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接下来,便是剑士、骑士、斗士、游侠乃至于夜盗,魔法师,辅祭这等掌握了凡能力的初级职业者,他们体外的灵光在最初跃升为凡职业者的时候,就会尽数化为红色,并随着实力的增强而增加一丝丝的黄色。

    大剑士,大骑士,**师,正式祭司这些凡职业者则是黄色。

    剑师、骑将、暗影、魔导士、主祭为绿色,大剑师、亚龙骑将、魔导师、大主祭则是蓝色。

    看这位特里路大主祭体外的灵光,就可以看出,这位大主祭阁下进入大主祭的时间也不短了,那金色细丝数量可不少,虽说没有凝聚在一起,但也不远了。

    而剑圣,龙骑将,大魔导师,教皇这些顶级强者的灵光,从这位大主祭阁下的灵光上来看,就应该是金色了。

    入夜之后,便是一场盛宴。

    在这场盛宴之上,作为才册封不久的特伦斯伯爵怎么也不可能躲过与那位特里路大主祭的会面了。

    不过还好,这位特里路大主祭似乎并不能够看穿特伦斯伯爵的异端本质,反倒和蔼可亲的勉励了两句。

    次日清晨,天不亮,贾可道便从帐篷里出来,此时外面已经是喧闹一片。

    营地内处处都在拆收帐篷,乱哄哄一片,大军马上就要出了。

    四十公里的距离,并不算远。

    以异界普通人类的体质,就算是扛上重物,大概也就是五个小时的路程。

    不过由于人数太多,从出到抵达雄狮城外围,所花费的时间就过了八小时。

    没法,这支军队来自于各个地方,加上彼此之间的协调不到位,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把时间给耽误了。

    待到这支大军在雄狮城下展开阵型时,时间都已经到了下午。

    这是一场…….很奇怪的战争。

    大军抵达展开阵型,荒野教会的祭司们便开始给士兵们加持神术,而最先朝着雄狮城动攻击的则是王室第二步兵团,他们扛着准备好的木梯就朝着雄狮城冲去。

    结果被一**箭雨给射了回去,随后便是双方之间的箭雨交流。

    说实话,贾可道并不看好王军,要说沙漠教会那位卡亚尼斯阁下的威势,自己是见过的,太恐怖了一点,光眼前这些军队,压根就不够人家一个人吃的。

    而自己眼前那位特里路大主祭虽说算得上是深藏不露,但总感觉差上点什么。

    打了一会,天色变得昏暗了起来。

    王军停止了攻城,而是撤退了十多公里开始扎营。

    对于异界的人类来说,由于多数人只吃谷物,使得夜盲症变得很寻常,尤其是在那些城防军里,过大半的人都患有夜盲症。

    在这样的情况下,打野战就成为了一种奢侈。

    当贾可道得知这一点后,不由得好奇,要知道希望小镇那些佣兵可是没有一个患夜盲症的。

    但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佣兵在外面风餐露宿,有什么吃什么,往往狩猎到野物的时候,都是将内脏一并煮着吃的,因而并不缺乏维生素a,但那些城防军就不行了,平时里能够吃饱饭就不错了。

    从这一点上来看,异界人类与地球人类从身体结构上倒是没有多大的差异。

    安营扎寨,大批骑兵派出在营地与雄狮城之间游弋。

    吃过晚饭,就有骑兵回报,雄狮城那边动静颇大。

    沙漠教会出城偷袭?

    几个贵族军官摇了摇头,将目光看向了端坐在最里面的特里路大主祭。

    作为军营里身份地位最高的大主祭,特里路却摇了摇头,轻咳两声:“行军作战是你们的事情,我只是来对付邪神艾……”说到这里,特里路直接将剩下的话语掐掉了。

    任何涉及神明名字的交谈,都会引起神明的注意。

    虽说那位邪神艾坎司迪并不是真神,但如果将其名字说出,很难说不会引起一些意外来。

    总之,特里路大主祭的意思很明白了,有事别找我,该我出手的时候,我就会出手。

    如此一来,那些贵族军官倒是变得轻松了很多,当然出于礼貌关系,他们还是虚情假意的向特里路大主祭请教了一些军略之事。

    但特里路大主祭始终没有开口。

    贵族军官们随即便展开了讨论,有人猜测是雄狮城里出现了内乱,建议立马出动攻击,有人建议固营不动,防止被偷袭,还有人建议埋伏一支精兵,待到对方偷营的时候杀出等等。

    不过最终还是受国王委托总管大军事务的力博得伯爵做出了决定,固营不动,但是又加派人手巡逻,防止被偷袭。

    总之就是一个中庸的决定。

    待到次日清晨起来,骑兵汇报,雄狮城上的沙漠教会旗帜尽数消失,就连城墙上都看不见人了。

    待到大军重新出,逼近雄狮城,待到几名盗贼冒死潜入城中侦查一番之后,现,沙漠教会真的跑了。

    如此一来,众多贵族军官欢欣鼓舞,城门开启,大军随即开入雄狮城驻扎。

    这让贾可道都感觉有些怪异,那沙漠教会的实力可不弱,就这样逃走了?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在接下来的军议上,大家就陷入到争论之中了。

    有人想要趁胜追击,被人斥责为冒险,有人担心中埋伏,建议先看看情况,随即也被斥责为胆小,在场的贵族军官大多数都投入到这场争论之中,分成两派攻讧不已。

    就连那位力博得伯爵都有些拿不稳主意了,毕竟以他的身份来说,做出这个决定的话,是要负责的,胜了还好说,要是败了的话,他那位国王堂哥恐怕不会介意借他的人头一用。

    最后,力博得伯爵不得不将目光转向了特里路大主祭,希望这位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说一句话的尊贵大人说上一句话,来结束这种纷争。

    也不知道这位特里路大主祭心里是怎么想的,坐在那里好似一个寻常老头,半睡半醒,时不时头颅垂下,抬起,这喧闹的争论也没能让他的头多抬起来一点。

    不过力博得伯爵很快就找到了下一个目标。

    特伦斯伯爵。

    “特伦斯伯爵阁下,不知道您的意思是?”

    ps:好!兄弟们,我们又朝着别人的菊花靠近了六张月票!继续加油,让我们爆他们的菊花!另外感谢烦恼的时候就看的小耗子,q1izhipen…,时光流水哗啦啦,洞湖支大等等道友的打赏。r1152

第二百零二章 万鬼窟    真的是好多妖兽,多到的难以计量的地步,而且全部都是死掉的,近乎被抽干了血气的妖兽!

    陆俊金阳等人是被彻底吓住了,但唐楚阳经过了初步的震惊之后,反而越发的镇定了起来,看着大片大片的妖兽尸体,尤其是这些妖兽的死亡特征。

    更让唐楚阳肯定,那只掩日蜃蛟龟绝对正处于进阶过程中,不然它绝对不会这么疯狂的吸收血气。

    “金阳,陆俊,你们带一组人留下,捡高阶妖兽收集它们身上的材料,虽然没了血气,但这些妖兽身上还是有很多好东西的,我带一组人继续前进!”

    只要拥有积累财富的机会,唐楚阳是绝对不会错过的,唐家实在太穷了,至少相对于那些中等以上的家族而言,唐家那点积蓄还是太薄弱了些。

    这些妖兽虽然被抽干了血气,但本身的皮毛,骨头,甚至于牙齿和眼睛,都是炼制法器,武器,护甲的宝贝,尽管聚宝斋半年多的经营,也收集到了不少好材料。

    但比起此时漫山遍野的妖兽尸体,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唐楚阳留下陆俊和金阳收集材料之后,他继续带着剩下的一组三十六个信徒继续前进。

    原本是打算把所有人都留下的,但想到接下来不可预知的危险,唐楚阳到底还是带上了一组人,不指望这些信徒当枪当盾,关键时刻能供奉出一点信仰精华,对唐楚阳都是巨大的帮助。

    继续往前走的过程中,唐楚阳还陆续发现了一些人类修士的尸体,这也解了为什么他路上没有看到人类修士的疑惑。毕竟这里距离银星城并不远,虽然方向有些偏僻,但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

    现在看来,不是没有修士往这个方向搜索,只是全部被掩日蜃蛟龟干掉了而已。唐楚阳原本就足够谨慎了,如今搜索起来更加谨慎,谁知道掩日蜃蛟龟就躲在某个地方,等着暗算他。

    事实证明,唐楚阳太高看自己了,在没有召唤守护神的情况下。唐楚阳也就是个三才境中期的高级修士而已,甚至都没有他带着的信徒修为高。

    几十个四相境的大修士而已,别说是掩日蜃蛟龟了,就算对于大多数势力而言,几十个大修士也不会引起他们多大的重视。

    唐楚阳带着一组人足足走了上千里。已经进入一片奇特的森林当中,但一路上死掉的妖兽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这让唐楚阳不得不惊叹一下掩日蜃蛟龟的食量。

    他虽然从神话传说里知道这家伙胃口够好,但真实感受这个具体的数量时,就感官而言,更多的不是被印证了事实的兴奋,而是彻头彻脑的震撼!

    拿出元灵测神符看了看。发现掩日蜃蛟龟的气息更加浓郁了,画板上的掩日蜃蛟龟图形已经近乎于实质,唐楚阳停步想了想。掩日蜃蛟龟恐怕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了,接下来就是比较危险的时刻。

    “你们结阵留在这里,除非我传讯召唤,不然就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我超过三天没有和你们会合,就去找陆俊他们。回落月城等我消息!”

    对上掩日蜃蛟龟这种级别的凶兽,唐楚阳虽然没有多大的必胜信心。但逃跑的信心还是有的,既然自身安全没什么问题。他可不想牺牲这些宝贝一样的信徒。

    这片森林里掩日蜃蛟龟的气息已经非常浓郁,唐楚阳相信他一天之内就能把那个庞然大物翻出来,剩下的两天时间,不论是打也好,还是逃也罢,也足够有个结论了。

    留这些信徒在这里,无非是想就近提供信仰精华而已,既然三天时间就能尘埃落定,没必要留着他们在这边浪费时间。

    信徒不是家将,他们对于唐楚阳是提不起任何抗拒心思的,这就像契约修士和守护神之间的关系一样,拥有最多的还是敬仰和敬畏,天神可不是凡人能够随便反抗的。

    三十六个信徒齐齐下跪行礼,随后结成三十六天罡阵留在原地,唐楚阳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山林深处飞射而去。

    这片山林的范围极大,从远处过来的时候,几乎一眼望不到左右两边的边际,林中树木也极为奇特,大部分都好像是被放到的几万,乃至于几十万倍的蘑菇和灵芝。

    唐楚阳并不认识这些树木,潮汐山每变幻一次地形,总会出现一些许多修士都不认识的新奇事物,因此,即便是再怎么知识渊博的人,也不敢说自己能细数潮汐山的所有事物。

    飞奔大约数百里的路程之后,唐楚阳就再次停了下来,不是有了什么发现,而是他突然感觉因为身高的缘故,让他的视线受到了极大的局限。

    而且,他元神感知虽然强悍,但这山林实在太大了,唐楚阳根本就无法做到快速的,大范围的搜索。

    想要解决这两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召唤守护神,因为和守护神合神之后,对于修士本身而言是一种全方位的提升,抗打击能力,力量,速度,感知等等,都会增幅数倍乃至数十倍。

    双手快速进阶,唐楚阳张口吐出几个简单至极的音节,达到三才境之后,唐楚阳已经能够将唤神咒大幅简化,达到近乎于瞬唤的地步了,当然,这也只能针对最低的一阶守护神而已。

    嗷!!!

    天空金光闪烁的同时,清越的金龙咆哮着直冲而下,尽管唐楚阳已经能够做到近乎于瞬唤的地步,但因为潮汐山的特殊情况,他召唤守护神的时间,范围被延长了数倍。

    原本不用两息就该凝聚出来的守护神,足足hua费了近十息时间,才彻底凝聚成型。

    不过这次凝聚出来的御龙天兵,与往常也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就是身高,按照五行大陆传承万年的常识而言,一阶天兵的身高或者说成长极限,不过是一丈九尺而已。

    御龙天兵虽然比较特殊,可以成长到不逊于四阶守护神的高度。但最多也就是四丈九尺的便算到了极限,可唐楚阳仰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他敢保证,此时御龙天兵的身高绝对超过了十丈!

    而据唐楚阳这一点多的了解来看,除非达到了*境成为大天位的修士,掌握了‘法相真身’这个守护神技之外。六阶以下守护神根本就无法拥有突破极限的体型,或者这说身高!

    拥有了切身体会之后,唐楚阳也终于知道唤神图在潮汐山为什么这么珍贵了,不过是区区一阶守护神而已,在潮汐山奇特法则的支持下。竟然拥有这么大跨距,能够小幅度使用法身的巨大增强!

    “合神!”

    唰!

    唐楚阳陡然被一层金色光罩包裹,随着更加耀目的金光再次闪烁,唐楚阳整个人一闪而逝,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守护神的躯体之内,就连合神的方式也有了巨大的转变,似乎显得更加安全了。

    稍微活动了一下拳脚。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唐楚阳突然觉得本身和守护神之间,契合的更加紧密了一样。这种感觉还原先没有很大的区别,很难分辨,只是一种感官上的细微差距而已。

    这就好像操控机甲的命令延迟时间一样,,但即便修士的感知比常人敏锐数百倍,也无法具体感觉出两者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御龙天兵至少三丈长的巨腿微微一屈一弹。嗖!的一声,唐楚阳驾驭者体型庞大了数倍的守护神一闪而逝。速度之快,近乎瞬闪一样。再次出现,已经到了数百丈之外。

    “速度至少暴增了五倍以上,灵活度增加得都让我有些不太适应了,潮汐山,还真是特别的小世界……”

    唐楚阳一边有些新奇地继续加速,同时放出至少被增幅了十倍的感知,开始在偌大的山林里疯狂扫描了起来。

    山林的妖兽似乎都死绝了,唐楚阳这么肆无忌惮的在林中乱窜半天,愣是连个喘气的动物都没有遇到。

    这一点唐楚阳倒不觉得奇怪,掩日蜃蛟龟的凶悍绝对是超过人类想象的,只要是它经过或者停留的地方,方圆数千里之内是别指望见到活物的,哪怕一星半点儿的血气,它都不会放过!

    唐楚阳倒是精明的很,带着三十六个信徒追踪的时候,就已经使用了一张隐匿行迹的王符,群攻类的王符他舍不得炼制,群体辅助类的王符,消耗的神力他还是能够接受的。

    守护神金色的体表散发出来的那一层蒙蒙银光,就是用来收敛唐楚阳身上血气的,同时就连守护神本身的神威,都被这层单单的银色光膜给包裹了起来。

    风驰电擎地顺着掩日蜃蛟龟的气息,再次追了上万里的路程之后,唐楚阳疯狂的前进速度突然变慢了起来,随着一股股越发浓郁的阴寒之气漫无边际的袭来。

    唐楚阳一脸凝重兼且惊疑不定地放缓了速度,这种阴森森的好像置身幽冥地狱的感觉,并没有给唐楚阳带来多大压力,因为他在哀嚎岗的时候,体会过比这浓郁的多的阴气和怨气。

    让唐楚阳放慢脚步的原因,不是因为阴气,而是他视线延伸到几十里之外的场景。

    在几十里之外的一片范围极大的空旷平原上,至少有数万白色,黑色,乃至于褐色的虚化的人兽一样的幽魂,正漫无目的到处游荡着。

    唐楚阳一边感受着其中浓郁的森寒之气,一边转头看着周遭环境特点,禁不住有些诧异地自语道:“这里,不会就是穆爷爷,和古家让我找的那个万鬼窟吧?”(未完待续)

    ps:感谢‘墨潋’舵主1888打赏!小猪拜谢……

    抱歉,今天事出意外,更新晚了点,不废话了码字去,今天必须完成保底的两更!

Comments are closed.