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借诸位道友月票之力,贫道已成功将前面那位的菊花爆掉了!现在继续攻击!还差三十张月票就能够攻上月票榜!兄弟们顶住!顶住!向敌人菊花开火!

    见到那沙石巨人变成一个巨大冰块之后,大剑士们顿时放下心来,转身就扑到了战场之中。

    随着那些大剑士,战斗祭司的加入,原本就临近崩溃边缘的沙漠步兵顿时再也无法支撑下去,瞬间崩溃,不管是普通士兵还是那些剑士游侠等等纷纷转身就逃。

    到了这个时候,凡是还想顽抗的家伙,转眼之间便被敌人淹没,乱剑齐下,瞬间就被剁成肉酱。

    兵败如山倒正是如此,整个战场上,王军士兵们顿时精神大振,好似饿虎下山,不管前面有没有敌人,直冲过去,就连远处正在与骑兵团厮杀的蜥蜴骑兵也开始撤退了。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的眼睛更是瞪直了,眨眼都不眨一下。

    意外终于生了。

    没有人注意到,那头被冰冻了的沙石巨人身上的冰块正在不断开裂之中。

    轰然一声巨响,冰块骤然炸裂,朝着四周溅射出去。

    这一击,顿时让方圆百米之内的士兵遭了秧,就算是大剑士,也无法抵御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无数尖锐的冰块好似子弹一样窜射出去,所过之处,挡在线路上的士兵顿时身上被打出数个拳头大的窟窿来。

    光这一击,就让上百名士兵与一名大剑士倒下,从人体里瞬间**出去的鲜血顿时将沙砾尽数浸湿,变得乌红一片。

    但这还不算完结,已经被完全激怒的沙石巨人双腿用力一蹬,就跳了出去,越过数十米后好似炮弹一样砸落在沙地上。

    四十多米高的体型砸落在沙地上,其声势犹如雷霆作,嘭!一声炸响,无数沙砾被震得激射出去,又将一片士兵射得千疮百孔。

    就这样跳了几次之后,原本密密麻麻的战场上随即便出现了几个空白的大窟窿。

    在略微惊骇了片刻之后,位于绿洲里的弓箭手,随军法师等等远程攻击者便将火力尽数集中在沙石巨人身上。

    甚至于那三位一直没有出手的主祭,也双手一合,嘴里念叨数句之后,双手一分,一团绿色的光球随即形成,就朝着沙石巨人飞去。

    那沙石巨人一瞬间便被无数箭雨覆盖,片刻之后又是十多道寒冰射线落在身上,就在沙石巨人将目光转向绿洲,作势欲跳的时候,三枚绿色光球便落到了它身上。

    这三枚绿色光球就好似水球一样,落入沙石巨人体内便消失不见。

    但下一刻,无数的藤蔓从沙石巨人身上生长出来,朝着沙地里钻入。

    前后不到数秒时间,沙石巨人就变成了一座长满了藤蔓的沙丘,被牢牢的固定在沙地上,不管它如何挣扎,都很难挣脱那些藤蔓的束缚。

    那些藤蔓就好似吸血鬼一样,不断抽取着沙石巨人体内的能量。

    数十秒后,藤蔓上竟然开出了雪白的花朵,散出清逸的香味来,而花朵很快凋谢,结出一粒粒青涩的果实。

    到了这时,沙石巨人的体型已经开始不断缩小。

    这一幕落在士兵们眼里,顿时引来一片欢呼之声,在他们看来,那头恐怖的沙石巨人应该是完蛋了。

    可亲自出手的三位主祭大人却没有丝毫的懈怠,聚在一起,相互商量之后,便下达了让教会武士撤退的命令。

    相对于那些还在埋头狂追敌人的王军士兵而言,那些教会武士显然是严格遵从命令的好部下。

    接到命令之后,那些教会武士便纷纷从战场上撤退,回到绿洲之中,相对于那些士兵而言,这些教会武士身上的伤更多,不过还好,随着战斗祭司撤离回来,将一个个治疗神术洒落在他们身上,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势便开始迅恢复。

    而这个时候,那头沙石巨人身上的藤蔓开始枯萎,再也无法将沙石巨人束缚住,全力一挣之后,藤蔓尽数掉落。

    沙石巨人带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恨意就朝着绿洲里跳来。

    “荒野庇护!”

    三位主祭同时暴喝出声,无数的藤蔓从绿洲四周迅生长出来,转眼之间便将绿洲笼罩在里面,而沙石巨人恶狠狠撞在这藤蔓形成的护罩之上,竟然以更快的度被弹了回去,一头撞入沙地之上,半晌没能爬起来,显得狼狈不堪。

    这头沙石巨人的灵智似乎要比贾可道干掉的那头要高上一些,但高得不多,只是知道愤怒罢了。

    在被弹飞出去之后,沙石巨人从沙地里爬起,再一次冲了过去。

    但这一次的结果依然是被弹飞出去。

    在连续数番之后,沙石巨人固然狼狈不堪,但隐藏于暗中的卡亚尼斯终于按忍不住了。

    突然之间,飓风刮了起来,无数的沙砾被卷入飓风之中形成一片连接天地的黑色风暴。

    “是沙尘暴!”

    那些正在狂奔之中的沙漠士兵不由得欢喜的大叫了起来,就好似遇到了救兵。

    而那些王军士兵由于知识的缺乏,压根就不知道那些沙漠士兵在叫喊什么,继续追击之中。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什么叫做沙尘暴了。

    飓风好似巨浪一样,带着无数沙砾直扑过来,那些追杀之中的王军士兵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沙尘暴卷入,那些被飓风卷起的沙砾,好似一张张砂纸,转眼之间便将那些被卷入的士兵磨成了白骨。

    而这沙尘暴就好似有智慧一般,仅仅只是针对王军士兵下手,而那些沙漠士兵则是直接放过。

    当然,这卷起的沙尘暴并不是仅仅跑来对付这些普通士兵的,它朝着藤蔓护罩就径直冲了过去,轰然一声巨响,便撞在了那无数的藤蔓之上。

    瞬间便有无数的沙砾好似子弹一样轰击在藤蔓上,转眼之间,那些藤蔓就被轰碎了大半。

    还好,那些藤蔓的生长并没有停止,就在被沙砾轰击的同时,藤蔓又迅生长了出来,将被沙砾轰碎的藤蔓弥补。

    但相对于沙尘暴而言,这些生长出来的藤蔓就显得太纤弱了一些,其生长度始终不可能与那无穷无尽的沙尘暴相比。

    见到藤蔓不断被摧毁的景象,那些躲在绿洲中的贵族军官脸色都变得惨白无比。r1152

    varosoafig={cid:”2313o”,aid:”1o36”};

第二百零七章 拘魂使者    “谁让你一个人跑出来的?凭你现在的修为,跑到万鬼窟就是找死!你回去吧,这只鬼王交给我来对付!”

    斗篷人没有理会唐楚阳的惊讶,似乎是唐楚阳单独跑到万鬼窟的行为,让他非常生气,以命令式的语气说完这话,他便转身面对鬼王,不再理会唐楚阳。

    而唐楚阳,则是被斗篷人近乎于斥责的话,搞的满腹疑惑和郁闷,他很想说,哥们,咱俩很熟么?

    不过这话唐楚阳也没有傻到说出口,一回生二回熟什么的到不至于,但斗篷人突然出现,显然是因为看到了他。

    而且在知道唐楚阳面对的是个鬼王的情况下,依然还要站出来救人,这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就有点大了,这让唐楚阳联想到了很多东西。

    “难道我在斗篷人心里的价值,已经超过了一只鬼王的威胁么?嗯,我好像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在没有确定对方的真实身份之前,唐楚阳是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哪怕是凌紫嫣等人,在唐楚阳看来也不过是利益合作者的关系而已,勉强算是盟友,至于朋友什么的,还差了不少距离。

    “该死,你竟敢无视本王警告?!”

    唐楚阳在那里心念电转的时候,对面的鬼王已经开始发飙了,被一个高阶灵画师戏耍,他不愿意招惹也就算了,但突然又冒出一个不把他当回事的人类,这就让鬼王有些受不了了。

    人类什么时候敢在潮汐山这么嚣张了?

    鬼王一怒,阴元大动,刹那间。天空中裂开一道恐怖无比的裂缝,一直由万千枯骨堆砌而成的巨大骨爪,如同一座山峰一样以泰山压顶之势,狠狠地想着斗篷人抓了下去。

    骨爪未到,狂暴的灵压就已经席卷而下。斗篷人披在身上的黑色斗篷也不知是什么材质,面对如此恐怖的灵压和堪称暴烈的飙风,竟然纹丝不动,似乎一点影响都没有承受。

    呼呼呼!

    庞大无匹,至少覆盖了十丈方圆的骨爪迅雷一般压下,等即将基础到斗篷人的时候。却又诡异无比地突然停顿,方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阻挡,任凭骨爪如何下压,也无法前进哪怕半分距离。

    唐楚阳有些诧异地望向斗篷人,鬼王这个法术虽然只是高阶法术。但同样的法术,在不同修为境界的修士手里,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堪称天差地远。

    斗篷人能够这般轻易地抵挡鬼王的攻击,至少也得是同级别的修士才能勉强做到,这让唐楚阳看出来的信息更多了。

    一个至少是七星境神使级别的修士,找他这个只有三才境的高级修士交易,这事儿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诡异啊。

    一颗拇指大小的黑色珠子。突然出现在斗篷人的头顶,这珠子明明是黑色的,却诡异无比地给唐楚阳一种明亮到刺目的错。而且更让唐楚阳神经错乱的是。

    这阴沉沉的黑色珠子发出刺目的光芒也就算了,珠子同时散发出来的灵压,居然给人一种仁和,慈祥,心怀慈悲,充斥着满满的伟光正能量的荒谬绝伦的感觉。

    这枚矛盾到了极致的珠子陡然出现。让唐楚阳完全凌乱,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那是个什么存在。不过对面的鬼王却一声尖叫,将答案告诉了唐楚阳。

    “地藏宝珠?!你怎么会有地藏宝珠?!!”

    地藏宝珠是什么东西。唐楚阳还真不知道,不过这却不妨碍他知道地藏菩萨这么个存在,地藏是地府最顶尖的存在之一。

    最早地藏在西天佛祖系什么都不是,但发大宏愿进入地狱之后,便成为西天系仅次于佛祖的顶尖高手。

    唐楚阳估摸着,怎么地也得是仙君一级的存在,能挂上仙君名头的宝物,想来也简单不到哪里去,况且,现在连鬼王都被吓到了,这让唐楚阳知道那枚黑色珠子绝对不简单。

    “哼!认识此物就好,我无意与你为敌,不过此人与我有大用,你最好不要伤了他!”

    这话斗篷人是以秘术再和鬼王交谈,唐楚阳是听不到的,鬼王的法术没有停下,斗篷人的宝珠也没有收回,在唐楚阳的眼里,斗篷人和鬼王依然处于交手状态。

    “你是幽冥神殿的人?什么职位?”

    鬼王语气有些惊疑不定,幽冥神殿虽然也属于人类势力,但他们的名头在五行大陆顶尖修士的圈子里,威慑力是非常大的。

    而且,幽冥神殿最善驾驭冥界众神,和鬼族属于联盟势力,就算是躲在潮汐山鬼王,也是如雷贯耳。

    “拘魂使者!”

    斗篷人简言意骇,但他相信仅凭这四个字,足够让鬼王明白许多东西了。

    “使者?!”

    鬼王有些吃惊,他虽然不是幽冥神殿的人,但身为鬼王,对于鬼族的盟友幽冥神殿还是有些了解的,拘魂使者是仅次于判官的存在,至少也得是七星境以上的修士才能担任。

    “不过是一个高阶灵画师而已,幽冥神殿竟然要出动一个使者来保护?难道那个灵画师的潜力很高?”

    鬼王将目光转向了唐楚阳,一名高阶灵画师,就是投奔四极皇朝这样的超级大势力,也会受到足够的优待,但对于幽冥神殿这种超脱凡间的势力,高阶灵画师就有些不够看了。

    除非对面的那个高阶灵画师潜质极高,拥有成为大师级灵画师的存在,不然幽冥神殿绝对不可能出动一个使者来保护他!

    “神殿和鬼族是盟友,我不想和你动手,离开吧,这人不是你能碰的!”

    “知道了……”

    鬼王有些无奈,尽管以他的实力地位,在鬼族里也算是顶尖存在了,但比起幽冥神殿这样的庞然大物。鬼王甚至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眼前这个实力不逊于自己的修士,只是个使者而已。

    这要是来个判官,鬼王见了之后绝对会在第一时间逃跑,说完这话。鬼王心中纵有万般不甘,也不得不选择退让,最终也不现身,直接一个瞬移回了万鬼窟。

    斗篷人和鬼王以秘术交谈不过数息时间,在唐楚阳的眼里,两人也只是对峙了几息时间而已。他就突然感觉到鬼王的气息消失。

    这时候斗篷人转过身,看到唐楚阳依然站在原地,极不客气地冲他道:“你怎么还不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城呆着去!”

    唐楚阳闻言翻了个白眼儿,最受不了这种以自己为中心的人了。你谁啊,老子和你很熟么?!

    唐楚阳连理都不理他,直接转身继续往万鬼窟走,好不容易都快和鬼王谈妥条件了,这斗篷人突然横刺里杀出来,跟个搅屎棍似的,没几下就把鬼王给弄走了。

    “你干什么去?没听到我的话么?!”

    见唐楚阳竟然无视他的话,继续往万鬼窟走。拘魂使者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最大的挑衅,就算是四极皇朝的皇帝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的。

    被人当空气一样就这么无视掉。这还是拘魂使者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下,尤其是他还非常清楚唐楚阳的修为,一个三才境蝼蚁一样的修士而已,竟然无视他这个七星镜的神使?!

    “咱们很熟么?你谁啊?”

    唐楚阳终于忍不住翻脸了,快谈好的交易被搅黄了的账,他都还没和斗篷人算呢。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是个不逊于鬼王的存在,唐楚阳现在说不准已经动手教训他了!

    “本……。我,小子。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嗤!!”

    唐楚阳不屑一笑,可惜被御龙天兵包裹,斗篷人根本看不到脸上的不屑表情,不过单单是语气,就足够表明唐楚阳的态度了。

    “你找死!”

    这下斗篷人彻底怒了,黑色的斗篷突然无风自动,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灵压陡然弥漫开来,正在往前走的御龙天兵陡然一僵,仿似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好强悍的气势!”

    唐楚阳心中翻江倒海,瞬息间就将斗篷人的实力拔高了无数个层次,单单凭借气势形成的灵压,竟然就产生近似于禁锢的能力,让唐楚阳想动弹一下都艰难无比。

    这斗篷人的真实实力得有多恐怖?!

    不过唐楚阳就是个倔驴性子,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威胁,尽管从表面上来看,斗篷人为了他会和鬼王对峙,应该是属于站在他这一方的人,但唐楚阳对斗篷人半点认同感都没有。

    也从没有把斗篷人当做自己人的心思,唐家就那么点儿大的交际圈,进入潮汐山唐楚阳能接触的已经全部接触,在他看来,斗篷人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接近他,总归是不怀好意的!

    “爆!”

    唐楚阳驾驭的御龙天兵虽然被限制了行动,但他身周的将符和唤神图,可一直都没有收回去,随着唐楚阳口中这个简单的音节出口,围绕在身边的将符陡然连续爆开。

    将符爆炸,威力极为恐怖,只刹那间就将禁锢御龙天兵的灵压给炸碎,同时一道金光闪现,一层浓如实质的金色光罩在唐楚阳体表浮现,将被狂暴气流掀飞的御龙天兵保护了起来。

    横飞的途中,恢复了行动能力的御龙天兵双手连挥,一张张将符不要钱一样,疯狂地想着斗篷人砸了过去。

    这些将符原本是用来对付鬼王的,没想到现在却用来对付吓走了鬼王的斗篷人,这世间际遇之奇,让唐初不得不感叹命运的无常变幻。(未完待续)

    ps:再次为昨天重复的章节道歉,尽管已经改成了更大的章节补偿,但小猪依然诚恳道歉,当时发章节的时候因为马上就十二点了,所以有些急,结果出错了,抱歉……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