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泰山压顶!

    一张土黄色灵符炸开,化作数百丈的山峰之后,停都不停地就直接砸向了下方的小毕旻。{3w.

    原本生龙活虎正活蹦乱跳放法术的小毕旻见状,顿时诧异地看了一眼头顶突然多出来的山峰,其中浓烈的土属性元气它自然轻易便感觉到了,有些惊讶地冲被上空的火海叫道:

    “嗷!人类!你竟然还没死?!”

    这么多法术砸下去,小毕旻觉得就算是六七阶的妖兽,也该被它轻易干掉了,而之前那个人类给与它的感觉,也就相当于四阶妖兽而已,竟然挨了自己这么多的法术,依然还能还手?

    “你死了我的死不了!”

    唐楚阳没好气地吼了一样子,被人一刻不停地用法术轰了一刻钟,甚至差点儿被干掉的情况下,哪怕他对小毕旻再怎么贪婪,这时候也被打出火气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打爽了,现在该我了,天地五行,乾坤借法!聚土成山!泰山压顶!给我爆!!!”

    啪啪啪!

    连续四五张将符齐齐爆开,一座大山之后,又是四五座大山瞬息成型,这次不把小毕旻打到没脾气,他是不打算停手了!

    “哼!就凭你?小小人类也想伤我?!”

    小毕旻不屑地怒哼一声,迎着头顶砸下来的山峰就顶了上去,它可是神兽之躯,别说一半金石,就算是神兵仙山。都难以伤它本体分毫!

    哐!!

    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陡然传遍岩浆湖泊,直直地撞到一起的小毕旻和数百丈山峰齐齐一震,随后山峰倒飞。但却并未碎裂崩解,而小毕旻也如同迎头撞上了重卡的一样,以更快的速度向下倒射。

    ‘噗通!’一声,岩浆飞溅,小毕旻三丈长的躯体砸入岩浆湖泊,溅起数丈高的火红浪潮,失去了踪影。

    不过数息时间。小毕旻便‘嗖!’的一声再次窜出岩浆,身形摇摇晃晃,稍微有些晕眩地抬起头。看向已经从各类火系法术攻击中脱身而出的唐楚阳,人性化的双目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不可能!!你不过区区一个低阶人类修士,所施法术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唐楚阳‘嘿嘿’笑了一声,却也懒得和小毕旻继续废话。刚才被这小家伙一通法术乱砸。他的火气也被打出来了,而且神兽这种存在,你不打得它没脾气,它是绝对不会平心静气地和你谈话的。

    轰轰轰!!

    后面的四五座山峰继续砸下,‘呼呼!’的破风声和恐怖的灵压自天而降,让原本还有些不可置信的小毕旻顿时惊醒,仰头看到头顶的四五座山峰,有些不服气地‘嗷!’的咆哮了一声。再次飞身撞了上去。

    神兽的威严可是至高无上的,哪怕是小神兽。那也是无所畏惧的!

    哐!!

    又是一声惊天巨响,山峰再次倒飞,小毕旻也再次以更快的速度砸入岩浆,毕竟只是幼年期的毕旻而已,单就躯体重量而言,它比起一座数百丈的山峰,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嗷!再来!这法术虽然厉害,但消耗一定很大!我倒要看看你能施展几次!”

    小毕旻虽然处于幼生期,但并不代表它就什么都不懂,此处乃是它的老巢,火焰精华近乎无穷无尽,在这里和别人大家,小毕旻永远都不必担心消耗问题。

    那种用山峰砸人的法术,小毕旻在切身体会了两次之后,已经知道这法术不简单了,但小毕旻却不相信一个小小人类,能够将这么强悍的法术一直施展下去!

    “嘿嘿,那咱们就接着玩儿,看谁先撑不住!”

    小毕旻要是比别的,唐楚阳还真不敢说他有哪方面是强过这只小神兽的,但拼灵符的话,尤其是对他而言,大白菜一样不值钱的将符,唐楚阳有信心玩儿任何人崩溃!

    轰轰轰!

    哐哐哐!

    小毕旻一次次不服输地飞出岩浆,虎头虎脑往将符所化的山峰上猛撞,每一次都被砸入岩浆,每一次都头晕目眩,但却不死心地继续想着狂砸下来的数百丈山峰猛撞。

    等到唐楚阳砸出的‘泰山压顶符’超过五十张的时候,每次被砸进岩浆,都会第一时间冲出来小毕旻却没有再次及时出现。

    静等了一炷香时间后,唐楚阳略微有些诧异,神兽可都是非常要面子的,它们与生俱来的强大自尊心,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比拟的,这种不分胜负地打了半截就跑路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

    “真的跑了?”

    唐楚阳看着已经彻底平静下来的岩浆湖泊,之前的小毕旻最慢分分钟也该冲出来了,像此时这般足足半个多小时过去,依然没有动静的诡异状况,不得不让唐楚阳怀疑,那小家伙是不是被砸怕了?

    “小不点儿!给老子出来!你不是神兽么?这就怕了?!”

    遇到一只毕旻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毕旻之所以被人类降服的那么少,除开它们自身强悍无比的实力之外,‘稀有’也是毕旻这个族群的特点之一,唐楚阳可不想就这么错过一次降服毕旻的机会。

    ‘哗啦!’岩浆破开的声音传来,小毕旻还真就听话地再次出现了,不过这次他只是露出个大脑袋而已,人性化的巨目里带着丝丝惊异地看着唐楚阳,语气犹疑地问道:

    “人类,你是灵符师?”

    幸好没跑,唐楚阳暗暗庆幸,为了留住这小家伙,他也不敢不回答问题,当下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在小毕旻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淡然开口道:

    “是!也不是!我是灵画师!”

    “你是灵画师?!”

    小毕旻双目瞪大。语气里充满了惊讶,似乎带着一丝丝惊喜?

    “对,不然你以为我哪来那么多灵符砸你?”

    唐楚阳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如果他不是灵画师,看到小毕旻的第一时间,唐楚阳就会选择逃跑,神兽可不是寻常修士能够对付的。

    “你一直在用灵符和我打?不是用法术?!你耍赖!!”

    小毕旻再次惊讶地叫了起来,语气里还带着些愤愤不平,它是纯凭本身实力在打,这个可恶的人类竟然使用灵符作弊。太可恶了!

    唐楚阳闻言翻了白眼,不可置信地看了小毕旻一眼之后,没好气地回道:

    “废话!我是灵画师。不用灵符和唤神图跟你打,难道让我纯凭肉身力量跟你这个神兽拼啊?!”

    谁知小毕旻闻言,竟然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自以为是道:

    “那当然!我用肉身跟你打。你自然得用肉身跟我打。你若是能够近战胜过我,那才算是胜得名副其实!”

    “放屁!”

    唐楚阳被气乐了,一头神兽要求修士凭肉身近战胜过它,这就和一头狼要求一只雄鹰拔了毛和它拼爪子一样,不可理喻到这种地步的事情,小毕旻竟然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你被砸傻了吧?这么白痴的话你都说得出来?!”

    “有什么不对么?……”

    小毕旻有些心虚,它可是灵智不下于人类的神兽,自然知道唐楚阳为什么会这么说。不过小毕旻真的被一座座山峰给砸怕了,不换个方式的话。他很难胜得过这个人类。

    不过小毕旻之所以没有逃跑,而是选择在此冒头,可不是为了说这个来的,因此,见唐楚阳翻着白眼儿又想反驳时,马上接着开口道:

    “我从看到你,就知道你不可能是我母亲的对手!”

    “那你还不问缘由地就冲我动手?!”

    唐楚阳愤怒了,你大爷的,既然老子不是你的仇人,干嘛往死了跟老子打?!

    见唐楚阳如此愤怒,小毕旻再次理所当然地晃了晃大脑袋,不以为意地道:

    “我母亲被那只老乌龟重创了,我打不过它,看到你,自然要打你发泄了!”

    “……”

    唐楚阳闻言,连翻白眼儿的力气都没有了,次奥!这世上还有这么奇葩的理论?打不过仇人,就随便找个软柿子发泄?!

    好吧,神兽确实可以有这么奇葩的理论,唐楚阳突然想起小毕旻的血脉,有些无力地晃了晃脑袋。

    神兽二代都tm是天赋异禀,确实有任性的资格。

    “你到底想说什么?”

    唐楚阳懒得再和小毕旻讨论关于‘任性’的话题了,这小不点儿既然被打怕了还要继续冒泡,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母亲说,人类虽然奸猾狡诈,但若是遇到灵画师和灵符师,我有需要帮助的话,可以和他们合作一下……”

    小毕旻非常痛快地将它的想法说了出来,它冒险再次出来,除开不服输的性子之外,就是发现唐楚阳的实力很强,想要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小毕旻很想为母亲报仇。

    尤其是听说唐楚阳竟然是个灵画师的时候,它原本还是充满戒备的眼神,已经变得期待了起来,毕旻天生就对元神强大的生物比较敏感,之前小毕旻之所以出来,也是感应到了唐楚阳强悍的元神力量。

    “奸猾狡诈?好吧,先说说你需要什么帮助吧?”

    唐楚阳对‘奸猾狡诈’这个形容人类的词语非常不感冒,但比起得到一只毕旻的意愿,什么不乐意的情绪都是可以压一下的。

    “你协助我干掉那只大乌龟,我就送你一枚,不,送你三枚本源符印!如何?”

    “本源符印?!”

    唐楚阳双目精光一闪,‘本源符印’这四个字,对于任何一位灵画师或者灵符师来说,都拥有让人无从抗拒的无上魔力,任何灵画师为了一枚本源符印,都愿意付出自身能够拿出的所有代价!

    如果说灵宝是每个修士终生追求的护身神物,那‘本源符印’就是上天赐给灵画师和灵符师的无上恩物,拥有一枚本源符印,可以说是每一个灵画师最有可能得到,也算是最终极的追求!

    本源符印功能到底有多强大,唐楚阳已经无数次从所有关于灵画师的记载里看到过了,大幅度增强炼制灵符的成功率,大幅度增强灵符的威力。

    甚至大幅度改变成品灵符的本质,这些都是本源符印的基础功能之一,但最让唐楚阳看中的,还是本源符印的复制功能!

    用唐楚阳自己的话来理解,如果平常炼制灵符或者唤神图的时候,灵画师和灵符师只能一张一张地炼制的话,那么拥有了本源符印之后,灵画师可以进行‘批量’炼制了!

    用比较现代的方式来形容的话,本源符印就是一台功能强大的复印机!

    唯一可惜的就是,本源符印虽然可以批量符印灵符,或者唤神图,但也不是像复印机那样可以无限复制,因为本源符印发挥作用的时候,都是要消耗自身灵力的。

    一旦自身灵力消耗到极限,就必须等它自行吸收,转化天地元气,再次将本身灵气储满之后,才能够继续使用。

    本源符印也有品阶之分,品阶越高的本源符印,一次性能够复制的灵符就越多,同时能够复制灵符或者唤神图的品阶也越高。

    比如最低阶的下品本源符印,每次也就能够复制一百张灵符,而且还是最低级的兵符,若符印将符的话,也不是不能,只是数量上就要大幅度削减,就算只能复制一张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但即便如此,这种宝贝也不是任何一名灵画师,或者灵符师能够拒绝得了的神物了,呈数倍,乃至于百倍地增加他们的灵符出产量,这本身就是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无双诱-惑了。

    “你有那么多本源符印?!”

    唐楚阳心里虽然已经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但他面上却平静的如同树皮一样,半点儿波澜都没有,而且,这话问出来,也是充满怀疑的。

    毕旻确实能够产出本源符印,但唐楚阳没记错的话,毕旻只有在每三千年一次的成长蜕变时,才能凝结出一枚本源符印而已,一直毕旻,一生也不过才能凝聚出四枚本源符印。

    眼下这只小毕旻张嘴就是‘三枚’这么大的数量,由不得唐楚阳不怀疑它的话,毕竟,这小家伙如今依然是幼生期,三千年的道行最多让他凝结出一枚本源符印而已。

    “当然!我虽然还没有凝结出第一枚本源符印,但我母亲那里足有五枚!给三枚做报酬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对于这一点,小毕旻可谓信心满满,它没有,但它老妈有啊,神兽吗,怎么任性都可以的。(未完待续。。)

第258章 提拉斯,吾与你不死不休!    经过三百年的努力,艾坎司迪终于奠定了自己的基业,拥有了一个信徒人数超过三万的沙漠教会,其势力范围布满了整个沙漠。

    拥有了如此之多的信徒,艾坎司迪方才能够一点点将原来那一丝若隐若现的神性成长到现在的程度。

    但今天,艾坎司迪撞上了自己从获得神性以来最恐怖的敌人!

    一位真神!

    虽说这仅仅只是真神的一丝意识降临,其威能也就只有真神本体的一点,但就这么一点威能,就让艾坎司迪陷入到绝境之中。

    “沙尘暴!”

    艾坎司迪一声充满绝望的怒吼响起,顿时无数的沙砾形成一股飓风,朝着自己冲来,随后便围绕着艾坎司迪高速旋转起来。

    这些沙砾以极高的速度从艾坎司迪体外掠过,将那些藤蔓转眼之间便磨成碎末,夹带而走。

    藤蔓大量的损伤,使得从艾坎司迪体内抽取神性的速度顿时为止一缓。

    见到此法有效,艾坎司迪不由得精神一振,双手一伸,开始将扎根在自己身上的那些藤蔓一一拔起。

    这完全就是一个循环的过程,每当艾坎司迪拔出一根藤蔓的时候,就会有一根新的藤蔓从艾坎司迪体内长出,撕开艾坎司迪的皮肤,将血淋淋的藤条朝着外面延伸出去。

    到了这个时候,就看谁先支撑不住了。

    总的来说,作为提拉斯一丝意识载体的特里路大主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如果不是艾坎司迪的神性足够多的话,恐怕这场战斗早就结束了。

    但艾坎司迪毕竟是一位拥有神性的邪神,最初被提拉斯那一丝意识所产生的气势所压制,原本就存着耗子见到猫的心情。结果使得艾坎司迪一见面就跑,在被抓回来之后,这艾坎司迪的实力有十成就只能够用出五成了。如何不被提拉斯的那一丝意识整得陷入绝境。

    而到了这个时候,艾坎司迪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自己之所以整出那么多麻烦事来,无非就是害怕在雄狮城被提拉斯直接发现。

    如果那样的话,结局恐怕要比现在还惨。

    当然,现在自己既然已经被提拉斯的意识发现,那么艾坎司迪也倒是足够果断,直接开始与提来斯拼命了。

    在艾坎司迪再度狂吼一声之后,所有站在地面上的人类都察觉到大地突然之间动弹了一下。

    片刻之后,整座绿洲乃至于四周的沙地都好似进了摇篮一样。来回抖动了起来。

    “地震了!”

    那些普通士兵,贵族军官乃至于祭祀,教会武士都飞速朝着远处逃去。

    到了这个时候,在一位真神的意识与邪神之战中,凡人的性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就算是不小心被余波干掉,恐怕只能是白死了,也没有人会给自己讨个公道的。

    恐怕发回家的阵亡通知书里最多也就只会写上一句:为国捐躯。

    至于是怎么死的,都不会说出来的,总不可能写上一笔,死于神明大战余波?

    开什么玩笑。这是赤裸裸的渎神大罪啊,影响神明荣耀的任何事情,一旦沾边。所有的人都得惨。

    之前的震动并不是地震。

    绿洲旁边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随后迅速朝着四周扩展开来,一座宫殿的顶部很快就从裂缝里浮现了出来。

    就在那宫殿顶部浮现的同时,特里路大主祭一直很淡然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惊异,不过手上却变得灵活了一些,右手的短杖就朝着那宫殿点了下去。

    轰!

    正缓缓浮现出来的宫殿在这一点之下就好似受到了莫名的攻击,宫殿顶部一震,随即一圈光环朝着四周扩散开来,将无数沙砾卷起。形成了一道悬浮在宫殿之外的沙砾之墙。

    在沙砾之墙出现之后,宫殿继续向外浮现出来。而随着宫殿的继续浮现,绿洲开始被沙砾不断吞噬。那些逃往远处的士兵,军官乃至于祭司脚下突然一陷,身体很快就顺着沙砾陷落下去。

    流沙!

    宫殿的出现随即便让数千米范围内的沙地变成了流沙。

    就连那头将沙石巨人打得无法重新塑形的松树此时也被流沙给困住了。

    由于松树的体型巨大无比,并且奋力挣扎,反倒在流沙里越陷越深。

    至于那两头沙石巨人此时倒是重新塑形成功,在这流沙地带上,它们可要比那松树轻松多了,即便是在流沙上跳跃,也不会被陷下去一点。

    借着这难得出现的优势,两头沙石巨人朝着松树开始猛追猛打,发出接连不断的轰鸣巨响,将松树打得松针,树枝四处飞溅。

    而艾坎司迪此时也借助那宫殿之力挣脱了莫名的束缚,整个身体化为金色流光就朝着宫殿疾速冲去。

    上千米的距离,以前在艾坎司迪眼中也就是抬抬脚的距离,可现在,上千米的距离对于艾坎司迪来说,就好似数万里那么远。

    接近了!还有一百米!

    眨眼可到!

    看着近在咫尺的宫殿,艾坎司迪不由得心头一阵狂喜,他从来没有觉得眼前的宫殿是那么的可爱。

    即便是第一次陷入流沙后,见到宫殿时,艾坎司迪也只是感到害怕罢了。

    “塔迪斯!”

    见到艾坎司迪即将逃入那宫殿之中,特里路大主祭那平淡的脸上此时也浮现出了一丝愤怒,口中吐出一个含糊不清的音节来,就算是贾可道用尽耳力也没能听得清楚。

    就在特里路大主祭吐出这个音节之后,撕裂声随即便从那艾坎司迪身上传出,一根根藤蔓同时从艾坎司迪身上挣脱,转眼之间便将艾坎司迪撕成了碎片,鲜血肉块朝着四周喷射出去。

    但大部分的血肉还是在片刻之后冲入了宫殿之中。

    宫殿顿时一震,片刻之后就传出一个声音来:“提拉斯!吾与妳不死不休!”

    很显然,这个声音便是邪神艾坎司迪传出的,这也意味着特里路大主祭的一击虽说撕裂了对方的身体,但却没能将邪神艾坎司迪给留下来。

    在传出这个声音之后,宫殿就好似躲避什么,迅速朝着裂缝之中沉了下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