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兄弟们!姐妹们!还差一点点月票!请您登上您的账号,检查一下,您的包包里还有没有月票,如果有,请砸给贫道吧,贫道就算是被您砸得头破血流也是无怨无悔,福生无量天尊!

    譬如征税,通常情况下,在异界里,税率这个东西虽说每个国家都制定了比例,按照不同情况来收税。

    人头税在一个地方基本上是固定的,按照家里人口多少来收税,有多少口人,就收多少税。

    但在实际操作的时候,就会因为人情等等之类的关系而出现偏差,不是本地教会的信徒无疑就会被多收,是本地教会的信徒或许在有时候会被多收,但都会比其他教会信徒收得更少。

    但对于祭司而言,信徒那种随时转信的情况就不适合他们了。

    祭司与普通信徒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在于祭司获得所信奉神明的恩赐,能够释放神术。

    而在信仰崩溃之后,首先就是这位祭司会被打上背信的标记,直到被另一位真神接纳为止。

    这倒不算太大的问题,毕竟就算是祭司成为背信者,也最多受到该教会的追杀,如果能够及时加入另外一个教会的话,这种追杀就会停止。

    当然,如果惩罚仅仅只是这样的话,那恐怕不知道有多少祭司会背信转投其它教会。

    毕竟对于一些财大气粗的教会而言,更多可以用于传教的祭司可要比财富更珍贵。

    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惩罚了。

    当祭司在信仰崩溃的同时,之前神明所有恩赐的神术,不管是已经消耗使用过的,还是没有消耗使用的,都会瞬间转化为惩戒火焰。炙烧祭司的灵魂。

    用贾可道的话来说,这就是一道鬼门关。

    若是没挺过去,那么灵魂就灰飞烟灭。直接挂掉,若是挺了过去。人倒是活了下来,但由于灵魂受到创伤,在短时间内也难以恢复,就算是加入到其它教会里,在一段时间内也不可能承受神明恩赐的神术,而之后就算是恢复了,所能够承受恩赐的神术较之以前也会掉落一到两个等级。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不可恢复的事情。随着时间推移,神术等级也能够慢慢修复回来。

    有了这种惩罚,如果不是极为特殊的情况,任何一位祭司都不会做出转信的决定。

    并且实力越强大的祭司,这一关越难度过,因而就算是因为某种诱惑而转信的祭司里,多数都是正式祭祀以下的家伙。

    主祭以上的极少,基本上没有。

    而此时那个信仰崩溃的祭司很快就尝到了惩罚的滋味。

    没有任何声响,祭司头顶随即便喷出一道晶莹的火焰,到了这时。那祭司方才从之前的迷惑状态中苏醒了过来,惨叫声随即响起。

    肉体上被划一刀就会让人痛得难以忍受,何况灵魂被火焰炙烧。

    没多久。祭司的惨叫声变得越来越弱,最终一口气没上来便晕倒在地,也不知道是死掉了,还是仅仅昏迷。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三个。

    在这种诡异的状态里,仅仅过了五分钟时间,就有四名战斗祭司信仰崩溃,被惩戒之火烧得昏迷或者死去。

    倒是那些教会武士一个个安然无恙。在拼命挣扎之后竟然摆脱了这种状态。

    至于这里教会的最高位者,特里路大主祭与身边的三位主祭一直在苦苦挣扎。

    贾可道此时也看了出来。那个邪神艾坎司迪所施展的手段若是放在华夏古代神魔群起的时候,实在不算什么。

    也就是一点类似于青丘狐妖的手段。

    但偏偏这位艾坎司迪体外的灵光大半为金色。由此可见对方的灵魂强大程度到了什么地步,凭借着这强大的灵魂,即便是这等低劣的手段也让在场的那些祭司难以承受了。

    这完全就是以力碾压了。

    按照这种状态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那些祭司里就会有大半被迫转信。

    说实话,这样的损失对于任何一个教会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

    正式祭司并不太容易培养,并且时间和金钱花费巨大。

    任何一个教会,招收的祭司学徒基本上都是从信仰虔诚的家庭里招收未成年孩童,这些祭司学徒需要跟随资深祭司学习八到十年时间之后,经过严格的信仰考察之后才能够晋升为正式祭司。

    可以这么说,这种带徒弟式的教育培训模式,效率很低,通常情况下,十个祭司学徒里能够有一两个成功晋升为正式祭司就算是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而更多祭司学徒会在学习过程里因为各种原因或者意外丧失学徒资格。

    至于战斗祭司这种偏向于战斗的祭司培养起来就更麻烦。

    说实话,在面对邪神艾坎司迪这样的手段时,那些只管传教的祭司说不定抵抗的时间会更长。

    这里面的原因大概就是信仰虔诚度的关系了,毕竟这些战斗祭司虽说信仰还算比较坚定,但毕竟经常负责处理异端,这手上的血沾多了,在很多时候都可能会对自己产生一种莫名的厌恶感。

    如此一来,在邪神艾坎司迪利用强大灵魂压制迷惑的时候,其心灵内部的漏洞就很容易被掌控,从而在制造出来的幻境里,对自己所信奉的神明产生怀疑,从而信仰崩溃。

    好吧,说实话,贾可道倒是从这位邪神艾坎司迪感受到了一些东西,但这个时候,贾可道也没有时间去过多考虑这些,只是将这些东西印在脑海中,将注意力集中在绿洲周围。

    终于,那位特里路大主祭从邪神艾坎司迪的迷惑中苏醒了过来。

    刚刚苏醒过来的时候,特里路大主祭看到周围这一切,不由得有些迟疑,片刻之后见到那几具灵魂被烧成灰烬的祭司尸体后,方才愕然大怒,暴喝一声:“圣洁灵光!”

    随着特里路大主祭如此一吼,一片乳白色的光芒便从特里路大主祭身上爆发出来,片刻之间便扩散出去,将四周尽数笼罩,甚至于朝着那位邪神艾坎司迪冲了过去,但却被对方右手向下一划,无数沙砾形成的飓风将这扩散过来的白色光芒直接挡在了外面。

    此时那些陷入迷惑之中的王军士兵,贵族军官乃至于祭司,教会武士纷纷苏醒了过来。(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章 诛邪符    “组队?”

    光头罗汉有些发愣,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笑着冲唐楚阳点头道:

    “对对对,就是这么个的意思,大家伙组建个队伍互相照应,总比三两个人冲进去冒险要安全许多!”

    光头罗汉的态度友好的让唐楚阳惊叹,罗汉可是不逊于鬼王的存在,高出唐楚阳何止两个境界,他实在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客气?

    不过想到鬼王的时候,唐楚阳突然反应过来,感情人家不是奔着他来的,而是冲身后的鬼王来的,唐楚阳就算没来过万鬼窟,但想想也知道一尊鬼王在万鬼窟这样地方,肯定会有一些其他人不具备的优势。

    “我们此行进入万鬼窟只为寻物,一旦找到那东西我们便会马上离开,抱歉了……”

    唐楚阳进入万鬼窟是为了寻找掩日蜃蛟龟,从未想过和别人分享,若不是他对万鬼窟不熟,唐楚阳甚至都不会和鬼王合作,和其他人组队这种事情,更是连想都没想过。

    唐楚阳这话出口,光头罗汉一点让路的意思都没有,直到后面的烛翎上前几步,说了句“我们确实是为寻物,不能和你们搭伙。”,光头罗汉这才无奈地走开。

    被光头罗汉无视,唐楚阳倒没有多生气,这是个实力至上的世界,不想被别人无视甚至践踏,最好的办法就是拥有不逊于,或者远超别人的实力!

    奈何道是个弯转回绕的不知道有多长山‘洞’,按照鬼王的说法来看,奈何道其实就是个庞大无匹的‘迷’宫,除非是鬼族,其他种族的修士在没有幽魄石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走出奈何道。

    唐楚阳很快就明白了鬼王的意思,在进入奈何道的刹那,手中的幽魄石就碎裂开来,化作一只巨大的光标,如同指南针一样指向了某个方向。

    “顺着指针走,速度要尽量快,一枚幽魄石只能持续一个时辰,能省则省!”

    鬼王说了一句之后,便前头带路,他的责任可不仅仅是引路那么简单,奈何道可不是那么好过的,什么陷阱,机关,恶鬼也不在少数,没有足够的实力,就算有幽魄石也过不了奈何道。

    前进了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唐楚阳终于看到了鬼王口中的‘恶鬼’,寻常的幽魂冤鬼什么的,都是近乎于透明的灰白‘色’,但恶鬼却不同,它们的身体都是近乎于实体的血红‘色’。

    同为鬼族,寻常的低阶恶鬼遇到了鬼王,都会在第一时间选择躲避,但这里的恶鬼不同,它们竟然直接无视鬼王的气势威压,没有半丝犹豫地直接出手。

    嗷嗷嗷!!

    建立刺耳的嚎叫响彻不算窄的通道,三只血红‘色’的恶鬼身形扭曲变幻间,瞬息化作三只巨大的血红利爪,齐齐抓向了走在最前面的鬼王烛翎。

    一股股似乎能够穿透骨髓的‘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就连躲在距离鬼王三丈之外的唐楚阳,都能清晰地感觉到那股子寒彻心扉的森森‘阴’气,禁不住冲前面的鬼王道:

    “小心!”

    烛翎只是随意地向身后挥了挥手,另一只手虚空一抓,三只化作血爪的恶鬼猛然一滞,如同被无形之物禁锢了一样,开始疯狂挣扎着咆哮,这时候烛翎才嘿笑道:

    “嘿嘿,运气不错,竟然遇到了三只血爪恶鬼,这可是六阶恶鬼,搞不好能直接得到三个黄‘色’‘精’魄,差不多就是三个幽魄石了……”

    嗷嗷!!

    被禁锢的三只血爪突然扭曲尖叫,瞬息又化作三条血红‘色’条带,弯转环绕间,轻易就脱离了禁锢,随即三条血红‘色’的条带突然融合,变化成一只更大的血爪,再次抓向了烛翎。

    这一次烛翎的面‘色’变得有些凝重,也顾不得再和唐楚阳说话,双手一分一合,猛地向上一提!

    骨墙!!

    ‘轰隆隆!’地面震颤,一道唐楚阳已经体会过两次的骨墙突然自地面凸出,眨眼不到的时间就封住了整个通道。

    咔嚓!

    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唐楚阳惊诧抬头,正好看到一只巨大无比的血爪自骨墙上一穿而过,速度不减地继续抓向烛翎,这道在唐楚阳看来坚硬无比的骨墙,对这巨大血爪竟然半点阻拦作用也无!

    烛翎似乎也没指望骨墙能够起到作用,这时候他已经双手结印,凝结出了第二个法术,先前的骨墙,似乎也只是为了阻挡那么一瞬,为烛翎争取一点点施展法术的时间而已。

    烛翎双手结印完成,陡然右手探出,屈指成抓,猛地向着前方虚空一挠!

    幽冥鬼爪!

    一只不逊于巨大血爪的青绿‘色’鬼爪陡然出现,并且以更快的速度抓向了巨大血爪,‘阴’寒森森,如同拘魂冥爪一样,直直抓向了对面的血爪!

    轰隆隆!!

    一红一青两只鬼爪撞到一起,狂暴的气流陡然四‘射’开来,唐楚阳禁不住稍稍往后躲了躲,这才眯着眼睛看向烛翎。

    剧烈的爆炸并未让一红一青两只鬼爪消失,反而更加剧烈地纠缠抓挠了起来,只是随着时间的延长,两只鬼爪的颜‘色’似乎在逐渐变淡,控制着幽冥鬼爪的烛翎,甚至已经额角见汗。

    “需要帮忙吗?”

    唐楚阳有些不好意思,烛翎只不过是个带路的而已,现在还要兼职保镖的责任,这服务态度似乎有些太好了,让唐楚阳这个雇主都有些不好意思。

    “区区六阶恶鬼而已,本王对付得了!”

    尽管烛翎回答的相当及时,但唐楚阳已经听出了几分虚弱的味道,看来融合起来的三只六阶恶鬼,并不是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

    不然凭借烛翎七阶的实力,不可能才几招的功夫,就打成了现在这种僵持的局面。

    不过既然烛翎不让帮忙,唐楚阳也不好强行动手,死要面子会受罪这种事情唐楚阳虽然不会做,却不代表别人不会做,对于大多数高阶修士而言,面子这玩意儿还是非常值钱的。

    嗷嗷嗷!!!

    就在三只恶鬼凝成的血爪快要淡薄成透明状时,一连串凄厉到了极致的嚎叫,陡然自近乎透明的血爪中咆哮传出,唐楚阳直接被这近似于超声‘波’的尖叫给震得挠头发晕。

    正想说些什么,却不想这时候烛翎语气焦急的开口了。

    “该死!它们在呼叫同伴,快帮我杀了这三只恶鬼!”

    唐楚阳闻言急忙点头,强忍着脑中的晕眩感,几乎想都没想地就将早就抓在手里的诛邪符甩向了巨大的血爪!

    唰!的一声,诛邪符被‘激’发的瞬间,便化作一柄金红‘色’的巨剑,巨剑在空中盘旋转了一圈发出‘铮铮’嗡鸣,随后化作一道金红光芒,自血红鬼爪掌心处一穿而过!

    嗷嗷嗷!!

    又是一连串的尖叫传出,不过这次的尖叫不再凶厉,而是饱含绝望,被诛邪符所化金红长剑一穿而过的血红鬼爪,几乎是在刹那间就开始崩解消散。

    不一刻就化作漫天血雾,随后三个黄‘色’的晶莹颗粒,静静漂浮在空中不动。

    烛翎见状,一脸惊诧莫名之‘色’,似是怎么也没想到三只让他这个鬼王对付起来,都显得非常艰难的血爪恶鬼,怎么就能这么简单便被唐楚阳给干掉?

    烛翎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面‘色’巨变,在距离他不是很远的通道拐角处,一口气冲上来足足七八只猩红的恶鬼,任何一只都比之前他对付的那一只强出不少!

    “快走!这么多血爪恶鬼,根本就不是咱们能对付的!”

    这时候烛翎也顾不得好奇了,先保命再说吧,只是随便看了一眼,他就发现对面的七八只恶鬼当中,至少有两只是实力不逊于他的七阶恶鬼。

    七阶恶鬼就算是平时遇到了,也得烛翎全力以赴才能干掉,至少两只七阶恶鬼,加上后面的六阶恶鬼,这样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区区恶鬼而已,我来对付它们!”

    看到诛邪符对付恶鬼的效果出乎预料的好,唐楚阳反而放松了不少,他虽然实力不行,但灵符可不缺,只要能起到作用,扔几张灵符才屁大点儿的事。

    几步冲到烛翎身边,唐楚阳抬手将一脸惊愕烛翎拉到身后,双手一分,唰唰唰!十数丈诛邪符齐整整地漂浮在身前,趁着那些恶鬼没有接近,先试试诛邪符是不是真的有用再说。

    至少不管用的话,马上逃跑还来得及。

    “天地五行!乾坤破邪!”

    唐楚阳‘激’发灵符是不用咒语的,但如果有咒语辅助的话,灵符的效果会被大幅度增强,不管有没有用,准备充足一些总是没坏处的。

    嘭嘭嘭!

    十几张诛邪符齐齐炸开,瞬息间化作十几柄散发着浓郁金红‘色’光芒的巨剑,唐楚阳抬手一挥,金红巨剑化作十几道金红‘色’的光芒爆‘射’而出。

    哧哧哧!

    金红巨剑划破空间直‘射’冲过来的七八只血爪恶鬼,诛邪之光疯狂闪烁,刹那间便自血人一样的恶鬼身上穿刺而过。

    嗷嗷嗷嗷!!

    凄厉绝望的嚎叫陡然响彻整个通道,七八只被诛邪剑一穿而过的血爪恶鬼,竟然连半点抵抗之力都没有,被金红光芒包裹,如同败点燃了的火团一样,不断地在空中快速消散。

    “不该啊,不该是这样的啊,怎么可能呢?!”

    烛翎彻底震惊了,在他眼里不可离地的七八只血爪恶鬼,竟然就这么简单就被一个四相境的修士给灭了?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