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呼呼呼!

    漫天火雨狂降,方圆十里之内都被火海包围,狂暴的火焰如同拍案而起的巨浪,汹涌澎湃,炽热惊人。

    嗖嗖嗖!

    火海之中还有万千金色长剑乱射,每一支长枪都粗如成人手臂,长达三丈,爆射而出的力道之凶猛,带出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音爆声。

    如果只是这些,斗篷人凭借强悍的修为还可以轻易抵挡,但地面陡然出现一个玄奥无比的蓝色矩阵,随后一根根比人还粗的巨大冰锥陡然自地面喷涌而出,如同万箭齐发,直冲天际!

    一股股寒冷到了极致的森森寒气,还具备极其强悍的迟缓效果,就算是以斗篷人七星境的强悍修为,也被那一股股冰冷不逊于幽冥河的寒气给迟缓的速度,十成的实力只能发挥出七成。

    哗哗哗!

    天空突然又有漫天溺水降下,不是雨滴,而是密密麻麻多到了难以计数的水箭,每一支水箭的威力,都是一次不逊于初级法术的攻击,这玩意儿一下两下,甚至三五十下,也不算个事儿。

    但搁不住漫天水箭狂降的,当水箭的数量突破亿万这个数字的时候,哪怕是修为境界高达七星境的斗篷人,都不得不变了面色,撕心裂肺地冲着愤怒狂叫了起来!

    “唐楚阳!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小混蛋!!老子出手从鬼王手中救你!你竟然拿上百张将符的攻击来答谢老子的救命之恩?!!”

    彻底狂暴的斗篷人一边大骂唐楚阳,一边无奈但不得不全力以赴地应对漫天攻击,一百张将符连鬼王都搞不死,更何况是比鬼王还要强悍的他?

    但就像鬼王纠结的原因一样。一百张将符确实要不了他的命,可是至少要消耗他本身一半以上的元气和元神精华,才能够勉强将上百张将符制造出来的恐怖风暴给应付下来。

    这种程度的消耗对于任何顶尖高手来说,都是最要不得的可怕损耗,就像所有的战争打的都是后勤一样。修士本身的战力续航能力,甚至于实力的高低,都是和自身储存的元气和元神精华息息相关的。

    这一点从唐楚阳身上就能看出来了,如果他只能储存五十万单位的元神精华,镇元子就算是再nb,也只能用来吓人而已。但如果他拥有一百万的元神精华上限,实力上的增强绝对是几何倍级的!

    斗篷人的愤怒之极的咆哮唐楚阳已经听不到了,将所有一百张将符陆续激发,并且一股脑地全砸到斗篷人头上之后,他就在第一时间想着万鬼窟狂奔。

    掩日蜃蛟龟进阶可没什么规律。进阶之前积蓄的血气越多,进阶所需的时间就越短,之前唐楚阳还在奇怪,以掩日蜃蛟龟的胃口而言,怎么可能只吞噬一座城池几万修士就满足?

    加上史无前例的妖兽攻城时间延迟,唐楚阳在发现掩日蜃蛟龟的踪迹时,就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等后面见到漫山遍野的妖兽尸体后。

    唐楚阳已经知道了妖兽攻城攻城延迟的原因。不是妖兽不想攻城,而是所有参与攻城的妖兽,都被掩日蜃蛟龟当做血食给吞掉了。攻城的妖兽可要比整个潮汐山的修士总数多出太多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掩日蜃蛟龟只吞掉了一个城池的修士,就这么直接销声匿迹了,不是掩日蜃蛟龟不想吃了,而是人家已经吃饱了。

    就个体而言,妖兽本就比人类的血气充足数倍,吞掉数以百万计的攻城妖兽所能得到的血气。怕是比吞掉十倍的人类所获得的血气都要多得多。

    这就更让唐楚阳心急了,因为这说明掩日蜃蛟龟已经彻底吃饱了。拥有绝对充足的血气快速进阶。

    唐楚阳不知道掩日蜃蛟龟进阶的时间都多长,但就算进阶比较快困难。在准备足够充分的情况下,总能大幅度缩短一下进阶时间的,所以唐楚阳必须以尽量快的速度,把掩日蜃蛟龟给找出来!

    不然,不只是整个潮汐山的修士要倒霉,唐楚阳也绝对无法独善其身,他就是有再多的底牌,也不可能抵抗得了荒古异种吞日龙龟的凶悍,那是仙帝都没辙的存在!

    想要干掉掩日蜃蛟龟,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进阶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掩日蜃蛟龟必须要凝聚全身精元,淬炼血脉,凝炼神魂,一身恐怖的实力,至少被压制五成以上!

    再次来到万鬼窟边缘的时候,那位名叫‘烛翎’的鬼王,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唐楚阳。

    “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烛翎的语气包含惊讶,那个拘魂使者应该说了万鬼窟有多凶险了吧?这位高阶灵画师怎么还要继续来万鬼窟?难道那只凶兽对他的吸引力就那么大?

    “我们之前的交易,你还要不要做,给个准话,不做的话我找其他人合作!”

    唐楚阳这时候可顾不得和鬼王废话,一百张威力堪比王符的将级灵符确实强大,但也阻挡不了斗篷人太长时间,唐楚阳必须以最快的时间进入万鬼窟。

    根据灵笈上的记载,万鬼窟深入底下,规模极为恐怖,而且其内拥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法则干扰,所有进入万鬼窟的修士,元神感知都会被彻底限制,一点作用都发挥不出来。

    只要能够在斗篷人追上来之前进入万鬼窟,唐楚阳就不用担心那厮凭借恐怖的元神感知找到他,没了元神感知这个强悍无比的立体雷大,唐楚阳就不用太担心再次被斗篷人找到了。

    “当然作数!你真的给我王符?!”

    听了唐楚阳的话,烛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点了点头,幽冥神殿他却是不敢惹,但人家主动和我交易。你还要找我麻烦的话,鬼族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再说了,万鬼窟里有那位恐怖的老怪坐镇,纵使幽冥神殿再怎么盛气凌人,恐怕也不敢冒然得罪那位鬼族的老祖宗!

    “好!现在就带我去找那只凶兽。一旦见到凶兽,我立刻就将这种王符送给你!”

    说着话,唐楚阳抬起右手,光华一闪,一抹银光璀璨的光芒亮起,伴随着银亮的光芒。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怖威势隐而不发,惊得鬼王一脸戒备地望向了唐楚阳的右手。

    一枚只有半个巴掌大小,晶莹银亮,时隐时现,仿似蕴含了无双达到一般的奇异灵符。正静静地躺在唐楚阳的手中,鬼王双目一亮,贪婪之色自双目之中一闪而逝。

    想起唐楚阳背后那位拘魂使者,鬼王烛翎不得不压下谋财害命的心思,反正人家都答应以王符为报酬了,何必贸然出手,去得罪势力庞大的幽冥神殿。

    “这是,王符?!”

    “废话!”

    唐楚阳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急迫的心情让他实在没什么心情和鬼王闲扯淡,手一摆,银灿灿的王符消失。唐楚阳催促道:“走不走?早找到那只凶兽,你也能早点儿得到这枚王符,有这闲工夫耗在这里,不如尽快带我去找那只凶兽!”

    “行行行!既然你这么急,那跟我走吧……”

    鬼王烛翎痛快地点了点头,人家都那报酬亮出来让他验货了。这时候在继续耽搁实在没什么意思,索性点了点头。周遭空间一阵扭曲之后,鬼王躯体猛然涨大。

    不一刻就涨大到了和御龙天兵一样大小。半裸着上身,下神被一块不知道什么妖兽的皮毛包裹,若不是尖利的伸出嘴角的獠牙,已经深青色的证明面孔,这厮就和放到了几十倍的原始人差不多。

    “拿着这个东西,你是人类,进入万鬼窟必然会被我们鬼族攻击,有这东西在身上,至少鬼族不会暗算你……”

    说着话,鬼王烛翎扔给唐楚阳一块怪模怪样的令牌,令牌如同一个压扁了的骷髅头,惨白惨白的正面有单单绿光闪烁,在双目和嘴巴三个窟窿里面,有一些痕迹不是很清晰的符文。

    这些符文和五行大陆上的符文有所不同,但来自于华夏的唐楚阳却是认识的,这是冥纹,冥界或者说地府专用,生死薄就是全由冥纹书写而成,据说六道轮回便是由最为顶尖的冥纹组合出来的。

    不过唐楚阳现在可顾不得关心这些,问了下烛翎令牌怎么使用,被告知带在身上就行,唐楚阳也不废话,将令牌往御龙天兵的手臂行一拍,不大点的令牌就卡在了巨大的手臂上。

    “抓住我的手臂,我带你瞬移过去……”

    烛翎冲唐楚阳点了点头,随后抬手,唐楚阳稍稍犹豫,最终还是抓住了烛翎的手臂,暗地里却全神戒备,虽然有交易在身,但唐楚阳从来都是抱着怀疑和谨慎的态度来与人交往的。

    这是他上辈子饱受人情冷暖,习惯了几十年的性情,虽然重生到唐家之后,被家里那帮姑姑,婶婶,姐姐妹妹们的关心和温情感化,有所改变,但对于外人,唐楚阳还是无法做到最起码的信任。

    但这不重要,信不信任的,只是个人内心的想法而已,只要不表现出来,谁能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抓住了烛翎的手臂之后,唐楚阳冲烛翎点了点头,简言意骇道:“咱们走吧!”

    “好!”

    烛翎答应一声,也不见他怎么作势,唐楚阳便陡然感觉身周空间剧烈波动起来,双眼猛地一黑,唐楚阳表情不变,暗地里却已经警惕到了极点。

    不过一息不到的时间,全神戒备的唐楚阳便再次见到了光亮,装作漫不经心地和鬼王拉开了一段距离,唐楚阳转头四看,才发现他已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溶洞当中。(未完待续)

第250章 沙尘暴    ps:借诸位道友月票之力,贫道已成功将前面那位的菊花爆掉了!现在继续攻击!还差三十张月票就能够攻上月票榜!兄弟们顶住!顶住!向敌人菊花开火!

    见到那沙石巨人变成一个巨大冰块之后,大剑士们顿时放下心来,转身就扑到了战场之中。

    随着那些大剑士,战斗祭司的加入,原本就临近崩溃边缘的沙漠步兵顿时再也无法支撑下去,瞬间崩溃,不管是普通士兵还是那些剑士游侠等等纷纷转身就逃。

    到了这个时候,凡是还想顽抗的家伙,转眼之间便被敌人淹没,乱剑齐下,瞬间就被剁成肉酱。

    兵败如山倒正是如此,整个战场上,王军士兵们顿时精神大振,好似饿虎下山,不管前面有没有敌人,直冲过去,就连远处正在与骑兵团厮杀的蜥蜴骑兵也开始撤退了。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的眼睛更是瞪直了,眨眼都不眨一下。

    意外终于生了。

    没有人注意到,那头被冰冻了的沙石巨人身上的冰块正在不断开裂之中。

    轰然一声巨响,冰块骤然炸裂,朝着四周溅射出去。

    这一击,顿时让方圆百米之内的士兵遭了秧,就算是大剑士,也无法抵御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无数尖锐的冰块好似子弹一样窜射出去,所过之处,挡在线路上的士兵顿时身上被打出数个拳头大的窟窿来。

    光这一击,就让上百名士兵与一名大剑士倒下,从人体里瞬间**出去的鲜血顿时将沙砾尽数浸湿,变得乌红一片。

    但这还不算完结,已经被完全激怒的沙石巨人双腿用力一蹬,就跳了出去,越过数十米后好似炮弹一样砸落在沙地上。

    四十多米高的体型砸落在沙地上,其声势犹如雷霆作,嘭!一声炸响,无数沙砾被震得激射出去,又将一片士兵射得千疮百孔。

    就这样跳了几次之后,原本密密麻麻的战场上随即便出现了几个空白的大窟窿。

    在略微惊骇了片刻之后,位于绿洲里的弓箭手,随军法师等等远程攻击者便将火力尽数集中在沙石巨人身上。

    甚至于那三位一直没有出手的主祭,也双手一合,嘴里念叨数句之后,双手一分,一团绿色的光球随即形成,就朝着沙石巨人飞去。

    那沙石巨人一瞬间便被无数箭雨覆盖,片刻之后又是十多道寒冰射线落在身上,就在沙石巨人将目光转向绿洲,作势欲跳的时候,三枚绿色光球便落到了它身上。

    这三枚绿色光球就好似水球一样,落入沙石巨人体内便消失不见。

    但下一刻,无数的藤蔓从沙石巨人身上生长出来,朝着沙地里钻入。

    前后不到数秒时间,沙石巨人就变成了一座长满了藤蔓的沙丘,被牢牢的固定在沙地上,不管它如何挣扎,都很难挣脱那些藤蔓的束缚。

    那些藤蔓就好似吸血鬼一样,不断抽取着沙石巨人体内的能量。

    数十秒后,藤蔓上竟然开出了雪白的花朵,散出清逸的香味来,而花朵很快凋谢,结出一粒粒青涩的果实。

    到了这时,沙石巨人的体型已经开始不断缩小。

    这一幕落在士兵们眼里,顿时引来一片欢呼之声,在他们看来,那头恐怖的沙石巨人应该是完蛋了。

    可亲自出手的三位主祭大人却没有丝毫的懈怠,聚在一起,相互商量之后,便下达了让教会武士撤退的命令。

    相对于那些还在埋头狂追敌人的王军士兵而言,那些教会武士显然是严格遵从命令的好部下。

    接到命令之后,那些教会武士便纷纷从战场上撤退,回到绿洲之中,相对于那些士兵而言,这些教会武士身上的伤更多,不过还好,随着战斗祭司撤离回来,将一个个治疗神术洒落在他们身上,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势便开始迅恢复。

    而这个时候,那头沙石巨人身上的藤蔓开始枯萎,再也无法将沙石巨人束缚住,全力一挣之后,藤蔓尽数掉落。

    沙石巨人带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恨意就朝着绿洲里跳来。

    “荒野庇护!”

    三位主祭同时暴喝出声,无数的藤蔓从绿洲四周迅生长出来,转眼之间便将绿洲笼罩在里面,而沙石巨人恶狠狠撞在这藤蔓形成的护罩之上,竟然以更快的度被弹了回去,一头撞入沙地之上,半晌没能爬起来,显得狼狈不堪。

    这头沙石巨人的灵智似乎要比贾可道干掉的那头要高上一些,但高得不多,只是知道愤怒罢了。

    在被弹飞出去之后,沙石巨人从沙地里爬起,再一次冲了过去。

    但这一次的结果依然是被弹飞出去。

    在连续数番之后,沙石巨人固然狼狈不堪,但隐藏于暗中的卡亚尼斯终于按忍不住了。

    突然之间,飓风刮了起来,无数的沙砾被卷入飓风之中形成一片连接天地的黑色风暴。

    “是沙尘暴!”

    那些正在狂奔之中的沙漠士兵不由得欢喜的大叫了起来,就好似遇到了救兵。

    而那些王军士兵由于知识的缺乏,压根就不知道那些沙漠士兵在叫喊什么,继续追击之中。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什么叫做沙尘暴了。

    飓风好似巨浪一样,带着无数沙砾直扑过来,那些追杀之中的王军士兵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沙尘暴卷入,那些被飓风卷起的沙砾,好似一张张砂纸,转眼之间便将那些被卷入的士兵磨成了白骨。

    而这沙尘暴就好似有智慧一般,仅仅只是针对王军士兵下手,而那些沙漠士兵则是直接放过。

    当然,这卷起的沙尘暴并不是仅仅跑来对付这些普通士兵的,它朝着藤蔓护罩就径直冲了过去,轰然一声巨响,便撞在了那无数的藤蔓之上。

    瞬间便有无数的沙砾好似子弹一样轰击在藤蔓上,转眼之间,那些藤蔓就被轰碎了大半。

    还好,那些藤蔓的生长并没有停止,就在被沙砾轰击的同时,藤蔓又迅生长了出来,将被沙砾轰碎的藤蔓弥补。

    但相对于沙尘暴而言,这些生长出来的藤蔓就显得太纤弱了一些,其生长度始终不可能与那无穷无尽的沙尘暴相比。

    见到藤蔓不断被摧毁的景象,那些躲在绿洲中的贵族军官脸色都变得惨白无比。r1152

    varosoafig={cid:”2313o”,aid:”1o3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