道慢慢的研究才行。

    取了这树心,贾可道决定将松树残躯重新掩埋,也算是做一件好事。

    不过就在灰巾力士卷起沙砾准备将松树残躯掩埋的时候,一件怪事出现了。

    距离松树残躯不到二十米的一处沙砾,那些灰巾力士竟然卷之不动。

    并且在贾可道让灰巾力士挖开看看的时候,那处的沙砾竟然活动了起来,朝着沙地更深处钻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不由得笑了,随即疾步上前,右手一道符箓就径直贴在了那一方沙地上。

    镇灵符!

    被这镇灵符一镇,那活动的沙砾动作便为止一缓,但依然是拼命向下钻入。

    但随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乃至于第五道镇灵符贴在上面后,那处沙砾终于不动了。

    贾可道也没有将其放在外面研究,取出道德经就贴在了那方沙砾上。将其收入到制器阁内。

    那沙砾进入制器阁后,贾可道随即就察觉到道德经内出现了一些动静。不过似乎很快就被镇压了下去。

    如此,贾可道倒也不用担心制器阁出现什么问题,随即吩咐那些灰巾力士继续寻找这样的奇怪沙砾。

    这样的安排是很有必要的,没多久,又一堆活动的沙砾被灰巾力士找到。

    这堆活动沙砾较之之前那一堆还要凶狠一些,甚至于直接扑到一头灰巾力士身上,将这头灰巾力士给吞食了。

    损失一头灰巾力士,对于贾可道倒不算什么。只不过让贾可道更加谨慎了一些,镇灵符足足用了七道方才将那堆沙砾给镇住,收入道德经制器阁中。

    将第二堆沙砾降服收好之后,灰巾力士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将周围沙地几乎都翻了一遍,但却没能再找到其它的这种沙砾堆了。

    当然,收获不是没有的。

    没有找到活动的沙砾堆,那些灰巾力士却找到了十多粒奇怪的珠子,急忙交到了贾可道手里。

    这些珠子每一粒都有指头大小,血红色。极为沉重。

    贾可道最初将这些珠子放在手里的时候,珠子差点就直接让贾可道栽个跟头。

    这珠子太重了,每粒都有上百公斤的重量。十多粒合在一起足有一千三百多公斤。

    贾可道现在的肉身虽说强悍无比,一两千公斤的东西也能够拿在手上,但突然之间没有预料,差点就让贾可道吃个暗亏了。

    贾可道很快辨认了出来,这珠子实际上就是那个邪神艾坎司迪在进入宫殿前,被提拉斯直接碎裂之后喷洒在沙地上的残留血肉。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模样。

    将这血红珠子收好之后,贾可道原本还打算找一找那座宫殿的踪迹,但很快,贾可道心头生出一些不安来。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发剧烈。

    这里不能再停留下去了!

    贾可道随即将绿龙叫了回来,跳上绿龙后背后。还随手占了一卦。

    坎卦,利于西。遇水而生。

    卦象极为简单,但却没有指明其它几个方向到底有什么问题。

    不过贾可道也不敢冒险,真要是按照原路回去的话,那就是向东,会出什么问题,贾可道也不太清楚。

    刚占了一卦,贾可道心头的预感就快要冲上顶峰,几乎快要与之前提拉斯那最后一击时的预感相提并美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贾可道哪里还敢怠慢,一巴掌将最后剩下的十多道神行符直接拍在了绿龙身上,狂吼一声:“正面向西!速度!轰油门!”

    嗯,轰油门这句话,贾可道在赶路的时候经常会吼,因而绿龙大概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拼命的飞!

    绿龙两条粗壮的短腿就开始在沙地上拼命迈动起来,那一对宽大的龙翼快速扇动,在十多道神行符的加持之下,绿龙仅仅用了数秒钟就冲上了千米高空,然后不假思索的朝着西方疾速窜去。

    别小看了这么几秒钟,待到绿龙的速度加到极致的时候,贾可道的脸色都变得惨白起来,这就是一瞬间激活十多道神行符的后遗症了。

    大把丹药被贾可道塞入口中,看到贾可道大口吞食着丹药,绿龙不由得轻鸣了一声,将头颅转了过来。

    贾可道倒也没有吝啬,这个时候,可不是吝啬的时候。

    十多瓶五味吞气丹,七八瓶化气补血丹,贾可道也没点数,就直接丢入到张口的龙口之中。

    说实话,虽说有神行符加持,但十多道神行符加持在绿龙身上,也让绿龙累得够呛,如果没有这些丹药的补充,恐怕飞不了多久,那速度就不得不降下来。

    就在绿龙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远处天际之间,被碾为一片沙地的绿洲上空,空气中一阵透明的波动散开之后,一个身穿土黄色祭司袍,衣领处纹着一片金黄色树叶,头戴一顶荆棘头冠的老年祭司就出现在空气中。

    这里距离地面足足有两百多米,但在这老年祭司出现之后,两百多米的高空就好似坚实的地面,将这个老头牢牢的托在空中。

    这个老祭司看上去倒是要比特里路大主祭更显得苍老,皱纹犹如沟渠一层层叠加在脸上,满头白发,甚至于眉毛都是雪白无比。(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八章 银针浮月花    ps:突然看到出现了个年度最佳作品的选项,小猪点投票后发现自己的竟有几张免费票,毫不客气地投给自己之后,点进去看了看,发现俺只有可怜的9票,实在太惨了……

    诸位书友看看手里是不是也有免费票?似乎只要订阅就有的,这玩意儿一到元旦就作废了,麻烦抖抖手,给小猪几张票子吧,呵呵……

    —猪—兔—同—面—分—割—线—

    炽烈的火焰翻腾倒卷,跳动不休,偶尔大蓬大蓬火焰散开的瞬间,一个约莫一丈方圆的洞口若隐若现,洞口外面延伸出去的平台上。{{23][wx}

    正站着一尊身高十丈的天将和一只形如麒麟,体长三丈,却长着尖突鸟类长嘴的怪兽,这两个正是已经确定了合作关系的唐楚阳和小毕旻。

    “那只老乌龟真的在里面?”

    唐楚阳有些不确定地向旁边的毕旻问道,在到达这个火焰洞口之前,唐楚阳一直觉得掩日蜃蛟龟肯定就在里面,但看看拿出来的元灵测神符,其上显示掩日蜃蛟龟所在的位置,竟然在数千里之外。

    他不怀疑小毕旻的合作诚意,毕竟本源符印这种顶尖奇物,就连毕旻本身,终生也就能够存下四枚,这玩意儿虽然对它们本身的作用不是很大,但也不算小,没必要的话它们也舍不得拿出来送人。

    “那老乌龟趁我母亲不注意吞噬她的血气,被我母亲使用天赋神通给伤了。我亲眼看到他逃进去的,若不是母亲受伤,我又不是那老乌龟的对手。现在我岂会找你帮忙?”

    合作归合作,神兽高傲的自尊还是容不得别人怀疑的,唐楚阳这话问出来,小毕旻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这个人类竟然怀疑一只高贵神兽的话,简直岂有此理。

    “可是根据我的探测,它至少距离咱们还有两三千里。你觉得这个山洞,能有两三千里那么长?”

    唐楚阳说着话,抬手指了指那个只有三丈方圆的洞口。就算那里面是个迷宫一样的溶洞,长度也不可能达到三千里吧?

    “嘿嘿,那是因为你太孤陋寡闻!”小毕旻给了唐楚阳一个充满鄙视的眼神,大脑袋想着洞口点了点。神气问道:“知道这山洞叫什么名字么?”

    “什么名字?”

    唐楚阳还真有些好奇。虽然心里闪过了诸如‘火焰洞’‘火神窟’之类的猜测,但小毕旻充满鄙视的眼神让他非常谨慎,被一只兽类鄙视太伤自尊了,哪怕是只神兽。

    “万里洞!”小毕旻仰着头,信誓旦旦,一脸得意。

    唐楚阳闻言一脸诧异之色,转头看看山洞,有回头看看小毕旻。难以置信道:

    “万里洞?还有这么奇葩的山洞?谁起的名字?”

    “当然是我起的!”小毕旻理所当然地道。

    “嗤!”

    唐楚阳嗤笑一声,白眼儿连翻。这厮,明摆着和他抬杠呢,没好气地冲小毕旻道:

    “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聊?你若是不想报仇的话,咱们就继续在这里闲扯淡!”

    “什么是扯蛋?”小毕旻闻言,一脸好奇。

    “靠……”

    唐楚阳真是没言语了,抬手一指山洞,不客气地冲小毕旻道:

    “你在这里生存了数千年,对这山洞肯定是非常了解的,说说到底是什么回事儿?我很忙的!”

    小毕旻听唐楚阳的语气有些不耐烦,本想发飙,突然想到他似乎拿唐楚阳没辙,而且确实需要这个人类灵画师帮忙,最终只能忍气吞声,没好气地道:

    “这山洞我经常进去玩儿,虽然从头到尾只有一条山洞,但扭曲盘旋,足有一万八千里长,除开这个洞口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出口,所以我肯定那只老乌龟一定还在里面!”

    小毕旻这些天一直守在洞口,掩日蜃蛟龟出没出来它自然非常清楚,若不是母亲受创,它们早就一起杀进去了。

    “一万八千里……”

    唐楚阳惊呆了,上辈子加这辈子一起算,他都没听说过有一万八千里长的山洞,不过他也不怀疑小毕旻的话,既然这厮说得这么肯定,那眼前的山洞怎么也得有上万里长了。

    “洞口只有三丈大小,我的守护神却足有十丈高,若想进去的话,岂不是不能使用守护神了?那样的话,我能帮你的可就不多了……”

    “谁告诉你外面小,里面就一定小了?你还真是个孤陋寡闻的人类!”

    “……”

    你大爷!又被鄙视了,唐楚阳郁闷地瞪了小毕旻一眼,抬手向着山洞一直,不客气道:

    “少废话,前头带路!”

    “你竟敢……”

    “你什么你?!想不想报仇了?!”

    “我!你!好好,人类,你给我记着,以后千万别落在我的手里!”

    小毕旻几句话就被唐楚阳憋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愤愤地瞪了唐楚阳一眼,一双前腿微微一屈一弹,嗖!的一声飞射而出,瞬息没入山洞不见了踪影。

    见小毕旻一窜而入,唐楚阳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看洞口,本来想通知小毕旻他要进去,但想了想,还是忍下来了,防兽之心不可无啊,别让这只小崽子给暗算了才好。

    看看身上,之前使用的王符还在运转,不过唐楚阳依然拿出几张防御将符激发,七八面金色盾牌瞬息出现护住全身,最里面还有一红一蓝两层光罩。

    加上贴身发挥作用的强悍王符,足足四五层防御终于让唐楚阳稍微淡定了些,深吸口气,唐楚阳双脚猛地在地上一踩,助跑数步之后。纵身跳起,脚前头后地想着山洞飞踹而入。

    “敢暗算我,我就踹飞你!”

    抱着这样的想法。唐楚阳依然全神戒备,流光飞转,眼前景象突变,原本狭窄的山洞突然就变得宽敞起来,等到去势将近时,猛地一个旋神落地,警惕地四处观望。

    数息时间过去。没有受到攻击的唐楚阳这才微松口气,开始游目四顾寻找小毕旻。

    “人类,你贼头贼脑地看什么呢?快点过来!”

    小毕旻没好气的声音突然从左边传来。唐楚阳急忙转身,这才发现在他左边只有数十丈的一个拐角处,小毕旻双目带着明显不耐的情绪,正向这边瞪着他。

    唐楚阳反瞪了小毕旻一眼。却懒得再和它斗嘴。一边往小毕旻那边走,一边开始观察山洞内部的景象。

    山洞里确实像小毕旻说的那样,非常宽敞,甚至大的有些超乎唐楚阳的想象,直接少说也有百丈的山洞内部,让只有三丈大小的洞口看起来更像是个葫芦嘴。

    因为这山洞就在落凤湖旁边的原因,洞壁都是红色的,唐楚阳仔细看了看。发现竟然都是一块块棱面的红色晶体,密密麻麻地如同菌菇一样生长在洞壁上。散发着一片片火热的红光。

    山洞内并不昏暗,因为洞壁上的红色晶体将整个山洞,就照耀得一片火红,唐楚阳沿着洞壁走过去的时候,顺手掰下极快红色的晶体,发现竟然是品质极高的火属性高阶材料。

    肩上扛着壮大唐家重任的唐楚阳,如今看到什么好东西都想往兜里揣,这些极品火属性的材料,怕是只有落凤湖这样地方才会出产,当下不客气地一路狂掰,等到了小毕旻身边时。

    唐楚阳路过的那一面墙壁几乎都被他给扒光了,小毕旻见状,忍不住翻了个充满鄙视的白眼儿,不就是一些炎焱晶么?整个山洞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玩意儿了,没见识的人类!

    见唐楚阳走过来之后,小毕旻不待唐楚阳说话,就一个飞窜继续向山洞身处飞窜。

    “喂,我还有话问你呢!喂喂~!靠!你最好别有求我时候!”

    唐楚阳抬着手,看着转身消失不见的小毕旻,这种被无视的感觉太不爽了,唐楚阳愤愤往前看了一眼,最终只能无奈追上。

    小毕旻的速度非常,一路上甚至连停顿一下都没有,唐楚阳的实力本就不如毕旻,速度也算不上快,只能玩命儿跟在它身后吃灰,憋屈地追了一个时辰,连毕旻的尾巴都没看到。

    等到唐楚阳被墙壁上突然变幻了种类的材料吸引,忍不住停下来采集时,才突然想到,小毕旻时必然需要他帮助的,既然如此,唐楚阳为嘛还要追的那么急?

    “对啊!我为嘛要这么急着追在他屁~股后面吃灰?”

    唐楚阳懊恼的自语了一句,干脆开始满满采集材料,狂奔了一个时辰之后,山洞里已经不再炎热,洞壁上已经看不到那些红色的晶石了,反而换成了一朵朵拳头大小的土黄色小花。

    这些拳头大小的花朵非常奇特,整朵花只有一片圈起来生长的花瓣,花瓣内壁上还有一圈圈暗青色的云纹,七只银针一样花蕊直刺刺往外舒张,闪烁着颇为明亮的银色光华。

    银色光华流转间,在七根银针一样的花蕊上方三寸处,凝结出一轮淡淡满月,给人一种极为神异的感觉。

    “这不会是‘银针浮月花’吧?”

    唐楚阳有些不是很肯定地从乾坤镯里拿出一本灵笈,这本《明义花草录》是唐楚阳从凌紫嫣那里要来的,市面上能够见到的关于高阶灵草灵花的记载太少了,唐楚阳在这方面的见识又太少。

    为了丰富自身关于灵草灵药的学识,唐楚阳只能通过搜刮其他人的珍藏,来丰富他在这方面的短板了。

    轰隆隆!!

    正采药采得开心,身后突然一阵剧烈的震动,惊得唐楚阳立马站了起来,转身向震动的方向一看,顿时一脸震惊地叫道:

    “什么情况这是?这些玩意儿都是哪来的?!”

    唐楚阳所在的地方,十一条长达千余张的直线山洞,此时刚刚还一片空旷的山洞里,不知何时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最低都有十多丈的石头怪物。(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