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够看明白情况了。

    这荒野庇护不可能永远竖立在这里,总会被巨人打破,到那时,恐怕就是在场所有人丧命之时。

    随着响声越见激烈,所有人脸色苍白,纷纷跪在地上,向自己所信奉的神明祈祷了起来。

    或许这里面很多人平时在进神殿祈祷的时候,多数都是敷衍过去,做做样子罢了。

    但在这个时候,要说他们的信仰,暂时达到了难得的虔诚。

    当然,如果危险解除的话,嗯,他们的信仰恐怕又会瞬间掉落回去。

    终于,藤蔓蛋壳再也无法承受那如同大山一般砸落下来的拳头,嘶一声轻响,蛋壳顶部的几根藤蔓骤然断裂,掉落下来,使得原本密封的藤蔓蛋壳露出了一丝裂缝。

    眼见蛋壳裂开缝隙,金甲邪神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或许在祂看来,所有的事情都要结束了。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两名百米巨人的拳头同时将藤蔓蛋壳顶部砸得崩裂开来,顿时所有的藤蔓就好似被抽干了水分,变得枯黄无比,朝着地面掉落下来,光看轻飘飘的模样,贾可道还以为是塑料制作的彩带呢。

    就在这时,特里路大主祭原本犹豫不决的眼神顿时变得清明了起来。

    他肩膀奋力一抖,便将搀扶着自己的年轻祭司挣开,转身朝着那邪神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围在特里路大主祭身边的那些祭司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原本衰老无比的特里路大主祭此时竟然一步步的走向了空中,每一步落下,都踏在空气之中,脚下好似有坚实的大地。

    这简直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看到特里路大主祭竟然朝着自己凌空走来,就算是邪神艾坎司迪也不由得轻咦了一声。但很快就笑了,在祂看来,这一点并算不了什么。对于大主祭这个等级实力的强者来说,凌空而行原本就不算什么出奇的事情。

    祭司的四级神术凌空而行就可以让祭司在空中以四十五度角向上攀登。

    只不过在四周沙尘暴肆意的空中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很困难了。

    “蝼蚁!去死吧!”

    邪神艾坎司迪看着不断朝着自己行来的特里路大主祭。突然之间感觉心头生出一丝不安,因而决定速战速决,将这里的事情解决之后再说。

    随着邪神艾坎司迪右手再度压下,特里路大主祭向上攀登的身形随即便被定在了半空,特里路大主祭能够清楚的察觉到,自己四周的空气已经被凝固,犹如一只无形的巨手将自己抓在了手心里。

    艾坎司迪发出狞笑声,向下摊开的右手。轻轻朝着中间一捏,顿时特里路大主祭身边的空气向内压缩了进来,片刻之间便将特里路大主祭压得毛孔里喷出一丝丝鲜血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特里路大主祭将手中的短杖奋力的举了起来,嘴里大吼道:“吾主伟大而智睿,祂的目光始终落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赞美吾主!”

    随着一声大吼出来,艾坎司迪心头的不安越发浓郁了,右手迅速再度一捏。

    但这一捏却丝毫没有发生半点作用。

    反倒是那特里路大主祭身上散发出一圈淡淡的绿光,就好似刚刚点燃的火苗,渐渐的。变得旺盛了起来。

    片刻之间,一道金色的光柱从天而降,落在了特里路大主祭的头顶之上。随即贯穿进入。

    艾坎司迪的眼睛不由得猛力一缩,哪里还顾得上击杀特里路大主祭,双手一伸,便在面前空气里硬生生的撕裂出一道黑色的裂缝来,随后便是一步踏入,便消失在空气之中。

    邪神竟然一句话不说就跑了?

    这一幕顿时让所有人不由得目瞪口呆。

    不管怎么说,之前的局面都是那邪神稳操胜卷啊,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化了?

    相对于其他人的疑惑而言,特里路大主祭此时全身上下的绿光开始一点点的转化为金黄之色。

    他此时的身体也在一点点的变化之中。从最初的无比苍老,皮肤一点点的变得光滑。年轻了起来。

    而看到邪神艾坎司迪逃走,特里路大主祭却丝毫不着急的模样。右手的短杖缓慢的挥动了一下,很慢的速度,就好似他的身体此时完全僵化了,很难行动起来。

    随着那短杖轻轻的挥舞,一圈透明的波动随即生成,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片刻之后,空气中出现了一道黑色裂缝,一个身穿金甲的人形再度出来。

    很显然,原本已经逃走的邪神艾坎司迪竟然又出现到了这里。

    就连艾坎司迪本人再度出现的时候,也不由得惊异的朝着四周看了一圈,确定自己竟然没能逃走之后,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这怎么回事?”

    而就在艾坎司迪回到这里的时候,两头沙石巨人已经冲入了绿洲,朝着那些还傻站在原地的士兵就砸了下去,顿时一片片血污在沙地上生成。

    顿时一片惊恐之声传出,那些士兵尽数朝着远离沙石巨人的方向逃走,嘴里却是朝着荒野之神大神的祈祷着。

    而他们的祈祷声却引起了特里路大主祭的注意,短杖缓慢的朝着地面一指,顿时一粒翠绿色的种子便凭空生成,转眼之间便掉落到沙地上。

    转眼之间,绿色种子便迅速生长起来,仅仅半秒时间不到,一棵巨大的松树便出现在沙地上。

    这棵巨大松树高度较之那两头沙石巨人还要高上一些,随着一阵轰鸣之声响起,巨大松树竟然将自己的树根从沙地里拔了出来,变化成为两条木质的巨腿,在其树干上也显出一张巨脸来,随后便朝着那两个沙石巨人冲了过去。

    尚未靠近,那巨大松树变成的树人便全身一抖,无数的松针好似箭矢一般朝着沙石巨人射去。

    片刻之间便将那两头沙石巨人射得千疮百孔,转眼之间,沙石巨人就崩溃为一堆沙粒倒下。

    让邪神艾坎司迪惊骇的是,那两头被自己消耗了巨大代价而召唤出来的沙石巨人在这次崩溃之后,恢复速度极为缓慢。(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三章 落凤湖    ps:第四更完成,够意思了吧?诸位书友,扔几张推荐票鼓励一下吧,现在就投,不然一会儿给忘了,小猪所求真心不多啊……

    四五千里的距离绝对算不上远,以烛翎每次瞬移差不多五百里的路程,不用十次就能达到目的地。

    不过两人才进行了不到五次瞬移,烛翎就不得不面色凝重地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绵延不绝的,壁高万仞的汹涌火山,烛翎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唐楚阳道:“唐兄,我怕是只能带你到这里了,前面那片绵延不绝的火山群,乃是整个恶畜道最为凶险的地方之一,名曰‘落凤湖’,乃是拥有凤凰神魂守护地方,以我修为,去了只是送死而已!”

    烛翎语气为难,唐楚阳倒没什么好责怪的,烛翎能在把他送到恶畜道的情况下,还要承诺继续陪他冒险半个时辰,无论怎么看,人家也都够意思了。

    “呵呵,烛兄说哪里话,您能把小弟送到这里,已经尽了情义,咱们就此别过吧,下次再来万鬼窟,小弟必定要找烛兄畅谈一番!”

    “哈哈,你我共历凶险,也算有缘,来日唐兄到访,烛翎必定好酒好肉招待,只是眼下,唉……”

    烛翎的表情显得很愧疚,不论是他是故意如此,还是真得不好意思,这人情唐楚阳是必须要记下的,当下向烛翎拱了拱手,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向着前方的澎湃火山前进。

    烛翎愣愣呆在原地,并未急着离开,直到唐楚阳的身影在他的试炼里化作一抹黑点时。这才叹着气喃喃道:“希望下次还能在万鬼窟看到你……”

    落凤湖到底有多可怕,在万鬼窟混了几百年的烛翎再清楚不过,数百年下来,死在落凤湖的八阶鬼君,八卦境的人类半仙修士可不在少数。

    尽管唐楚阳拥有王符护体。鬼王也不觉得他的生还几率能有多高,即便是不算沉睡落凤湖的凤凰神魂,那些吸收了凤凰精气的凶兽,也不是一个四相境的修士能够抗衡的。

    拿出一枚幽魄石,烛翎轻轻捏爆,青绿光华四射而出。瞬息将烛翎整个包裹起来,不一刻化作巨大光茧,随着青绿色光华再次闪烁,巨大的光茧瞬时消失不见。

    一往无前的唐楚阳自然知道此行有多凶险,自从进入恶畜道的一瞬间。他几乎就一直处于心惊肉跳的状态,通天蟾象的天降巨脚,给与唐楚阳的冲击,绝对不像表面那么平淡。

    但哪怕再危险,唐楚阳也知道他必须得走这一趟,一旦掩日蜃蛟龟进化成功,它的危险简直就是无可抵挡的,到时候只要是个生灵。都逃不过吞日龙龟的疯狂吞噬!

    其实如果现在潮汐山的传送阵能开启的话,唐楚阳绝对会选择第一时间离开潮汐山,可惜除开三十年开启一次的入山封印之外。三年试炼期不结束,出山的传送阵是不会开启的。

    虽然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时间,但唐楚阳可不敢保证掩日蜃蛟龟在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绝对晋不了级,他也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冒险。

    拿运气去博生死这种事情唐楚阳是绝对不会干的!

    烛翎已经很郑重地告诉唐楚阳落凤湖有多危险了,所以尽管急着找到掩日蜃蛟龟。但唐楚阳也不敢全力赶路。

    败亡在胜利道路仅半步之遥距离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人来说。恐怕都是最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所以现在的唐楚阳很谨慎,也很冷静。距离掩日蜃蛟龟越近的时候,他也必须越加小心,毕竟掩日蜃蛟龟本身就是个无比强悍的凶兽!

    一路上可作为距离参照物的东西不少,但能够作为时间参照物的却一个都没有,唐楚阳在默数了十几万个数字之后,就不得不放弃了这种近似于无聊的举动。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早早晚晚的也就那么一回事儿了,总归都是要走过去的,时间上的快慢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唐楚阳感觉四周传来的气息越发的炽热起来,偶尔抬头往前看时,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已经快要接近第一座火山了。

    这时候唐楚阳原本不惧寒暑的躯体,已经被炙烤得汗流浃背,显然这里的温度已经远超正常人能够承受的极限了,停下脚步喘了口气,唐楚阳激发了一张早就准备好的辟火符。

    辟火符的作用和辟火珠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前者是有时效性的,而后者可以无限使用。

    一蓬淡淡的金光闪现,唐楚阳周身多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薄膜,原本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的炙热气息瞬间消失,丝丝让人舒畅至极的清亮气流不断在体表流转,唐楚阳终于大大松了口气。

    习惯性地打算放出元神感知,感应一下辟火符的消耗速度,等感觉到脑袋上仿似包了层密不透风的真空玻璃一样的东西时,才突然醒悟,万鬼窟是无法动用元神感知的。

    “只能用笨办法来测一测了……”

    唐楚阳郁闷地自语一句,随后还是在四周胡乱游走起来,辟火符在这里能够持续的时间,唐楚阳必须有个比较明确的概念。

    这会儿还好一点,等上了火山之后,一个不小心他就可能被直接烤成一截焦炭。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身周的金色薄膜发出‘啪啦’一声轻响,无声无息地碎裂开来,无比炽烈的火热气息瞬息自四面八方围了上来,热情无比地招待着唐楚阳这个异界来客。

    “半个时辰左右,没记错的话,辟火符正常的持续时间该是足足三个时辰才对,看来这里的火焰比五行大陆上最凶的火焰,都要浓郁五倍以上啊……”

    搞清楚辟火符持续时间的同时,唐楚阳也知道了落凤湖的火焰烈度有多可怕。如果在接下来的行程里不足够小心谨慎的话,他真的有可能变成火山上的一截黑炭。

    检查了一下乾坤镯里的辟火符储量,还行,能有个二百来张的样子,虽然还是不太充足。但唐楚阳想起他最近炼制的王符里面,似乎有几张专门用于防御五行之气的。

    估摸着不会有太大的凶险之后,唐楚阳这在继续前行,直到一口气走到了第一座庞大火山的山脚下时,才停步稍稍歇口气。

    抬眼仰望,唐楚阳突然发现这里的火山并不是单独分立。而是呈环形将前方数千里方圆都包围了起来,根据‘落凤湖’这个名称,就可以推测出,被火山包围的就该是落凤湖了。

    从第一脚踩到火红色山体上开始,唐楚阳就在以一种近乎于疯狂的速度在往上狂奔。他辟火符就算储备的再多,这个时候能节省一张出来,对后面的帮助都是巨大无比的。

    直接踩在炽烈无比的火山上,对于辟火符的消耗自然要更大一些,唐楚阳只是权利奔跑了不到三刻钟,周身的金色薄膜便陡然一黯,似乎随时都会消散一样。

    这时候唐楚阳也不敢冒险,毫不犹豫地再次激发一张辟火符。继续拔足狂奔,速度几乎快到了生平极致。

    大约消耗了足足二十枚辟火符之后,唐楚阳终于站在了山巅之上。到里这里之后,唐楚阳突然发现,辟火符的效果竟然诡异地变得更加强大了。

    “难道是温度降低了?”

    唐楚阳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地面,山巅之上的岩石山壁已经不再是火红色,而是近似于黄金一样的金黄色,按照火焰颜色理论来说。金黄色应该代表着更高的温度才对。

    不过唐楚阳并不觉得,拿这些他并不擅长的理论用在这里是什么好事。随手拿出几张辟火符备用,唐楚阳转头看向了火山之内的金红色湖泊。

    ‘咕咚咚’的岩浆气泡看着绚丽无比。但给与唐楚阳感觉,更多的还是可怕的温度和不可预知的危险,包围了落凤湖的那一面山壁,不断有化作液态的岩浆滑落到湖泊当中。

    尽管身上有辟火符隔绝了温度,但唐楚阳依然有种炽烈气息扑面而来的错觉,转目四下细看了一番之后,唐楚阳将目光锁定到了落凤湖中那些诡异漂浮的石台上。

    这些石台极为奇特,距离岩浆最远的超过百丈,但距离岩浆最近的,甚至都不到三丈的地方,而且青黑的颜色似乎也代表着它们并未被烤熟炼化。

    更让唐楚阳诧异的是,落凤湖上那些平台之间的距离,似乎都是相等的,根据目测,唐楚阳估摸着大约就是三十丈左右。

    黑青色的平台大约三丈方圆,从唐楚阳脚下火山的半山腰处开始蔓延,一直绵延到了对面山壁凸起的一处山洞,看来这应该就是通过落凤湖的‘天桥’了。

    不过下降到距离岩浆不足十米的地方,这种行为还是有些太凶险了,唐楚阳有些不死心地四处望了望,最终无奈地发现,即便他选择绕着山巅走到那边的洞口,恐怕也无法直接进入其中。

    因为这些黑青色的平台是自上而下,往那边的洞口延伸的,唐楚阳脚下不远处的平台,是距离落凤湖岩浆最远的平台,等延伸至对面洞口那边时,最低的平台距离沸腾的眼睛已经不足十米!

    最让唐楚阳郁闷的是,洞口所在的那面山壁,竟然是直上直下,没有任何能借力之处的平面山壁,这是逼着他必须走平台,然后慢慢跳过去的节奏啊。

    谁知道底下沸腾不休的岩浆里,会不会突然跳出个什么可怕的怪物来,之前烛翎可是说了,这落凤湖里可是有凤凰神魂存在的,那可不是现在的唐楚阳能应付的存在。

    “跳?还是不跳?”

    唐楚阳也开始纠结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