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今天冬至,白天在外面喝多了,刚回来,祝福大家节日快乐,别的就不多话了,接着码字去……

    ‘鬼王无喉,声震百里’这是修士界极为盛传的一句话,大意就是说鬼王没有喉咙,根本就不用嘴巴说话,但他们说话的声音,却至少能声传百里。

    这也是判断修士判断鬼物是否达到王级的标志之一。

    唐楚阳身为修士,这种常识他自然是要掌握的,因此当三种不同的雷鸣一般的说话传来,唐楚阳就知道他要倒霉了。

    对付一只鬼王,唐楚阳都没有太大的把握,就更不要说同时对付三只了,这让唐楚阳在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就以生命最快的速度向外飙射,近乎瞬移一样疯狂外逃!

    “想跑?!给本王留下来吧!!”

    “嘿,居然只是个四阶修士,真是浪费了本王的心情!”

    “咦?此人身上竟无一丝灵压外泄,身上怕是有什么宝贝!”

    见唐楚阳在第一时间就选择逃跑,三只鬼王自然不能让打扰了他们休眠的人,就这么轻易跑掉。

    轰隆隆!!

    一阵迅速无比的地面震颤之后,一面至少数十里长,不知道有多高的骨墙陡然自地面爆射,眨眼间就暴涨到了近乎遮天蔽日的程度,挡住了唐楚阳所有的逃跑路线。

    唐楚阳不知道鬼王具体厉害到什么程度,他的战斗经验毕竟还是太少了,不过好歹也是三才境的修士,上辈子又练武几十年。直觉和反应能力,他是早就锻炼出来了的。

    骨墙出现的一瞬间,唐楚阳就及时止步,抬手打出一支金色的标枪,这是守护神自身附带的基础神术‘金矛术’。虽然只是最初级的法术,但却拥有洞穿万物的穿透力。

    当啷!!!

    金矛和灰白色的骨墙相撞,发出一声刺耳以极的金铁交鸣声,穿透力几近洞穿万物的金矛瞬间崩碎,而看似普普通通的灰白骨墙,却只是被打出一点淡淡的白痕而已。

    “好坚硬的骨墙!!”

    唐楚阳心底安静。止住的脚步却又开始猛冲,他发出金矛术攻击骨墙,主要目的可不是试探这骨墙的坚硬程度,而是想要试试这骨墙有没有其他功能而已,比如腐蚀。

    见金矛术直接崩碎。这让唐楚阳惊叹于骨墙坚硬度的同时,却毫不犹豫地几个大步靠近,随后双脚快速交替踩踏,竟然和地面成平行状态,顺着骨墙还是往上跑!

    “束手就缚吧!人类,你跑不掉的……”

    这次说话的只有一只鬼王,其他两只也不知道是回去了,还是默默滴呆在一边看戏。

    唐楚阳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说话。就算另外两只鬼王回去了,他对付一只鬼王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先跑了再说吧。

    一边急速踩着墙壁往上猛窜。唐楚阳双手也没闲着,几乎在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结印,双手十指变幻不停,潮汐山里浓郁到了雾化的元气,让他原本该颇为耗时的施法速度,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缩短。

    百十个手印变化。金色光芒陡然强盛起来的刹那,唐楚阳看都不看就往身下打了出去。不是打鬼或者打人,只是为了加速而已!

    金光波!!!

    一道道如同雷大一样的弧形光波。如同喷涌而出的信号一样,携着迅捷无伦的速度爆射而出,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狂暴力量,直接就让唐楚阳接着这股反作用力,猛地向上飞窜了至少几十丈。

    “哼!不知死活!”

    见唐楚阳理都不理他,鬼王似乎非常恼怒,一声怒哼传出,原本平淡无奇的骨墙陡然轻轻一震。

    唰唰唰!

    瞬息又万千锋锐无比的利刃自骨墙里弹射而出,几乎眨眼间,至少几十里长,高度近乎遮住了唐楚阳视线的骨墙上,到处都是闪烁着惨白光芒的可怕利刃。

    不过这个时候唐楚阳已经离开了骨墙,在感觉到骨墙威震的刹那,他就如同惊弓之鸟一样,直接从股墙上弹射了出去。

    唐楚阳虽然不知道鬼王是怎么个强悍法,但这并不影响他对鬼王实力的判断,至少在面对高出自身两个大境界的修士时,唐楚阳觉得再怎么小心也不过分。

    更何况对方可是一直鬼王!相比而言,比同阶的妖兽还要更加可怕,无他,鬼王可是有死后的人类精英进化而成!

    单单就是智慧和法术这两项,就不是寻常的妖兽能够比拟的!

    唐楚阳从骨墙上弹射出来之后,双手依然在不停皆因,看手印变幻规律,和之前释放的金光波一模一样,只是速度上似乎要更加迅捷一些。

    金光波!!!

    嗖!的一声,接着拥有强大爆发力的金光波快过音速的速度,唐楚阳接着摩擦空气产生的反作用力,操控体型庞大的御龙天兵猛地向上一窜,瞬息又是窜升百丈以上!

    飞窜的过程中,双手结印的速度更快,飞到势尽的时候,另一个法术又以更快的速度完成。

    金光波!!!

    嗖!唐楚阳再次如同炮弹一样飞窜而起,窜起瞬间,唐楚阳的第三个金光波已经开始结印,速度之快,已经看不清他双手动作。

    “咦?这人类好灵敏的机智反应!”

    似乎是从为见过这样的逃跑方式,鬼王稍稍有些诧异,利用反作用力来加速,五行大陆上的修士或许都有这样的经验,但知道其原理的,怕是只有唐楚阳这个接受过现代物理教育的人才明白了。

    鬼王只是稍稍惊讶,便瞬间收起了心中惊诧,真要让一个小小的四相境修士,从他这个鬼王手里跑掉的话,他这颜面可就丢大发了。

    连续两次拦截都被眼前的人类轻易破掉,鬼王也好胜心起,当下也严肃了起来。

    “人类,死心吧,你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的!”

    唐楚阳这个时候已经飞窜到了上千丈之高,这时候听到鬼王的话,他竟然强行扭转身躯,手中两道淡黄色的光芒闪烁,转过御龙天兵的身躯面对鬼王,面无表情,但声音却充满嘲讽地道:“是么?本以为所谓鬼王有多厉害,现在看来,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不和你玩儿了,再见!噢,是不要再见!”

    唐楚阳说完话,抬手一摆,一道淡黄光芒陡然闪烁,虽然光芒并不强烈,但御龙天兵周身空间却猛地一阵晃动,刹那裂开一条缝隙,猛地将御龙天兵包裹进去之后,又转瞬消失!

    身高十丈的御龙天兵话音落下,就已经彻底失去的踪迹。

    “空间挪移术?!怎么可能?!哇呀呀,小小蝼蚁竟敢戏弄本王!本王要你生不如死!!!”(未完待续)

第246章 古怪的胜利    与特里路大主祭一样,特伦斯从坐到这里开始就没说一句话,只是看着那些贵族军官之间的争论,脸上带着笑容,就好似在参加一场宴会。[^]

    不过那位力博得伯爵既然点到了自己,特伦斯也不可能不说一句话。

    但在这之前,贾可道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倒是给特伦斯准备好了说辞。

    “不知道那些邪神异端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建议先探查对方的去向,再做决定。”

    特伦斯这句话倒是结束了争论。

    的确,敌人都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怎么做都是没用的。

    很快,加倍派出的骑兵就将消息带了回来。

    沙漠教会朝着西方撤离了,光是从方向来看,应该是想要撤回他们的沙漠老巢了。

    这个消息带回来后,那些贵族军官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就算是之前的谨慎派现在也闭口不提之前的话语,而是极力推动马上出兵追击。

    到了这个时候,是谁都能够看出来,捞战功的时候到了。

    按照以往一贯的战例来说,既然敌人逃走,那么士气必定掉落,对于痛打落水狗,谁不会愿意呢?

    这次力博得伯爵倒是飞快下了决定,除了一些守城的军队之外,其余全军出击。

    到了这个时候,就能够看出亲疏有别了。

    王室直属步兵团,骑兵团等等王室直属军被第一时间就纳入了出击行列,接下来便是几位大贵族手下的城防军,而剩下的军队便是守城。

    为此,那些被安排守城的城防军怒不可止,但由于带队的军官就算是贵族,也只是爵士,男爵这样的小贵族,压根就没法与力博得伯爵这样的王室嫡系抗争。

    至于特伦斯伯爵的军队。嗯,那五十个金刚护甲力士也直接被纳入了守城部队中。

    对此,那个力博得伯爵还惺惺作态的安慰了特伦斯一番。

    对此,特伦斯倒是心头暗笑。

    在参加这次会议之前,贾可道就吩咐过了,如果让金刚护甲力士出击的话,一定要拒绝,至于怎么拒绝,是强硬一点还是委婉一点,就看特伦斯自己的手段了。

    这也是对特伦斯的一点磨练了。

    而现在。压根就没等特伦斯说话,那些贪心军功的贵族军官就将特伦斯排挤在外,倒是省了特伦斯的一番口舌。

    倒是特里路大主祭率领的教会武士团,没人提怎么安排,不过最终,在大军出发的时候,特里路大主祭带着教会武士团跟在了最后面。

    望着朝西进发的大军,贾可道站在城墙上,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特伦斯不由问道:“明阳大人。为何叹气?难道我们应该争取出击?”

    守城的军队数量不多,特伦斯也分到了一面城墙,这里都是金刚护甲力士,倒不用担心被人发现自己与明阳大人之间的关系。因而特伦斯说话之间也没有掩饰。

    贾可道呵呵一笑:“此去未必就是好事。”

    说到这里,贾可道闭了嘴,他没有说出的是,之前他卜过一卦。是替特伦斯卜的,向西有凶险,血光之灾。

    这也就意味着。那些向西追击的王军,恐怕要吃大亏了。

    即便是如此,贾可道也想要去看看,毕竟给自己卜的一卦里,虽说有点风险,但却是性命无忧。

    “三日之后撤离雄狮城,回去希望小镇,这事我们暂时不管了。”

    丢下这句话之后,贾可道便轻轻跃起,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特伦斯虽说心头诸多疑问,但最终还是将这句话牢牢记住了。

    既然明阳大人这样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贾可道一阵狂奔,待离开了雄狮城的视野范围后,一头体型庞大的绿龙便扑扇着翅膀从空中缓缓降落下来,将贾可道接上之后便冲天而起,待到数千米高空之后才调转龙头,朝着西方而去。

    话说在降服绿龙之后,贾可道倒是方便了许多,毕竟这绿龙的速度虽说比不上那些以速度见长的巨龙种,但至少较之其它交通方式快太多了。

    坐在绿龙后背上,想到这里,贾可道不由开始打坐入定。

    按道理来说,贾可道现在的道行也就是炼精化气上层的中间部分,距离巅峰瓶颈之时还有一些差距,但现在道行增长速度慢了下来,就好似快要接近瓶颈了一般。

    贾可道也明白,这属于正常,从开派祖师留下来的手札里就可以看出。

    从炼精化气上层到炼气化神下层为止,完全就是一个量变促进质变的过程。

    这个过程里光是渡劫就要三次,而炼精化气上层里便有两次。

    一劫曰风劫,二劫曰火劫,三劫曰雷劫。

    当然,至于这三劫究竟是咋么回事,贾可道也没法从祖师手札那含糊不清的描述里看个明白。

    大概也就知道与魂魄出行有关。

    可偏偏魂魄出行这个关口,贾可道都还没有摸到窍门。

    或许是争功的缘故,西行大军的速度较之之前攻打雄狮城时要快上很多。

    当贾可道坐着绿龙远远缀上西行大军的时候,西行大军已经将负责拦截的沙漠教会骑兵击溃。

    虽说那些沙漠骑兵逃得很快,没被干掉多少,但这次的胜利却让那些贵族军官彻底放下了担心。

    次日,西行大军再胜。

    在接下来的数日时间里,西行大军频频遭遇拦截,但又频频获胜,别的不说,士气倒是达到了顶棚。

    到了后来,一看到跑来拦截的沙漠骑兵,那些士兵撒开腿向前冲,完全不管队形是否溃散。

    而那些沙漠骑兵也极为配合的转头就逃。

    说实话,到了这个时候,贵族军官里略微明智一点的都已经看出了问题,别的不说,骄兵必败这个道理还是懂得一些。

    但那些已经被胜利刺激的双眼发红的同僚们压根就听不进去,反倒是认为对方胆怯。

    一周后,西行大军追入了沙漠,从这天开始,沙漠骑兵的反击力度开始变得锐利起来。

    只不过,这些行为落在那些贵族军官的眼里则是对方狗急跳墙的征兆,想来也是,敌人都逼近自己老巢了,能不拼命么?

    但很快,那些贵族军官就尝到了苦头。(未完待续。。)u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