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今天只有一更了,原因是因为昨天熬夜,今天中午才开始睡觉,然后,然后今天就只有一更了,明天补吧……

    跳?还是不跳?

    这个问题对于唐楚阳来说似乎根本不是问题,因为掩日蜃蛟龟他是必须要干掉的,而想要干掉掩日蜃蛟龟,唐楚阳似乎就必须得通过落凤湖。*

    尽管这么长时间以来见过的奇景诡物也不算少了,但类似于落凤湖这样的恶劣环境,唐楚阳还是第一次经历,毕竟岩浆湖泊这这种事物,他也只是上辈子在电视上看到过而已。

    亲身经历,并且还是在距离岩浆沸腾的湖泊之上最高百丈,最低都不足三丈的空中玩儿跳台,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勇气和胆魄方面的艰巨考验。

    犹豫再久,在无可选择的情况下总是要跳的,有了这个最基本的认知之后,唐楚阳最终也没有考虑多久,几小心翼翼地下到距离山壁最近的一处平台,深呼吸,轻轻一跳便落到了平台上。

    悬浮起来的平台似乎被一股无形的伟力支撑,唐楚阳整个人加上下跳的力量,都没能让三丈方圆的黑青平台晃动一下。

    这是好事,至少让唐楚阳不用担心平台会突然掉下去,不过这个念头在心里才起来没多久,唐楚阳就猛的心里一抽,感觉身下的平台开始微微震动,随后东摇西晃,好似随时都会掉下去一样。

    “妈的!就知道不会这么轻松!”

    唐楚阳愤愤地骂了一句,没太多闲暇的思考时间。在平台开始摇晃的瞬间,就直接助跑几步,猛地一个大力弹射。想着距离最近的一个平台飞射了过去。

    人才飞到半途,底下原本只是默默沸腾吐泡岩浆,陡然翻江倒海,几乎是刹那的功夫,就疯狂地喷涌出数十上百道岩浆火柱,如同一道道巨大地刺一样,绵延不绝。喷射不绝!

    “这绝对是想搞死人的恶作剧!!”

    唐楚阳直接被惊色狂变,这种风雷突变的场景他在没上平台之前就想到了,只是带着些许庆幸。总觉得能有凤凰栖身落凤湖怎么也不该有这种低端的陷阱才对。

    等在的身在空中,面对这种稍有不慎就会形神俱灭的陷阱时,唐楚阳才明白,哪怕是在低端的陷阱。只要找对了环境。用对了地方,其所发挥出来的杀伤力绝对是超越想象的。

    幸好唐楚阳此时依然驾驭着御龙天兵,哪怕被岩浆柱给直接命中了,也不会第一时间要了他的命,再加上一直在发挥作用的王符,总算让他还能冷静对待这些突然的袭击。

    金光波!!!

    唐楚阳突然双手急速结印,几乎瞬息间手臂前伸,双掌摊开想着身后一推。一圈圈金色的波纹爆射而出,猛地一个借力加速。险而又险地躲过了身下喷射而出的一根岩浆柱。

    趁着躲过一次危机的空隙,唐楚阳停都不停地双手分开,每一只手结出一个不同的法印,眨眼不到,右手法印结成,抬手猛地向着刚好冲身边经过的岩浆柱猛地一指!

    金云电光矛!!

    唰!的一片金雾出现,随后又是一道幽幽电光‘噼啪’闪现,金雾随后猛然扩散开来,瞬息笼罩方圆百丈,刺目的闪闪金光让人难辨其中景色,随后幽幽蓝光一闪而逝。

    嘭!!!

    一声近乎山崩地裂一样的爆炸突然响起,浓密金雾突然被炸开,这时才能看清楚,金雾包裹当中一支粗有半丈,长达十丈有余的巨大蓝色长矛,正将一根岩浆柱一穿而过。

    硕大的电光矛穿过之后,岩浆柱猛然崩裂开来,火星四射,破碎的金红色晶体四散爆发,向着四面八方胡乱爆射。

    ‘叮叮当当’地砸在御龙天兵金属一样的庞大躯体上,竟然将御龙天兵护体龙气砸的一阵儿乱颤,差点儿直接崩散!

    “攻中有攻,破坏力强悍的惊人,果然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唐楚阳一脸惊叹,骨子里已经警惕到了极致,单单是一些看似随便爆射出来的岩浆柱,就拥有这种令人防不胜防的杀伤力,这时候根本就容不得他不更加小心谨慎。

    御龙天兵虽然无法远距离飞行,但短时间凝滞空中还是能做到的,唐楚阳稍稍作势,正想继续向着下一个平台飞窜,突然留意到漫天飞射的火红岩浆碎片,心中一动,抬手抓住一片。

    摊开手掌看了看手中的岩浆碎片,晶莹剔透,如同破碎的红水晶一样,这块碎片足有成人拳头大小,但在御龙天兵巨大的手掌中也就像个花生米一样,其上散发着浓郁的火属性气息。

    通过直接接触感应了一下,唐楚阳禁不住双目一亮,惊喜道:

    “嘿嘿,竟然是蕴含了一丝凤凰气息的火属性材料,这玩意儿拿出去可是了不得的顶尖材料啊!”

    哪怕是在普通的材料,一旦沾染上了类似龙凤这样的缘故神兽气息,其价值就会呈百倍千倍,乃至于数万倍的增长,而且其效用也绝对配得上这个价值。

    比如唐楚阳最早炼制的凤符,虽然连都算不得多好,但因为召来了凤凰,哪怕只是吸收了一丝凤凰精气,那枚凤符本身的品阶也要大幅提升,已经是一种类似于灵宝一样的存在。

    如今唐楚阳手中这块岩浆碎片,都不知道在这火焰最烈的岩浆湖泊里凝炼了多少万年,如今在加上一丝凤凰气息,其品阶之高已经不能用常理来衡量了。

    最重要的是,晶石碎片上的凤凰气息,让唐楚阳确定烛翎口中的‘凤凰栖身’这事儿百分百是真的了。

    这时候唐楚阳左手法印结成,随手向后方一拍。又是一道电光矛甩了出去,御龙天兵借力再次向前飞射,同时唐楚阳的右手不停地连连收摄。不一刻,漫天飞舞的岩浆随便就被他收拢了不少。

    这些可都是融合了凤凰气息的顶尖火属性材料,不论是用来炼制灵墨,还是炼制法宝,都是不可多得的极品材料,即便是将来筹齐了材料炼制高阶灵纸,那也是炼制火系唤神图的极品灵纸!

    好东西没人会嫌多。因此等落到第二座平台上的时候,唐楚阳一边留意着平台震动,一边释放法术打爆飞射而上的岩浆柱。随后便疯狂地收摄漫天乱飞的晶石碎片。

    等到第二个平台也开始疯狂震动着往下跌落的时候,唐楚阳已经收拢了一大堆岩晶碎片,腾空飞起转身向后看时,最早的第一块平台已经彻底没入岩浆湖泊。

    看来。这些平台果然是不能长时间停留的。唐楚阳陆续跳过了数个平台之后,已经逐渐估算出每个平台能够持续漂浮的时间,似乎都是从他跳上去的那一刻开始计算的,而且一次比一次短。

    抬头看看远处至少高达数百个的黑青色平台,唐楚阳心里默默计算,最后得出一个相当无奈的答案。

    那就是他若依次踩着平台前进的话,只要踩够了三十六个平台,其他数百平台可能就再也没有所谓的持续时间了。

    “这是不是在告诉我。想要完全依靠一步步踩着平台前进,就这么到达终点是不可能的事情?”

    尽管这是自问式的喃喃自语。但唐楚阳心里却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之前为了收集岩晶碎片,他已经浪费了足足五次踩踏平台的机会,现在只剩三十一次了。

    而放眼望去,一直延伸到终点洞口处那些密密麻麻平台,数量至少是三十六这个基数的十倍往上,这么说来,他岂不是要每隔十个平台远的距离,才能踩踏一次平台稍稍歇气?

    唐楚阳不是没想过利用飞行来避免踩踏平台,但他突然想起能够瞬移五百里的烛翎,都对这个地方充满了恐惧,向来这里还是拥有限制这类取巧之法的恐怖禁制的。

    禁法法阵虽然属于高端阵法,但在五行大陆并不少见,就算是唐楚阳,他虽然对于空间阵法不是很懂,但若能给他足够的材料的话,凭借着一脑袋乱七八糟的知识,拼凑个禁空大阵并不算多难。

    不过想归想,既然念头到了这个地方,不试一下唐楚阳也难以死心,反正他又不能驾云,不过是放一张腾云符而已,就算伤着了也牵连不到他的本体。

    抬手一挥,一张白色腾云符甩手而出,‘啪’的一声炸开,瞬息化作一团三丈大小的云团,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便陡然不受控制地剧烈膨胀几下,随后‘轰隆’一声剧烈爆炸。

    狂暴到了极致的爆炸之力,瞬息将周遭的空间撕扯的七零八碎,周遭被波及的七八根岩浆柱,直接被撕碎成了粉末状,这威力,比他施展的中高阶神术都要强大许多!

    这一幕,看得唐楚阳一脸惊惧,浑身发寒,一张俊脸吓得惨白,他虽然想到了这里肯定会有禁制,但没想这禁制竟然如此可怕,竟然能将如此绵软的一朵白云,变成堪比导弹一样的可怕凶器!

    “嘶!……”

    唐楚阳倒抽着冷气,抬脚就离开了身下开始低落的平台,心里暗暗庆幸幸好他不能驾云,不然伤了自身花费本命真元和元神凝聚出来的‘云架’,那可是会直接伤及根本的。

    “如果是直接瞬移会是什么限制呢?絮乱空间,直接瞬移到岩浆里面?”

    唐楚阳低头看着下方沸腾不休的火热岩浆,浑身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那样的后果简直太可怕了。

    火属性的魔神系修士一般都是不惧火焰的,在岩浆洗澡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但那也要分是什么级别的火焰和岩浆的。

    类似于眼下拥有凤凰栖身的落凤湖,那可就相当于在太阳里洗澡了,别说凡人了,就算上界天神扔进去也是个死!

    想象直接瞬移到岩浆湖泊底下的可怕场景,唐楚阳抬手就像擦擦额间冷汗,看到御龙天兵金光闪闪的巨大手掌时,这才想起守护神是没有冷汗这么一说的。

    稍稍分心的空当,唐楚阳一个不慎直接被一根岩浆柱命中,‘嘭!’的一声闷响,御龙天兵身周的护体龙气直接被撞爆,庞大的身体如同一截巨大的枯木一样,被撞得横飞了出去。

    遂不及防的唐楚阳也被这股巨力给撞的胸口发闷,头晕目眩,整个人打着旋飞了出去。

    强大精神收摄心神,唐楚阳趁隙四处一看,发现他的身体是在想着山洞那边飞射,双目一亮,心想这倒是个不错的借力之法,就是代价有些太大了。

    只是一根岩浆柱的非正面直撞而已,御龙天兵的看家护体龙气就直接被撞爆,而完全被包裹在内的唐楚阳,也是头晕眼花,差点儿被重创,这么玩儿太过凶险,一不小心就会要了他的小命!

    这么想着,唐楚阳又开始分神,等瞬间醒悟,便见下方竟然密密麻麻,足有几十根岩浆柱全部冲着他横飞的身体直射二来,而且飞射的方向不再是直上直下,开始瞄着唐楚阳本身进行冲击。

    “开玩笑的吧?这就呆上自动导航了?!”

    唐楚阳面色再变,顾不得头脑中依然没有完全清除的晕眩,双手一刻不停地开始疯狂皆因,堪堪在数十根岩浆柱距离他不足一丈时,左右双臂分作两次连续放出两个防御法术!

    铜墙铁壁!

    铜墙铁壁!

    连续两道宽有三丈,长达几十丈,都得也达到了一丈以上的青绿色墙壁陡然平铺开来,将唐楚阳身下遮了个严严实实,不过唐楚阳可不觉得这两道铜墙铁壁能抵挡多久。

    猛地一个旋身才在铜墙铁壁上,撒丫子就向前方狂奔,半个眨眼都不到的功夫,唐楚阳已经跑到了数十丈之外。

    通通通!!

    这时候唐楚阳身后一连串闷响连续传出,一道道火焰柱子如同穿破两张薄纸一样,轻而易举地就洞穿了两道铜墙铁壁。

    唐楚阳见状,这次真的被吓出了一头冷汗,反应再稍微慢上半分,被洞穿的就是他自己了!

    嗷呜!!!

    还来不及清醒,唐楚阳就被一声通天彻地的恐怖嚎叫给吓得急忙转身,不远处的岩浆湖泊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个方圆百余丈的巨大金色漩涡。

    这时候漩涡当中已经出现一直狰狞无比的巨兽头颅,此兽面目狰狞,一张巨口涨大开来足有数丈范围,两只破盘一样大小的金红巨目散发着凶残到了极致的火光,正望向唐楚阳所在的地方。

    “尼玛!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看到这只狰狞的巨兽头颅,唐楚阳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因为好巧不巧的,这只火焰巨兽竟然还是他认识的,而正因为认识,唐楚阳才爆了粗口!(未完待续。。)

第256章 想跑?给我回来!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够看明白情况了。

    这荒野庇护不可能永远竖立在这里,总会被巨人打破,到那时,恐怕就是在场所有人丧命之时。

    随着响声越见激烈,所有人脸色苍白,纷纷跪在地上,向自己所信奉的神明祈祷了起来。

    或许这里面很多人平时在进神殿祈祷的时候,多数都是敷衍过去,做做样子罢了。

    但在这个时候,要说他们的信仰,暂时达到了难得的虔诚。

    当然,如果危险解除的话,嗯,他们的信仰恐怕又会瞬间掉落回去。

    终于,藤蔓蛋壳再也无法承受那如同大山一般砸落下来的拳头,嘶一声轻响,蛋壳顶部的几根藤蔓骤然断裂,掉落下来,使得原本密封的藤蔓蛋壳露出了一丝裂缝。

    眼见蛋壳裂开缝隙,金甲邪神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或许在祂看来,所有的事情都要结束了。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两名百米巨人的拳头同时将藤蔓蛋壳顶部砸得崩裂开来,顿时所有的藤蔓就好似被抽干了水分,变得枯黄无比,朝着地面掉落下来,光看轻飘飘的模样,贾可道还以为是塑料制作的彩带呢。

    就在这时,特里路大主祭原本犹豫不决的眼神顿时变得清明了起来。

    他肩膀奋力一抖,便将搀扶着自己的年轻祭司挣开,转身朝着那邪神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围在特里路大主祭身边的那些祭司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原本衰老无比的特里路大主祭此时竟然一步步的走向了空中,每一步落下,都踏在空气之中,脚下好似有坚实的大地。

    这简直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看到特里路大主祭竟然朝着自己凌空走来,就算是邪神艾坎司迪也不由得轻咦了一声。但很快就笑了,在祂看来,这一点并算不了什么。对于大主祭这个等级实力的强者来说,凌空而行原本就不算什么出奇的事情。

    祭司的四级神术凌空而行就可以让祭司在空中以四十五度角向上攀登。

    只不过在四周沙尘暴肆意的空中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很困难了。

    “蝼蚁!去死吧!”

    邪神艾坎司迪看着不断朝着自己行来的特里路大主祭。突然之间感觉心头生出一丝不安,因而决定速战速决,将这里的事情解决之后再说。

    随着邪神艾坎司迪右手再度压下,特里路大主祭向上攀登的身形随即便被定在了半空,特里路大主祭能够清楚的察觉到,自己四周的空气已经被凝固,犹如一只无形的巨手将自己抓在了手心里。

    艾坎司迪发出狞笑声,向下摊开的右手。轻轻朝着中间一捏,顿时特里路大主祭身边的空气向内压缩了进来,片刻之间便将特里路大主祭压得毛孔里喷出一丝丝鲜血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特里路大主祭将手中的短杖奋力的举了起来,嘴里大吼道:“吾主伟大而智睿,祂的目光始终落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赞美吾主!”

    随着一声大吼出来,艾坎司迪心头的不安越发浓郁了,右手迅速再度一捏。

    但这一捏却丝毫没有发生半点作用。

    反倒是那特里路大主祭身上散发出一圈淡淡的绿光,就好似刚刚点燃的火苗,渐渐的。变得旺盛了起来。

    片刻之间,一道金色的光柱从天而降,落在了特里路大主祭的头顶之上。随即贯穿进入。

    艾坎司迪的眼睛不由得猛力一缩,哪里还顾得上击杀特里路大主祭,双手一伸,便在面前空气里硬生生的撕裂出一道黑色的裂缝来,随后便是一步踏入,便消失在空气之中。

    邪神竟然一句话不说就跑了?

    这一幕顿时让所有人不由得目瞪口呆。

    不管怎么说,之前的局面都是那邪神稳操胜卷啊,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化了?

    相对于其他人的疑惑而言,特里路大主祭此时全身上下的绿光开始一点点的转化为金黄之色。

    他此时的身体也在一点点的变化之中。从最初的无比苍老,皮肤一点点的变得光滑。年轻了起来。

    而看到邪神艾坎司迪逃走,特里路大主祭却丝毫不着急的模样。右手的短杖缓慢的挥动了一下,很慢的速度,就好似他的身体此时完全僵化了,很难行动起来。

    随着那短杖轻轻的挥舞,一圈透明的波动随即生成,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片刻之后,空气中出现了一道黑色裂缝,一个身穿金甲的人形再度出来。

    很显然,原本已经逃走的邪神艾坎司迪竟然又出现到了这里。

    就连艾坎司迪本人再度出现的时候,也不由得惊异的朝着四周看了一圈,确定自己竟然没能逃走之后,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这怎么回事?”

    而就在艾坎司迪回到这里的时候,两头沙石巨人已经冲入了绿洲,朝着那些还傻站在原地的士兵就砸了下去,顿时一片片血污在沙地上生成。

    顿时一片惊恐之声传出,那些士兵尽数朝着远离沙石巨人的方向逃走,嘴里却是朝着荒野之神大神的祈祷着。

    而他们的祈祷声却引起了特里路大主祭的注意,短杖缓慢的朝着地面一指,顿时一粒翠绿色的种子便凭空生成,转眼之间便掉落到沙地上。

    转眼之间,绿色种子便迅速生长起来,仅仅半秒时间不到,一棵巨大的松树便出现在沙地上。

    这棵巨大松树高度较之那两头沙石巨人还要高上一些,随着一阵轰鸣之声响起,巨大松树竟然将自己的树根从沙地里拔了出来,变化成为两条木质的巨腿,在其树干上也显出一张巨脸来,随后便朝着那两个沙石巨人冲了过去。

    尚未靠近,那巨大松树变成的树人便全身一抖,无数的松针好似箭矢一般朝着沙石巨人射去。

    片刻之间便将那两头沙石巨人射得千疮百孔,转眼之间,沙石巨人就崩溃为一堆沙粒倒下。

    让邪神艾坎司迪惊骇的是,那两头被自己消耗了巨大代价而召唤出来的沙石巨人在这次崩溃之后,恢复速度极为缓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