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何灵依,龌龊男,第二百零五章 对峙

已有 1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再次出现,唐楚阳已经到了百里之外,不过他可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安全距离,马上激发另一只说上的小挪移符,光华闪现,空间裂缝再次开启,唐楚阳的身形再次消失。

    而就在唐楚阳身形消失的瞬间,一道灰白光华闪烁,团团白雾凝聚收缩,瞬息凝结出一个人形的狰狞怪物来,人形怪物抬头看看唐楚阳再次消失的地方。

    愤怒地挥舞了一下手臂,白雾一样的形体崩散,和唐楚阳一样再次闪现消失,但空气中却留下一把恼怒之极的怒喝。

    “哼!小小蝼蚁,也想戏耍本王?!等抓住你,本王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狰狞的人形怪物,竟然就是紧追而来的鬼王!

    唐楚阳知道鬼王厉害,当时又是在鬼王的地盘上,发现足有三只鬼王出现是,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逃跑,之所以没有直接使用小挪移符,不是舍不得用,而是这玩意儿需要引导才能激发。

    之前唐楚阳一连串的动作,看似亡命逃窜,其实不过是为了迷惑鬼王的关注点,暗地里依靠那看似慌乱的几息时间,来引导激发小挪移符而已。

    不过唐楚阳到底还是太小瞧鬼王了,他使用瞬移还得依靠灵符来视线,而鬼王,却可以轻松地直接瞬移,瞬间移动,可是王级存在必然要掌握的特技之一!

    等唐楚阳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逃到了差不多两百里之外,这个距离依然不算逃出了鬼王感知笼罩的范围,当然,前提是鬼王的感知不是呈立体式扫描。

    据唐楚阳所知,如果感知成立体方式四散的话,以鬼王的境界顶多也就能笼罩百里方圆而已。

    就拿唐楚阳本身来做例子,他的元神感知呈直线距离探索的话,至少能够蔓延到几十里之外,但若是呈立体式扫描,探索距离绝对无法超过十里!

    小挪移符的效果就是瞬移百里左右,如果是躲避鬼将的追击,他只用一张小挪移符就能轻松跑掉,但鬼王不同,尤其是对于一只修为达到了七阶的鬼王,就算是立体感知,也足有一百五十里以上。

    所以唐楚阳第一次瞬移虽然逃出了鬼王的包围,但却并未逃得过鬼王的感知,这也是他才出现,鬼王就能马上找到他的原因。

    两只小挪移符全部用完,唐楚阳甚至都来不及松口气,整个人就被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威压给惊得拔腿就跑!

    轰隆隆!!

    又是一道滔天巨浪一样的灰白骨墙拔地而起,成圆形将唐楚阳给圈禁了起来,而且鬼王也学聪明了,第二次的骨墙是直接但这满墙壁的锋利骨刃出现的。

    这还不算,除开无法下脚的骨墙之外,天空也出现了无数个三丈方圆的阴森漩涡,内有万千幽魂冤鬼哭嚎传出,道道阴森血气吞吐不定,只看一眼,就知道那些漩涡无比恐怖。

    这次不但前后左右被封,就连天空就被漫天漩涡压顶,唐楚阳将目光转向地面,一只只恐怖的枯骨利爪伸出地面,不断往四周抓挠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一样,万千骨爪覆盖整个地面!

    “这算不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唐楚阳心中苦笑,面色难看至极,看来他刚才那一连串的动作,以及最后的那些话,算是彻底把这只鬼王给惹毛了。

    落到这个局面,唐楚阳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嘴太贱了啊。

    “人类,怎么不继续跑了?!”

    “跑你大爷!!”

    鬼王防备的这么全面,唐楚阳已经看出对方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御龙天兵巨大的手掌一翻,一甩,一排颜色各异的灵符连排出现,只粗粗一看,数量绝对不下二十张!

    “将符?!该死!”

    感应到空气传来的强烈威压,鬼王顿时恼怒地大骂一声,原本正在凝聚的身形,稍稍扭曲之后便消失不见,如果是在潮汐山之外的五行大陆,一万张将符都别想伤了他。

    但在潮汐山里,将符是绝对不能当外面的将符来看待的,潮汐山浓郁到可怕的天地元气,能最大程度地把将符威力拔升几十倍!

    简单来说,在潮汐山里,将符的威力比之外界的王符都不差!

    鬼王身为潮汐山的高端存在,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个最基本的常识,此时见眼前这个蝼蚁样的修士,竟然随手就拿出来二十张将符,尽管这些将符就算全用了也不见得能杀掉鬼王。

    但在潮汐山,受伤和死了也没多大区别,就鬼王本身而言,至少万鬼窟那边的其他鬼王,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吞噬受伤的他!

    不过鬼王的自尊心都是非常强烈的,这其实就是一种威势上的维持而已,方才被唐楚阳连番戏弄,最后还说出那种毫不遮掩的嘲讽之言,鬼王若是就这么放过唐楚阳,他在万古枯的威信必然要大受打击的。

    这是鬼王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一个鬼王的威信高低,可是直接关系着他能够收拢多少部属,鬼王虽强,但再强壮的大象也能被足够多的蚂蚁给咬死。

    威信受损必然会导致下属流逝,对于鬼物而言,要么主人的实力足够强悍,要么签订主仆契约,不然所有鬼族根本就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

    你够强我就跟着你混,你弱了我叫找个更强的依靠,甚至于直接干掉你取而代之,无所谓忠不忠诚,只是单纯的实力至上而已!

    “我不想和你拼个两败俱伤,放我走,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的将符,可不止这么点儿……”

    唐楚阳说着话,御龙天兵另一只举手再次一甩,又是二十张将符凌空漂浮,他是真的不想和一只鬼王干架,虽然和鬼王打架不但能锻炼他的战技,而且还有不小的收获。

    可是后面还有一只掩日蜃蛟龟瞪着他去收拾呢,尽管突破到三才境之后,他的元神精华上限有了大幅度增长,但召唤镇元子的代价实在太大,如果将耗损的元神精华换算成灵符,或者唤神图。

    就算真的干掉了这只鬼王,就总价值而言,对唐楚阳来说依然有些得不偿失,一只鬼王罢了,虽然够强,但比起掩日蜃蛟龟的价值来说,还是要逊色太多。

    “四十张……”

    这下隐身的鬼王有些傻眼了,如果只有二十张将符的话,在不清楚这些灵符是攻击,还是防御类将符的情况下,鬼王可以依仗自身远超唐楚阳的实力赌一把。

    毕竟如果对方的二十张将符,能有一半儿是防御将符,鬼王甚至可以轻松玩儿死他。

    但四十张将符就不同了,如果运气不好,眼前这个不起眼的人类手里全是攻击类将符,那鬼王即便能够干掉对方,付出的代价可就不仅仅是受伤了,被重创那都是轻!

    但就这么走掉,也太没面子了,毕竟被一个四相境的小小人类戏耍,这是任何一个王级存在就无法接受的挑衅,修为境界越高的存在,不论是人类,贵族,还是其他种族,对于颜面就越在意。

    没皮没脸的存在,就算修为再高,也是被所有高阶存在嘲笑的对象,鬼王可不想成为那样的小丑,所以有些进退两难。

    将符在没有使用之前,只能通过颜色,灵压等等去判断其等级和属性,想要知道是什么灵符,必须要等人家完全施展出来才行。

    当然,身为鬼王也不可能对将符一点认知都没有,整个五行大陆的将符种类虽多,但总是有个大概数量的,一般阅历丰富的修士,或者其他种族,是能够通过灵符式样判读出属于那种灵符的。

    但这种经验主义在唐楚阳是不适用的,因为他炼制的将符完全迥异于五行大陆,那是来自华夏文明的传承,就算是五行大陆上最顶尖的圣符师,恐怕都难以通过灵符外相看出其作用。

    这也是最让鬼王纠结的地方了,他自认在将符这个体系里,就算无法全部认出来,但认识其中八成他还是有把握的。

    可是唐楚阳连续拿出来的四十张各不相同的灵符里,他愣是一张都没认出来,这些灵符看着似乎很想某种灵符,但又有许多不同的地方,这让鬼王收到的打击颇大。

    “难道是因为本王在潮汐山呆的太久,已经和跟不上时代了?”

    四十张将符的威慑力还是非常巨大的,至少原本打算现行的鬼王彻底收起了露面的心思,被增强了十几倍乃至于几十倍的将符,就算是强悍如鬼王也不敢硬抗。

    而如果使用法术抵挡,就要消耗本身的阴元,抗个三五张的话鬼王还受得了,如果让他一口气硬抗二十张以上的将符,那损失可就大了,万鬼窟虽然是鬼族的地盘,但鬼王之间可并不友好。

    若是因为斗气而和眼前的人类拼得元气大伤,鬼王短时间内是绝对不敢回万鬼窟的,元气大伤的时候回去,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让其他鬼王围攻啊?

    但不回去的话,地盘,属下,储存的物资等等,肯定是要被其他鬼王瓜分的,这种事情,鬼王是绝对不会愿意让他发生的。

    “人类,拿出些补偿,不然本王拼着受伤,你要灭杀了你!”

    “扯淡呢你?真以为你是鬼王了不起啊?补偿?你给我还差不多!”

    鬼王若是退走,唐楚阳也顶多就是不用浪费而已,但这厮竟然口气嚣张的开口勒索,这就让唐楚阳受不了了,三只鬼王他对付不了,一只鬼王对他的威胁可算不上很大。

第247章 陷阱    ps:道友们,还没有修道的兄弟姐妹们,继续打劫月票!

    由于要追入沙漠,因而军队在沙漠边上的一座

    有了这些向导的引路,王室大军倒不用担心自己在沙漠里迷了路。

    何况沙漠里沿途都有绿洲,不至于断了水,除了行军要辛苦一些,其他的事情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跟在后面的贾可道更是舒服,在出发之前,贾可道就将道德经里装了大量的食物和饮水,自己食用的话,支撑大半年都没有问题,就算是将绿龙的伙食一并包括进去,也能够支撑数顿了。

    当然,绿龙是不用贾可道操心的,作为天空之上的顶级生物,绿龙即便是在沙漠里也能够轻而易举的抓到大型沙兽来填饱肚子,并且任何巨龙在饱食一顿之后,只要不是受伤或者激烈的战斗,就可以长时间不用进食。

    在进入第五个绿洲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当口渴的士兵大口大口吞食着清澈的湖水后没多久,一个个口吐黑水,在地上不断翻滚。

    中毒!

    很显然,绿洲里的湖水被人下了毒。

    还好,由于湖水面积不大,同时喝水的人也不算多,在祭司们的抢救下,这些士兵总算是幸运的脱离了危险。

    而接下来的问题便是那几个向导失踪了。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头脑发热的贵族军官就算是傻子也能够明白过来了。

    中计了!

    很显然,不管是之前的骑兵连连溃败还是大军顺利进入沙漠,能够很舒服的找到绿洲等等事情都是沙漠教会安排的计谋。

    就连那几个向导也是对方安排的。

    毕竟这些贵族军官就算是脑子容易发热,但冷静下来后,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个绿洲的水即便是经过祭司们辛苦的驱毒能够食用,那么也没法供应上万人太久时间。

    湖水很清澈。但面积很小,并且从湖底涌出的泉水数量很少,长时间供应的话,最多也就只能供应千人不到。

    也就是说上万人驻扎在这里的话,最多一周时间,湖水就要被喝个精光。

    而在失去了向导之后,前方的路也基本上断掉了。

    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一支军队在陌生的沙漠里前进,那就是找死。

    立即撤军才是王道。

    至少那些贵族军官在进军的时候多了一点脑子,沿途的线路都画在了兽皮上。保证了回去的道路不会迷失。

    “尽可能多的储备淡水,明日撤军!”

    随着这个命令下达,在力博得伯爵的恳请下,那些荒野祭司倒是出了一把力,与随军法师们一起,各自释放神术,法术给湖水解毒。

    这便是异界里的好处了。

    换成地球上的军队,真要是遇上了水源下毒,也就只能放弃了。

    随着一团团乳白色光球落在湖水上。一丝丝绿色的雾气从湖水里冒出,随后在法师招来的狂风下被吹得干干净净。

    待到湖水被尽数解毒之后,士兵们一拥而上,开始用各种兽皮水囊装水。

    不过。力博得伯爵脸色并不太好看,连同那些贵族军官的脸色都不好看。

    虽说现在暂时解决了水源的问题,但在接下来的撤军过程里,沙漠教会就会老老实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开?

    有太多可供利用的地方了。

    光是沿途撤军回去的路上。频频偷袭就足以让整支军队陷入极度疲劳之中。

    一干贵族军官脸色不好,反观那位特里路大主祭依然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即便是惊闻湖水被下毒。也没有睁开眼睛。

    看他这副模样,倒不是来打仗的,而是出来踏青旅游的。

    到了晚上,贵族军官们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大量的沙漠骑兵出现在绿洲四周,朝着驻扎在绿洲里的王军发动了攻击。

    这些沙漠骑兵并没有在沙漠之外出现过,他们胯下的坐骑乃是一条条体型低矮的大蜥蜴,贴在沙砾上行进,速度虽说比不上六腿战马,但这沙漠地形上论灵活程度,完败那些六腿战马。

    当然,这样的坐骑是没法骑出沙漠地带的。

    仅仅半个小时的突袭战里,王军就超过三百人阵亡,受伤两百多。

    这还是完全防守情况下出现的战损,让力博得伯爵的脸色越发有些灰暗了。

    仅仅上千沙漠骑兵就造成了这样的伤害,若是撤离的时候,被这么来上一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沙漠教会大概也就只有这一千多名善于突袭的沙漠蜥蜴骑兵了,坚持一下倒不算什么难事。

    但次日在绿洲周围也出现了三千多步兵,如此一来,次日撤军的计划就宣告完蛋。

    谁也不敢在数千敌军的虎视眈眈之下撤走,那简直就是考验士兵的胆量,何况除了这些出现的敌军之外,必定还有更多的伏兵,这里毕竟是已经靠近对方的老巢了。

    当然,远远吊着的贾可道从天上倒是看了个清楚。

    沙漠教会的所有兵力大概也就这点了。

    毕竟沙漠地带相对于荒野地带来说,显得太贫瘠了一点,只有绿洲才能够住人,如此一来,就算是沙漠地带宽阔无比,也养不了多少兵。

    说实话,能够聚集出接近五千的军队,这沙漠教会也算是厉害了。

    这四千多沙漠军队由于环境的熟悉,在沙漠地带至少能够抵上六千军队。

    当然,不管怎么说,在王军储备了大量水分的情况下,决定胜负的最终元素还是拉开场面大打一场。

    要说沙漠教会之前的计谋在异界里也算是比较高深了,而接下来的战斗则是直接的血肉碰撞。

    在僵持了半日之后,沙漠大军率先发动了攻击,数以百计的沙漠蜥蜴骑兵直冲过去,引得王军的弓箭手不断朝着这边射出箭矢,但刚刚冲到箭矢射程之后便旋转一圈之后离开。

    而另一面,同样数量的沙漠蜥蜴骑兵也跟着冲了过去,照样旋转一圈离开。

    在如此数番之后,王军的贵族军官们也意识到了问题。

    照这样下去,箭矢用不了多久就要消耗枯竭。

    但在停止了射击之后,那些沙漠蜥蜴骑兵便直冲过来,引得王军不得不再度射出箭雨,但频率也不得不降低很多。(未完待续。。)u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