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第二更了,继续码字去

    “这些形若水晶一样的小东西,就是能够转化成幽魄石的精魄?不是说很难出现么?怎么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

    唐楚阳摊开的手掌心里,此刻正静静地躺着十一枚黄色和绿色的小水晶,这些小水晶只有黄豆大小,其上散发着一股奇特的灵气波动,荧光闪烁,卖相颇为不俗。

    “是啊,绿色精魄每一颗可以转化十枚幽魄石,黄色的可以转化五枚,橙色的可以转换两枚幽魄石,最低级的赤色精魄可以转化一枚”

    烛翎近乎本能地回答着唐楚阳的问题,他依然没有从方才那一幕令人震撼的场景中回过神,在万鬼窟混了几百年时间,他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够这么轻易地斩杀六阶以上的血爪恶鬼。

    这时候烛翎甚至开始怀疑,唐楚阳是不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了,不然他这个七阶鬼王都做不到的事情,为嘛这厮只凭借几张将符,就轻易将那些血爪恶鬼给解决了?

    “对了!那些灵符我似乎从未见过!”

    心里犯嘀咕的烛翎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能,御灵化物是将符最基本的能力,幻化成长剑一类的将符鬼王也见过不少。

    但像唐楚阳使用的那种灵符,幻化而成的金红巨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烛翎这个鬼王都感到心悸,那是一种发自本能的恐惧。

    通过这一点,烛翎基本能够判断出,唐楚阳使用的那种灵符对阴邪之物,应该拥有很强的克制效果。不然绝对不可能轻易就解决了那些六七阶的恶鬼!

    想到这里,烛翎将惊疑不定的目光转向了唐楚阳,自始至终这位神秘的灵画师一直都未曾露出真面目,他只能通过守护神的外相来判断,得出对方应该是四相境的大修士。

    除此之外。烛翎就再也琢磨不出其他的信息了,对了,还要再加上一点,这位神秘的灵画师,似乎还拥有幽冥神殿的背景。

    不论是诛邪符,还是幽冥神殿。都是让烛翎相当忌讳的存在,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将心理所有不好的念想全部抹去,这位神秘的灵画师,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打主意的存在。

    “这些精魄归你了”

    唐楚阳抬手将手中十几颗精魄递给烛翎,人家拿出了足足十五枚幽魄石来给他当路费。唐楚阳也不是多吝啬的人,他向来信奉‘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处世观念。

    尽管他也想储存一些幽魄石,毕竟唐家那位失踪的老爷子,似乎就和万鬼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将来唐楚阳是肯定要在这里逗留一阵子的。

    不过烛翎对他这么慷慨,唐楚阳也不想表现得那么吝啬,通过刚才一战。他感觉想要收集一些精魄似乎不是很难的样子,既如此,手里的这些精魄拿来卖人情就再好不过了。

    “这”

    烛翎有些犹豫。这些血爪恶鬼几乎都是唐楚阳一个人给干掉的,之前鬼王不让唐楚阳插手,其实就是为了独吞精魄,修士之间合作,都有着约定俗成的规矩,没出手的人是没资格分享战利品的。

    但现在的情况就让烛翎有些尴尬了。他刚开始因为托大没有及时杀掉最早的三只恶鬼,结果导致三只恶鬼呼唤大量同伴。如果不是唐楚阳及时出手,烛翎怕是得落荒而逃了。

    “最早的那三颗黄色精魄归我。剩下的精魄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十几个恶鬼我几乎没有出力,这么分配对你太不公平了”

    烛翎总算是脸皮还不够厚,没有无耻地把所有战利品全部不客气的接受,不过烛翎的反应让唐楚阳非常满意,抬手将所有精魄扔给烛翎,唐楚阳笑道:“这奈何道怕是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咱们不可能只遇到这么一波恶鬼,这一次精魄全归你,下一次咱们再按照规矩分配其他精魄!”

    话说的虽然客气,但唐楚阳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味道,烛翎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没能抗住至少几十枚幽魄石的诱-惑,只能愧受。

    幽魄石在万鬼窟的作用,比之将符什么的都要珍贵,结果精魄之后,烛翎心中暗想,大不了后面出些大力气,补偿一下就是了,当下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道:“既如此,本王就愧受了,今后唐兄在万鬼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只要本王能够做到,必然会给唐兄一个满意的结果!”

    由‘唐先生’到‘唐兄’这种称呼上的变化,算是烛翎已经将唐楚阳当做半个朋友了,毕竟受了人家那么大的好处,双方关系还那么生疏的话,怎么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呵呵,烛兄客气了,相遇即是有缘,你我如今也算是共历凶险,今后但有所求,小弟也不会让烛兄失望就是!”

    唐楚阳今后是肯定需要烛翎这个地头蛇帮忙的,不过现在也不急着说出来,人家才不过刚开口承诺,你就上赶着顺杆子爬,那样也未免显得太功利了些。

    两人相互客气了几句之后,言谈之间也亲密了许多,烛翎再说起万鬼窟的一切时,就没那么多保留了。

    虽然无法确定唐楚阳的真实实力,但至少刚才轻松灭掉那些六阶七阶的恶鬼,至少让烛翎看到了唐楚阳表现出来的杀伤力,是一点都不逊色于他的。

    面对同等级的队友,烛翎再继续遮遮掩掩,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了,没了顾忌之后,唐楚阳从烛翎口中得到了更多关于万鬼窟的隐秘,有些东西,甚至于都是鬼族才知道的秘密。

    奈何道确实很长,并且杂乱无章,如果不是唐楚阳身前一直有一道幽魄石所化的光标,他敢保证,别说是一个时辰了,就算是三五十天,都不一定能够走得出去。

    也不知道烛翎和唐楚阳的运气是太好了,还是太差了,以往半天都不见得能够遇到一次的高阶恶鬼,他们两个在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里,前前后后遇到了足足五六波之多。

    也幸好有了唐楚阳的诛邪符开路,不然烛翎觉得,他们怕是只有回到入口躲一阵子,才有可能过得了奈何道。

    路上遇到的所有恶鬼,都被唐楚阳砍菜切瓜一样地干掉,烛翎再次惊叹于唐楚阳灵符的强悍的同时,精魄方面也有了非常喜人的收获。

    最终唐楚阳hua费了两个幽魄石,大约近两个时辰的时间,才勉强走出了奈何道。

    出了奈何道之后,唐楚阳再次到了一个和幽魄洞差不多的溶洞,这个溶洞里虽然也能看到不少修士的身影,但摆摊的倒是一个都没有了,因为偌大的溶洞里飘荡着许多绿色的怪物。

    “这里是轮回台所在的地方,看到那边的七个平台了么?其中一个是前往十八层地狱的,剩余六个是前往‘轮回六恶道’的传送平台,你要找的那只凶兽,只可能躲在恶畜道!”

    唐楚阳一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在奈何道的时候烛翎就已经和他说过了,掩日蜃蛟龟身为凶兽,想要不经过幽魄洞而直接进入万鬼窟,唯一的办法就是以精血为引,直接跳入恶畜道。

    除此之外,掩日蜃蛟龟不可能依靠其他任何办法,做到不经过幽魄洞和奈何道,就直接进入万鬼窟。

    唐楚阳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他相信烛翎不会随便欺骗他,毕竟找不到掩日蜃蛟龟的话,烛翎也得不到报酬不是?

    “恶畜道中皆为兽类,而且比之外界妖兽更为凶残,即便是我,非必要的话也不会单独进入恶畜道,我建议唐兄找个队伍跟着进去,至少进入恶畜道之后不至于被围攻陷入困境!”

    烛翎这个建议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轮回六恶道可比十八层地狱凶残得多,即便是十谷黄泉都没有轮回六恶道危险,烛翎不是没去过恶畜道,但从来都是和人结对进去探险。

    一个人进去的话,哪怕是八阶的鬼君也随时有可能栽在里面,吞噬妖兽和凶兽残魂成长起来的鬼畜,可不是寻常修士能够对付的,一个不慎必然会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不怕!我有这个!”

    唐楚阳随性地点着头,手腕一番,两张银光璀璨,光华吞吐不定的王符出现在手中,随手抛给烛翎一张,想起什么一样冲已经一脸惊愕的烛翎解释道:“这是给你防身用的,此行报酬另算!”

    “呃,拿王符用来防身?”

    烛翎满脸惊愕地看了看手中的王符,愣了许久之后,这才一脸丧气地点了点头,好吧,拿王符来防身,这么奢侈到让人不能接受的事情,他烛翎也有机会做一次了。

    转头看到唐楚阳半丝犹豫也没有,随手就将手中银色的王符激发,烛翎低头看看手中那枚仿似蕴含了奇异法则的王符,抽抽着嘴角心疼好久,最终还是咬牙将王符激发了。

    拿关键时刻能救命的宝贝,当做普通的防御法术一样随手用掉,烛翎觉得这可能是他一生中做得最败家,最奢侈的事情了。

    “如果能留下来,我就能存下两张王符了啊!”

    烛翎‘嘶嘶’吸着冷气,看着手中银光灿灿的王符随着他的激发,瞬息化作一抹惊艳至极的亮光,刹那间将他整个躯体覆盖了起来,一股子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自心底里油然而生。(未完待续)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第254章 永生不死    虽说他们之前陷入迷惑之中,但这期间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自己竟然朝着那邪神跪下了?

    顿时一片忏悔的声音响起,不管是什么身份,这个时候都朝着自己信奉的神明忏悔了起来。

    而那些祭司连忏悔都来不及,一个个就逃回了大主祭身边。

    之前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害怕了。

    这位邪神太恐怖了,竟然能够轻而易举让自己的心智被迷乱,差一点就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来。

    不过,相对于那些余惊未消的祭司来说,此时的特里路大主祭脸上已是灰暗一片。

    作为大主祭,特里路每天最高只能够释放一个八级神术,其余的都是七级神术。

    随着那个圣洁灵光释放出去,也就意味着特里路大主祭今天之内无法再释放八级神术了,而那些七级神术对上这邪神似乎并不给力。

    “圣言术!”

    特里路大主祭这个时候拼了,如果不能够击退这位邪神的话,自己带出来的这些祭司,教会武士都将会尽数葬身于此。

    这对于荒野教会而言,将会是有史以来最为沉重的损失,一位大主祭,三位主祭,剩下的二十多位正式祭司,近两百名教会武士。

    这简直让特里路都不敢想象荒野教会如果失去这么多力量之后,会衰败到什么程度去。

    要知道,相对于大主祭这样的教会顶级战力而言,主祭更是教会里的主力。

    任何一位主祭如果外派出去,都可以掌控一个教区的,也是震慑其他教会不敢轻举妄动的重要力量。

    如果说大主祭算得上是不可轻易动用的核武器,那么主祭就算得上是最强大的常规武器了。

    通常情况下。即便是大主祭损失殆尽的话,只要教皇还在,那么其它教会也不可能从这个层次上与别的教会争斗。

    但要是主祭损失多了。那么其它教会就会蠢蠢欲动,这里面有的原因很简单。掌控地方教区的最高神职人员只能是主祭,大主祭算得上是中央副国级领导,就算是应急,也不可能长时间主持一个教区的教务。

    如此一来,一个地方教区如果没有主祭押阵的话,那么其它教会就可以很容易的将手伸进来,从而不断暗中侵蚀,最终将这个地方教区夺走。将荒野教会驱逐出去。

    如此一来,自己将会成为荒野教会的罪人!

    圣言术!

    特里路大主祭口中狂吼,左手朝着悬浮在沙尘暴中的金甲邪神一指,随即一股圣洁的力量从天而降,朝着那金甲邪神冲去。

    但之前的圣洁灵光没能将对方怎么样,圣言术这样七级神术就更不可能造成什么伤害了。

    那一股圣洁力量刚刚降临不久,连邪神的边都没有沾到,就被那些沙尘暴直接驱散。

    “灰飞烟灭!”

    又一个七级神术被特里路大主祭释放出来,但依然无效。

    “虚弱徽记!”

    “重伤术!”

    到这时,特里路大主祭一连放出数个七级神术都没对那邪神造成任何伤害。任何神术光辉尚未靠近对方就被驱散。

    特里路大主祭连续不断的攻击似乎引起了那位邪神的不满。

    只见那位金甲邪神,朝着特里路大主祭嘿嘿一笑:“蝼蚁!如果你愿意降服于吾的话,吾将赐予你永生不死!”

    这句话说出来。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耳朵了,那些距离较近的沙漠步兵此时看向特里路的眼神里包含着无穷的嫉妒,羡慕,甚至于一些王军士兵,乃至几个贵族军官都偷偷的表示了羡慕。

    永生不死!

    这是什么概念?

    凡是出生到这个世界上的智慧生物,当他们开始了解到生命的脆弱和短暂后,都会对死亡产生足够的恐惧。

    如果能够永生不死的话,相信在场的人类里面,至少有大半都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来实现。

    毕竟这位邪神的强大。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而其许诺的永生不死应该是比较靠谱的。

    不过在特里路大主祭与远处的贾可道心里都涌现出一个念头。永生不死?绝不可能!

    这完全是一个知识面不同而造成的差距。

    对于特里路大主祭来说,他所掌握的神术里。七级神术复生术就能够将人救活。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算得上是永生了。

    只要在人死的时候,放上一个神术,那么就可以救活,继续幸福愉快的存活下去。

    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

    这个复生术的要求比较严格,首先尸体不能够受到太大的损害,譬如心脏等要害不能够被彻底破坏,另外死亡的时间也不能太久,如果尸体放得发臭了的话,是万万不可能复活过来的。

    另外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要求,那么就是自然衰老而死的人用复生术是救不活的。

    将一个老死的人救活,那已经不是复生术这样的七级神术所能够达到的效果了。

    任何一个自然衰老而死的人,在第一时间里,灵魂就会脱体而出,如果是某位神明的信徒,且极为虔诚的那种,那么就会被神使接走,直接送往神国享受那漫长无边的幸福生活。

    如果没有达到以上条件,那么即便是信徒也会被一股莫名之力抽走消失得无影无踪。

    实际上,那些被送入神国的信徒灵魂,也是有寿命的,只不过在死亡之后就能够在神国里复生,但每死亡一次,其灵魂就会被神国消弱吸收一些,直到最后彻底被神国消化,彻底消亡。

    而真正的永生不死,在特里路大主祭看来,就只有一个途径,封神!成为真正的神明!

    至于那个邪神的许诺,且不提其是否愿意履行承诺,就算是愿意,祂嘴里的永生不死或许就是变成一个巫妖之类的不死生物。

    这样的永生不死,特里路大主祭是万万不愿意的,与其变成一个丑陋卑贱的巫妖,倒不如死亡,至少特里路大主祭可以确定,如果自己死亡的话,是必定可以进入神国之中永享幸福的。

    相对于特里路而言,贾可道的看法就简单多了,那个邪神恐怕连自己都没能达到永生不死的程度,又何谈给别人永生不死的机会?

    ps:很好!很好!我们马上就要上月票榜!兄弟们坚决顶住敌人的攻击!顶住!(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