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经过三百年的努力,艾坎司迪终于奠定了自己的基业,拥有了一个信徒人数超过三万的沙漠教会,其势力范围布满了整个沙漠。

    拥有了如此之多的信徒,艾坎司迪方才能够一点点将原来那一丝若隐若现的神性成长到现在的程度。

    但今天,艾坎司迪撞上了自己从获得神性以来最恐怖的敌人!

    一位真神!

    虽说这仅仅只是真神的一丝意识降临,其威能也就只有真神本体的一点,但就这么一点威能,就让艾坎司迪陷入到绝境之中。

    “沙尘暴!”

    艾坎司迪一声充满绝望的怒吼响起,顿时无数的沙砾形成一股飓风,朝着自己冲来,随后便围绕着艾坎司迪高速旋转起来。

    这些沙砾以极高的速度从艾坎司迪体外掠过,将那些藤蔓转眼之间便磨成碎末,夹带而走。

    藤蔓大量的损伤,使得从艾坎司迪体内抽取神性的速度顿时为止一缓。

    见到此法有效,艾坎司迪不由得精神一振,双手一伸,开始将扎根在自己身上的那些藤蔓一一拔起。

    这完全就是一个循环的过程,每当艾坎司迪拔出一根藤蔓的时候,就会有一根新的藤蔓从艾坎司迪体内长出,撕开艾坎司迪的皮肤,将血淋淋的藤条朝着外面延伸出去。

    到了这个时候,就看谁先支撑不住了。

    总的来说,作为提拉斯一丝意识载体的特里路大主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如果不是艾坎司迪的神性足够多的话,恐怕这场战斗早就结束了。

    但艾坎司迪毕竟是一位拥有神性的邪神,最初被提拉斯那一丝意识所产生的气势所压制,原本就存着耗子见到猫的心情。结果使得艾坎司迪一见面就跑,在被抓回来之后,这艾坎司迪的实力有十成就只能够用出五成了。如何不被提拉斯的那一丝意识整得陷入绝境。

    而到了这个时候,艾坎司迪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自己之所以整出那么多麻烦事来,无非就是害怕在雄狮城被提拉斯直接发现。

    如果那样的话,结局恐怕要比现在还惨。

    当然,现在自己既然已经被提拉斯的意识发现,那么艾坎司迪也倒是足够果断,直接开始与提来斯拼命了。

    在艾坎司迪再度狂吼一声之后,所有站在地面上的人类都察觉到大地突然之间动弹了一下。

    片刻之后,整座绿洲乃至于四周的沙地都好似进了摇篮一样。来回抖动了起来。

    “地震了!”

    那些普通士兵,贵族军官乃至于祭祀,教会武士都飞速朝着远处逃去。

    到了这个时候,在一位真神的意识与邪神之战中,凡人的性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就算是不小心被余波干掉,恐怕只能是白死了,也没有人会给自己讨个公道的。

    恐怕发回家的阵亡通知书里最多也就只会写上一句:为国捐躯。

    至于是怎么死的,都不会说出来的,总不可能写上一笔,死于神明大战余波?

    开什么玩笑。这是赤裸裸的渎神大罪啊,影响神明荣耀的任何事情,一旦沾边。所有的人都得惨。

    之前的震动并不是地震。

    绿洲旁边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随后迅速朝着四周扩展开来,一座宫殿的顶部很快就从裂缝里浮现了出来。

    就在那宫殿顶部浮现的同时,特里路大主祭一直很淡然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惊异,不过手上却变得灵活了一些,右手的短杖就朝着那宫殿点了下去。

    轰!

    正缓缓浮现出来的宫殿在这一点之下就好似受到了莫名的攻击,宫殿顶部一震,随即一圈光环朝着四周扩散开来,将无数沙砾卷起。形成了一道悬浮在宫殿之外的沙砾之墙。

    在沙砾之墙出现之后,宫殿继续向外浮现出来。而随着宫殿的继续浮现,绿洲开始被沙砾不断吞噬。那些逃往远处的士兵,军官乃至于祭司脚下突然一陷,身体很快就顺着沙砾陷落下去。

    流沙!

    宫殿的出现随即便让数千米范围内的沙地变成了流沙。

    就连那头将沙石巨人打得无法重新塑形的松树此时也被流沙给困住了。

    由于松树的体型巨大无比,并且奋力挣扎,反倒在流沙里越陷越深。

    至于那两头沙石巨人此时倒是重新塑形成功,在这流沙地带上,它们可要比那松树轻松多了,即便是在流沙上跳跃,也不会被陷下去一点。

    借着这难得出现的优势,两头沙石巨人朝着松树开始猛追猛打,发出接连不断的轰鸣巨响,将松树打得松针,树枝四处飞溅。

    而艾坎司迪此时也借助那宫殿之力挣脱了莫名的束缚,整个身体化为金色流光就朝着宫殿疾速冲去。

    上千米的距离,以前在艾坎司迪眼中也就是抬抬脚的距离,可现在,上千米的距离对于艾坎司迪来说,就好似数万里那么远。

    接近了!还有一百米!

    眨眼可到!

    看着近在咫尺的宫殿,艾坎司迪不由得心头一阵狂喜,他从来没有觉得眼前的宫殿是那么的可爱。

    即便是第一次陷入流沙后,见到宫殿时,艾坎司迪也只是感到害怕罢了。

    “塔迪斯!”

    见到艾坎司迪即将逃入那宫殿之中,特里路大主祭那平淡的脸上此时也浮现出了一丝愤怒,口中吐出一个含糊不清的音节来,就算是贾可道用尽耳力也没能听得清楚。

    就在特里路大主祭吐出这个音节之后,撕裂声随即便从那艾坎司迪身上传出,一根根藤蔓同时从艾坎司迪身上挣脱,转眼之间便将艾坎司迪撕成了碎片,鲜血肉块朝着四周喷射出去。

    但大部分的血肉还是在片刻之后冲入了宫殿之中。

    宫殿顿时一震,片刻之后就传出一个声音来:“提拉斯!吾与妳不死不休!”

    很显然,这个声音便是邪神艾坎司迪传出的,这也意味着特里路大主祭的一击虽说撕裂了对方的身体,但却没能将邪神艾坎司迪给留下来。

    在传出这个声音之后,宫殿就好似躲避什么,迅速朝着裂缝之中沉了下去。(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五章 神兽毕旻    毕旻,凤凰十大嫡系血脉分支之一,极擅操纵火焰,并且精通火焰阵符,可化人型,灵智极高,高阶灵画师和高阶炼丹师终生追求的极品辅助和守护灵兽!

    这些信息并非来自唐楚阳那满脑子的神话传说,而是得自唐家祖传手札上的记载,毕旻在灵画师和灵符师这一行里,名气大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因为毕旻对灵画师这一类职业修士的帮助实在太大,好处也实在太多,尽管数万年下来真正得到过毕旻的灵画师,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但毕旻的特征,模样等等,哪怕是灵画师学徒也是知道的。

    灵画师得到一只毕旻,就相当于一个见习技工得到了一个外星科技制造的万能机器人一样,对于其本身技术上的帮助简直是bug级的,直接能让一个见习技工发挥出顶级工程师的能力。

    不夸张的说,如果唐楚阳能够得到一只成年毕旻,他现在炼制起来艰难无比的王符,将会变得无比简单,而炼制各类火属性灵符的话,会变得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按理说,唐楚阳能够有幸遇到一只毕旻,应该欣喜若狂才对,但他在看到毕旻的第一时间,脑袋里想的却是怎么逃跑!

    无他,毕旻对灵画师的好处是bug级的,但毕旻本身的实力却更加恐怖,不然也不会几万年时间下来,才有那么几个修士得到毕旻的效忠。

    吼!!!

    随着最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出口。身长足有三丈的毕旻终于从岩浆中一跃而出,浑身火焰炽烈燃烧,如同披了一身金红色的靓丽毛发。四脚踏在岩浆湖上如同置身平地一般,轻松自如。

    毕旻外形极似麒麟,唯一的区别就是硕大的脑袋上,长了凤凰一样的尖嘴,身后拥有足足三条颜色各不相同的凤尾。

    “竟然还是个幼生期的毕旻?!”

    唐楚阳的语气有些惊喜,判断毕旻年龄的方法不多,唐楚阳只从唐家先祖的手札上看到两个最粗浅的法子。一个是体型,一个就是尾巴的数量。

    从体型上判断的话,比较容易出现失误。因为毕旻拥有神兽凤凰的血脉,所以它们天生就能使用法相真身,当然,在不使用法相真身的情况下。身长三丈也就属于毕旻的幼生期而已。

    成年毕旻的话。怎么地也该有百丈以上的体型才对。

    再一个就是尾巴了,成年期的毕旻和凤凰一样,拥有足足九条颜色不一的尾巴,本身道行每增加一千年,便会长出一条彩色的尾巴出来,九千年道行九条凤尾就代表毕旻进入了成年期。

    眼下这只毕旻只有三条凤尾,而且身长只有三丈,说明这只毕旻虽然拥有三千年道行了。但依然处于幼生期,不过恐怕也快进入成长期了。

    如果是一直成年毕旻的话。哪怕是九宫镜的地仙遇到了,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唐楚阳可以说有死无生,但只是幼生期的毕旻,唐楚阳到不至于那么绝望了。

    非但不绝望,反而生出了一股子不可抑制的,想要将这只毕旻收入摩下的冲动!

    唐楚阳虽然比较喜欢先下手为强,但他这个时候可不敢随便出手,倒不是担心这里是毕旻的主场,难以将之降服。

    他是怕下面还多着一直成年毕旻,真那样的话,他现在不跑,一会儿想跑都跑不掉,毕竟,这可是一直幼生期毕旻,背后多着一直成年毕旻的可能还是非常大的。

    “嗷!!人类,你可是那只老乌龟的帮手?!”

    唐楚阳还在犹疑不定的时候,底下完全现身的小毕旻已经咆哮着出声了,毕旻属于凤凰的十大直系血脉变种,道行只要满了一千年便可口吐人言。

    因此听到毕旻说话,唐楚阳最大的感觉不是震惊,只是有些惊讶而已,自他到五行大陆以来,遇到的能够说话的妖兽几乎一个都没有,即便是那只囫囵兽,也只能使用元神交流而已。

    “老乌龟?”

    唐楚阳有些诧异地重复了一句,话才出口,唐楚阳马上就是双目一亮,这小毕旻说的不会就是掩日蜃蛟龟吧?当下有些惊喜地反问道?

    “你说的可是一直背着个大龟壳,却长了一直蛟龙脑袋的老乌龟?!”

    “哼!既然你知道那老乌龟的模样,一定是他的同伙,我要为我母亲报仇,人类,死吧!!!”

    小毕旻见唐楚阳说出了那只老乌龟的形象,当下愤怒地咆哮一声,一双前脚猛地抬起,瞬息虚空连续挥舞数十下。

    唰唰唰!!

    数到火红色的光波直接切开了空气,瞬息化作几十道丈许长的波刃,齐齐向着刚落到另一个平台上的唐楚阳飙射而去!

    “呃?误会啊!我不是那只老乌龟的帮手……”

    见小毕旻居然多说一句的兴趣都没有,就直接毫不客气地动手了,唐楚阳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不得不再次离开了脚下的平台,满脸无奈。

    嗖嗖嗖!

    一道道丈许长的火红色波刃,如同划破长空的红色流星一样,瞬息而出,瞬息而过,若不是唐楚阳早就谨慎防备,小毕旻突然来这么一下子,他就算躲怕也不能完全躲开。

    见唐楚阳轻易躲过了攻击,小毕旻微有些惊讶,不过几乎想都没想地大口一张,‘呼!’地疯狂吸收了大量的火属性元气之后,猛地向着唐楚阳狂喷了起来。

    嗖嗖嗖!!

    一颗颗磨盘大小的火球,如同一颗颗巨大的炮弹一样,被小毕旻不要钱地狂喷而出,瞬息间几十上百个火球就将身在空中的唐楚阳逼的手忙脚乱。

    “靠!神兽就可以不讲理了么?!”

    唐楚阳一边手忙脚乱地在空中乱飘,一边心底里愤愤吐槽,不过事实证明,神兽这个群体里却是很少有讲道理的存在,因为讲道理的神兽似乎全都被坑死了。

    还手什么的唐楚阳不是不想,只是他没想到小毕旻出手这么突然,在已经失去的先机的情况下,加上小毕旻的实力本身就比唐楚阳强出甚多,他这个时候就是想还手,都有一定的难度。

    小毕旻目前似乎正处于暴怒状态,实力也有点暴表了,一连串的各种远程攻击,不要命一样地向着唐楚阳狂砸,似乎不干掉唐楚阳它就不会罢休一般。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火雨,火箭,火球,火矛,乃至于一座座小山峰一样的火焰山,已经彻底将唐楚阳的身形淹没,而处于岩浆湖泊上的小毕旻,依然在活力不减地疯狂攻击。

    “md!还打上瘾了?!不能让它继续这么玩儿了,再不还手老子一会儿连反击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被各种火系法术淹没的唐楚阳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看着体表覆盖的一层淡淡的银光,一张俊脸已经被气得发黑。

    幸好他之前就已经使用了一张王符,不然方才一刻钟那一连串高强度的攻击,别说是唐楚阳了,就算是鬼王在这里怕也受不了。

    这才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而已,这张一直没什么消耗的王符,竟然就被小毕旻一连串的攻击给打掉了四分之一,这可是王符,唐楚阳都不太舍得用的好东西!

    “既然用嘴巴讲理变成了不可能,那就只能用拳头讲理了!”

    唐楚阳从来都不认为他是个喜欢挨打不还收的人,小毕旻显然已经把他定性为仇人了,在没有让这小家伙冷静下来之前,双方是完全没法子愉快地玩耍了。

    双手微微一分,唰唰唰!一排数十张将符就被他放了出来,拼自身法术,一百个唐楚阳都不会是神兽毕旻的对手,但若是拼将符的话,唐楚阳自信一千个毕旻都不是他的对手!

    “拼法术是吧?老子打到你崩溃为止!!”

    眼前的灵符全都是土属性的灵符,虽然水属性灵符能够克制火属性法术,但那也要看环境的,唐楚阳目前所在的落凤湖可是火精汇聚之地,水系法术怕是会被压制到极致。

    至于金属性法术那就更不用说了,被火属性克制的死死的,用出来纯属就是浪费精力,木属性的灵符也不能用,因为木能生火,身为麻衣相士传人,五行学说那是基本功。

    火系法术什么的,唐楚阳甚至连想都没想,对凤凰的后代使用火系法术,那是比在关公面前耍大刀还白痴的行为。

    算来算去,唐楚阳只能使用土属性法术,虽然土属性法术更擅长防御,但杀伤力同样不小,尤其是唐楚阳拿出来的这数十张灵符,群都是一模一样的纯暴力将符!

    唐楚阳睁开御龙天兵的竖瞳,穿过重重法术看向小毕旻,那小家伙依然在生龙活虎地猛喷法术,看小毕旻那股子活蹦乱跳的劲头,不打压一下是别指望它能主动停下来了。

    单手体会,一张张土黄色将符依次飞出,次第想着小毕旻飞射而去!

    泰山压顶!

    嘭!的一声将符炸开,呼!一座范围数百丈的山峰凭空而现,并且出现的瞬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想着下方的小毕旻狠狠砸了下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