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第三更!!!求票,推荐票就好,月票留着月底投,双倍哦……

    巨大的溶洞里传送平台不止有七个,烛翎指出来的那七个传送平台,只是数十个平台里最大的七个而已。

    不过这个时候唐楚阳也顾不得关注其他的东西,看到烛翎激发了王符之后,唐楚阳便向其点头,示意可以出发了。

    拥有王符护身的烛翎也多了不少底气,至少就算是进入恶畜道被妖兽凶魂围攻,短时间也也不用担心抵抗不住,冲着唐楚阳点了点头之后,烛翎便带着他往其中一个平台走了过去。

    传送平台旁边围了很多修士,有人族,也有其他种族,唐楚阳无巧不巧地再次看到了那个光头罗汉,奈何道不止一个出口,看到光头罗汉的时候,唐楚阳也没觉得多奇怪。

    “哈哈,兄弟,又见面了,你们的速度似乎有点慢啊,考虑一下,是不是要加入我们?就算是找东西,人多了总比人少了好吧?”

    光头罗汉也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唐楚阳,或者说是看到了实力高强的鬼王烛翎,哈哈笑着一边打招呼,一边想着唐楚阳走了过来,不过就在靠近唐楚阳和烛翎的时候,突然惊呼出声道:“鹅米你个豆腐的!你,你们竟然就这么开了两张王符?!!”

    光头罗汉仿似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只脚凌空提着定在空中,愣愣地面向唐楚阳和烛翎,被激发的王符虽然本身气息是内敛的,但对于经验丰富的高阶修士而言。轻易就能判断的出来。

    “呵呵,抱歉,我们还是不能和你组队……”

    再次被光头罗汉无视了一次,唐楚阳多少有些无奈,不过能把这家伙镇住。也算是小小的出了口气,随意地说了一句之后,唐楚阳便和烛翎一起走向恶畜道的传送平台。

    等到唐楚阳和烛翎站在平台上,开始传送的时候,光头罗汉这才反应过来一般,略微有些焦急地提醒道:“两位且慢!恶畜道最近出了点儿乱子。连八阶修士都不敢轻入,你们,诶!我还没说呢,怎么就走了呢……”

    光头罗汉有些懊恼地拍了一下油光明亮的脑门儿,叹着气看到平台上已经空无一人。遗憾道:“恶畜道怕是又要多出两屡冤魂了……”

    唐楚阳和烛翎虽然消失了,但光头罗汉说的那些话他们也听到了,只是因为有王符护体的原因,两人都没太当回事儿而已。

    不过烛翎到底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了,传送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凝神戒备,六恶道的传送平台唯一的功能就是传送,而且还没有固定的传送点。

    因此,使用传送平台的时候。修士本身运气好坏,甚至直接能决定他自身的性命安危!

    唰!

    一明一暗间,两人已经出现在一片干枯龟裂的平原上。还没来得及说句话,便猛然感觉头顶一黯,烛翎第一时间抓住唐楚阳一个瞬移就离开了原地。

    轰隆隆!!!

    山崩地裂一样的咆哮猛然爆发开来,唐楚阳和烛翎齐齐回头看向他们最初的落脚点,一根擎天巨柱从天而下,正狠狠地踩踏在他们原来的落脚点上。

    这要是再慢上半分。他俩怕是直接要被砸成肉饼,唐楚阳将脑袋后仰到了极致。这才勉强看到了这根不知道多高擎天巨柱不只是一根,而是足足四根!

    “嘶……”

    烛翎同时抬头观看。不过他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就面色难看地倒抽冷气,牙疼一样地抽风道:“咱们这运气……,才一出现就遇到了往常百年难见一次的大家伙,这东西名叫‘通天蟾象’,四脚撑天,巨口吞地,寻常不可轻见其踪影,这大家伙就是鬼君见了都得跑!”

    烛翎说着话,拉着唐楚阳停都不停地就是一连串的瞬移,足足瞬移了二十多次之后,这才松口气停了下来,开口解释道:“通天蟾象最小的都有八百里方圆,咱们必须要躲到万里之外,才能算是真正的安全,我说唐兄,这地方真的很危险,不行的话,咱们还是招募些其他修士来帮忙一起找吧?”

    刚到了恶畜道,就遇到通天蟾象这样的庞然大物,烛翎原本才多出来的那么点儿安全感,顿时被通天蟾象一脚给踩的七零八碎,王符确实很牛,但也每牛到了可以无耻一切攻击的地步。

    方才通天蟾象那一脚真踩实了的话,他俩就算是不死,怎么地也得脱层皮了,烛翎不介意为了王符去冒险,但还不至于到了可以搏命的地步。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他们继续在恶畜道呆下去的话,想不搏命都难!

    “你确定那只凶兽一定躲在这里?”

    唐楚阳没有理会烛翎的建议,他更关心的还是掩日蜃蛟龟,只要确定了掩日蜃蛟龟真的躲在恶畜道,再危险,唐楚阳也不觉得会比掩日蜃蛟龟进化成吞日龙龟更加危险。

    “当然!”

    烛翎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抬手向着天空的某个方向一指,见唐楚阳望过去之后,这才开口解释道:“恶畜道每多出一个生灵,天上那个轮回眼就会喷出一条血线,你看,现在那里只有三条血线,这说明整个恶畜道目前统共只有三个生灵,刨除我和你,剩下那个必然就是你要找的凶兽!”

    唐楚阳将元气聚集于双目,抬头看向烛翎所指的地方,这才发现天空竟然有一只硕大无朋的巨大独目,这只巨大的眼睛呈青黑色,神威莫测,诡异无比。

    就像烛翎所言那般,巨大独目的瞳孔当中射出三条粗细不一的血色丝线,这红线不断凌空摇摆,似要挣脱而出一般,但却无论如何挣扎,也无法脱离巨大的瞳孔当中。

    “既然已经确定了那只凶兽所在,那烛兄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这是烛兄的报酬,你拿了便可以自行离开了……”

    唐楚阳说着话,再次拿出一张银亮亮的王符出来,随手递给烛翎的同时,语气诚恳地接着道:“一路上多承烛兄照顾,今后烛兄在灵符,唤神图方面有所需求的话,尽可让人到落月城聚宝斋给小弟传话,但凡能够做到,小弟绝对会给烛兄一个满意结果!”

    “这……”

    烛翎有些犹疑地接过王符,不过是带着唐楚阳转了一圈,甚至都没出什么力气,就前后得到了两枚王符,尽管之前那枚王符是唐楚阳让他用来护身的,但毕竟是用在烛翎自己身上的。

    这就相当于烛翎一口气得到了两张王符,但算算这一路走来,烛翎才发现他似乎并没有出多大的力气,就这么走掉的话,似乎也太不地道了。

    不过烛翎或许愿意为心里的愧疚冒一点点的凶险,但绝对不包括搏命这种得不偿失的行为,接着烛翎又开始纠结起来。

    他突然发现,自打第一眼看到唐楚阳,他一天里纠结的次数比前面几百年都要多。

    “这样吧,我在陪唐兄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我全凭唐兄指挥,你说往拿走,咱们就往拿走,半个时辰之后我便离开,这是我能力范围内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烛翎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或许有愧疚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上的王符还在起作用,以王符的防御力,抗住鬼君级别存在的全力一击还是没问题的。

    在生命安全没有太大波动的情况下,烛翎倒是不介意对慷慨的唐楚阳大方一些,不经这一路上他占到的便宜实在太多了。

    “行!烛兄这个人情小弟记下了!”

    比起自己依靠双脚赶路,烛翎的瞬移却是要迅捷许多,能够在以更快的速度找到掩日蜃蛟龟,好处绝对大过坏处,唐楚阳也不是个矫情做作的人,烛翎多留半个时辰确实很划算。

    将元灵测神符再次拿出来,唐楚阳果然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波动,画板上的掩日蜃蛟龟图形清晰的近乎实物一样,这也让唐楚阳肯定,掩日蜃蛟龟确实就躲在恶畜道。

    手掐法诀游走了一圈之后,唐楚阳抬手向着某个方向一指,转头冲等在一边的烛翎道:“那边!”

    烛翎闻言点头,抬手拉住御龙天兵一条手臂,不见他有什么其他动作,唐楚阳只觉身体一轻,一次短暂的瞬间移动就轻易完成,随后连续瞬移数次之后,唐楚阳突然抬手制止烛翎。

    表情有些有些诧异地看着手中画板,其上掩日蜃蛟龟的形象不但未曾变得更加清晰,反而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当下语气奇怪地喃喃自语道:“不对啊,怎么会这样?难道掩日蜃蛟龟一直在动?”

    说着话,唐楚阳也不理一旁满脑袋迷糊的烛翎,抬手翻出两张灵符,激发之后往画板上一拍。

    唰唰!

    一黑一白两道光芒亮起,唐楚阳说中的画板陡然一分为二,一个画板和原来没有任何区别,另一个画板却显示出一只袖珍乌龟正被一圈金色光芒环绕,唐楚阳见状扯嘴一笑:“嘿嘿,跟我玩儿遮掩行迹这一套,你还嫩了点,不过这家伙到了恶畜道这么凶险的地方还这么小心,难道它还有其他的仇家不成?”

    自言自语了几句之后,唐楚阳失声而笑,管他呢,反正已经追到这里了,总要先逮住掩日蜃蛟龟再说,想罢,唐楚阳转头冲烛翎道:“麻烦烛兄了,咱们换个方向,这次往那边走,差不多四五千里的样子吧……”(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一章 恶畜道    ps:第二更了,继续码字去

    “这些形若水晶一样的小东西,就是能够转化成幽魄石的精魄?不是说很难出现么?怎么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

    唐楚阳摊开的手掌心里,此刻正静静地躺着十一枚黄色和绿色的小水晶,这些小水晶只有黄豆大小,其上散发着一股奇特的灵气波动,荧光闪烁,卖相颇为不俗。

    “是啊,绿色精魄每一颗可以转化十枚幽魄石,黄色的可以转化五枚,橙色的可以转换两枚幽魄石,最低级的赤色精魄可以转化一枚”

    烛翎近乎本能地回答着唐楚阳的问题,他依然没有从方才那一幕令人震撼的场景中回过神,在万鬼窟混了几百年时间,他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够这么轻易地斩杀六阶以上的血爪恶鬼。

    这时候烛翎甚至开始怀疑,唐楚阳是不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了,不然他这个七阶鬼王都做不到的事情,为嘛这厮只凭借几张将符,就轻易将那些血爪恶鬼给解决了?

    “对了!那些灵符我似乎从未见过!”

    心里犯嘀咕的烛翎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能,御灵化物是将符最基本的能力,幻化成长剑一类的将符鬼王也见过不少。

    但像唐楚阳使用的那种灵符,幻化而成的金红巨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烛翎这个鬼王都感到心悸,那是一种发自本能的恐惧。

    通过这一点,烛翎基本能够判断出,唐楚阳使用的那种灵符对阴邪之物,应该拥有很强的克制效果。不然绝对不可能轻易就解决了那些六七阶的恶鬼!

    想到这里,烛翎将惊疑不定的目光转向了唐楚阳,自始至终这位神秘的灵画师一直都未曾露出真面目,他只能通过守护神的外相来判断,得出对方应该是四相境的大修士。

    除此之外。烛翎就再也琢磨不出其他的信息了,对了,还要再加上一点,这位神秘的灵画师,似乎还拥有幽冥神殿的背景。

    不论是诛邪符,还是幽冥神殿。都是让烛翎相当忌讳的存在,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将心理所有不好的念想全部抹去,这位神秘的灵画师,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打主意的存在。

    “这些精魄归你了”

    唐楚阳抬手将手中十几颗精魄递给烛翎,人家拿出了足足十五枚幽魄石来给他当路费。唐楚阳也不是多吝啬的人,他向来信奉‘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处世观念。

    尽管他也想储存一些幽魄石,毕竟唐家那位失踪的老爷子,似乎就和万鬼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将来唐楚阳是肯定要在这里逗留一阵子的。

    不过烛翎对他这么慷慨,唐楚阳也不想表现得那么吝啬,通过刚才一战。他感觉想要收集一些精魄似乎不是很难的样子,既如此,手里的这些精魄拿来卖人情就再好不过了。

    “这”

    烛翎有些犹豫。这些血爪恶鬼几乎都是唐楚阳一个人给干掉的,之前鬼王不让唐楚阳插手,其实就是为了独吞精魄,修士之间合作,都有着约定俗成的规矩,没出手的人是没资格分享战利品的。

    但现在的情况就让烛翎有些尴尬了。他刚开始因为托大没有及时杀掉最早的三只恶鬼,结果导致三只恶鬼呼唤大量同伴。如果不是唐楚阳及时出手,烛翎怕是得落荒而逃了。

    “最早的那三颗黄色精魄归我。剩下的精魄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十几个恶鬼我几乎没有出力,这么分配对你太不公平了”

    烛翎总算是脸皮还不够厚,没有无耻地把所有战利品全部不客气的接受,不过烛翎的反应让唐楚阳非常满意,抬手将所有精魄扔给烛翎,唐楚阳笑道:“这奈何道怕是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咱们不可能只遇到这么一波恶鬼,这一次精魄全归你,下一次咱们再按照规矩分配其他精魄!”

    话说的虽然客气,但唐楚阳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味道,烛翎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没能抗住至少几十枚幽魄石的诱-惑,只能愧受。

    幽魄石在万鬼窟的作用,比之将符什么的都要珍贵,结果精魄之后,烛翎心中暗想,大不了后面出些大力气,补偿一下就是了,当下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道:“既如此,本王就愧受了,今后唐兄在万鬼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只要本王能够做到,必然会给唐兄一个满意的结果!”

    由‘唐先生’到‘唐兄’这种称呼上的变化,算是烛翎已经将唐楚阳当做半个朋友了,毕竟受了人家那么大的好处,双方关系还那么生疏的话,怎么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呵呵,烛兄客气了,相遇即是有缘,你我如今也算是共历凶险,今后但有所求,小弟也不会让烛兄失望就是!”

    唐楚阳今后是肯定需要烛翎这个地头蛇帮忙的,不过现在也不急着说出来,人家才不过刚开口承诺,你就上赶着顺杆子爬,那样也未免显得太功利了些。

    两人相互客气了几句之后,言谈之间也亲密了许多,烛翎再说起万鬼窟的一切时,就没那么多保留了。

    虽然无法确定唐楚阳的真实实力,但至少刚才轻松灭掉那些六阶七阶的恶鬼,至少让烛翎看到了唐楚阳表现出来的杀伤力,是一点都不逊色于他的。

    面对同等级的队友,烛翎再继续遮遮掩掩,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了,没了顾忌之后,唐楚阳从烛翎口中得到了更多关于万鬼窟的隐秘,有些东西,甚至于都是鬼族才知道的秘密。

    奈何道确实很长,并且杂乱无章,如果不是唐楚阳身前一直有一道幽魄石所化的光标,他敢保证,别说是一个时辰了,就算是三五十天,都不一定能够走得出去。

    也不知道烛翎和唐楚阳的运气是太好了,还是太差了,以往半天都不见得能够遇到一次的高阶恶鬼,他们两个在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里,前前后后遇到了足足五六波之多。

    也幸好有了唐楚阳的诛邪符开路,不然烛翎觉得,他们怕是只有回到入口躲一阵子,才有可能过得了奈何道。

    路上遇到的所有恶鬼,都被唐楚阳砍菜切瓜一样地干掉,烛翎再次惊叹于唐楚阳灵符的强悍的同时,精魄方面也有了非常喜人的收获。

    最终唐楚阳hua费了两个幽魄石,大约近两个时辰的时间,才勉强走出了奈何道。

    出了奈何道之后,唐楚阳再次到了一个和幽魄洞差不多的溶洞,这个溶洞里虽然也能看到不少修士的身影,但摆摊的倒是一个都没有了,因为偌大的溶洞里飘荡着许多绿色的怪物。

    “这里是轮回台所在的地方,看到那边的七个平台了么?其中一个是前往十八层地狱的,剩余六个是前往‘轮回六恶道’的传送平台,你要找的那只凶兽,只可能躲在恶畜道!”

    唐楚阳一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在奈何道的时候烛翎就已经和他说过了,掩日蜃蛟龟身为凶兽,想要不经过幽魄洞而直接进入万鬼窟,唯一的办法就是以精血为引,直接跳入恶畜道。

    除此之外,掩日蜃蛟龟不可能依靠其他任何办法,做到不经过幽魄洞和奈何道,就直接进入万鬼窟。

    唐楚阳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他相信烛翎不会随便欺骗他,毕竟找不到掩日蜃蛟龟的话,烛翎也得不到报酬不是?

    “恶畜道中皆为兽类,而且比之外界妖兽更为凶残,即便是我,非必要的话也不会单独进入恶畜道,我建议唐兄找个队伍跟着进去,至少进入恶畜道之后不至于被围攻陷入困境!”

    烛翎这个建议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轮回六恶道可比十八层地狱凶残得多,即便是十谷黄泉都没有轮回六恶道危险,烛翎不是没去过恶畜道,但从来都是和人结对进去探险。

    一个人进去的话,哪怕是八阶的鬼君也随时有可能栽在里面,吞噬妖兽和凶兽残魂成长起来的鬼畜,可不是寻常修士能够对付的,一个不慎必然会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不怕!我有这个!”

    唐楚阳随性地点着头,手腕一番,两张银光璀璨,光华吞吐不定的王符出现在手中,随手抛给烛翎一张,想起什么一样冲已经一脸惊愕的烛翎解释道:“这是给你防身用的,此行报酬另算!”

    “呃,拿王符用来防身?”

    烛翎满脸惊愕地看了看手中的王符,愣了许久之后,这才一脸丧气地点了点头,好吧,拿王符来防身,这么奢侈到让人不能接受的事情,他烛翎也有机会做一次了。

    转头看到唐楚阳半丝犹豫也没有,随手就将手中银色的王符激发,烛翎低头看看手中那枚仿似蕴含了奇异法则的王符,抽抽着嘴角心疼好久,最终还是咬牙将王符激发了。

    拿关键时刻能救命的宝贝,当做普通的防御法术一样随手用掉,烛翎觉得这可能是他一生中做得最败家,最奢侈的事情了。

    “如果能留下来,我就能存下两张王符了啊!”

    烛翎‘嘶嘶’吸着冷气,看着手中银光灿灿的王符随着他的激发,瞬息化作一抹惊艳至极的亮光,刹那间将他整个躯体覆盖了起来,一股子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自心底里油然而生。(未完待续)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