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时候,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向自己所信奉的神明祈祷了。

    而这个时候,那头沙石巨人也趁人之危冲了过来,那些沙尘暴对于它来说压根就没有半点影响,反倒让它如鱼得水,好似小山丘一样的拳头不断砸落在藤蔓之上,却是加速了那些藤蔓被摧毁的速度。

    可以这么说,就在那沙尘暴出现之后,王军之前大获全胜的局面一瞬间便被翻转了过来。

    到了这时,任何一个还残留着理智的人都可以看出,最多数秒之后,三位主祭所释放出来的荒野庇护就会被彻底打破,而在绿洲里的人恐怕瞬间就会被那些沙尘暴灭杀。

    要知道,为了维持这荒野庇护,那三位主祭此时嘴角都开始不断浸出鲜血来,那荒野庇护所受到的伤害,即便是被削弱了百倍之后传到主祭身上,也让他们有些承受不住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个看上去离死不远的特里路大主祭却站立了起来,原本昏暗无比的眼睛此时变得明亮起来。

    “终于等到你了,邪神艾坎司迪!震慑徽记!”

    随着特里路大主祭这一声暴喝,一片翠绿色的巨大树叶随即便出现高空之中,散发出绿色光芒来,被这绿色光芒一照,那无边无形的沙尘暴突然一震,片刻之间在其内便显出一个全身穿着金甲的人形来。

    在远处观望的贾可道不由得眼睛微微一缩,右手朝着绿龙颈部一拍,刻画在绿龙奥普斯西身上的一些符箓随即闪亮起来,片刻之后,绿龙那庞大的躯体就消散在空气之中。

    而那个金甲人形在出现之后,第一时间就朝着贾可道这边看了一眼。似乎察觉到什么略微熟悉的东西,但片刻之后,那片不断散发出绿光的树叶还是将祂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震慑徽记?七级神术?嘿嘿。不过对于吾来说,却不太管用呢?”

    金甲人形嘿嘿一笑。伸出了右手,朝着那片树叶一指,随即一股由沙尘组成的飓风便凭空生成,从下面直冲而上,狠狠的撞在了那树叶上。

    树叶轻轻一震,绿光收敛,竟然缓缓消失在空中。

    随着震慑徽记的消散,漫天沙尘又在飓风驱使下朝着绿洲逼来。

    不仅仅如此。就连释放出震慑徽记的特里路大主祭也不由得暗哼一声,从喉管里咳出一口血来,那血液之中竟然透出淡淡的黄光,片刻之间,当其掉落在地面上的时候,竟然化为了一堆金灿灿的沙砾。

    最让人惊恐的是,特里路大主祭的脸色变得灰暗无比,全身上下透露出一丝黄光来,能够清楚看见,这种黄光似乎将特里路大主祭的生命力正在抽走。

    “诅咒?!”

    见到这一幕。旁边的三位主祭不由得大惊,不由得将数道强力治疗术释放到特里路大主祭身上,企图缓解这种恐怖的变化。

    “没事!”

    特里路大主祭伸手阻止了主祭们下一步举动。双眼直视那位金甲人形,嘴里却是轻声念出:“高等复原术!”

    顿时一片乳白的光芒从特里路大主祭身上浮现出来,片刻之间,笼罩在特里路大主祭身上的黄光便被驱逐了出去。

    这一幕让祭司们不由得欢呼了起来。

    “不愧是特里路大主祭,竟然如此厉害,就连邪神的诅咒都不怕。”

    “赞美伟大的荒野之神!”

    但他们没有发现的是,特里路大主祭的右手掌心处依然带着一丝黄光,并且这里的皮肉开始沙砾化。

    这高等复原术乃是七级恢复系神术,除了同为七级的复生术之外。这个神术算得上是最实用的了。

    任何法术所引发的伤害,诅咒都会被这个法术驱逐掉。

    但特里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邪神的实力竟然会如此强悍,连高等复原术都无法完全驱逐其带来的诅咒。

    “神性!你竟然获得了一丝神性!”

    特里路很快就想到了一点。不由得惊叫出声。

    这倒是出乎了特里路的意料,原本最初的时候,特里路还以为仅仅只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法师企图窃取神明的权柄,而现在看来却并不是如此。

    高等复原术虽说仅仅只是一个七级神术,也是特里路所能够施展最高等级神术,但却能够解除八级以下绝大部分法术所带来的影响,甚至于一些九级法术的影响都能够解除掉。

    唯独只有神性的影响,这高等复原术没法完全消除。

    特里路此时心头莫名浮现出一丝羡慕来。

    拥有神性是绝大多数到了特里路这个等级的强者所梦寐以求的追求。

    神性是什么?乃是封神的基础,这一点,所有的强者都明白。

    原因很简单,每一位神明的初代后裔都拥有强大的神性,从而能够轻而易举的创建一个国家。

    但神性到底是什么?

    特里路却不知道,或许等他实力提升到荒野教会教皇陛下的层次时就差不多能够明白一些了。

    但除了自身的实力提升之外,还是有捷径了解神性的。

    那就是夺取别人的神性。

    就特里路大主祭所了解的情况而言,荒野教会现任教皇陛下无疑是拥有一丝神性的。

    那一丝神性,荒野教会内的所有主祭以上神职人员都知道,乃是伟大的荒野之神恩赐下来的。

    说实话,这让特里路大主祭羡慕不已。

    而现在,似乎有一丝获得神性的机会降临了。

    特里路大主祭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

    但很快,这丝贪婪就被特里路大主祭压制了下去。

    凡是拥有神性的人类或者其它生物,其将异于常人或者同类生物。

    首先最主要的是寿命!

    拥有神性的生物生命力极为顽强,其寿命将会比同类生物更悠长,按照拥有神性多少而增长不同倍数的寿命。

    就拿人类而言,普通人类的寿命如果在温饱线之上,且有着良好的医疗环境,多数也就只有七十年到一百年之间,这个寿命份额不管是在异界还是地球都差不多。

    而如果拥有了神性,哪怕是只拥有最少份额的神性,这个人类的寿命就将会提升到五百年以上。

    也就是说,至少能够提升五倍寿命。(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八章 进入万鬼窟    呼呼呼!

    漫天火雨狂降,方圆十里之内都被火海包围,狂暴的火焰如同拍案而起的巨浪,汹涌澎湃,炽热惊人。

    嗖嗖嗖!

    火海之中还有万千金色长剑乱射,每一支长枪都粗如成人手臂,长达三丈,爆射而出的力道之凶猛,带出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音爆声。

    如果只是这些,斗篷人凭借强悍的修为还可以轻易抵挡,但地面陡然出现一个玄奥无比的蓝色矩阵,随后一根根比人还粗的巨大冰锥陡然自地面喷涌而出,如同万箭齐发,直冲天际!

    一股股寒冷到了极致的森森寒气,还具备极其强悍的迟缓效果,就算是以斗篷人七星境的强悍修为,也被那一股股冰冷不逊于幽冥河的寒气给迟缓的速度,十成的实力只能发挥出七成。

    哗哗哗!

    天空突然又有漫天溺水降下,不是雨滴,而是密密麻麻多到了难以计数的水箭,每一支水箭的威力,都是一次不逊于初级法术的攻击,这玩意儿一下两下,甚至三五十下,也不算个事儿。

    但搁不住漫天水箭狂降的,当水箭的数量突破亿万这个数字的时候,哪怕是修为境界高达七星境的斗篷人,都不得不变了面色,撕心裂肺地冲着愤怒狂叫了起来!

    “唐楚阳!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小混蛋!!老子出手从鬼王手中救你!你竟然拿上百张将符的攻击来答谢老子的救命之恩?!!”

    彻底狂暴的斗篷人一边大骂唐楚阳,一边无奈但不得不全力以赴地应对漫天攻击,一百张将符连鬼王都搞不死,更何况是比鬼王还要强悍的他?

    但就像鬼王纠结的原因一样。一百张将符确实要不了他的命,可是至少要消耗他本身一半以上的元气和元神精华,才能够勉强将上百张将符制造出来的恐怖风暴给应付下来。

    这种程度的消耗对于任何顶尖高手来说,都是最要不得的可怕损耗,就像所有的战争打的都是后勤一样。修士本身的战力续航能力,甚至于实力的高低,都是和自身储存的元气和元神精华息息相关的。

    这一点从唐楚阳身上就能看出来了,如果他只能储存五十万单位的元神精华,镇元子就算是再nb,也只能用来吓人而已。但如果他拥有一百万的元神精华上限,实力上的增强绝对是几何倍级的!

    斗篷人的愤怒之极的咆哮唐楚阳已经听不到了,将所有一百张将符陆续激发,并且一股脑地全砸到斗篷人头上之后,他就在第一时间想着万鬼窟狂奔。

    掩日蜃蛟龟进阶可没什么规律。进阶之前积蓄的血气越多,进阶所需的时间就越短,之前唐楚阳还在奇怪,以掩日蜃蛟龟的胃口而言,怎么可能只吞噬一座城池几万修士就满足?

    加上史无前例的妖兽攻城时间延迟,唐楚阳在发现掩日蜃蛟龟的踪迹时,就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等后面见到漫山遍野的妖兽尸体后。

    唐楚阳已经知道了妖兽攻城攻城延迟的原因。不是妖兽不想攻城,而是所有参与攻城的妖兽,都被掩日蜃蛟龟当做血食给吞掉了。攻城的妖兽可要比整个潮汐山的修士总数多出太多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掩日蜃蛟龟只吞掉了一个城池的修士,就这么直接销声匿迹了,不是掩日蜃蛟龟不想吃了,而是人家已经吃饱了。

    就个体而言,妖兽本就比人类的血气充足数倍,吞掉数以百万计的攻城妖兽所能得到的血气。怕是比吞掉十倍的人类所获得的血气都要多得多。

    这就更让唐楚阳心急了,因为这说明掩日蜃蛟龟已经彻底吃饱了。拥有绝对充足的血气快速进阶。

    唐楚阳不知道掩日蜃蛟龟进阶的时间都多长,但就算进阶比较快困难。在准备足够充分的情况下,总能大幅度缩短一下进阶时间的,所以唐楚阳必须以尽量快的速度,把掩日蜃蛟龟给找出来!

    不然,不只是整个潮汐山的修士要倒霉,唐楚阳也绝对无法独善其身,他就是有再多的底牌,也不可能抵抗得了荒古异种吞日龙龟的凶悍,那是仙帝都没辙的存在!

    想要干掉掩日蜃蛟龟,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进阶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掩日蜃蛟龟必须要凝聚全身精元,淬炼血脉,凝炼神魂,一身恐怖的实力,至少被压制五成以上!

    再次来到万鬼窟边缘的时候,那位名叫‘烛翎’的鬼王,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唐楚阳。

    “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烛翎的语气包含惊讶,那个拘魂使者应该说了万鬼窟有多凶险了吧?这位高阶灵画师怎么还要继续来万鬼窟?难道那只凶兽对他的吸引力就那么大?

    “我们之前的交易,你还要不要做,给个准话,不做的话我找其他人合作!”

    唐楚阳这时候可顾不得和鬼王废话,一百张威力堪比王符的将级灵符确实强大,但也阻挡不了斗篷人太长时间,唐楚阳必须以最快的时间进入万鬼窟。

    根据灵笈上的记载,万鬼窟深入底下,规模极为恐怖,而且其内拥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法则干扰,所有进入万鬼窟的修士,元神感知都会被彻底限制,一点作用都发挥不出来。

    只要能够在斗篷人追上来之前进入万鬼窟,唐楚阳就不用担心那厮凭借恐怖的元神感知找到他,没了元神感知这个强悍无比的立体雷大,唐楚阳就不用太担心再次被斗篷人找到了。

    “当然作数!你真的给我王符?!”

    听了唐楚阳的话,烛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点了点头,幽冥神殿他却是不敢惹,但人家主动和我交易。你还要找我麻烦的话,鬼族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再说了,万鬼窟里有那位恐怖的老怪坐镇,纵使幽冥神殿再怎么盛气凌人,恐怕也不敢冒然得罪那位鬼族的老祖宗!

    “好!现在就带我去找那只凶兽。一旦见到凶兽,我立刻就将这种王符送给你!”

    说着话,唐楚阳抬起右手,光华一闪,一抹银光璀璨的光芒亮起,伴随着银亮的光芒。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怖威势隐而不发,惊得鬼王一脸戒备地望向了唐楚阳的右手。

    一枚只有半个巴掌大小,晶莹银亮,时隐时现,仿似蕴含了无双达到一般的奇异灵符。正静静地躺在唐楚阳的手中,鬼王双目一亮,贪婪之色自双目之中一闪而逝。

    想起唐楚阳背后那位拘魂使者,鬼王烛翎不得不压下谋财害命的心思,反正人家都答应以王符为报酬了,何必贸然出手,去得罪势力庞大的幽冥神殿。

    “这是,王符?!”

    “废话!”

    唐楚阳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急迫的心情让他实在没什么心情和鬼王闲扯淡,手一摆,银灿灿的王符消失。唐楚阳催促道:“走不走?早找到那只凶兽,你也能早点儿得到这枚王符,有这闲工夫耗在这里,不如尽快带我去找那只凶兽!”

    “行行行!既然你这么急,那跟我走吧……”

    鬼王烛翎痛快地点了点头,人家都那报酬亮出来让他验货了。这时候在继续耽搁实在没什么意思,索性点了点头。周遭空间一阵扭曲之后,鬼王躯体猛然涨大。

    不一刻就涨大到了和御龙天兵一样大小。半裸着上身,下神被一块不知道什么妖兽的皮毛包裹,若不是尖利的伸出嘴角的獠牙,已经深青色的证明面孔,这厮就和放到了几十倍的原始人差不多。

    “拿着这个东西,你是人类,进入万鬼窟必然会被我们鬼族攻击,有这东西在身上,至少鬼族不会暗算你……”

    说着话,鬼王烛翎扔给唐楚阳一块怪模怪样的令牌,令牌如同一个压扁了的骷髅头,惨白惨白的正面有单单绿光闪烁,在双目和嘴巴三个窟窿里面,有一些痕迹不是很清晰的符文。

    这些符文和五行大陆上的符文有所不同,但来自于华夏的唐楚阳却是认识的,这是冥纹,冥界或者说地府专用,生死薄就是全由冥纹书写而成,据说六道轮回便是由最为顶尖的冥纹组合出来的。

    不过唐楚阳现在可顾不得关心这些,问了下烛翎令牌怎么使用,被告知带在身上就行,唐楚阳也不废话,将令牌往御龙天兵的手臂行一拍,不大点的令牌就卡在了巨大的手臂上。

    “抓住我的手臂,我带你瞬移过去……”

    烛翎冲唐楚阳点了点头,随后抬手,唐楚阳稍稍犹豫,最终还是抓住了烛翎的手臂,暗地里却全神戒备,虽然有交易在身,但唐楚阳从来都是抱着怀疑和谨慎的态度来与人交往的。

    这是他上辈子饱受人情冷暖,习惯了几十年的性情,虽然重生到唐家之后,被家里那帮姑姑,婶婶,姐姐妹妹们的关心和温情感化,有所改变,但对于外人,唐楚阳还是无法做到最起码的信任。

    但这不重要,信不信任的,只是个人内心的想法而已,只要不表现出来,谁能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抓住了烛翎的手臂之后,唐楚阳冲烛翎点了点头,简言意骇道:“咱们走吧!”

    “好!”

    烛翎答应一声,也不见他怎么作势,唐楚阳便陡然感觉身周空间剧烈波动起来,双眼猛地一黑,唐楚阳表情不变,暗地里却已经警惕到了极点。

    不过一息不到的时间,全神戒备的唐楚阳便再次见到了光亮,装作漫不经心地和鬼王拉开了一段距离,唐楚阳转头四看,才发现他已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溶洞当中。(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