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再次出现,唐楚阳已经到了百里之外,不过他可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安全距离,马上激发另一只说上的小挪移符,光华闪现,空间裂缝再次开启,唐楚阳的身形再次消失。

    而就在唐楚阳身形消失的瞬间,一道灰白光华闪烁,团团白雾凝聚收缩,瞬息凝结出一个人形的狰狞怪物来,人形怪物抬头看看唐楚阳再次消失的地方。

    愤怒地挥舞了一下手臂,白雾一样的形体崩散,和唐楚阳一样再次闪现消失,但空气中却留下一把恼怒之极的怒喝。

    “哼!小小蝼蚁,也想戏耍本王?!等抓住你,本王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狰狞的人形怪物,竟然就是紧追而来的鬼王!

    唐楚阳知道鬼王厉害,当时又是在鬼王的地盘上,发现足有三只鬼王出现是,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逃跑,之所以没有直接使用小挪移符,不是舍不得用,而是这玩意儿需要引导才能激发。

    之前唐楚阳一连串的动作,看似亡命逃窜,其实不过是为了迷惑鬼王的关注点,暗地里依靠那看似慌乱的几息时间,来引导激发小挪移符而已。

    不过唐楚阳到底还是太小瞧鬼王了,他使用瞬移还得依靠灵符来视线,而鬼王,却可以轻松地直接瞬移,瞬间移动,可是王级存在必然要掌握的特技之一!

    等唐楚阳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逃到了差不多两百里之外,这个距离依然不算逃出了鬼王感知笼罩的范围,当然,前提是鬼王的感知不是呈立体式扫描。

    据唐楚阳所知,如果感知成立体方式四散的话,以鬼王的境界顶多也就能笼罩百里方圆而已。

    就拿唐楚阳本身来做例子,他的元神感知呈直线距离探索的话,至少能够蔓延到几十里之外,但若是呈立体式扫描,探索距离绝对无法超过十里!

    小挪移符的效果就是瞬移百里左右,如果是躲避鬼将的追击,他只用一张小挪移符就能轻松跑掉,但鬼王不同,尤其是对于一只修为达到了七阶的鬼王,就算是立体感知,也足有一百五十里以上。

    所以唐楚阳第一次瞬移虽然逃出了鬼王的包围,但却并未逃得过鬼王的感知,这也是他才出现,鬼王就能马上找到他的原因。

    两只小挪移符全部用完,唐楚阳甚至都来不及松口气,整个人就被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威压给惊得拔腿就跑!

    轰隆隆!!

    又是一道滔天巨浪一样的灰白骨墙拔地而起,成圆形将唐楚阳给圈禁了起来,而且鬼王也学聪明了,第二次的骨墙是直接但这满墙壁的锋利骨刃出现的。

    这还不算,除开无法下脚的骨墙之外,天空也出现了无数个三丈方圆的阴森漩涡,内有万千幽魂冤鬼哭嚎传出,道道阴森血气吞吐不定,只看一眼,就知道那些漩涡无比恐怖。

    这次不但前后左右被封,就连天空就被漫天漩涡压顶,唐楚阳将目光转向地面,一只只恐怖的枯骨利爪伸出地面,不断往四周抓挠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一样,万千骨爪覆盖整个地面!

    “这算不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唐楚阳心中苦笑,面色难看至极,看来他刚才那一连串的动作,以及最后的那些话,算是彻底把这只鬼王给惹毛了。

    落到这个局面,唐楚阳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嘴太贱了啊。

    “人类,怎么不继续跑了?!”

    “跑你大爷!!”

    鬼王防备的这么全面,唐楚阳已经看出对方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御龙天兵巨大的手掌一翻,一甩,一排颜色各异的灵符连排出现,只粗粗一看,数量绝对不下二十张!

    “将符?!该死!”

    感应到空气传来的强烈威压,鬼王顿时恼怒地大骂一声,原本正在凝聚的身形,稍稍扭曲之后便消失不见,如果是在潮汐山之外的五行大陆,一万张将符都别想伤了他。

    但在潮汐山里,将符是绝对不能当外面的将符来看待的,潮汐山浓郁到可怕的天地元气,能最大程度地把将符威力拔升几十倍!

    简单来说,在潮汐山里,将符的威力比之外界的王符都不差!

    鬼王身为潮汐山的高端存在,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个最基本的常识,此时见眼前这个蝼蚁样的修士,竟然随手就拿出来二十张将符,尽管这些将符就算全用了也不见得能杀掉鬼王。

    但在潮汐山,受伤和死了也没多大区别,就鬼王本身而言,至少万鬼窟那边的其他鬼王,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吞噬受伤的他!

    不过鬼王的自尊心都是非常强烈的,这其实就是一种威势上的维持而已,方才被唐楚阳连番戏弄,最后还说出那种毫不遮掩的嘲讽之言,鬼王若是就这么放过唐楚阳,他在万古枯的威信必然要大受打击的。

    这是鬼王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一个鬼王的威信高低,可是直接关系着他能够收拢多少部属,鬼王虽强,但再强壮的大象也能被足够多的蚂蚁给咬死。

    威信受损必然会导致下属流逝,对于鬼物而言,要么主人的实力足够强悍,要么签订主仆契约,不然所有鬼族根本就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

    你够强我就跟着你混,你弱了我叫找个更强的依靠,甚至于直接干掉你取而代之,无所谓忠不忠诚,只是单纯的实力至上而已!

    “我不想和你拼个两败俱伤,放我走,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的将符,可不止这么点儿……”

    唐楚阳说着话,御龙天兵另一只举手再次一甩,又是二十张将符凌空漂浮,他是真的不想和一只鬼王干架,虽然和鬼王打架不但能锻炼他的战技,而且还有不小的收获。

    可是后面还有一只掩日蜃蛟龟瞪着他去收拾呢,尽管突破到三才境之后,他的元神精华上限有了大幅度增长,但召唤镇元子的代价实在太大,如果将耗损的元神精华换算成灵符,或者唤神图。

    就算真的干掉了这只鬼王,就总价值而言,对唐楚阳来说依然有些得不偿失,一只鬼王罢了,虽然够强,但比起掩日蜃蛟龟的价值来说,还是要逊色太多。

    “四十张……”

    这下隐身的鬼王有些傻眼了,如果只有二十张将符的话,在不清楚这些灵符是攻击,还是防御类将符的情况下,鬼王可以依仗自身远超唐楚阳的实力赌一把。

    毕竟如果对方的二十张将符,能有一半儿是防御将符,鬼王甚至可以轻松玩儿死他。

    但四十张将符就不同了,如果运气不好,眼前这个不起眼的人类手里全是攻击类将符,那鬼王即便能够干掉对方,付出的代价可就不仅仅是受伤了,被重创那都是轻!

    但就这么走掉,也太没面子了,毕竟被一个四相境的小小人类戏耍,这是任何一个王级存在就无法接受的挑衅,修为境界越高的存在,不论是人类,贵族,还是其他种族,对于颜面就越在意。

    没皮没脸的存在,就算修为再高,也是被所有高阶存在嘲笑的对象,鬼王可不想成为那样的小丑,所以有些进退两难。

    将符在没有使用之前,只能通过颜色,灵压等等去判断其等级和属性,想要知道是什么灵符,必须要等人家完全施展出来才行。

    当然,身为鬼王也不可能对将符一点认知都没有,整个五行大陆的将符种类虽多,但总是有个大概数量的,一般阅历丰富的修士,或者其他种族,是能够通过灵符式样判读出属于那种灵符的。

    但这种经验主义在唐楚阳是不适用的,因为他炼制的将符完全迥异于五行大陆,那是来自华夏文明的传承,就算是五行大陆上最顶尖的圣符师,恐怕都难以通过灵符外相看出其作用。

    这也是最让鬼王纠结的地方了,他自认在将符这个体系里,就算无法全部认出来,但认识其中八成他还是有把握的。

    可是唐楚阳连续拿出来的四十张各不相同的灵符里,他愣是一张都没认出来,这些灵符看着似乎很想某种灵符,但又有许多不同的地方,这让鬼王收到的打击颇大。

    “难道是因为本王在潮汐山呆的太久,已经和跟不上时代了?”

    四十张将符的威慑力还是非常巨大的,至少原本打算现行的鬼王彻底收起了露面的心思,被增强了十几倍乃至于几十倍的将符,就算是强悍如鬼王也不敢硬抗。

    而如果使用法术抵挡,就要消耗本身的阴元,抗个三五张的话鬼王还受得了,如果让他一口气硬抗二十张以上的将符,那损失可就大了,万鬼窟虽然是鬼族的地盘,但鬼王之间可并不友好。

    若是因为斗气而和眼前的人类拼得元气大伤,鬼王短时间内是绝对不敢回万鬼窟的,元气大伤的时候回去,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让其他鬼王围攻啊?

    但不回去的话,地盘,属下,储存的物资等等,肯定是要被其他鬼王瓜分的,这种事情,鬼王是绝对不会愿意让他发生的。

    “人类,拿出些补偿,不然本王拼着受伤,你要灭杀了你!”

    “扯淡呢你?真以为你是鬼王了不起啊?补偿?你给我还差不多!”

    鬼王若是退走,唐楚阳也顶多就是不用浪费而已,但这厮竟然口气嚣张的开口勒索,这就让唐楚阳受不了了,三只鬼王他对付不了,一只鬼王对他的威胁可算不上很大。

第249章 卡亚尼斯大人出手    作为修道之人,每当与自己有着关联的重大事情发生前,这种预感是最为强烈的。“`

    实际上,就连贾可道胯下的这头绿龙也隐约有些察觉,原本在阳光照射下有些昏昏欲睡的绿龙睁大了眼睛,略微惊恐的朝着绿洲方面看了一眼之后,扇动着翅膀就想要远离。

    贾可道当即就制止了绿龙的擅自行动。

    自己这次过来是根据卦象过来,开玩笑,好不容易等到关键时刻来了,绿龙带着自己跑掉了,还怎么进行下一步?

    光从眼前的局面来看,王军大概能够胜利了。

    关于这一点,就连一些尚未加入到战斗里的贵族军官也没有想到。

    沙石巨人被一次次摧毁,所能够凝聚出来的身体也不断缩小,这也导致了沙石巨人很快就丧失了战斗力。

    而沙石巨人大部分丧失战斗力之后,那些大剑士,战斗祭司也能够腾出手来加入到普通的战斗里。

    说实话,任何一片区域内,只要有一名大剑士加入,那么局面随即便会迅速改变。

    王军唯一处于劣势的地方就是那些与沙漠蜥蜴骑兵对撞的骑兵团了。

    骑兵团虽说在王城出发之前得到了补充,但满员也就只有五百人马,对上一千多名沙漠蜥蜴骑兵,在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如果不是那些六腿战马在体型上占据优势的话,恐怕骑兵团早就溃败了。

    但即便是如此,骑兵团也就仅仅只能维持住防守局面了,并且随着骑兵不断阵亡,数量不断减少,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转入败局了。

    但这仅仅只是一些小纰漏罢了。

    那些随军法师狠下心用炼金药水迅速补充了魔力之后,便开始对那些蜥蜴骑兵开始了重点照顾。

    实际上,只要正面战场的那些沙漠步兵溃败了,那些蜥蜴骑兵就算是彻底击败骑兵团也无法逆转局面了。

    待到那些大剑士腾出手。配合其他部队,这一千多蜥蜴骑兵也就只有逃命的份。

    终于,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那位隐藏在暗处的卡亚尼斯大人出手了。

    所有的沙石巨人在一瞬间自行崩溃,而崩溃之后的沙砾并没有试图重新组合起来,反倒是朝着一处汇聚,即便是那些随军法师释放寒冰射线也无法对这些流动的沙砾造成任何影响。

    仅仅只用了半分钟不到,这些汇聚在一处的沙砾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沙石巨人。

    光从体型上来说,较之贾可道干掉的那头沙石巨人还要高出一截来,并且块头更为强壮。

    整个沙石巨人的高度超过了四十米。两块巨大的黑色岩石落在头上之后便镶嵌了进去,一团沙雾笼罩在上面,待到沙雾消散,那两快巨大黑色岩石竟然就变成了一对活灵活现的眼睛。

    此时除了右手,全身上下的部件都凝聚了出来。

    几名距离较近的大剑士见此变故,哪里还敢迟疑,全身斗气光芒闪现,就朝着这头沙石巨人冲了过来,手中长剑直指巨人膝盖手腕等关节部位。

    与之前的缩小版沙石巨人较量了这么久。他们大概也明白了这些沙石巨人的要害之处。

    只要将其膝盖手腕等关节部位破坏掉,那些这沙石巨人在恢复伤势之前就没法行动起来。

    沙石巨人虽说尚未完全凝聚好身体,但已经能够行动,不退反进。朝着其中一名大剑士踏进一步,右手好似一座山朝着那大剑士砸了下去。

    相对于沙石巨人的笨拙而言,大剑士就要灵活太多了,即便是跳在空中。也能够伸出长剑在挥来的巨手上轻轻一点,整个身体就顺势退了回去。

    唯一的问题就是,就这么一下。大剑士的虎口都被震裂了。

    另外几名大剑士趁着沙石巨人向前攻击的时候,闪烁着斗气光芒的长剑就重重劈砍在其膝盖等关节部位。

    无数沙砾被斗气加持的长剑劈砍掉落下去,但这头沙石巨人的体型太大了,光是一条腿直径就有五六米粗,就算是几名大剑士的长剑连续不断劈砍在同一个位置上,也最多砍进去两米多一点,想要一剑斩断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受创之后的沙石巨人顿时狂怒了起来,右手与尚未完全长好的左手同时朝着后面击打下来。

    大剑士即便是拼命躲闪,但始终有一人冲在太前面,没能躲过,长剑冒着斗气光芒挡在前面,被沙石巨人连人带剑一巴掌给拍飞了出去,一头栽入沙丘之中,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不过有了这几名大剑士作为缓冲,其余的大剑士乃至于那些战斗祭司纷纷朝着沙石巨人包围了过来。

    战斗祭司们纷纷给大剑士加上各种辅助神术,而原本一直没有出手的两位大游侠,此时也拉开弓箭,朝着沙石巨人射来。

    就在闪烁着斗气光芒的箭矢刚刚离弦而出的时候,站在两位大游侠身边的一位**师右手朝着箭矢一挥,箭矢上随即便冒出一层薄薄的寒冰。

    这是王军里唯一的一位**师,专精附魔法术,却是军队里最受欢迎的**师类型。

    这位**师能够给战士弓箭手的长剑,箭矢上附加威力巨大的附魔法术,虽说并不是永久的,但对于战士,弓箭手的战力提升是极大的。

    之前一直没有出动这位**师,无非就是为了留个后手。

    现在嘛,似乎没有留后手的需要了。

    而一个能够给一群士兵武器上加附魔法术的**师专门给两位大游侠的箭矢附魔,由此带来的威力是可想而知的。

    实际上,那些大剑士就在箭矢飞出之前便齐齐向后退走,作为同一支军队里的同僚,他们可是见过那位**师手段的。

    一连十支箭矢从两位游侠的长弓上射出,转眼之间便射中沙石巨人。

    一团团寒冰从沙石巨人身上爆开,寒气纵横,顷刻之间,沙石巨人便被寒气冻结成为一个巨大的冰块。

    在了解了敌人的弱点之后,进行针对性的打击原本就是法师们擅长的手段。(未完待续。。)u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