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但绿龙感受着之前提拉斯与邪神艾坎司迪两位存在残留下来的气息,心头狂跳,哪里肯自己陷入死地。

    在空中还好,翅膀一扇,总有个逃生的机会,可降落到沙地上之后,出现什么意外的话,那就是死不瞑目了。

    到了这时,贾可道不由得心头轻叹一声,若是到了炼气化神,哪里还用这样,自己都能够踏云而行了。

    不过贾可道现在也不敢直接跳下去,上百米的高度对于绿龙不算什么高度,但贾可道真直接跳下去的话,不说直接摔死,至少埋在沙地里出不来了,至于骨折什么的都是必须的。

    “乖乖听话,下次给你十颗会闪光的宝石。”

    贾可道想了想,想起了巨龙的习性,不由得出声诱惑道。

    绿龙一听,呼吸声都变得粗了起来:“真的?主人,您可不要骗我?我要真正能够在夜里发光的宝石!”

    “不会骗你的,下去吧。”

    一听绿龙这句话,贾可道就知道事情搞定了。

    至于许诺的十颗宝石,呵呵,贾可道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以前看过的一本网络小说上就写过,可以用玻璃球来代替。

    好吧,贾可道还没有那么卑劣,寻思了一下,回去老君观后,提纯一些萤石,应该符合绿龙的要求了。

    要知道在华夏古代,所谓的夜明珠,多数都是用萤石磨制而成,因而在华夏古代,萤石也算得上是一种宝石了。

    有了贾可道这句话,绿龙顿时就忘记了之前的那一丝恐惧,迫不及待的将双翼微微一收,庞大的躯体就朝着沙地降落下去。

    噗。随着一声重物砸在沙地上的响声,绿龙落了地,溅起一片沙砾来。

    还好。贾可道的混元一气罩及时张开,将好似泉水一样溅射起来的沙砾尽数挡在了外面。

    至于绿龙自己倒是毫不在乎。龙鳞光洁无比,即便是一些沙砾粘在上面,轻轻一抖就尽数掉落了。

    在贾可道跳下之后,绿龙便欢呼一声,好似一条鱼朝着沙地里钻入,玩耍了起来。

    贾可道不由得摇了摇头,这绿龙毕竟尚未完全成年,在心性方面还是显得颇为幼稚了一点。

    不过。贾可道现在可没有心思去理会正在兴致勃勃玩耍的绿龙,而是来到了之前在空中关注的沙地前,目光盯在了地上,那是一根露出沙地的树枝,上面还残留着几根干枯的松针,看上去就好似埋在这里有数十年了一般。

    贾可道笑了,能够在提拉斯意识那一击之下还残留下来的东西,可不会是普通的木头。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贾可道也没有亲自动手,反倒是拿出一叠招神符和力士符来。

    在一番念咒施符之后。大量的残魂从这一方沙地里钻出,很快便融合出十头灰巾力士来。

    看着这些灰巾力士,贾可道叹息一声。之前双方合计一万七八千人,到现在就只剩下这么点残魂了。

    “将这里挖开,还有这里,这里,小心点,别损坏了。”

    贾可道点了几个地方,便让灰巾力士开始挖掘起来。

    这些灰巾力士对于贾可道而言,战斗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但用来做事还是不错的。

    十头灰巾力士随即便化为一团旋风。朝着沙地里一钻,将大量的沙砾卷入体内。随后便钻出,飞到远处之后将沙砾洒落下来。再回来继续。

    虽说这些灰巾力士携带沙砾的数量较之那些沙石巨人差远了,但胜在快捷,没一会,那根松树枯枝周围的沙砾就被搬了个精光,将松树枯枝整体显现了出来。

    这根松树枯枝并不是单独存在的,延伸下去,还显出了一部分树干。

    “继续挖。”

    有灰巾力士帮忙,贾可道不用自己出力,倒也轻松。

    很快,沙砾不断被搬走,在数分钟后,一棵巨大的松树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就是那棵被提拉斯召唤出来的巨大松树,只不过现在,这棵松树只剩下了不到之前五分之一的残躯,大约还有三十多米的长度。

    贾可道凑近,伸手抠在了树干上,略微用力之后,原本就干枯无比的树干便被轻易的抠下了一大块。

    松树残躯已经完全腐朽了,抠下来的腐朽木头里半点灵气都没有,反倒是蕴含着一股死气。

    想来也是,在之前提拉斯那迅猛一击之下,这松树能够留下这么多残躯已经是万幸了。

    但贾可道却不死心,双手伸到了腐朽的树干上,双眼闭上,似乎在查找什么。

    良久之后,贾可道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将一些斧头刀剑丢给那些灰巾力士,指着树干上某处吩咐道:“照着这里挖。”

    灰巾力士们也不应声,拿着斧头刀剑便朝着贾可道所指的树干某处开始挥动起来。

    木屑翻飞,很快,灰巾力士们便在树干上挖出一个大洞来,随着不断挖掘,它们的身体也开始渐渐隐没在树干之中。

    绿龙这个时候也被灰巾力士们闹出来的动静给吸引了过来,靠近之后,鼻子朝着树干耸动了几下,似乎感觉树干内蕴含的死气让它不太爽,尾巴一甩就抽在树干上,随即便溅起无数四处飞溅的木屑。

    绿龙的捣蛋随即便引来了贾可道的呵斥,被呵斥的绿龙有些不太高兴,对这里不再感兴趣,转身又钻入沙地里玩耍起来,不过玩耍的地方较远,似乎担心被贾可道再度呵斥。

    在挖入树干一段距离后,贾可道便让灰巾力士减慢了速度。

    虽说松树的残躯宽度只有十多米,但这是一个很麻烦的过程。

    足足二十多分钟后,贾可道让灰巾力士停了下来,自己钻入树洞之中,凑近看了看,脸上的喜色变得越见浓郁:“就这里,沿着边缘挖,留一点木头,不要损坏了。”

    由于贾可道要求谨慎,因而接下来,灰巾力士的举动变得越发轻柔,由此带来的是速度越见缓慢。

    就在十多个太阳升到头顶之上的时候,一块一人见方的树心被灰巾力士们挖了出来。

    这方树心呈现出一丝丝金色,与外面腐朽的木质相比,这方树心依然带着一股浓郁的生机。

    ps:贫道知道不少兄弟是揣着月票等着月底双倍的时候给本书投票,猛虎在这里谢谢了!(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七章 人兽协作    ps:不要看啊不要看,一个小时之后改……

    毕旻,凤凰十大嫡系血脉分支之一,极擅操纵火焰,并且精通火焰阵符,可化人型,灵智极高,高阶灵画师和高阶炼丹师终生追求的极品辅助和守护灵兽!

    这些信息并非来自唐楚阳那满脑子的神话传说,而是得自唐家祖传手札上的记载,毕旻在灵画师和灵符师这一行里,名气大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因为毕旻对灵画师这一类职业修士的帮助实在太大,好处也实在太多,尽管数万年下来真正得到过毕旻的灵画师,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但毕旻的特征,模样等等,哪怕是灵画师学徒也是知道的。

    灵画师得到一只毕旻,就相当于一个见习技工得到了一个外星科技制造的万能机器人一样,对于其本身技术上的帮助简直是bug级的,直接能让一个见习技工发挥出顶级工程师的能力。

    不夸张的说,如果唐楚阳能够得到一只成年毕旻,他现在炼制起来艰难无比的王符,将会变得无比简单,而炼制各类火属性灵符的话,会变得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按理说,唐楚阳能够有幸遇到一只毕旻,应该欣喜若狂才对,但他在看到毕旻的第一时间,脑袋里想的却是怎么逃跑!

    无他,毕旻对灵画师的好处是bug级的,但毕旻本身的实力却更加恐怖。不然也不会几万年时间下来,才有那么几个修士得到毕旻的效忠。

    吼!!!

    随着最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出口,身长足有三丈的毕旻终于从岩浆中一跃而出。浑身火焰炽烈燃烧,如同披了一身金红色的靓丽毛发,四脚踏在岩浆湖上如同置身平地一般,轻松自如。

    毕旻外形极似麒麟,唯一的区别就是硕大的脑袋上,长了凤凰一样的尖嘴,身后拥有足足三条颜色各不相同的凤尾。

    “竟然还是个幼生期的毕旻?!”

    唐楚阳的语气有些惊喜。判断毕旻年龄的方法不多,唐楚阳只从唐家先祖的手札上看到两个最粗浅的法子,一个是体型。一个就是尾巴的数量。

    从体型上判断的话,比较容易出现失误,因为毕旻拥有神兽凤凰的血脉,所以它们天生就能使用法相真身。当然。在不使用法相真身的情况下,身长三丈也就属于毕旻的幼生期而已。

    成年毕旻的话,怎么地也该有百丈以上的体型才对。

    再一个就是尾巴了,成年期的毕旻和凤凰一样,拥有足足九条颜色不一的尾巴,本身道行每增加一千年,便会长出一条彩色的尾巴出来,九千年道行九条凤尾就代表毕旻进入了成年期。

    眼下这只毕旻只有三条凤尾。而且身长只有三丈,说明这只毕旻虽然拥有三千年道行了。但依然处于幼生期,不过恐怕也快进入成长期了。

    如果是一直成年毕旻的话,哪怕是九宫镜的地仙遇到了,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唐楚阳可以说有死无生,但只是幼生期的毕旻,唐楚阳到不至于那么绝望了。

    非但不绝望,反而生出了一股子不可抑制的,想要将这只毕旻收入摩下的冲动!

    唐楚阳虽然比较喜欢先下手为强,但他这个时候可不敢随便出手,倒不是担心这里是毕旻的主场,难以将之降服。

    他是怕下面还多着一直成年毕旻,真那样的话,他现在不跑,一会儿想跑都跑不掉,毕竟,这可是一直幼生期毕旻,背后多着一直成年毕旻的可能还是非常大的。

    “嗷!!人类,你可是那只老乌龟的帮手?!”

    唐楚阳还在犹疑不定的时候,底下完全现身的小毕旻已经咆哮着出声了,毕旻属于凤凰的十大直系血脉变种,道行只要满了一千年便可口吐人言。

    因此听到毕旻说话,唐楚阳最大的感觉不是震惊,只是有些惊讶而已,自他到五行大陆以来,遇到的能够说话的妖兽几乎一个都没有,即便是那只囫囵兽,也只能使用元神交流而已。

    “老乌龟?”

    唐楚阳有些诧异地重复了一句,话才出口,唐楚阳马上就是双目一亮,这小毕旻说的不会就是掩日蜃蛟龟吧?当下有些惊喜地反问道?

    “你说的可是一直背着个大龟壳,却长了一直蛟龙脑袋的老乌龟?!”

    “哼!既然你知道那老乌龟的模样,一定是他的同伙,我要为我母亲报仇,人类,死吧!!!”

    小毕旻见唐楚阳说出了那只老乌龟的形象,当下愤怒地咆哮一声,一双前脚猛地抬起,瞬息虚空连续挥舞数十下。

    唰唰唰!!

    数到火红色的光波直接切开了空气,瞬息化作几十道丈许长的波刃,齐齐向着刚落到另一个平台上的唐楚阳飙射而去!

    “呃?误会啊!我不是那只老乌龟的帮手……”

    见小毕旻居然多说一句的兴趣都没有,就直接毫不客气地动手了,唐楚阳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不得不再次离开了脚下的平台,满脸无奈。

    嗖嗖嗖!

    一道道丈许长的火红色波刃,如同划破长空的红色流星一样,瞬息而出,瞬息而过,若不是唐楚阳早就谨慎防备,小毕旻突然来这么一下子,他就算躲怕也不能完全躲开。

    见唐楚阳轻易躲过了攻击,小毕旻微有些惊讶,不过几乎想都没想地大口一张,‘呼!’地疯狂吸收了大量的火属性元气之后,猛地向着唐楚阳狂喷了起来。

    嗖嗖嗖!!

    一颗颗磨盘大小的火球,如同一颗颗巨大的炮弹一样,被小毕旻不要钱地狂喷而出,瞬息间几十上百个火球就将身在空中的唐楚阳逼的手忙脚乱。

    “靠!神兽就可以不讲理了么?!”

    唐楚阳一边手忙脚乱地在空中乱飘,一边心底里愤愤吐槽,不过事实证明,神兽这个群体里却是很少有讲道理的存在,因为讲道理的神兽似乎全都被坑死了。

    还手什么的唐楚阳不是不想,只是他没想到小毕旻出手这么突然,在已经失去的先机的情况下,加上小毕旻的实力本身就比唐楚阳强出甚多,他这个时候就是想还手,都有一定的难度。

    小毕旻目前似乎正处于暴怒状态,实力也有点暴表了,一连串的各种远程攻击,不要命一样地向着唐楚阳狂砸,似乎不干掉唐楚阳它就不会罢休一般。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火雨,火箭,火球,火矛,乃至于一座座小山峰一样的火焰山,已经彻底将唐楚阳的身形淹没,而处于岩浆湖泊上的小毕旻,依然在活力不减地疯狂攻击。

    “md!还打上瘾了?!不能让它继续这么玩儿了,再不还手老子一会儿连反击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被各种火系法术淹没的唐楚阳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看着体表覆盖的一层淡淡的银光,一张俊脸已经被气得发黑。

    幸好他之前就已经使用了一张王符,不然方才一刻钟那一连串高强度的攻击,别说是唐楚阳了,就算是鬼王在这里怕也受不了。

    这才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而已,这张一直没什么消耗的王符,竟然就被小毕旻一连串的攻击给打掉了四分之一,这可是王符,唐楚阳都不太舍得用的好东西!

    “既然用嘴巴讲理变成了不可能,那就只能用拳头讲理了!”

    唐楚阳从来都不认为他是个喜欢挨打不还收的人,小毕旻显然已经把他定性为仇人了,在没有让这小家伙冷静下来之前,双方是完全没法子愉快地玩耍了。

    双手微微一分,唰唰唰!一排数十张将符就被他放了出来,拼自身法术,一百个唐楚阳都不会是神兽毕旻的对手,但若是拼将符的话,唐楚阳自信一千个毕旻都不是他的对手!

    “拼法术是吧?老子打到你崩溃为止!!”

    眼前的灵符全都是土属性的灵符,虽然水属性灵符能够克制火属性法术,但那也要看环境的,唐楚阳目前所在的落凤湖可是火精汇聚之地,水系法术怕是会被压制到极致。

    至于金属性法术那就更不用说了,被火属性克制的死死的,用出来纯属就是浪费精力,木属性的灵符也不能用,因为木能生火,身为麻衣相士传人,五行学说那是基本功。

    火系法术什么的,唐楚阳甚至连想都没想,对凤凰的后代使用火系法术,那是比在关公面前耍大刀还白痴的行为。

    算来算去,唐楚阳只能使用土属性法术,虽然土属性法术更擅长防御,但杀伤力同样不小,尤其是唐楚阳拿出来的这数十张灵符,群都是一模一样的纯暴力将符!

    唐楚阳睁开御龙天兵的竖瞳,穿过重重法术看向小毕旻,那小家伙依然在生龙活虎地猛喷法术,看小毕旻那股子活蹦乱跳的劲头,不打压一下是别指望它能主动停下来了。

    单手体会,一张张土黄色将符依次飞出,次第想着小毕旻飞射而去!

    泰山压顶!

    嘭!的一声将符炸开,呼!一座范围数百丈的山峰凭空而现,并且出现的瞬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想着下方的小毕旻狠狠砸了下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